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婚戀 > 嬌妻軟萌
嬌妻軟萌

嬌妻軟萌淺九 著(zhù)

主角:譚皎,鄔遇
譚皎鄔遇是作者淺九筆下的人物,小說(shuō)名是《嬌妻軟萌》,這對郎才女貌的主角羨煞旁人,讓人好生喜歡?!秼善捃浢取分饕v述的是:一夜荒唐,她驚恐的發(fā)現自己找錯了人,他竟然鄔家那位只手遮天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鄔三爺!所有人都說(shuō)她完了,鄔家三爺出了名的不近女色,惹了鄔三爺,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兒了!眾人:等啊等啊等著(zhù)看她死無(wú)葬身之地!可是只等來(lái)了她騎在鄔三爺脖子上狐假虎威狗仗人勢!“三爺,譚皎在潑婦罵街呢?!薄拔遗藛渭兛蓯?ài)善良美麗,哪個(gè)不長(cháng)眼的狗東西敢誹謗她?”“三爺,譚皎把房子燒了?!薄拔遗藴厝峥扇顺蓱z,不知道燒傷手了沒(méi)?真是個(gè)小可憐?!薄叭隣?,譚皎把你的白月光給揍了?!薄拔业陌自鹿馇盁o(wú)古人后無(wú)來(lái)者,只有譚皎?!?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2 06:13:00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譚皎鼻梁上架著(zhù)鄔鏡,站在寸土寸金的CBD中心地段,望著(zhù)眼前這座氣勢如虹在眼光下閃閃發(fā)光的鄔氏大廈,還是被深深震撼到了。占著(zhù)南江最貴的地,頂著(zhù)南江第一樓的名號的鄔氏大廈啊,竟然真的讓人如此仰望!而那個(gè)男人,生來(lái)就站在這權力的頂端!

譚皎突然有點(diǎn)裹足不前。

這時(shí)候,她看到有一輛黑色賓利開(kāi)了過(guò)來(lái),旁邊卻突然沖出來(lái)一個(gè)男人,將她撞到了一邊后就張開(kāi)雙臂閉著(zhù)眼睛站在了馬路中央,等著(zhù)車(chē)輪碾過(guò)他!

譚皎緊張的呼吸都要停了!但刺耳的剎車(chē)聲響起,車(chē)子最后穩穩停在男人的膝蓋處。

男人膝蓋狠狠顫抖著(zhù),褲管已經(jīng)擦著(zhù)車(chē)頭。

安全帶拉扯著(zhù)后座的鄔遇的身體,他手上的文件散落在車(chē)上。

林雨請罪:“對不起,鄔總,是林昆?!?/p>

鄔遇抬頭,幽深的鳳眸落在前方擋路的男人身上,男人睜開(kāi)緊閉的雙眼,身體抖的像篩子。

看到坐在車(chē)里的鄔遇,便抖著(zhù)腿跑到后座車(chē)門(mén)旁邊跪下了,甩著(zhù)自己巴掌痛哭流涕:“鄔總,我錯了,鄔總,你再給我一次機會(huì ),我不能去坐牢!鄔總——我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(huì )!”

男人的頭在地上咚咚磕著(zhù),不一會(huì )兒,地面上就是血跡。

林雨下車(chē)來(lái),想把人拉開(kāi),但是男人就是跪在地上不肯起來(lái),過(guò)大的叫嚷聲引著(zhù)路人紛紛朝這邊看過(guò)來(lái)。

終于,后座的車(chē)門(mén)也打開(kāi)了。

譚皎看到一雙黑色的皮鞋先從車(chē)內跨出來(lái),然后是筆挺的黑色褲管,頎長(cháng)的身體,當他完全暴露在車(chē)外時(shí),就像烈陽(yáng)驅散了漫天陰霾,霎時(shí)滿(mǎn)目清貴。

最重要的是他今天還戴著(zhù)一副金色的邊框眼鏡,配上那完美的倒三角身材,一身的禁欲氣息,妥妥一個(gè)衣冠禽獸。

就連譚皎的目光都流連在他的臉上又禁又欲的臉上難以挪開(kāi)。

周?chē)墓媚飩兏乔殡y自禁的叫著(zhù)好帥好帥,還有不客氣的直接拿著(zhù)手機拍。

嘖,招蜂引蝶!

跪在地上的男人看到鄔遇下來(lái)了,頭磕的更厲害了,咚咚咚的像擊鼓,卻,擊不到鄔遇的眼里。

他無(wú)視男人的祈求,視線(xiàn)略過(guò)他,邁開(kāi)雙腿……男人涕淚橫流,撲過(guò)去想抱住鄔遇的腿,但還沒(méi)碰到,手就被鄔遇狠狠一腳踩在地上!

“啊——”男人頓時(shí)發(fā)出撕心裂肺的叫喊,想抽,又抽不出。

鄔遇端著(zhù)一張矜貴冷漠的臉,無(wú)視男人的叫喊,抬腿往里走去。

周?chē)娜硕悸?tīng)到男人指骨碎裂的聲音,慢慢安靜下來(lái)。

林雨和林深將男人拖走了。

譚皎垂在身側的手指緊了緊,目光追著(zhù)鄔遇挺拔的背脊進(jìn)入鄔氏大廈,心口惴惴。

這才是傳說(shuō)中那個(gè)高高在上人人敬畏的鄔三爺啊……

*

鄔遇冷著(zhù)臉回到辦公室。

整個(gè)辦公區域內靜的落針可聞。

樓下發(fā)生的事情已經(jīng)傳到樓上。

誰(shuí)也不敢觸了鄔遇的霉頭。

直到助理陳屹敲門(mén)進(jìn)來(lái):“鄔總,事情都安排妥當了?!?/p>

鄔遇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一手抄在褲袋里,修長(cháng)的背影沐浴在陽(yáng)光中,清雋的臉上朦朦朧朧看不真切表情:“去開(kāi)會(huì )吧?!?/p>

“是?!?/p>

譚皎守在樓下看了幾場(chǎng)好戲,都是南江的千金名媛,想要來(lái)求見(jiàn)這南江第一權貴一面,但無(wú)一例外,全被前臺給擋了回去。

她也就沒(méi)在上前自討沒(méi)趣。

只是從上午到下午,又到傍晚,她等的難免心浮氣躁。

又渴又餓,譚皎摸了摸扁平的小肚子,朝旁邊的便利店走去。

不一會(huì )兒就捧了個(gè)香噴噴的漢堡出來(lái),一口咬下去,肉香四溢,真是太滿(mǎn)足了。

但當她準備回老地方去蹲守時(shí),就看到早上被鄔遇踩到了手掌的男人正開(kāi)著(zhù)一輛面包車(chē)滿(mǎn)臉猙獰的進(jìn)了地下車(chē)庫。

譚皎心頭一跳,腦中莫名閃過(guò)一個(gè)念頭,這人,該不會(huì )是要去找鄔遇尋仇吧?

啊,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她……可以來(lái)個(gè)美女救帥哥?

她三下五除二把漢堡塞入嘴里,也悄悄跟了下去。

*地下車(chē)庫。

譚皎找了個(gè)柱子藏身,就看到車(chē)上下來(lái)幾個(gè)黑衣男人,手上都拿著(zhù)一米長(cháng)的刀子,寒光凜凜。

林昆一臉狠辣的吩咐了幾句,持刀的黑衣人便暗藏去了四周。

這么多人?譚皎嚇了一跳,急忙拿出手機,想給鄔司通風(fēng)報信,可她聯(lián)系不到他啊。

然后就看到負一層的電梯門(mén)打開(kāi)了,那個(gè)矜貴冷漠的男人已經(jīng)從電梯口踏出來(lái)。

更要命的是,身邊竟然連個(gè)人都沒(méi)帶。

這不是找死么。

而那幾個(gè)隱藏在暗中的幾個(gè)黑衣人已經(jīng)持刀朝著(zhù)鄔遇沖了過(guò)去。

譚皎急的冒火,只能大聲喊道:“鄔遇,小心——”

急切的聲音回蕩在地下車(chē)庫。

鄔遇身形一閃,就避開(kāi)了從后方砍過(guò)來(lái)的大刀,側身一個(gè)旋踢,又將左邊的黑衣人踹了出去。

但是雙手難敵四拳,譚皎急的跳腳,只能不停喊:“右面右面,小心右面——”

林昆看自己帶來(lái)的七個(gè)人竟然都不是鄔遇的對手,又瞧見(jiàn)在一邊不停提醒的譚皎,眼中閃過(guò)狠厲,直接從背后朝著(zhù)譚皎摸了過(guò)去。

譚皎關(guān)注著(zhù)鄔遇的情況,倒是真沒(méi)有注意到自己身后,等發(fā)現時(shí),林昆那寒刀已經(jīng)抵在她纖細的脖子上。

“啊——”譚皎的叫聲引得鄔遇回身。

林昆一只手受了傷,但是那把刀很長(cháng),譚皎不敢亂動(dòng),內心懊惱不已,竟然被人鉆了空子!

鄔遇目光一凜,幽深的視線(xiàn)落在林昆身上。

林昆見(jiàn)狀,像是抓住了什么有力把柄一樣,冷笑起來(lái):“鄔遇,你給我站??!要不然我就把這個(gè)女人殺了!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雪舞兮
    雪舞兮

    喜歡一個(gè)人,是不會(huì )有痛苦的。愛(ài)一個(gè)人,也許會(huì )有綿長(cháng)的痛苦。但他帶給我的快樂(lè ),卻是世界上最大的快樂(lè )。感謝淺九的小說(shuō)《嬌妻軟萌》讓我懂得了如此道理,不枉此行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