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青春 > 賀少天降未婚妻
賀少天降未婚妻

賀少天降未婚妻拉肚肚 著(zhù)

主角:賀勁,閔先寧
拜讀拉肚肚的小說(shuō)《賀少天降未婚妻》,是一種享受生活的藝術(shù)。在一個(gè)晴朗的午后,不妨端上一杯香茗,在縷縷輕霧中翻開(kāi)小說(shuō),反復品味每一字每一句帶來(lái)的感動(dòng)?!顿R少天降未婚妻》內容介紹:賀勁,臨南一中大佬,野性難馴,再加上身邊從不缺姑娘,每天都浪到起飛。哪知道,突然天降婚約。還是最不靠譜那種——指腹為婚!賀勁混蛋式發(fā)問(wèn):閔小姐,請問(wèn)你是我哪位老婆?眾人群嘲:閔家小透明,想進(jìn)賀家門(mén)?難了……某天,有人看見(jiàn),賀勁在教室門(mén)口堵一個(gè)小學(xué)妹。對方怯生生,交出小錢(qián)包,賀勁一把抓走,頭也不回。兄弟們看不下去:勁哥,小姑娘的零用錢(qián)就別搶了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0 17:13:0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閔先寧前腳剛走,場(chǎng)上的范辛海也換下了場(chǎng),他看見(jiàn)女友的位置是空的,樂(lè )呵呵地一屁股坐下來(lái)。

沉重的身體,壓得塑料椅子跟著(zhù)一陣吱嘎。

范辛海擰開(kāi)瓶蓋,灌了口水,問(wèn)小秋秋。

“閔先寧呢?”

“剛走,往那邊去了?!?/p>

小秋秋往教學(xué)樓方向,隨手一指。

范辛海扭頭看過(guò)去,一張大方臉,眼睛突然睜得圓又大。

“她……不會(huì )是追賀勁去了吧?”

范辛海突然來(lái)了這么一句,把小秋秋也給驚得夠嗆,視線(xiàn)從閔先寧的背影,逐漸擴大,這才發(fā)現,畫(huà)面中還有一個(gè)賀勁。

籃球場(chǎng)距離教學(xué)樓,隔了差不多兩百米的距離,沿著(zhù)灰藍色的柏油坡道,蜿蜒盤(pán)旋著(zhù),一直通往暗紅色的教學(xué)樓群。

霞光晚照,銀杏樹(shù)葉斑駁的光影里,坡道上,確實(shí)一前一后走著(zhù)兩個(gè)人。

隔著(zhù)十來(lái)米的一段距離,前面是賀勁,后面是閔先寧,看上去,確實(shí)很像女追男。

而男方,金刀大馬走在前,根本沒(méi)有等后面的人的意思。

小秋秋迷茫地扭過(guò)頭,問(wèn)范辛海:“先寧對賀勁……應該不會(huì )吧?!?/p>

憑小秋秋的了解,自己這個(gè)閨蜜一向清心寡欲,不爭不奪,幾次提到賀勁,閔先寧連眼皮都不抬,怎么會(huì )突然倒追。

范辛海不置可否:“不好說(shuō)?!?/p>

轉而他又提起剛才男生們聊天的話(huà)。

“賀勁剛才還說(shuō)呢,今天沒(méi)翹課就是為了等人,我看啊,不是等范惜瑤,就是等駱新?!?/p>

小秋秋也想起來(lái):“不就是那天早上……從他豪車(chē)里下來(lái)那倆?!”

“那兩個(gè)都是?;墑e的,閔先寧要身材沒(méi)身材,要臉沒(méi)臉的,不是對手?!?/p>

“所以啊,還是叫你閨蜜離這種花花公子遠一點(diǎn)的好?!?/p>

“省得到時(shí)候被人家傷的肝腸寸頓……哎呦……你掐我干嘛?!”

……

銀杏道的盡頭就是教學(xué)樓區。

閔先寧追著(zhù)賀勁,一路從籃球場(chǎng)走過(guò)來(lái),小腿緊倒,可還是慢了賀勁一大步。眼看走到一樓的盥洗間。

四下無(wú)人,閔先寧心急:“賀勁!你等一下,我有話(huà)要說(shuō)?!?/p>

賀勁身形一頓,可腳下只停留了兩秒,仍然繼續往前走。

這位爺冷漠的態(tài)度,徹底把閔先寧給惹惱了,她小跑追在他身后,不自覺(jué)提高聲音。

“昨晚你不是答應我取消婚約了嗎?為什么說(shuō)話(huà)不算話(huà)?”

賀勁頭也不回,雙手插在運動(dòng)服的口袋里,慵慵懶懶的開(kāi)腔。

“我只是答應你考慮取消,考慮?!?/p>

“那你要考慮多久?”

“一年吧?!?/p>

一年?!

這人的反射弧得有多長(cháng),需要考慮一年?!

那未來(lái)一年怎么辦,兩人真要當未婚夫妻嗎?

想想她平靜無(wú)波瀾的人生,就要被這小子玩笑著(zhù)毀掉,閔先寧打了個(gè)寒顫。

閔先寧快走兩步,追上去:“賀勁,你到底怎樣才能放過(guò)我?”

她這一生,最識時(shí)務(wù),該服軟的時(shí)候,也不逞強,和軟著(zhù)口氣,問(wèn)一句,怎樣才能放過(guò)我,聽(tīng)在耳朵里,竟然嬌滴滴帶著(zhù)撒嬌的意思。

賀勁終于停下,抿了抿薄唇,不自覺(jué)嘴角上揚。

“應該是我問(wèn)你,怎么樣才能放過(guò)我?!?/p>

“???”

閔先寧一愣,旋即馬上發(fā)現古怪。

什么時(shí)候,她跟著(zhù)賀勁也進(jìn)了男廁所?!

偌大空蕩的廁所里,她竟然和賀勁站在一個(gè)小便池前,高談闊論!

這!

這!

這也太丟人了吧!

閔先寧尷尬,張著(zhù)嘴不知道說(shuō)點(diǎn)什么好。

整齊雪白的小便池,列陣在前,水流潺潺,顯得空間更加寂靜。

閔先寧和賀勁的目光,在消毒水味的空氣中,噼啪相遇。

賀勁饒有興味,看著(zhù)閔先寧。

鵝蛋臉,那雙不大不小的眼,有點(diǎn)小內雙,眼內有一些血絲,所以不能說(shuō)是黑白分明,但,這樣的眼,合著(zhù)與眉宇一同看,卻能演繹千百種神情。

此刻,這個(gè)跟蹤狂,竟然先露出受害人的表情。

賀勁逗她:“怎么,還不走?”隨后,上前一步,俯身貼近,暗啞低沉道:“難道真想叫我脫褲子,尿給你看?老婆?”

閔先寧臉一白,往后大退。

別的調戲都算了,她受不住那句“老婆”,天知道,他床上地下叫過(guò)多少人。

受不起。

閔先寧轉身就往外走,纖細的小肩背,繃得筆直,由上到下透著(zhù)一個(gè)倔強高傲。

賀勁心情更加明媚,也不管人家走沒(méi)走出門(mén),一笑,雙手置在身前,就開(kāi)始解褲帶,哪知道——

閔先寧又慌慌張張折了回來(lái)。

“完了,外面來(lái)人了!”

說(shuō)話(huà)間,外頭已經(jīng)傳來(lái)范辛海他們的聲音,應該是籃球賽結束了。

八班大勝,興奮叫嚷,不同凡響。

反觀(guān)閔先寧,那是真的慌,一張蒼白小臉,已經(jīng)變成慘白。

這要被人撞見(jiàn),她和賀勁孤男寡女呆在廁所……到時(shí)候,就算是把婚約搬出來(lái),她也得被口水淹死。

好好活著(zhù)不好嗎?!

“怎么辦啊——”

閔先寧慌如狗,就差四處亂竄。

突然一條長(cháng)臂從后面勾過(guò)來(lái)。

閔先寧就感覺(jué)自己像只小雞,被人生生給拎了起來(lái),隨著(zhù)廁所隔間的落鎖的聲音,外面的人已經(jīng)涌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蹲式廁所里,幾乎沒(méi)有落腳地,閔先寧和賀勁擠擠挨挨,站在門(mén)邊上,差不多是身貼身,連氣息都交纏在一起。

許是親密接觸,來(lái)得太突然,閔先寧羞赧,掙開(kāi)扣在自己肩頭上的手,盡量扭過(guò)頭,把目光落在墻壁上。

好像瓷磚墻壁上,一橫一豎,寫(xiě)了文明史一樣,她看得格外認真。

反觀(guān)賀勁,眉眼一舒,根本不在乎可能被發(fā)現的后果。

外面結伴來(lái)上廁所的,正好是打籃球的那幫人。

大家熙熙攘攘,打打鬧鬧,聽(tīng)聲音,里面還有范辛海。

范辛海那個(gè)大老粗,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,今天格外心細。

突然就聽(tīng)他,在外面喊了一句。

“哎呦喂,廁所里還有別人啊?!?/p>

閔先寧小心臟一提。

“誰(shuí)???!”

大家圍到門(mén)前來(lái)。

“喂!里面誰(shuí)???”

體育課的興奮勁還沒(méi)過(guò),大家正在熱頭上,也不避嫌,竟然還有人開(kāi)始敲打門(mén)板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時(shí)光偷走流年
    時(shí)光偷走流年

    這本小說(shuō)《賀少天降未婚妻》是我看小說(shuō)的開(kāi)始,沒(méi)有一章跳過(guò),全程看完,故事銜接非常完美,代入感也非常強。說(shuō)得遠一點(diǎn),如果我以后有能力了,一定把這本小說(shuō)拍成電影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