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絕世名門(mén)
絕世名門(mén)

絕世名門(mén)米飯熊 著(zhù)

主角:顧天白,杜驚雪
最近,很多網(wǎng)友在搜一部主角是顧天白杜驚雪的小說(shuō),這部小說(shuō)的書(shū)名叫《絕世名門(mén)》,作者是米飯熊,單從熱搜方面來(lái)看,就知道這部小說(shuō)有多火!《絕世名門(mén)》概要:繼子顧天白被人當成廢物罵了十年,十年后,他帶著(zhù)名門(mén)大小姐歸來(lái),把吃過(guò)的苦,受過(guò)的罪,統統還回去。所謂名門(mén),矗立權利之巔,凌駕眾生之上。而他,要建立的就是——絕世名門(mén)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0-10-10 19:50:19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紀天川拍完照片看了看。

結果看見(jiàn)顧天白比劃剪刀手搶鏡,整個(gè)擋住了畫(huà)面。

見(jiàn)鬼,怎么是這個(gè)廢物。

紀天川再次舉起相機拍攝,此時(shí)顧天白已經(jīng)脫下西服圍裹在杜驚雪腰臀上。

“謝謝?!倍朋@雪系著(zhù)西服逃入更衣室。

顧天白勾嘴諷笑,自然的走到更衣室門(mén)口,停了下來(lái)。

紀尚宇磨牙,眼球布滿(mǎn)血色,“又是你,趕緊滾,這不是你能來(lái)的地方?!?/p>

顧天白聳聳肩,雙手插在胸前,好像在說(shuō):我已經(jīng)站在這了,你能怎樣。

紀尚宇威逼說(shuō)道,“顧天白,你三番五次壞我好事,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“跟你一樣,追求杜小姐?!?/p>

“呸,就憑你,也配?”紀尚宇極其鄙視,“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異想天開(kāi)?!?/p>

顧天白淡淡微笑,轉身敲了敲更衣室的門(mén)板說(shuō),“好了嗎,杜小姐,衣服還我,外面很冷的?!?/p>

“等等,幫我拿一下衣服,馬上?!倍朋@雪把換下的旗袍扔了出來(lái)。

顧天白抱在懷里,低頭嗅聞,然后挑眉而笑,“真香,熱的?!?/p>

紀尚宇如遭雷擊,臉色烏黑發(fā)紫,“顧、顧天白,你不是人,變態(tài)流氓?!?/p>

顧天白晃著(zhù)旗袍,“想要嗎,求我啊?!?/p>

“我踏馬弄死你,混蛋!”

紀尚宇忍無(wú)可忍,論起拳頭砸了過(guò)去。

就在這時(shí),施婉急匆匆跑了進(jìn)來(lái),保安把后面的記者攔在外面。

她看到顧天白的時(shí)候也楞了,在出口二十個(gè)保安都沒(méi)找到顧天白,“你、你怎么會(huì )在這里?!”

“哦,我從T臺爬過(guò)來(lái)的,小姨?!鳖櫶彀椎f(shuō)到。

“無(wú)恥!”爬高鉆洞是成年人能做出來(lái)的事嗎,顧天白果然不要臉,而且還說(shuō)的輕松自然,“等等,你剛才叫我什么?”

“小——”

“閉嘴?。?!”施婉大聲叫了起來(lái),“保安,把這個(gè)家伙給我趕出去?!?/p>

“別別別,別叫保安,我的衣服在里面,拿了衣服我自己走?!鳖櫶彀酌媛毒o張。

“還不趕緊?!笔┩癖镏?zhù)氣怒斥。

顧天白轉身開(kāi)門(mén),隨后試衣間內傳來(lái)一聲尖叫。

下一刻,顧天白笑瞇瞇的出來(lái),手里拿著(zhù)西服,臉上有出一個(gè)紅手印。

“里面是誰(shuí)?”施婉感覺(jué)那個(gè)尖叫聲有些熟悉,

“杜小姐、杜驚雪啊,施總?!奔o尚宇臉色擰巴成一團。

施婉臉上,用肉眼可見(jiàn)的速度變黑。

在她發(fā)飆前,顧天白逃出化妝間。

顧天白被記者包圍。

“顧先生,請問(wèn)您和羅蘭女士什么關(guān)系?”

“請問(wèn)您對網(wǎng)上對您的評論有什么看法?”

“請問(wèn)剛才里面的尖叫聲怎么回事,是杜驚雪小姐嗎?”

“想知道真相嗎?”顧天白不慌不忙,穿好西裝,又整理了一下發(fā)型,“你們得先承認我是華夏第一帥哥?!?/p>

嘔——

記者們各種嫌棄惡心,采訪(fǎng)那個(gè)明星評委的時(shí)候,人家都沒(méi)敢說(shuō)自己帥,身為華夏第一廢的顧天白有什么資格說(shuō)這樣的話(huà)。

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記者是公認的臉皮厚,他們?yōu)榱说玫揭皇中侣?,往往需要死不要臉的奉獻精神,然而今天他們顯然遇到了對手。

“請問(wèn),你哪來(lái)的自信認為自己帥?!?/p>

“從小到大,你沒(méi)照過(guò)鏡子嗎?!?/p>

“為什么回來(lái)污染大眾的視野?!?/p>

顧天白嘴角始終帶著(zhù)微笑,絲毫沒(méi)覺(jué)得他們的話(huà)有什么不妥。

他是想陪記者玩玩的,可惜保安不給他機會(huì )。

“帶顧先生去外面休息?!笔┩駨幕瘖y室出來(lái),笑的極其僵硬。

與顧天白同時(shí)被保安推走的,還有紀尚宇。

顧天白眨眼安慰他,“好巧,你也被趕出來(lái)了?!?/p>

紀尚宇狠狠剜了一眼,“滾,我不想看見(jiàn)你,也不想跟你說(shuō)話(huà)?!?/p>

采訪(fǎng)結束后,施婉請羅蘭去吃飯,讓杜驚雪作陪。

杜驚雪本不想去,因為她答應了紀尚宇一會(huì )吃飯,不過(guò)羅蘭身份特殊,她不僅僅是評委,而且是趙樹(shù)風(fēng)的朋友,跟她把關(guān)系搞好,對樹(shù)風(fēng)項目很有利,于是杜驚雪取消約會(huì )。

衛生間,紀尚宇掛斷杜驚雪的電話(huà),整個(gè)人愣住了。

他發(fā)現一個(gè)規律,凡是顧天白出現的地方,準沒(méi)好事。

“顧天白,我跟你勢不兩立?!奔o尚宇注視鏡子里的自己,憋著(zhù)一股勁。

“你叫我啊?!鳖櫶彀淄蝗粡母糸g中走出來(lái),自然從容。

“啊,是你,你怎么在這?!”紀尚宇嚇了一跳。

顧天白環(huán)視四周,又上下打量紀尚宇,最后視線(xiàn)落在他的胯部,“爺們,我沒(méi)進(jìn)錯廁所吧?!?/p>

紀尚宇下意識往后退了半步,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“你、變態(tài)?!?/p>

“哈哈?!鳖櫶彀纂S性而笑,“被杜小姐拒絕了吧?!?/p>

“不關(guān)你事,廢物?!奔o尚宇擦手,準備離開(kāi)。

“想不想跟杜小姐一起吃飯?”

“???”紀尚宇先是詫異,隨后又是惱恨,他是羅蘭女士的翻譯,自然知道吃飯的事情,他這么問(wèn)是在嘲諷自己,“顧天白,一頓飯而已,老子輸的起,別太得意?!?/p>

紀尚宇是紀家未來(lái)的繼承人,而顧天白是過(guò)繼到紀家的異姓人,身份上的巨大差距,讓紀尚宇理所當然的認為,自己一定會(huì )贏(yíng)。

“把你的手機給我,我帶你去吃飯?!鳖櫶彀滓贿呄词忠贿呎f(shuō),“只是交易,做不做?”

“跟我做交易,你不配?!奔o尚宇蔑視,“就算你跟杜小姐多吃一百頓飯,她也不可能看上你這個(gè)廢物?!?/p>

“是嗎,我也這么認為?!鳖櫶彀邹D身,淡淡說(shuō)道,“你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,也可以輕視杜小姐,但是你可別忘了羅蘭女士是趙先生的好友,要是杜小姐趁吃飯的時(shí)候向羅蘭拋出什么橄欖枝——”

顧天白沒(méi)把話(huà)說(shuō)完,紀尚宇的臉色明顯不好看了。

失去杜小姐還有李小姐、張小姐,失去樹(shù)風(fēng)莊園的項目可就永遠失去了。

紀尚宇精于算計,在這件事上,他沒(méi)有選擇。

“好吧,我給你個(gè)面子?!奔o尚宇把手機遞出。

“寫(xiě)個(gè)字據?!鳖櫶彀渍Q?,“免的紀立平又給你送回去?!?/p>

“顧天白,別蹬鼻子上臉,紀立平那里我會(huì )打電話(huà)說(shuō)明的?!奔o尚宇?lèi)阑?,什么年代了還寫(xiě)字據,傳出去會(huì )被人笑掉大牙的。

顧天白聳聳肩,“呵呵……”

五分鐘后。

顧天白和紀尚宇并肩走出廁所,臉上帶著(zhù)微笑,看上去關(guān)系很好的樣子。

顧天白提議讓紀尚宇一作陪,羅蘭沒(méi)有拒絕,施婉和杜驚雪也不好拒絕。

于是幾人一起離開(kāi)后臺,走出秀場(chǎng)。

門(mén)口被鮮花覆蓋,各家公子送花排成長(cháng)隊。

看到他們臉上羨慕嫉妒的表情,紀尚宇終于笑了出來(lái),他們還在為送花犯愁,而自己已經(jīng)跟杜驚雪并肩而行,這個(gè)交易做的值。

五人分兩隊前往酒店,紀尚宇、施婉和杜驚雪一輛車(chē),顧天白和羅蘭一輛車(chē)。

他們在前帶路,顧天白開(kāi)車(chē)跟在后面。

上車(chē)后,羅蘭坐在副駕駛,臉上不是很高興。

“下不為例?!绷_蘭突然開(kāi)口。

“唔?……”顧天白面色疑惑。

“我不喜歡被人利用的感覺(jué)?!?/p>

羅蘭仍舊沒(méi)有挑明,但顧天白心里知道她指的是什么。

“對不起,羅蘭女士,我不該逼你點(diǎn)評作品的?!鳖櫶彀渍f(shuō)完頓了一下,低聲補充,“其實(shí)您懂中文的吧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羅蘭睫毛上挑,重新打量顧天白。

“入座的時(shí)候,沒(méi)人引領(lǐng),你卻知道你的座位在哪,只有一種可能,你認識漢字?!鳖櫶彀椎忉?。

“呵呵,你很聰明,顧天白?!绷_蘭改說(shuō)漢語(yǔ),流利而準確。

“為什要隱藏呢?”顧天白問(wèn)道。

“大概跟你不想暴露實(shí)力一樣吧?!绷_蘭目光犀利,“你比紀尚宇優(yōu)秀很多,為什么要隱藏呢?”

顧天白跟羅蘭對視一眼,然后同時(shí)笑了笑,都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。

每個(gè)人都有不愿告人的秘密,既然不想明說(shuō),何必強人所難。

社會(huì )中,位置越高的人,越明白一個(gè)道理,知道的多不見(jiàn)得是好事。

羅蘭沉默了一會(huì ),換了話(huà)題,“跟華夏人吃飯是件很麻煩的事,我不想參與太多?!?/p>

一個(gè)連身份都不想暴露的人,自然不想跟別人牽扯太多,相同處境的顧天白明白這個(gè)道理,于是回應說(shuō)道,“作為朋友,樂(lè )意效勞?!?/p>

顧天白的側臉英俊而富有線(xiàn)條感,屬于越看越有味道的那種帥,羅蘭看了一會(huì ),身體前傾,親在他的側臉上,“希望我們永遠是朋友?!?/p>

法國人只有對家人或者多年的好友才行貼面禮,顯然羅蘭這句話(huà)是發(fā)自?xún)刃牡?,真心想結交顧天白這個(gè)朋友。

顧天白也拿出真心,用法語(yǔ)認真說(shuō)到,“pourtoujours(永遠)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陌上花
    陌上花

    米飯熊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絕世名門(mén)》,給了我一個(gè)很大的驚喜,在如今千變一律的創(chuàng )作背景下,米飯熊能夠獨樹(shù)一幟,標新立異,實(shí)為難得!在此為米飯熊打call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