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婚戀 > 步步驚婚之求生
步步驚婚之求生

步步驚婚之求生張家三姐 著(zhù)

主角:盧佳妮,鄧高峻
單身的周末,一人、一桌、一椅、一茶、一本書(shū),也不失浪漫的情調。說(shuō)到這里,作者張家三姐的優(yōu)秀之作《步步驚婚之求生》是你的佳選!《步步驚婚之求生》內容簡(jiǎn)介:我懷疑我老公給我投藥,我的孩子不是我親生的,我家保姆是用來(lái)監視我的!這是一局死棋,唯有破釜沉舟,方能自救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2 19:40:57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生下三寶后,我做起了家庭主婦。

丈夫為了給我調養身體,尋遍名醫為我開(kāi)藥。

人人羨慕我有一個(gè)二十四模范孝丈夫,可他做的一切卻是為了殺掉我……

1

我叫盧佳妮,今年三十歲。

不僅事業(yè)有成,更有一個(gè)帥氣體貼待我如初戀的好老公。

我們一起孕育了三個(gè)可愛(ài)漂亮的寶寶。

生下三寶后,我開(kāi)始不停的脫發(fā)消瘦,整日嗜睡,精神也恍恍惚惚。

丈夫鄧高峻說(shuō)我是典型的焦慮癥,為了讓我好好在家調養身體,他接手了我的公司,還為我尋來(lái)許多補藥,讓保姆按時(shí)熬給我吃。

可是喝了藥,我身體不僅沒(méi)有好轉,反而一日不如一日……

這天中午,沉睡中的我,又被頭部的刺痛驚醒,不小心打翻了保姆貞姐給我送來(lái)的藥。

等我反應過(guò)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藥汁已經(jīng)被貪嘴的貓兒舔的一干二凈。

“瑞娃!”

我嗔怪的喚了一聲貓兒,它已經(jīng)矯健地跳上窗臺曬太陽(yáng)。

我無(wú)奈地扶正碗,正好貞姐進(jìn)門(mén)。

“太太,藥喝完了嗎?”

“喝完了?!?/p>

我沒(méi)什氣力地指了指空碗,沒(méi)說(shuō)剛剛那茬,省得貞姐再給我重新熬。

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這藥我早就喝夠了,一點(diǎn)用都沒(méi)有,要不是看在老公辛辛苦苦尋來(lái)的份上,我一準倒掉。

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先去照顧三寶?!?/p>

貞姐體貼地給我蓋好被子,便拿著(zhù)空碗出去了。

自從我病了,這一大家子的生活起居,就都壓在了保姆貞姐的身上,每天她都忙的腳不沾地,任勞任怨的,有時(shí)我真的有些過(guò)意不去。

她離開(kāi)后,我扭頭看了一眼枕巾,上面又是一層脫落的黑發(fā),看著(zhù)有點(diǎn)觸目驚心。

我嘆息一聲,伸手將落發(fā)收拾起來(lái),繞成一團,順手塞進(jìn)家居服的口袋里。

正要閉眼,身后突然傳來(lái)‘咕咚’一聲悶響,嚇的我心臟狂跳!

我按著(zhù)胸口緩了好一會(huì ),才小心翼翼的翻身。

只是這么一個(gè)簡(jiǎn)單的動(dòng)作,我卻累的直喘氣。

我抬眸,發(fā)現原本在窗臺上悠哉悠哉看景的瑞娃摔到地上,四仰八叉的躺在那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。

“瑞娃!”

我喚了一聲,它毫無(wú)反應。

我頓感后背一股涼意襲來(lái),汗毛盡豎。

它……死了?

倏地,一個(gè)可怕的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(guò)!

我強撐著(zhù)下床,伸手抱起瑞娃,探向它的鼻息。

好在它還有呼吸,只是渾身癱軟無(wú)力,睡的毫無(wú)知覺(jué),一點(diǎn)防范能力都沒(méi)有……

不等我細究,門(mén)外傳來(lái)熟悉的腳步聲,應該是鄧高峻回來(lái)……

我本能的抱著(zhù)瑞娃,快速上床,扯過(guò)被子遮住它,并調整自己的呼吸佯裝沉睡。

與此同時(shí),門(mén)把手咔噠一聲響動(dòng),我的心狂跳如擂鼓,甚至能感覺(jué)到一道目光在我背上掃過(guò),手在被子底下無(wú)法控制的顫抖。

但預想的腳步聲并沒(méi)有走進(jìn)來(lái),而是退了出去,就在門(mén)即將關(guān)閉的一瞬間,我聽(tīng)到鄧高峻問(wèn)了一句,“藥喝了?……”

后面的話(huà)被阻隔在門(mén)外,不知道他說(shuō)了什么。

下一秒,我倏地睜開(kāi)眼睛,看著(zhù)被窩里睡死的瑞娃,前所未有的恐懼襲來(lái),填滿(mǎn)了我的靈魂。

瑞娃我養了好多年,從沒(méi)有過(guò)這種狀態(tài),要說(shuō)不同的只是它剛才喝了我的那碗藥。

這個(gè)想法讓我細思極恐……

難道說(shuō),真的有人要害我?

老公鄧高峻的樣子與貞姐的臉,不停的在我的眼前交替閃過(guò),我想確定我的猜測,可內心里卻在極力的否定。

鄧高峻是愛(ài)我的。

這十年,我們從沒(méi)有紅過(guò)一次臉,他對我的溫柔纏綿更是讓我深信不疑,他怎么可能對我做出這般事來(lái)?

可是要是貞姐,也不對。

她來(lái)我們家之前,我跟她根本就不認識,我們遠日無(wú)怨近日無(wú)仇,她在我家里的薪水,在同行業(yè)中絕對是佼佼者。

再者,如果是她,鄧高峻肯定會(huì )察覺(jué)到我服藥后的狀態(tài)不對,應該會(huì )懷疑會(huì )質(zhì)問(wèn),而不僅僅是一句不咸不淡的問(wèn)我喝藥了嗎。

他顯然是知道這個(gè)藥效……

我不敢再往下想。

也不知道是沒(méi)有喝那碗藥的因素,還是貓的狀態(tài)嚇到了我,總之我一改往日的昏睡,整個(gè)人處于極端的亢奮狀態(tài)。

恐懼,讓我無(wú)法閉上眼睛。

好漫長(cháng)的一夜。

可更讓我心寒的是,這中間,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來(lái)觀(guān)察我的狀態(tài),更沒(méi)有人問(wèn)我是否進(jìn)食,仿佛他們早已習慣了我長(cháng)久昏睡的狀態(tài)……

天一點(diǎn)點(diǎn)的亮了,被子里一直昏睡的瑞娃,也一點(diǎn)點(diǎn)的恢復了知覺(jué)。

起初它的目光渙散,無(wú)力的‘喵’了兩聲,而后它大力的伸展了一下,恢復到原有睡覺(jué)的姿勢,但狀態(tài)依舊還是懶懶的,沒(méi)什么精神,看來(lái)還沒(méi)有完全清醒。

這狀況,跟我每次醒來(lái)的狀態(tài)極為相似,這不得不加深了我的猜測。

我無(wú)助的一把將瑞娃摟進(jìn)懷里,無(wú)聲的哭泣。

我不明白這是為什么?究竟是誰(shuí)在這樣對我。

良久,我抬起臉,咬緊牙關(guān)告訴自己,我不能坐以待斃,必須要找到真相!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雁卉
    雁卉

    看了張家三姐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步步驚婚之求生》,感覺(jué)自己搖身變成了愛(ài)情專(zhuān)家,譬如:世上最牢固的感情不是“我愛(ài)你”,而是“我習慣了有你”。彼此依賴(lài),才是最深的相愛(ài)。你服不服?!不服來(lái)挑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