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青春 > 愛(ài)我就多表現點(diǎn)
愛(ài)我就多表現點(diǎn)

愛(ài)我就多表現點(diǎn)溫若甜 著(zhù)

主角:薄燁,江阮
有這么一對小說(shuō)主角,他們讓人如癡如醉,廢寢忘食,夜不能寐,他們就是小說(shuō)《愛(ài)我就多表現點(diǎn)》中主角薄燁江阮。該小說(shuō)主要介紹的是:京圈太子爺薄燁脾性冷血,不近女色。殊不知,薄燁別墅豢養個(gè)姑娘。姑娘嬌軟如尤物,肌膚玉透骨,一顰一笑都惹得薄燁紅眼。某次拍賣(mài),薄燁高價(jià)拍下鉆戒。三個(gè)月后出現在當紅小花江阮手上。京圈頓時(shí)炸開(kāi)鍋了。媒體采訪(fǎng):“江小姐,請問(wèn)薄總跟你是什么關(guān)系?”江阮酒窩甜笑:“朋友而已?!睓M店拍戲,被狗仔偷拍到落地窗接吻,直接熱搜第一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1 17:05:58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眾人扭頭,只見(jiàn)李馨氣沖沖帶人過(guò)來(lái),補好的妝絲毫看不出剛哭過(guò)砸過(guò)的狼狽。

李馨還是很委屈,好好的飛鴻大小姐,突然間變成普通人,這讓她怎么接受的了。

導演還陰陽(yáng)怪氣她。

她打電話(huà)給爸爸,要是以前,他一定會(huì )罵導演給她出氣,可現在被罵的卻是她。

【馨馨,咱們李家已經(jīng)完了,現在也只能靠你自己了……】

被教育了一頓,李馨只能收拾好情緒過(guò)來(lái)了。

畢竟今時(shí)不同往日。

導演沒(méi)好氣:“你不是不拍嗎?那我當然只能找別人先拍了,難不成讓整個(gè)劇組等你一個(gè)人?!?/p>

再說(shuō)了,李馨又不是主角。

女二而已。

以前靠著(zhù)李鵬,現在李鵬倒了,誰(shuí)把她當根蔥。

所有人都看著(zhù)。

包括江阮跟景王。

“那我現在要拍?!崩钴疤ь^,看著(zhù)導演,倨傲大小姐模樣絲毫沒(méi)改變:“是不是應該先拍我?”

畢竟下午是她跟男主的對戲。

導演聽(tīng)著(zhù),為難了:“這……”

扭頭跟攝影老師們商量:“都已經(jīng)拍到第二場(chǎng)了,不然今天先拍他們三個(gè)那場(chǎng)對戲吧?”

老師們點(diǎn)頭:“行?!?/p>

原劇本:上官若跟景王逛花園,恰逢桃花盛開(kāi),墜落上官若發(fā)髻間,景王舉止溫柔幫她拿掉,卻被上官玉看到,誤以為上官若勾引景王,上官玉大怒,沖去房間,怒掌摑上官若。

開(kāi)拍。

“上官若,你這個(gè)賤人,竟然敢勾引景王!”李馨怒聲罵道,精貴紫裙的她頭戴步搖,渾身充斥華麗。

反觀(guān)江阮,一身粉裙素衣,發(fā)間只有小流蘇。

俏皮可愛(ài)少女感十足。

回話(huà)卻絲毫不軟弱,她冷哼一聲:“你哪只眼看到我勾引他了?說(shuō)不定是我跟他兩情相悅呢?!?/p>

“我呸!”李馨諷笑:“還兩情相悅,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個(gè)什么東西,你配不上他,我警告你最好離他遠點(diǎn)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怎么樣?”江阮靠近她,步步緊逼:“我配不上,你就配的上了?你憑什么?憑你外祖父是鄉下窮書(shū)生,還是你母親是府里的繼室,還是你上官玉庶出二小姐的身份?”

上官若母親雖然早逝,可曾經(jīng)也是京城響當當的才女,出身將門(mén)。

娘家更是三代從軍,如今都是朝廷的拔尖人物。

只是常年在外,所以忽略了上官若這個(gè)唯一的外孫女。

如今他們回歸,親人相認。

上官若的靠山不是上官玉比的起的。

李馨氣的火冒三丈,本來(lái)就不好入戲的她此時(shí)滿(mǎn)腦子都是飛鴻沒(méi)了,別墅沒(méi)了,自己不再是隨意揮霍,在娛樂(lè )圈橫著(zhù)走的大小姐了。

此時(shí)被江阮臺詞逼著(zhù),她瞬間腦子一片空白。

除了憤怒委屈恨意,什么都沒(méi)有了。

盯著(zhù)江阮這張臉,單純的好像干凈的不行,李馨心生妒忌。

趁所有人不注意,江阮又在眼前。

李馨忽然揚手,沖著(zhù)江阮就狠狠的扇過(guò)去!

惱羞成怒罵道。

“賤人,你去死吧!”

清脆的巴掌聲,瞬間響徹全場(chǎng)。

“啪!”

猝不及防被打,劇本沒(méi)有這茬,江阮都沒(méi)來(lái)得及反應,臉頰就火辣辣一片,腦瓜子都是嗡嗡的。

她不可置信的看著(zhù)李馨。

導演跟拍攝組更是直接傻眼了。

“怎么回事,劇本里沒(méi)有打人這個(gè)啊?!迸臄z組問(wèn)。

導演也這么想,可看李馨現在淚流滿(mǎn)面,委屈痛恨的狀態(tài)。

簡(jiǎn)直神還原上官玉了。

眼睛一亮,說(shuō)道:“就這么拍,繼續!”

“委屈你了,江阮?!睂а輰钋敢獾?。

江阮舔了下唇角,勾唇:“沒(méi)事?!?/p>

秦姐心疼的看著(zhù)她。

想去找導演理論,可現在正在拍戲,只能等結束了。

李馨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公報私仇,她記住了。

江阮出道到現在拍過(guò)那么多戲,什么場(chǎng)面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,剛出道沒(méi)資源,當女二女三被打臉是常有的事。

有一次,臉都被打腫了。

她硬是咬牙挺過(guò)來(lái),這點(diǎn)算什么。

可讓所有人沒(méi)想到的是,接下來(lái)被打的人是李馨。

“啪!”

比剛才更響亮的巴掌聲,狠狠的甩在李馨臉上。

甚至用力過(guò)度,直接把李馨打的摔在地上了:“啊!”

李馨整個(gè)腦瓜子都是嗡嗡的。

趴在地上捂著(zhù)臉,很久沒(méi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。

“你敢打我!”

她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。

怎么都沒(méi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江阮怎么敢還手???

導演組人傻了。

拍攝組人也傻了。

大家都在私底下議論紛紛。

江阮心想:你都打我了,我憑什么不能打你。

不就是借題發(fā)揮,誰(shuí)不會(huì )。

哼!

于是江阮挺直肩膀,眼睛死死的盯著(zhù)李馨,語(yǔ)氣強勢的念著(zhù)改編臺詞:“上官玉,你欺負打罵我這么多年,我都忍了,以為我還是以前的上官若嗎,我告訴你,以前的上官若已經(jīng)死了,被你們害死了,現在活著(zhù)的是相府嫡出大小姐,京城才女唯一的女兒,將軍府的親外孫女!”

“這些年你們欠我的,我都會(huì )奪回來(lái)!”

“只要是你在意的,我都會(huì )搶過(guò)來(lái)!”

“包括景王!”

而就在這時(shí),景王從門(mén)外走進(jìn)來(lái)了。

“卡!”這場(chǎng)戲由景王跟上官若的誤會(huì )結束了。

秦姐趕緊過(guò)來(lái):“寶貝,你怎么樣?!?/p>

“臉都腫了!”

“沒(méi)事秦姐?!苯钚Φ?。

秦姐看著(zhù)她淡妝完全掩飾不住紅腫的臉:“先去卸妝,我去拿冰塊給你敷敷?!?/p>

江阮:“好?!?/p>

剛要轉身,李馨叫住她。

“江阮,你等一下!”

江阮扭頭,見(jiàn)李馨帶人過(guò)來(lái),那張臉又紅又腫,好不嚇人。

江阮挑眉,看來(lái)自己打的勁也不小啊。

她應該沒(méi)那么丑吧?

看著(zhù)李馨,秦姐護犢子的擋在她面前,沒(méi)好氣道。

“她要休息了,你有什么事跟我說(shuō)!”

李馨手指著(zhù)臉,控訴:“我打你沒(méi)這么狠吧,江阮,我是為了拍戲效果,你看我的臉!”

江阮眨了眨眼,笑的眉眼彎彎,人畜無(wú)害:“我也是為了拍戲效果啊?!?/p>

“呦,怎么腫成這樣?!?/p>

“可能是臉皮太薄了吧,不像我臉皮厚,耐打?!?/p>

“你!”李馨氣的要死,怒瞪她一眼:“你給我等著(zhù)?!?/p>

“我不會(huì )就這么算了的?!?/p>

說(shuō)完就直接帶人走了。

秦姐冷哼,沖著(zhù)背影聲音放大:“等著(zhù)就等著(zhù),真以為自己還是飛鴻大小姐了?!?/p>

“飛鴻早就改朝換代了!”

氣的離開(kāi)的李馨火氣頓時(shí)更大了。

回去又是一頓砸。

夜晚,萬(wàn)籟俱靜,江阮靠在酒店大床,臉頰貼著(zhù)冰膜,手里捧著(zhù)劇本看。

敷完冰的她臉頰消腫不少,但碰到還是會(huì )有點(diǎn)疼。

手機被她放在外面充電,進(jìn)組拍戲后她習慣性隔絕外面的世界,讓自己全身心沉浸拍戲。

這樣既不影響心情,也能充分發(fā)揮最好的狀態(tài)去拍戲。

江阮靠在床頭,穿著(zhù)墨綠色絲綢吊帶的她膚若凝脂,纖腰細腿,披肩柔軟長(cháng)發(fā),渾身散發(fā)著(zhù)香味。

像個(gè)不食人間煙火,又勾人蠱惑的仙女。

尤其配上那張清純又妖嬈,巴掌大的小臉。

房間入住前就被秦姐派人檢查過(guò),這層樓都清空,晚上還有保鏢駐守。

所以江阮不擔心安全問(wèn)題,或者泄露隱私。

臥室安靜的過(guò)分。

江阮也習慣這樣安靜的深夜,沒(méi)有人打擾。

看完劇本,她合上放在旁邊,指腹揉著(zhù)疲憊的太陽(yáng)穴消化。

拍了一天的戲,說(shuō)不累是假的。

但累并快樂(lè )著(zhù)。

對演員來(lái)說(shuō),把自己換個(gè)角色,換個(gè)人生是一件很有挑戰性,也很有趣的事。

想著(zhù),江阮腦海莫名又涌出男人的身形。

她抿著(zhù)紅唇,自從那天古堡后,他們就沒(méi)再聯(lián)系過(guò)了。

就像突然失聯(lián)似的。

除了新聞頭條每天能看到他運籌帷幄,又開(kāi)創(chuàng )什么新項目,各種追捧夸贊。

別的她一無(wú)所知。

但也不感興趣,想起他,她就生氣。

那張合同,三個(gè)億的分手費,肯定是他早就算計好的。

他不分手是嗎,那她就離他遠點(diǎn)好了。

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她天天拍戲,他能拿她怎么樣。

還能把她關(guān)起來(lái)不成?

江阮想著(zhù)。

就在這時(shí),外面門(mén)鈴響起來(lái)了。

“叮鈴鈴……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艾米
    艾米

    這兩天,對于《愛(ài)我就多表現點(diǎn)》這部小說(shuō)的喜歡,可以用著(zhù)魔來(lái)形容。為了追讀這部小說(shuō),廢寢忘食,蓬頭垢面。不過(guò),為爾著(zhù)魔,吾心甘情愿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