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婚戀 > 閃婚嬌妻,財閥大佬寵入骨
閃婚嬌妻,財閥大佬寵入骨

閃婚嬌妻,財閥大佬寵入骨阿鈴 著(zhù)

主角:溫淺,陸時(shí)晏
當你煩惱時(shí),不妨拿起一本小說(shuō),它會(huì )為你驅逐煩惱,制造開(kāi)心!作者阿鈴的小說(shuō)《閃婚嬌妻,財閥大佬寵入骨》是你的不二之選!《閃婚嬌妻,財閥大佬寵入骨》主要講述的是:一心沉迷賺錢(qián)的溫淺,被父母催婚催得頭大。為了能安心搞事業(yè),她決定跟相親的搬磚工人對象閃婚。老公一清二白,還帶兩個(gè)拖油瓶。沒(méi)關(guān)系,反正她也是為了結婚而結婚,不介意當后媽。只是,結婚后,果園越來(lái)越大,事業(yè)越來(lái)越旺,錢(qián)包越來(lái)越鼓。她以為老公有旺妻命,直到,老公的青梅竹馬找上門(mén)來(lái),甩給她一張千萬(wàn)支票,“離開(kāi)他,你想要多少錢(qián)都可以?!睖販\傻眼了。原來(lái)她老公根本不是工地搬磚的,而是廣城首富陸氏集團身價(jià)千億的繼承人!陰差陽(yáng)錯嫁入豪門(mén),溫淺一臉懵逼:“那,能離婚嗎?”陸時(shí)晏將人往懷里一抱……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2 03:42:4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媽媽?!?/p>

秦月跑過(guò)來(lái),拉著(zhù)溫淺的手,請求著(zhù):“媽媽?zhuān)阄乙黄鹜婧脝???/p>

溫淺找了臺階下,笑著(zhù):“好?!?/p>

她便跟著(zhù)孩子走了。

陸時(shí)晏還坐在凳子上,看著(zhù)溫淺陪著(zhù)兩個(gè)孩子玩得不亦樂(lè )乎的。

看得出來(lái),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兩個(gè)孩子,也很快就適應了媽媽這個(gè)角色。

也怪不得兩個(gè)孩子在見(jiàn)到她后,就選擇了接受她為媽媽。

都說(shuō)孩子的心靈最純凈,別欺他們的年紀小,誰(shuí)對他們是真心的,他們心里門(mén)兒清著(zhù)呢。

那些愛(ài)慕他,倒追過(guò)他的千金小姐們,對兩個(gè)孩子都是虛情假意,兩個(gè)孩子就很不喜歡那些女人。

玩了好一會(huì )兒,兩個(gè)孩子都滿(mǎn)頭大汗了,溫淺心疼孩子,便說(shuō):“寶貝們,不玩了,坐下來(lái)休息休息就回家啦?!?/p>

兩個(gè)孩子也覺(jué)得累了,便由溫淺牽著(zhù)走回到陸時(shí)晏的面前。

陸時(shí)晏當即從褲兜里掏出了一包紙巾,抽出紙巾分別替兩個(gè)孩子擦著(zhù)汗水。

這是溫淺想做卻又沒(méi)有做成的,因為她沒(méi)有帶著(zhù)紙巾。

看陸時(shí)晏細心地幫孩子擦著(zhù)汗,就知道他平時(shí)都是親自照顧孩子的,一個(gè)大男人,未婚未育,卻能勝任奶爸一職,可以看出他的耐心及品性。

溫淺再一次慶幸自己今天摔碎了眼鏡,才有這陰差陽(yáng)錯的閃錯婚。

她那個(gè)真正的相親對象,自是不如陸時(shí)晏的。

姻緣可能真是注定的吧。

陸時(shí)晏幫兩個(gè)孩子擦了汗,略坐了片刻,便對溫淺說(shuō)道:“咱們回去吧,兩個(gè)孩子明天還要上幼兒園的?!?/p>

溫淺牽著(zhù)秦月的手,陸時(shí)晏則牽著(zhù)秦凡,夫妻倆并肩走著(zhù),她問(wèn):“孩子們平時(shí)幾點(diǎn)去幼兒園的?他們在哪一所幼兒園?明早我送他們去幼兒園吧?!?/p>

陸時(shí)晏是坐著(zhù)計程車(chē)來(lái)的吧,反正她從果園里出來(lái)沒(méi)有看到有車(chē)輛,猜測他是打車(chē)過(guò)來(lái)的。

她有車(chē),可以送孩子上幼兒園。

“我約好了車(chē)子,明早便會(huì )有車(chē)子過(guò)來(lái)接他們?!?/p>

溫淺哦了一聲。

“你住在哪里?”

溫淺還不知道自家男人住在哪里呢。

陸時(shí)晏答道:“原本我是住在工地里的,不過(guò)工地的環(huán)境不好,會(huì )影響孩子們學(xué)習,我便在工地附近租了一套兩居室的公寓,離幼兒園不算遠,方便我接送他們?!?/p>

“那還好?!?/p>

溫淺沒(méi)有說(shuō)出搬去和陸時(shí)晏一起住的話(huà)。

她放不下她的果園。

平時(shí)她吃住都在果園里,是陸時(shí)晏來(lái)了,她今晚才回家里住。

“淺淺,你要不要搬過(guò)去和我們一起???或者我們退了租房搬過(guò)來(lái)和你一起住,反正你們村離市里也就一個(gè)小時(shí)左右的車(chē)程,兩個(gè)孩子早上六點(diǎn)多出門(mén),也能趕得上,不會(huì )遲到的?!?/p>

自接的孩子在早上八點(diǎn)到幼兒園便行。

陸時(shí)晏覺(jué)得時(shí)間充足。

溫淺本能地道:“那樣太麻煩了,不說(shuō)別的,僅是接送孩子來(lái)回的車(chē)費都不是一筆小數目,你上班那么累,賺的都是辛苦錢(qián),能省點(diǎn)就省著(zhù)?!?/p>

“況且我平時(shí)吃住都在果園里,也不知道孩子們能否住得習慣?!?/p>

“孩子們都是爸媽在哪里,哪里便是他們的家,咱們不同于別人,住在一起,我覺(jué)得更好一點(diǎn)。對了,我的家其實(shí)也是在郊區的,也是遠離繁華的市中心,別把我們想得那么嬌氣?!?/p>

陸家老宅是一座山莊,山莊腳下還有大量的田地,種著(zhù)大量的莊稼蔬菜瓜果等,反正山莊的日常所需的蔬菜瓜果很多是山莊自給自足的。

要是忽略了那座如同江南園林的山莊,陸家也像是住在農村里的普通人家。

“淺淺,我平時(shí)也沒(méi)什么花銷(xiāo),為了咱們一家四口能天天見(jiàn)面,花上一點(diǎn)車(chē)費,也是值得的?!?/p>

溫淺:“……”

她干嘛嘴巴那么多,問(wèn)起他這些事情呀。

她不問(wèn)的話(huà),說(shuō)不定就不用住在一起了。

還以為他在工地上班,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都不能回家的,他們就是做掛名夫妻的,現在看來(lái),他是想當真正的夫妻呢。

想到自己也不打算離婚,溫淺又釋然了。

夫妻一輩子,難道她一輩子不跟他過(guò)夫妻生活?那是不現實(shí)的。

“你看著(zhù)安排吧?!?/p>

溫淺只能這樣說(shuō)一句。

陸時(shí)晏笑瞇瞇的,“好?!?/p>

他一手牽著(zhù)兒子,一手去牽起了溫淺的一邊手,溫淺被他這樣一牽手,本能地想抽回手,不過(guò)最終打消了這個(gè)念頭。

都是夫妻了,牽牽小手怎么了?

他的手滿(mǎn)是厚厚的繭,和她的一樣。

溫家親朋好友們看到一家四口手牽著(zhù)手回來(lái),笑容更甚。

然后,安排住房的時(shí)候,溫媽媽很自然地安排了一家四口住在溫淺的房間里。

溫淺偷偷地吐槽:“媽?zhuān)膫€(gè)人睡在我這張小床上,多擠呀,家里多的是房間,你可以安排他帶著(zhù)凡凡一起住的,我帶著(zhù)月月便行?!?/p>

溫媽媽把新枕頭放在女兒的枕頭旁邊,說(shuō)道:“你這張床還????jì)擅讓挼拇?,睡你們一家四口絕對夠夠的了。兩個(gè)孩子雖說(shuō)有四歲了,卻是第一次來(lái)我們家,在不熟悉的環(huán)境下,讓他們跟著(zhù)你們夫妻倆睡,不會(huì )嚇著(zhù)他們?!?/p>

“媽?zhuān)衣?tīng)說(shuō)回娘家的時(shí)候,女兒女婿都是分房而睡的?!?/p>

“你都還沒(méi)有舉行婚禮,還不算嫁出去,不用守那種死規矩?!?/p>

溫淺:“……”

原來(lái)領(lǐng)了結婚證都還不能算是嫁出去呀。

她看呀,就是她媽迫不及待地想把她喂進(jìn)陸時(shí)晏的狼口里。

無(wú)防,她房里還有一套沙發(fā),等會(huì )兒,就讓陸時(shí)晏睡沙發(fā)或者她睡沙發(fā)都行,反正,她是無(wú)法做到跟一個(gè)陌生人閃婚當晚就發(fā)生關(guān)系的。

怎么著(zhù)也要培養出感情吧。

那種事,需要水到渠成才能留給雙方美好的印象,有利于以后的夫妻和諧。

溫媽媽又抱來(lái)了一張新被子,放在女兒的床上,叮囑著(zhù):“晚上空調的溫度別開(kāi)太低,別冷著(zhù)我兩個(gè)外孫?!?/p>

“我就喜歡把空調的溫度調到十幾度的,媽要是怕冷著(zhù)你兩個(gè)外孫,就安排他們父子三人住到客房里去?!?/p>

溫媽媽回頭就是一巴掌呼到溫淺的肩膀上,警告她:“少給媽玩花樣!”

溫淺摸著(zhù)被母親拍過(guò)的地方,嘀咕著(zhù):“我都按你們的要求嫁人了,還不能給我一點(diǎn)自由,少?lài)Z叨我幾句呀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蠟筆缺小新
    蠟筆缺小新

    《閃婚嬌妻,財閥大佬寵入骨》不愧是書(shū)迷爭相拜讀的一部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,整個(gè)故事情節流暢、細節扎實(shí)、人物豐滿(mǎn)、基調向上,充滿(mǎn)催人奮進(jìn)的正能量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