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婚戀 > 宴少掌中嬌寵假千金
宴少掌中嬌寵假千金

宴少掌中嬌寵假千金晉州小胖妞 著(zhù)

主角:方緹,宴知淮
在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界,晉州小胖妞可以說(shuō)殿堂級的人物,它猶如神一般的存在,揮筆而就多部佳作!其中,小說(shuō)《宴少掌中嬌寵假千金》堪稱(chēng)之最!本部小說(shuō)主要故事內容:真千金回歸,方緹這個(gè)假千金被方家掃地出門(mén)了。所有人都在看她的好戲,結果方緹轉頭嫁入第一望族——宴家,成為她們只能仰望的存在?!奥?tīng)說(shuō)方緹是大著(zhù)肚子嫁進(jìn)的宴家,一定是她不要臉設計了宴三少,用孩子逼宮上位!”“誰(shuí)不知道宴三少心里住著(zhù)一個(gè)白月光?就算利用孩子嫁進(jìn)宴家,她也注定要坐一輩子冷板凳!”后來(lái)——一場(chǎng)宴會(huì ),她們都親眼目睹了,那位景都名流之首、在商界以手腕狠厲出名的宴三少,整晚圍著(zhù)自己的妻子轉,披外套、遞飲料、喂水果、揉腳捏肩……鞍前馬后,無(wú)微不至,寵到極致!眾人震驚了,高冷矜貴的宴三少竟是個(gè)寵妻……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2 02:27:35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她一個(gè)箭步上前,把小咪從張媽手里搶回來(lái)。

張媽沖上來(lái),伸手就要搶貓,“這畜牲身上有那么多的寄生蟲(chóng),臟死了,你怎么可以抱在身上?想過(guò)肚子里的孩子沒(méi)有?你把貓給我,我拿去扔了!”

孩子!孩子!孩子!

又是孩子!

在她們的眼里,只有孩子!

而她呢?

只是一個(gè)懷了宴家金孫的女人,僅此而已!

她不能有自己的情感,不能有自己的喜好,不能蒙著(zhù)被子睡,不能隨意走動(dòng),不能吃自己喜歡的零食,要每天按時(shí)按點(diǎn)吃飯睡覺(jué)散步,隨便一個(gè)傭人都能騎到她頭上……

現在,連她的貓都容不下了!

“你不要碰我!”

方緹躲過(guò)張媽伸過(guò)來(lái)的手,拔高聲音:“也不要碰我的貓!”

張媽搶不過(guò)方緹,索性不搶了,抱著(zhù)手在一旁冷笑:“我說(shuō)你現在好歹也是宴家的三少夫人了,能不能不要這么上不得臺面?人家的名媛千金養貓養的都是高貴的品種,你倒好,拿一只雜種野貓當寶貝,丟不丟人?這要傳出去別人怕是連宴家都要笑話(huà)了!”

“是,我們都沒(méi)你高貴!所以我也只配喝一些粗制濫造的燕窩,不像你,每日用頂級洞燕漱口,還有多余的可以拿去二手網(wǎng)上販賣(mài)!”

她話(huà)音剛落,周?chē)德?tīng)的傭人們紛紛停下手里的活,驚愕地看過(guò)來(lái)。

張媽臉色一變,“你……你胡說(shuō)!我什么時(shí)候吃頂級燕窩了?”

“到底有沒(méi)有吃,讓人去你的房間搜一搜不就知道了?”方緹瞪圓的杏眸似要噴火,像足了一只張牙舞爪的貓咪。

此刻“忍字經(jīng)”已經(jīng)被拋到九霄云外,她只想伸著(zhù)利爪把欺負自己的人狠狠撓回去!

正好李管家這時(shí)候聽(tīng)到動(dòng)靜匆匆趕過(guò)來(lái),方緹抬手一指他,“李管家來(lái)了,正好可以讓他安排人去搜!”

張媽眼底劃過(guò)一絲慌亂,“不行!我又沒(méi)有做錯事,你們憑什么搜我房間?”

李管家臉色一肅,“張媽?zhuān)阏娴乃阶哉{換燕窩,將宴公館為三少夫人準備的燕窩占為己有?”

“我沒(méi)有,全是她在信口雌黃污蔑我!”

方緹冷著(zhù)小臉,“既然如此,那就去你的房間看看吧,大家眼見(jiàn)為實(shí)!”

“不行,你們不能去!”張媽張開(kāi)雙臂試圖阻攔。

她這種典型作賊心虛的反應,大家看到這里,還有什么不明白的?

李管家臉色一青,“張媽?zhuān)愫么蟮哪懽?!?/p>

方緹看了一眼神情慌張的張媽?zhuān)瑳Q定再在火上添一把柴,“其實(shí),我倒也不是計較燕窩這事,燕窩好一點(diǎn)還是壞一點(diǎn),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也沒(méi)多大區別。畢竟張媽你說(shuō)得對,我確實(shí)是小門(mén)小戶(hù)出來(lái)的,沒(méi)什么見(jiàn)識,分不出來(lái)好歹。

我更在意的是,張媽你總是偷偷躲在陽(yáng)臺抽煙,又帶著(zhù)滿(mǎn)身的二三手煙來(lái)靠近我,這對孩子的影響,恐怕比貓更大吧?”

她這茶里茶氣的話(huà)一出,眾人又是齊齊變色。

李管家扭頭瞪向張媽?zhuān)澳氵€抽煙?”

“我……我沒(méi)有!”

方緹扯唇笑笑,“李管家你靠近張媽一些,聞一聞她的衣服不就知道有沒(méi)有了??赡軓垕尦闊煶槎嗔?,已經(jīng)習慣了煙的味道,都不知道自己平時(shí)身上的煙臭味有多重?!?/p>

張媽臉色一白,支支吾吾:“我……我沒(méi)有抽多,只是偶爾才抽一次……”

“荒唐!你照顧三少夫人,怎么能抽煙呢?”

李管家怒斥道,目光突然掃到方緹的后方,態(tài)度一下子變得恭謹起來(lái),“三少爺?!?/p>

方緹猛地回頭。

宴知淮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站在門(mén)口處,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的戲。

她垂眸,咬了咬唇。

“三少爺,您看……這事要怎么處理?”

李管家有些為難,按理說(shuō)現在方緹也算是宴家的一個(gè)主子了,張媽的這些行為不可不謂惡劣。

但張媽在宴家工作了三十多年,其中照顧過(guò)好幾個(gè)小主子,有這么多年的情分在,就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……

宴知淮目光沉冷,說(shuō):“開(kāi)了?!?/p>

李管家神色微變,看他不似在開(kāi)玩笑,只能低頭應道:“是?!?/p>

張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,情緒失控地去抓宴知淮的手,“三少爺,您小時(shí)候我含辛茹苦照顧了您整整兩年,就是沒(méi)有功勞也有苦勞,您怎么可以開(kāi)了我?您不能??!”

宴知淮身體一側,避開(kāi)她的手。

凜冽徹骨的眸光掃向她的手掌,像是在看什么骯臟的東西。

張媽猶如被電擊,舉在半空的手僵硬地收了回去。

“第一,你只是宴家花錢(qián)雇傭的一個(gè)傭人,宴家付出高薪,你付出相應的勞動(dòng),何來(lái)的功勞苦勞之說(shuō)?”

“第二,宴家現在用你用得不順手了,當然有權辭退你,為什么不能?”

“所以,擺正自己的位置,收起你道德綁架的那一套?!?/p>

他說(shuō)完,一臉冷漠地上了樓。

看著(zhù)他頎長(cháng)的背影在樓梯盡頭消失,張媽回頭向李管家求助,“管家,我知道錯了,我……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你能不能通融一下,這次先不要辭退我?”

宴家一向大方,開(kāi)的薪資比尋常人家高上幾倍不說(shuō),節假日福利也異常豐厚,可以撈的油水還特別多。

何況她資歷高,重活都讓新來(lái)的干了,她平日里干的其實(shí)都是一些輕松活。

離開(kāi)宴家,她還上哪兒去找這么好的工作?

不對,如果她被宴家辭退的消息傳出去,恐怕以后都沒(méi)有主家敢用她了!

想到這里,張媽臉色煞白,抓住李管家的衣擺,“管家,我真的知道錯了,你再給我一次機會(huì )吧!”

李管家把自己的衣擺抽回來(lái),用手拍了拍,“又不是我要辭退你,現在是三少爺開(kāi)了金口讓你滾蛋,你覺(jué)得這還有轉圜的余地嗎?”

“李管家,我真的不能沒(méi)有這份工作……”

想到了什么,張媽驀地撲向一旁的方緹,“三少夫人,我不該偷偷調換燕窩,不該明知道抽煙對孩子不好還躲著(zhù)抽,更不該對你態(tài)度不敬,我知道錯了!求求你幫我跟三少爺說(shuō)一聲吧!你讓他收回命令好不好?”

方緹往后退了兩步,冷淡地避開(kāi)她的手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時(shí)間消磨青春
    時(shí)間消磨青春

    小說(shuō)《宴少掌中嬌寵假千金》作為年輕人喜愛(ài)的一部網(wǎng)絡(luò )作品,作者晉州小胖妞行文矯健有力,文采斐然,人物刻畫(huà)栩栩如生,躍然紙上,別開(kāi)一番境界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