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婚戀 > 少奶奶她又野又颯
少奶奶她又野又颯

少奶奶她又野又颯陌下悠竹 著(zhù)

主角:顧傾城,京瀾辰
當你感到無(wú)聊時(shí),不妨翻開(kāi)一本小說(shuō),它會(huì )為你打發(fā)無(wú)聊,充實(shí)生活!這時(shí),陌下悠竹的小說(shuō)《少奶奶她又野又颯》是你的首選?!渡倌棠趟忠坝诛S》主要內容介紹:顧傾城被人陷害,一夜不可描述,醒來(lái)后發(fā)現自己睡了個(gè)了不得的大人物。黑暗中,那男人黑眸深邃,仿佛要把她吃干抹凈。顧傾城撒腿就跑,沒(méi)想到被他像老鷹捉小雞一樣抓了回來(lái)。京瀾辰好整以暇:“被鎖死的獵物從來(lái)就沒(méi)有逃掉的可能!”他以為,這是一場(chǎng)她逃,他追,她插翅難飛的游戲。卻沒(méi)想,這個(gè)傳言中容貌丑陋,蠢笨如豬,一無(wú)是處的顧家大小姐根本就是一只讓人又愛(ài)又恨的狡猾小狐貍!他布下天羅地網(wǎng),找了她七年。七年后,她領(lǐng)著(zhù)個(gè)縮小版的他,攪動(dòng)風(fēng)云,驚艷全城。他連她帶娃一起抓回來(lái),摟著(zhù)她的細腰,將她逼到墻角……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2 07:28:0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京大少眉角微動(dòng),突然開(kāi)口:“把顧傾城的照片拿給他看?!?/p>

“顧傾城的照片?”席少愣了愣:“大哥還是覺(jué)的那個(gè)女人是顧傾城?”

席墨雖然不太認同京瀾辰的意思,認為不可能是顧傾城,但還是立刻讓人去找顧傾城的照片。

“昨天晚上是顧傾城的十八歲生日,在京華酒店辦的生日宴會(huì )?!鼻鼐怕?tīng)自家京少提到顧傾城,立刻把自己剛剛查到的跟顧傾城有關(guān)聯(lián)的事情匯報給自家京少。

“所以,顧傾城昨天晚上在京華酒店?”席少又來(lái)了興致,若真是如此,顧傾城的可能性就變大了。

京瀾辰似乎微怔了一下,十八歲生日?!太小了點(diǎn),還好成年了!

席局長(cháng)辦事的效率也不是蓋的,很快讓人找來(lái)了一張顧傾城的照片。

照片上的女人完全素顏,但是卻美的讓人移不開(kāi)眼,席少也是見(jiàn)慣了美女的,都忍不住多看了好幾眼,還真稱(chēng)的上一句傾國傾城。

“是她嗎?”席墨把照片遞到司機面前。

京瀾辰的眸子望著(zhù)司機,臉上是一如平常的清冷,但是若是細看,會(huì )發(fā)現京大少此刻的眸底中是有了幾分波動(dòng)的。

司機望著(zhù)席墨手中的照片,愣住,一時(shí)間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。

“難道真的是她?”席墨雙眸圓睜,音調都有些變了,難不成真是顧傾城?

就這么把人給找到了?!

京大少眸底的那幾分波動(dòng)有了要暈開(kāi)的趨勢。

“不,不是,那個(gè)女人雖然長(cháng)的也挺好看的,但是絕對沒(méi)有這么漂亮?!彼緳C似乎終于回過(guò)神,連連擺頭:“這個(gè)女孩太好看,我還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那么美的女孩,我剛剛都看呆了,這是仙女吧???!”

“所以,不是她?”席墨感覺(jué)就跟坐過(guò)山車(chē)一樣,剛剛升的有多高,此刻跌的就有多狠,還以為終于找到了,沒(méi)想到是空歡喜一場(chǎng)。

京大少眉頭輕蹙,那還沒(méi)有暈開(kāi)的波動(dòng)凝住,清冷的臉多了幾分凝思。

“你能描述一下那個(gè)女人的樣子嗎?”席墨覺(jué)的司機既然見(jiàn)過(guò)那個(gè)女人,這就是一個(gè)線(xiàn)索。

席墨打通了警局的模擬畫(huà)像師的電話(huà),然后開(kāi)了免提,讓司機描述,模擬畫(huà)像師來(lái)畫(huà)。

二十分鐘后,模擬畫(huà)像師把按著(zhù)司機描述畫(huà)出來(lái)的畫(huà)像發(fā)到了席墨的手機上。

席墨打開(kāi)圖片,再次遞到司機面前。

“對,對,就是她?!彼緳C看了一眼便連連點(diǎn)頭:“這畫(huà)的也太像了,咱人民警察就是厲害?!?/p>

席少站起身,把畫(huà)像拿到京瀾辰面前:“大哥,你看一下?!?/p>

京大少看了一眼,然后眉頭下意識的皺了起來(lái)。

京瀾辰不知在想什么,突然問(wèn)了一句:“她在哪兒下的車(chē)?”“在七星公園門(mén)口?!?/p>

“她當真是算計的滴水不漏?!毕頌榫志珠L(cháng)都不得不服,竟然在公園門(mén)口下車(chē)?這要去哪兒找?誰(shuí)家也不能住公園啊。

那個(gè)女人那么警惕,就算他身為警局局長(cháng),可以調出七星公園附近的所有的監控視頻,估計也查不到什么。

“等一下,我怎么覺(jué)的這個(gè)女人看起來(lái)這么眼熟?”席墨再次看到手機上的畫(huà)像時(shí)眼眸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的睜大:“這個(gè)女人我認識?!?/p>

“她跟我表妹認識,上次我在表妹家見(jiàn)過(guò)一次?!毕珠L(cháng)的記憶好,連名字都說(shuō)出來(lái)了:“顧思思,這個(gè)女人是顧思思?!?/p>

“顧思思?”秦九反應快,隨口問(wèn)了一句:“都姓顧,會(huì )不會(huì )跟顧傾城有什么關(guān)系?”

席少望了秦九一眼,兩人同時(shí)行動(dòng),趕緊查??!

現在有了這么重要的線(xiàn)索,畫(huà)像有了,畫(huà)像人的身份也有了,接下來(lái)的事情就好查多了。

秦九跟席少的效率都高的很,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幾個(gè)最重要的情況便查清楚了。

“顧思思,顧傾城的堂妹,顧傾城二叔顧正國的私生女,六年前才接回顧家的?!?/p>

“昨天晚上是顧傾城的生日宴會(huì ),顧思思也在京華酒店?!?/p>

“京少,你讓我查的包是顧思思的?!?/p>

“大哥,看來(lái)你要找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顧思思?!毕儆X(jué)的這事已經(jīng)八九不離十了。

京瀾辰手指間夾著(zhù)拿回來(lái)的追蹤器,一下一下的轉著(zhù),他的目光看似落在追蹤器上,卻又不像在看追蹤器,他的目光略顯幽沉,略帶深遠。

席墨跟秦九都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。

京瀾辰的眸子突然抬起:“提取手銬上的指紋,做指紋對比?!?/p>

“跟誰(shuí)對比?”秦九卻是試探著(zhù)問(wèn)了一句,剛剛他家京少深思熟慮了那么久,事情絕對不會(huì )那么簡(jiǎn)單。

“秦九,你是不是傻了,還能有誰(shuí),肯定是顧思思,事情都這么明顯了,還用的著(zhù)問(wèn)嗎?”席少覺(jué)的秦九問(wèn)的就是廢話(huà),都這么明顯的事情了還用的著(zhù)問(wèn)嗎?

但是,京瀾辰卻突然開(kāi)口:“顧傾城?!?/p>

很明顯,他這話(huà)是回答秦九的。

“不是,為什么要做顧傾城的指紋對比,明明所有的證據都指明是顧思思,為什么不做顧思思的,反而做顧傾城的?!毕儆行┥笛哿?,這是什么思維邏輯?

“京少沒(méi)有說(shuō)不做顧思思的指紋對比,但是顧大小姐的也一定要做?!鼻鼐鸥诰┥偕磉吥敲炊嗄?,自然很了解自家京家。

“好,也行?!边@種情況下,多做一個(gè)也沒(méi)毛?。骸笆咒D呢,我去提取指……”

席少的話(huà)嘎然而止,然后突然驚呼出聲:“手銬是什么鬼?”

先前席墨沒(méi)有太注意,現在自己說(shuō)起才意識到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席墨并不知道京瀾辰房間里發(fā)生的事情,現在完全是懵的:“什么手銬?什么情況?”

京大少的臉色肉眼可見(jiàn)的陰沉了幾分。

秦九唇角緊閉,一個(gè)字都不敢多說(shuō),大氣都不敢喘的。

“大哥,到底什么情況?怎么連手銬這玩意都用上了?誰(shuí)用的?”席少畢竟是警局局長(cháng),邏輯思維還是相當厲害的:“大哥,不會(huì )是那個(gè)女人用手銬把你拷住了吧?”

席少看到自家大哥臉色更加陰沉,而秦九頭垂的更低,他知道自己猜對了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木林森
    木林森

    拜讀了小說(shuō)《少奶奶她又野又颯》,才知道什么是經(jīng)典!作者陌下悠竹構思精巧,主題新穎別致,情感發(fā)展含蓄曲折,主角顧傾城京瀾辰兩條不同人生軸線(xiàn)平行、交錯并互文。在此,瘋狂為陌下悠竹打CALL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