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重生 > 南風(fēng)渡萬(wàn)幽
南風(fēng)渡萬(wàn)幽

南風(fēng)渡萬(wàn)幽月滿(mǎn)星橋 著(zhù)

主角:公輸珩,司南珺
《南風(fēng)渡萬(wàn)幽》是最近比較火的一部小說(shuō),該小說(shuō)由月滿(mǎn)星橋所著(zhù),屬于重生類(lèi)型,小說(shuō)中的主角分別是公輸珩司南珺?!赌巷L(fēng)渡萬(wàn)幽》主要介紹的是:司南珺到死才知道,她仰仗的皇室、是將她滅族的兇手;她禮敬的丈夫、是令她家破人亡的禍端;就連府里看似無(wú)害的小妾,也處心積慮,將她逼至死局......重生歸來(lái),她一紙休書(shū)脫離皇室,與權傾朝野的竹馬聯(lián)手,攪亂朝局。儲君私德有虧?無(wú)妨,皇子多的是;朝臣人心浮動(dòng)?無(wú)礙,那就換一批;哪怕是腐朽破落的皇室,他們也能改換朝代,拯救蒼生。......公輸珩不過(guò)是打了個(gè)仗回來(lái),不光家被偷了,自己養了十八年的小青梅也嫁為人婦,選擇了與自己不相往來(lái)。他本以為此生只能遙遙相望,卻在一年后得到了她的求援,果斷傾盡所能,為她籌謀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4 10:27:1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司南珺完全不吃這一套。

“謹王府納妾聲勢浩大,皇都眾人皆知,府中更是賓客云集,囊括朝堂半數勢力。而如此眾目睽睽之下,謹王險些殺死臣女,已是狠狠落了臣女的臉面。臣女已是這天下人的笑柄與談資,又何懼更多留言?!”

皇帝再次啞口,眼里洶涌著(zhù)無(wú)邊暗色,“你這是在逼迫朕?!”

“臣女不敢,只是想活命罷了?!?/p>

說(shuō)著(zhù)呈上半塊鐵契。

“這是臣女出生之時(shí),先帝贈予的丹書(shū)鐵券。臣女想用在今日,求圣上公正裁決,允臣女和離?!?/p>

此物一出,皇帝再無(wú)拒絕的理由。

不僅因為這是先帝的意思、他不好違背,更因為以此便能輕易收回這丹書(shū)鐵契,后續想控制她,也更容易。

于是他輕嘆一聲,裝出惋惜模樣。

“朕準了。只是你與謹王的婚事,畢竟是由太后促成,要和離,也得等她老人家回來(lái)再說(shuō)?!?/p>

這就是緩兵之計了。

司南珺看破不說(shuō)破,畢竟能讓他答應,便已經(jīng)不容易,起身將免死金牌放在案上,這才告辭。

如公公所說(shuō),為她來(lái)說(shuō)情的人不少,此時(shí)就跪在大殿外,烏泱泱的一片。

打眼望去,除了那些本就親近萬(wàn)幽谷的熟面孔,竟還有不少她不認識的。

想必其中多半是公輸珩的人。

“今日多謝諸位大人走一趟,妾身感激不盡,日后若有妾身能幫忙的,妾身亦當在所不辭?!?/p>

說(shuō)著(zhù)朝眾人行了一禮。

公輸珩尚未開(kāi)口,倒是性情直爽的楊璟先開(kāi)口,“場(chǎng)面話(huà)莫說(shuō),我等來(lái)此也是趕著(zhù)時(shí)間的,你只需說(shuō)結果就行?!?/p>

“承蒙諸位好意,圣上已準允等太后回宮,便讓妾身與殿下和離?!?/p>

“那行,我先行一步?!睏瞽Z最先整了整自己的衣袍,走前還不忘對眾人說(shuō)道:“那都散了吧,別杵在這兒討嫌了?!?/p>

他此言一出,眾人也是陸續離場(chǎng)。

司南珺一一謝過(guò),也將這些人記在了心里。

最后便只剩下了公輸珩。

與他之間,司南珺從來(lái)是不說(shuō)謝的,所以一時(shí)竟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走吧?!笔枪旂裣乳_(kāi)了口。

她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跟在公輸珩身后,沒(méi)走兩步,頭上便被扣上了一個(gè)冪籬,完完全全遮擋了她的臉。

司南珺向來(lái)是個(gè)過(guò)分驕傲、甚至是死要面子的人,她自己也清楚。

猶記九歲那年她不自量力,非要去攀登高峰采集藥草,結果摔傷了腿。

養傷的那三個(gè)月里,但凡有要出行的,都是公輸珩背著(zhù)她。

這之后萬(wàn)幽谷雖有笑談,說(shuō)這大小姐又折騰自己的小跟班了,卻幾乎無(wú)人知曉她受傷的事情。

他似乎總是如此,好的、壞的,只要是她的習慣,他向來(lái)都是尊重且順從。

“我的事情,你不該再摻進(jìn)來(lái)了?!焙龅?,司南珺說(shuō)了一句。

兩人一言不發(fā),幾乎已經(jīng)走到了宮門(mén)口,公輸珩著(zhù)實(shí)沒(méi)想到她會(huì )突然開(kāi)口說(shuō)這種話(huà)。

可他腳步不停,依舊是一言不發(fā)。

司南珺只能耐著(zhù)性子,繼續規勸。

“你是先帝最看重的繼承人,又手握兵權,皇帝早對你有所忌憚,想尋你的錯處。若叫他借你我的交情發(fā)難,我心中也會(huì )慚愧?!?/p>

她自以為已不似前世那般,刻意冷冰冰地與他疏遠。

卻忘了在此時(shí)的公輸珩印象中,他們本來(lái)就該是不分彼此的關(guān)系。

這一番話(huà),無(wú)疑是在撇清關(guān)系。

“不論其他,至少萬(wàn)幽谷對我有恩,我本就欠你一條命?!彼浇敲蛑?,冷淡說(shuō)道。

司南珺知道,他說(shuō)的是當年先帝身陷囹圄時(shí)、萬(wàn)幽谷對他的庇護之恩。

可無(wú)論是先帝讓他帶來(lái)的丹書(shū)鐵券;還是他聽(tīng)聞萬(wàn)幽谷遇難后便不顧一切趕回皇都;抑或是他給自己的那個(gè)令牌;

甚至是前世,他拼盡全力為萬(wàn)幽谷報仇;以及明知顧謹之是利用她設局,卻還是義無(wú)反顧地來(lái)救她......

再大的恩情也該報完了,司南珺著(zhù)實(shí)不想他再卷入自己與皇室的恩怨中,落得個(gè)因“謀逆”之罪而被處決的下場(chǎng)。

好在這一世還都沒(méi)有發(fā)生,一切也都還來(lái)得及......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醉影笑驚鴻
    醉影笑驚鴻

    這是作者月滿(mǎn)星橋的一部重生小說(shuō),最初是因為無(wú)聊想打發(fā)時(shí)間,結果卻隨著(zhù)劇情的發(fā)展,而一步步深陷下去,不能自拔。在此,我不得不由衷的佩服作者月滿(mǎn)星橋對該小說(shuō)《南風(fēng)渡萬(wàn)幽》感情線(xiàn)掌控自如的功底??傊?,力薦這部小說(shuō)《南風(fēng)渡萬(wàn)幽》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