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青春 > 戒斷誘寵
戒斷誘寵

戒斷誘寵歲蒔 著(zhù)

主角:溫迎,霍致謙
小說(shuō)《戒斷誘寵》是目前校園內很流行的一部小說(shuō),作為一名在校學(xué)生,如果你沒(méi)有看過(guò)這部小說(shuō),那么你就out了?!督鋽嗾T寵》主要劇情:「喜歡一個(gè)人,少不得傷筋動(dòng)骨」記者會(huì )上,溫迎當眾宣布取消與港城太子爺的婚約。這之后,溫迎離開(kāi)港城,“霍公子啊,就是放不下前任,那我就成全他們好了?!弊源?,港城少了那么一段佳話(huà)。再度傳出消息時(shí),港城小公主溫迎與神秘男子國外領(lǐng)證,不日完婚。太子爺找上門(mén),死死抵住門(mén)框,紅著(zhù)眼問(wèn),“溫迎,你是不是在跟我賭氣?”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4 09:45:10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霍小連抿了抿唇。

陸珺之催促他,“你快說(shuō)啊?!?/p>

霍小連嘆氣,解釋。

在夜濃有個(gè)不成俗的規定——到臺上跳舞的舞者在舞蹈結束后會(huì )自動(dòng)參與競價(jià)。

價(jià)錢(qián)可拍到舞者一杯酒,亦或是,舞者的身體。

錢(qián)給到舞者,舞者點(diǎn)頭同意競拍者便可把人帶走。

不愿意也好說(shuō),夜濃罩著(zhù)。

就是這么簡(jiǎn)單粗暴。

當然,也甚少有不愿意的。

畢竟沒(méi)有哪家的清白姑娘會(huì )來(lái)這里跳艷舞,來(lái)的哪位不是為了錢(qián)。

就是不知梁小姐圖的什么呢?

霍致謙冷悶煩躁的聲音從話(huà)筒里貫穿全場(chǎng),“一百萬(wàn),夠不夠?!”

對霍太子爺來(lái)說(shuō),一百萬(wàn)打個(gè)水漂就不見(jiàn)影了,萬(wàn)分不值一提,但在這……算天價(jià)。

就算要睡,臺上的女人也不值一百萬(wàn)吧。

眾人朝那冤大頭看去,氣氛微妙的一滯。

這城市里最不能惹的就是太子爺霍致謙了,誰(shuí)能不認識他那張臉,但也知悉他與溫家大小姐的情愛(ài)故事,一時(shí)間,各式各樣的議論聲充拭在周?chē)?/p>

溫迎看他失控的樣子覺(jué)得他更為陌生了,他向來(lái)處事不驚,連對待他們的感情都相當冷靜,可他在另一個(gè)女人身上極為失控,就挺,讓她抓心撓肺的。

港城太子爺這么一喊價(jià),哪個(gè)不要命的還敢跟著(zhù)喊,全都縮起頭當烏龜。

沒(méi)必要為了一個(gè)女人開(kāi)罪太子爺,誰(shuí)拎不清?全場(chǎng)拎不清也就霍公子一人罷了。

明天保準成為港城第一娛樂(lè )頭條。

不知誰(shuí)認出了溫迎,“溫家大小姐也在!”

看好戲的眼神從四面八方圍攏過(guò)來(lái),溫迎覺(jué)得周遭的空氣一下子沉悶了下來(lái),心頭跟著(zhù)發(fā)堵。

霍致謙視線(xiàn)偏移,溫迎注意到他眼神閃躲了一下,但很快就消失不見(jiàn)了。

競價(jià)結束,梁婉月已經(jīng)去了后臺。

霍致謙眼神居高臨下,帶著(zhù)不贊同,“溫迎,你怎么來(lái)了,這里不是你該來(lái)的地方,小連,馬上帶溫迎離開(kāi)這里?!?/p>

霍小連兩邊都不想得罪,有幾分吊兒郎當,“哥,我保護鶯鶯,你知道我管不住她的?!?/p>

霍致謙直皺眉,或許溫迎身上就有一種魔力,能讓他堂弟以及他的朋友們都千嬌萬(wàn)寵。

也不對,那些人也是溫迎自小認識的朋友,可勁他媽的寵她,讓她無(wú)法無(wú)天了都。

霍致謙雙目沉沉,眼中警告味兒濃,“溫迎,你先回去?!?/p>

溫迎揚眉淺笑,臉上的笑清凌凌的,“致謙,你放不下前任,還管著(zhù)未婚妻,累不累呀?”

她這么問(wèn),像是不需要他的回答,自言自語(yǔ)地說(shuō),“其實(shí)我看著(zhù)都累,真的?!?/p>

霍致謙瞳眸一縮,“溫迎?!?/p>

溫迎隔著(zhù)燈光跟他對視,彼此的眼神都不真切,“你剛剛為梁小姐豪擲千金,她今夜是屬于你的了吧,怎么,你打算毀了我們的婚約跟她在一起嗎?”

霍致謙從沒(méi)想過(guò)悔婚,溫迎仍是他的最佳選擇,他承諾,“不會(huì ),溫迎,我只是……”

溫迎只有嘴巴在笑,眼里卻無(wú)半分溫度,“只是什么?”

霍致謙喉頭一梗,他雙手控著(zhù)溫迎肩膀,耐心向她解釋?zhuān)巴裨履赣H突發(fā)重癥,我這些時(shí)日顧及你的心情已經(jīng)鮮少過(guò)問(wèn)她的事,但她來(lái)夜濃這里,我沒(méi)法視若無(wú)睹,當年她若不是被逼出國,她母親也不會(huì )變成今天這樣,我要負責?!?/p>

太子爺一向寡淡冷情,偏偏這番解釋情真意切出自肺腑,實(shí)在令溫迎好笑。

溫迎撥開(kāi)他的手,涼涼地笑,“你要負責?你要負責她到什么時(shí)候,我們結婚后也照樣如此嗎?”

“不會(huì )?!彼麛蒯斀罔F,這話(huà)不知道在安撫誰(shuí),“我們婚后這一切都不會(huì )發(fā)生?!?/p>

溫迎其實(shí)很難再信任他,但還是緊抓著(zhù)那一點(diǎn)微末的希望不放,那種放手一搏的賭注像是飛蛾撲火。

結局是什么誰(shuí)懂,還沒(méi)到最后一刻。

溫迎盯著(zhù)他幾秒,這一瞬間,周遭的人和物好像全都消失了,溫迎只看他,柔軟又強勢地提出要求,“當年阿姨把梁小姐送到國外,致謙,你這次送她出國行不行?她留在這里就像是梗在我們心里的刺,你讓她離開(kāi)港城好不好?”

這時(shí),夜濃經(jīng)理到霍致謙耳邊說(shuō)了一句話(huà),霍致謙沉凝幾秒,注視著(zhù)溫迎說(shuō),“派人把她安全送到家?!?/p>

“是?!苯?jīng)理退了下去。

溫迎笑容嘲弄滿(mǎn)滿(mǎn),“致謙,這就是你的處理方式?”

燈光艷極,霍致謙俊朗的面容卻也寡冷至極,“溫迎,你再給我一些時(shí)間,我先送你回家?!?/p>

溫迎歪歪頭,像是在笑,“你派人送梁小姐回去,而你親自送我,是不是我在你心里比她重要???”

霍小連跟陸珺之雙雙為之震驚,后者捂著(zhù)嘴,“鶯鶯你還為他開(kāi)脫?”

“當然?!被糁轮t冷冷掃過(guò)陸珺之,那眼神直接讓對方定住了,他知道溫迎的閨蜜沒(méi)少在背后說(shuō)他渾話(huà),“溫迎,這地方不適合你,你先跟我走?!?/p>

溫迎第一次甩開(kāi)他的手,媚眼挑著(zhù)幽幽笑意,“可是致謙,哪能什么事都能如你意呢,我第一次來(lái)這里,看著(zhù)蠻好玩的,我在這玩一會(huì )再回去,要不你先走?”

霍致謙看著(zhù)空落落的手心,內心轟的一下變虛無(wú),他眸光凝著(zhù)一道冷意落在溫迎臉上,臉色也冷厲得厲害,“溫迎,你現在是在跟我置氣是嗎?”

溫迎臉上笑意不減,冷媚交織,“誰(shuí)知道呢,你想走就先走好了,反正有珺之和小連陪著(zhù)我?!?/p>

霍致謙冷呵,“他們不會(huì )陪你?!?/p>

霍小連骨頭挺硬的,他在苦笑,“哥,你別為難我了,總要有人護著(zhù)鶯鶯吧,我要就這么走了鶯鶯出事怎么辦?賠我命給小公主都不夠?!?/p>

陸珺之本來(lái)就看霍致謙不順眼,哪能乖乖聽(tīng)他安排,言辭犀利反諷道,“我也不走,鶯鶯在哪我就在哪,霍公子有事就先去忙咯,該說(shuō)不說(shuō),可能你的前任還在外面等你哦,畢竟釣到您這樣的金龜婿能吹一輩子啦,哪會(huì )輕易放手?!?/p>

霍致謙眉心擰成一個(gè)疙瘩,聲音冷如寒潭,“溫迎,你也是這么想的?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擦擦屁股聞聞手
    擦擦屁股聞聞手

    平實(shí)無(wú)華的日子,相愛(ài)的人不會(huì )因為一句分手而結束。相愛(ài)的人會(huì )在感情的曲折中一起成長(cháng)。只要經(jīng)歷一次曲折并且熬了過(guò)去,愛(ài)就會(huì )增長(cháng)一點(diǎn)。再經(jīng)歷一次曲折并又熬了過(guò)去,于是彼此便學(xué)會(huì )珍惜對方。就這樣一路走下去,兩人彼此懂得對方的好,愛(ài)也就越來(lái)越深。這是我在歲蒔的小說(shuō)《戒斷誘寵》中的所感所悟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