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婚戀 > 重生八零:踹掉渣男后改嫁糙漢
重生八零:踹掉渣男后改嫁糙漢

重生八零:踹掉渣男后改嫁糙漢關(guān)關(guān)過(guò) 著(zhù)

主角:沈綰,顧衛東
有這么一對小說(shuō)主角,他們的愛(ài)恨糾葛讓你哭的肝斷寸腸,卻又讓你感到情感釋放的暢快淋漓!他們就是小說(shuō)《重生八零:踹掉渣男后改嫁糙漢》中主角沈綰顧衛東。該小說(shuō)主要內容介紹:沈綰白手起家,養活了所有婆家人。卻因為不能生育,慘遭前夫背叛。重來(lái)一世。沈綰滿(mǎn)身賺錢(qián)的本事,只想守著(zhù)外婆過(guò)好日子。誰(shuí)知道,那個(gè)不茍言笑的隔壁鄰居,村里人人敬畏的退伍糙漢,卻老跑自己面前獻殷。沈綰:我不能生。顧衛東:巧了,我也是。半年后,沈綰一手撫著(zhù)自己凸起來(lái)的肚子,一手擰住隔壁鄰居的耳朵。沈綰:顧衛東,解釋一下,這是怎么回事?前夫:原來(lái)是我,又窮又不能生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2 02:24:35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顧衛東面不改色:“我是為了你好,殺人,要償命?!?/p>

顧衛東的力氣很大。

沈綰奮力想要甩開(kāi)顧衛東的手,卻壓根就動(dòng)彈不了。

顧衛東又道:“沈綰你冷靜一點(diǎn),你要是出什么事,你外婆怎么辦?”

沈綰的身子還在發(fā)抖,心卻漸漸平靜了下來(lái)。

顧衛東說(shuō)的的確沒(méi)錯。

投機倒把,現在已經(jīng)不算什么大事了。

她要是把張桂花打出問(wèn)題。

自己被關(guān)進(jìn)去,外婆反倒沒(méi)人照顧。

沈綰深吸了一口氣,動(dòng)了動(dòng)手腕:“你放開(kāi)我?!?/p>

顧衛東緩緩松開(kāi)手。

劉美珍這時(shí)候拿著(zhù)菜刀沖了進(jìn)來(lái):“沈綰,你敢打張嬸子,我殺了你?!?/p>

顧衛東腳步一挪。

一把奪過(guò)劉美珍的刀,將她手臂一卸:“你想殺人?”

劉美珍瞬間疼得尖叫出來(lái)。

劉母趕忙過(guò)來(lái),將閨女護在懷里:“顧衛東,我閨女還能真殺人啊,你卸她胳膊干什么!”

顧衛東一臉嚴肅:“以防萬(wàn)一?!?/p>

旁邊的社員小聲嘀咕:“衛東不愧是當了兵回來(lái)的,就是比咱們這些平頭老百姓謹慎?!?/p>

“可不是嗎?!?/p>

場(chǎng)面終于控制了下來(lái)。

沈綰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:“我承認,我投機倒把,你們沖我來(lái),我一句話(huà)也不多說(shuō)?!?/p>

“但是,你們誰(shuí)再敢動(dòng)我外婆,別怪我跟她拼命?!?/p>

沈綰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眼睛直勾勾的盯著(zhù)張桂花。

張桂花捂著(zhù)自己的臉,動(dòng)了動(dòng)舌頭。

估計自己這次,至少被沈綰打掉了三顆牙。

偏偏這些社員們,還在那小聲嘀咕,說(shuō)是自己不對,推了沈老太婆。

張桂花怨恨的剜了沈綰一眼。

朝自己男人道:“孩子他爹,你是大隊長(cháng),你說(shuō),像這種投機倒把的壞分子,大隊該怎么處理?”

紀大河陰著(zhù)臉:“關(guān)牛棚一晚上,明早送到公社處理?!?/p>

張桂花心里頓時(shí)舒服多了。

小賤蹄子,敢打自己,等死吧。

周嬸子哭著(zhù)替沈綰求情:“大隊長(cháng),綰綰年紀小,你就放過(guò)她吧?!?/p>

大隊長(cháng)反問(wèn):“放過(guò)她?那咱們大隊的人,以后有樣學(xué)樣,都去投機倒把。公社處分下來(lái),你擔著(zhù)?”

周嬸子張了張嘴,眼淚嘩啦啦的流。

沈綰朝周嬸子道:“嬸子,我不會(huì )有事的。這幾天,就麻煩你替我照顧我外婆了?!?/p>

周嬸子頓時(shí)哭得更大聲了。

都被送去公社了,怎么可能會(huì )沒(méi)事。

周嬸子哽咽道:“綰綰,是嬸子對不起你。你放心,我會(huì )替你照顧好你外婆的?!?/p>

沈綰被張桂花一路推推搡搡,關(guān)進(jìn)了牛棚。

大門(mén)“咔嚓”一聲被鎖上。

張桂花覺(jué)得自己大仇得報,沖牛棚門(mén)口狠狠地“呸”了一口。

張桂花:“有媽生沒(méi)媽養的小賤蹄子,活該!”

沈綰面無(wú)表情,隔著(zhù)門(mén)板回答:“張桂花,你有本事就弄死我,不然等我出來(lái)了,我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你?!?/p>

張桂花見(jiàn)沈綰還在嘴硬,翻了個(gè)白眼。

捂著(zhù)自己被沈綰打腫的臉,一瘸一拐的離開(kāi)。

張桂花走遠之后。

沈綰在土坯砌的牛棚里掃視了一圈。

這里面又陰又冷。

除了頭頂上有個(gè)透光用的窗戶(hù),其他地方一片漆黑。

最重要的是,這里曾經(jīng)還吊死過(guò)人。

大隊長(cháng)把自己關(guān)進(jìn)來(lái),為的就是想嚇自己,給張桂花出氣。

沈綰嘲諷的笑了一聲。

她自己就是死過(guò)的人,難道還會(huì )怕這些。

沈綰在牛棚里不知道坐了多久。

外面天色變黑,溫度開(kāi)始下降。

剛開(kāi)始,沈綰還能靠跺腳取暖。

后來(lái)冷風(fēng)呼呼的從窗戶(hù)灌進(jìn)來(lái),冷得沈綰身子發(fā)僵,上下牙齒打架。

沈綰吸了下鼻涕。

將衣服緊了緊,整個(gè)人蜷成一團。

今天是十一月底。

明天一大早,關(guān)于改革的消息應該就要出來(lái)了。

就算她們這個(gè)小鎮,信息再落后。

這么大的消息,知道的也不會(huì )比京市晚太久。

她只要熬過(guò)今晚就好了。

熬過(guò)今晚,紅頭文件一出。

她做的一切事情,就名正言順了。

而紀家,這一世沒(méi)有自己在后面補窟窿。

她倒是要看看,他們最后會(huì )落到什么地步。

沈綰這樣想著(zhù),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睛。

“咔嚓?!?/p>

沈綰猛的一下驚醒:“誰(shuí)?”

牛棚外傳來(lái)細微的腳步聲。

沈綰的面色一下子凝重起來(lái),張翠花來(lái)報復自己了?

她的手按住身旁的爛木棍。

一個(gè)身影,直接從身后的窗戶(hù)那跳了下來(lái)。

沈綰嚇了一跳:“顧衛東?”

沈綰沒(méi)看清楚臉。

不過(guò)大隊上,有這個(gè)身材和身手的,也就只有他了。

顧衛東:“嗯?!?/p>

“你來(lái)干什么?”沈綰將手里的爛木棍抓的更緊了。

大半夜翻牛棚,也太可疑了。

“給你送個(gè)東西?!鳖櫺l東說(shuō)完,將一個(gè)玻璃輸液瓶塞到沈綰手里。

兩人指尖相觸。

顧衛東的眉頭一下子皺起來(lái):“怎么會(huì )這么涼?”

說(shuō)完,顧衛東又注意到了沈綰凍得發(fā)抖的身子。

他臉上閃過(guò)一絲煩躁與怒氣:“我帶你出去?!?/p>

沈綰捧著(zhù)暖呼呼的瓶子,突然冒出一個(gè)疑惑:“顧衛東,你以前在部隊,真的是道德模范嗎?”

這大晚上的。

先是翻牛棚給自己送暖手瓶。

然后又是想違反大隊長(cháng)的命令,幫自己這個(gè)投機倒把的壞份子脫困...

顧衛東顯然對沈綰的問(wèn)題有些無(wú)語(yǔ)。

他沉默了兩秒,這才道:“你犯了錯,應該直接送去公社,大隊長(cháng)沒(méi)有權利處罰你?!?/p>

沈綰眨了眨眼,朝顧衛東靠近了兩步。

就在兩人快要臉貼著(zhù)臉的時(shí)候,沈綰停了下來(lái)。

這個(gè)距離,剛好可以讓她看清顧衛東的表情。

沈綰盯著(zhù)顧衛東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問(wèn)道:“所以你幫我,是因為看不過(guò)大隊長(cháng)濫用權力欺負我?”

顧衛東面無(wú)表情:“是?!?/p>

沈綰借著(zhù)晦暗的月光,仔細打量顧衛東的表情。

確實(shí)沒(méi)發(fā)現什么端倪之后,暗罵自己一聲自作多情。

顧衛東是紀江的兄弟。

無(wú)論是上輩子,還是這輩子,都跟自己不怎么熟。

他怎么可能會(huì )對自己有意思。

沈綰后退了兩步,坐在稻草堆上。

將輸液瓶抱在懷里,蜷成小小的一團。

她搖頭道:“我不出去,再熬幾個(gè)小時(shí)就天亮,去公社了。我要這時(shí)候跑出去,反倒惹出其他麻煩,而且我不想把你牽連進(jìn)來(lái)?!?/p>

沈綰頓了一下,腦袋里突然靈光一閃。

突然道:“你要是真的想幫我,去鎮上的時(shí)候,麻煩幫我多留意下人民日報,上面興許有可以救我的東西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彈琴不談情
    彈琴不談情

    作為一名寶媽?zhuān)锿甸e看了這部小說(shuō)《重生八零:踹掉渣男后改嫁糙漢》,小說(shuō)中的感人故事再次讓我找到生活的樂(lè )趣。也許,平淡無(wú)奇的生活有時(shí)也需要添加一些佐料,比如,閱讀一部如此感人的小說(shuō)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