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青春 > 熾熱淪陷
熾熱淪陷

熾熱淪陷顧北念楠 著(zhù)

主角:沈恩南,江宴
《熾熱淪陷》是當今很火的一部青春小說(shuō),由顧北念楠執筆,在他鬼斧神工的創(chuàng )作下,小說(shuō)主角沈恩南江宴活靈活現,深受讀者喜愛(ài)。小說(shuō)《熾熱淪陷》介紹:沈恩南閃婚了!她以為結婚對象是借了一萬(wàn)塊錢(qián)給她的恩人,江宴。江秘書(shū)顫巍巍表示:“夫人,錢(qián)不是我借的……”沈恩南:“好吧,我認錯人了?!鄙蚨髂弦詾樗皇钦J錯了恩人,直到某天翻開(kāi)結婚證,她震驚地下巴都掉了!誰(shuí)能告訴她,結婚證上的傅黔北是從哪里冒出來(lái)的!她不僅認錯了恩人,還認錯了結婚對象?!-傅黔北送給自己的三十歲生日禮物,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結婚證。他帶著(zhù)沈恩南去了普渡寺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4 20:19:19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沈恩南心口一陣沸騰,又像是觸電虛脫,她想立刻找他問(wèn)個(gè)明白,可雙腿都打顫抖。

還沒(méi)等沈恩南激動(dòng)地站起來(lái),她視線(xiàn)里就已經(jīng)撞入一抹火紅的裙擺,像一團熾熱的火苗,一下?lián)淙肓烁登钡膽牙铩?/p>

沈恩南瞳孔一愣。

一顆檸檬在心上被捏碎,酸澀的汁水肆意糜爛。

她還沒(méi)成型的美夢(mèng),“啪”如泡沫般頃刻粉碎。

濕潤的眼睛里,她看到傅黔北扶穩女孩兒的肩膀,斯文儒雅的臉上露出一個(gè)溫柔的笑來(lái)。

然后一只帶著(zhù)沉香佛珠的手臂從容拉開(kāi)勞斯萊斯的后座,紳士地邀請身邊的女孩兒坐進(jìn)去。

舉止動(dòng)作,矜貴端方,溫柔細致。

街邊,周寧桑開(kāi)心不已。

周斯郝跟她說(shuō)今晚傅黔北到市中心這邊接她時(shí),她還不信,沒(méi)想到傅黔北真的來(lái)了。

周寧桑一雙眼睛黏在男人身上,難得從傅黔北臉上看到溫柔的淺笑。

是以為她嗎?

難道她的熱情終于焐熱了這塊冰山,要給她回應了?

周寧桑挽著(zhù)傅黔北的胳膊,甜甜撒嬌道:“黔北哥哥,經(jīng)紀人給我放了一個(gè)月的假。我閑著(zhù)也是無(wú)聊,不如我到你辦公室當你的貼身秘書(shū)好不好?人家可以每天給你泡咖啡,送餐,你要是工作累了,還可以給你按摩,聊天,逗你開(kāi)心呀?!?/p>

傅黔北將她的手從手臂上扯下來(lái),黑眸示意她快上車(chē)。

周寧??粗?zhù)他,眨著(zhù)眼睛:“上車(chē)也可以,你說(shuō),公主殿下,請上車(chē)?!?/p>

傅黔北額頭瞬間三道黑線(xiàn),后悔答應幫周斯郝接人。

戴著(zhù)佛珠的手搭在車(chē)門(mén)上,他冷聲道:“上車(chē)?!?/p>

周寧桑:“你說(shuō),公主殿下,請上車(chē)?!?/p>

傅黔北:“三、二……”

還沒(méi)數到一,周寧桑失落地望著(zhù)他吐了吐舌頭,矮身鉆進(jìn)車(chē)內。

她知道,要是數到一還沒(méi)進(jìn)去,傅黔北真會(huì )把她仍在路邊不管。

傅黔北對她向來(lái)只有一句話(huà)的耐心。

但不久后,周寧桑要是知道傅黔北把從這里學(xué)來(lái)的話(huà)術(shù),極致耐心地用在輕哄另一個(gè)女人身上。

她肯定會(huì )原地爆炸!

關(guān)上車(chē)門(mén),傅黔北耳朵才恢復了寧靜。

他回到駕駛座門(mén)邊,伸手拉開(kāi)車(chē)門(mén)。

從周寧桑出現的那一刻起,他就感覺(jué)到身上有一道熾熱的目光注視著(zhù)他,強烈到仿佛要把他整個(gè)人洞穿。

他裝作漫不經(jīng)心地轉頭朝玻璃窗看過(guò)去,薄涼的視線(xiàn)再次和沈恩南碰到一起。

剛才對著(zhù)江宴笑容溫柔的沈恩南,此刻臉色蒼白,眼神悲傷。

傅黔北漠然看著(zhù)她,心里滋味莫名復雜。

他一時(shí)也不懂這股滋味是什么情緒,但他歸于諷刺。

沈恩南,不好受吧?

這就是親眼目睹自己最?lèi)?ài)的人,背叛自己的感覺(jué)。

撕心裂肺,痛不欲生。

很快,男人冷漠地收回視線(xiàn),矮身坐進(jìn)駕駛座,吝嗇讓她繼續看到自己。

車(chē)內,傅黔北透過(guò)單向可視的車(chē)窗,繼續看著(zhù)沈恩南的臉。

沈恩南,還沒(méi)結束呢,這才只是一個(gè)開(kāi)始。

那輛引人注目的勞斯萊斯緩緩匯入擁擠的車(chē)潮,消失在路邊。

火鍋店內。

江宴心里記掛著(zhù)這個(gè)月的獎金,一時(shí)沒(méi)察覺(jué)到沈恩南悲傷的眼神,見(jiàn)她盯著(zhù)窗外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,心想大概是瞧見(jiàn)了老板幫周先生接周小姐。

他幫忙解釋道:“沈小姐,剛才上傅總車(chē)的,是周寧桑小姐?!?/p>

周寧桑?好耳熟的名字。

江宴貼心地說(shuō):“去年爆火的古裝劇《如夢(mèng)》,女主角就是周寧桑小姐?!?/p>

“嗯,是她呀?!鄙蚨髂瞎戳斯创?。

澀味兒順著(zhù)喉嚨,在心臟更深處接著(zhù)腐蝕糜。

怪不得熟悉,原來(lái)是大紅大紫的頂流美人。

現在,也只有這樣大紅大紫的美人才配得上如今的傅黔北。

而她,高高墜下,在泥濘里滿(mǎn)身狼狽,早已不是沈大小姐。

別說(shuō)配上矜貴儒雅的傅黔北,就連站在他身邊都不配。

她是傅黔北此生最恨最恨的女人。

江宴不知道沈恩南誤會(huì )了老板和周小姐的關(guān)系,心里惦記著(zhù)獎金,也記掛著(zhù)傅總給他安排的工作。

他急匆匆說(shuō)道:“沈小姐,我這邊得回公司加班,您要是沒(méi)吃飽,就再吃點(diǎn),單我買(mǎi)過(guò)了?!?/p>

江宴可不敢讓沈恩南買(mǎi)單,萬(wàn)一讓傅總知道了,別說(shuō)這個(gè)月獎金,今年的獎金說(shuō)不定都會(huì )被傅總扣下。

江宴離開(kāi)后,沈恩南看著(zhù)半桌子沒(méi)動(dòng)過(guò)的菜,一口都吃不下。

時(shí)間還早,她挑了幾樣張瀾喜歡吃的食材,打包去了醫院。

-

夜色落下帷幕。

星羅酒店宴會(huì )廳燈火通明。

今晚是古牧為獨生女古姣舉辦的二十歲生日宴。

走動(dòng)的賓客基本都是西裝革履的男士和穿著(zhù)華麗禮服的名媛,宴會(huì )廳內觥籌交錯,醉人的香檳氣息和女人噴灑的各種香水氣息混雜在一起,濃稠而奢靡。

古牧端著(zhù)酒在賓客之中寒暄招待。

古姣穿著(zhù)一條香檳色的抹胸公主裙從二樓下來(lái),模樣兒確實(shí)漂亮。

她將古牧拉到一邊,害羞又期待地問(wèn):“爸,傅總真的回來(lái)參加我的生日宴嗎?他真的會(huì )考慮娶我?”

古牧看著(zhù)亭亭玉立的女兒,沉聲笑道:“我女兒這么漂亮,傅總怎么會(huì )看不上?等會(huì )兒傅總到了,你邀請他去舞池跳舞,剩下的交給爸?!?/p>

古姣滿(mǎn)心期待,害羞地朝父親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她只見(jiàn)過(guò)傅黔北一面,就被他清冷儒雅的外貌吸引,對他一見(jiàn)傾心。

她二十歲的生日愿望,就是嫁給傅黔北,做他的妻子。

不遠處,幾個(gè)瑞盛集團的股東端著(zhù)香檳杯望著(zhù)古家父女的方向笑談。

“一個(gè)二十歲的生日宴把商圈好友都邀請了,還親手將邀請函送到傅黔北手里,請他一定要來(lái),這不就是一場(chǎng)打著(zhù)生日宴名號的商業(yè)應酬嗎?”

“依我看,這老家伙是想利用這次生日宴把女兒嫁給傅黔北,然后跟傅黔北綁在一條船上,保古家一輩子榮華富貴?!?/p>

這話(huà)一出,幾個(gè)股東的眼神都隱晦的變了變。

一人輕嘲道:“古牧倒是想,傅黔北不一定答應。我可聽(tīng)過(guò)一道關(guān)于咱們傅總的早期秘聞,七年前,沈家還沒(méi)破產(chǎn),傅總深?lèi)?ài)沈遠霖獨生女沈恩南,為了跟沈恩南在一起,連沈家害死他父母的深仇大恨都放下了?!?/p>

“可惜啊,最后這位沈小姐還是背叛了當時(shí)還一無(wú)所有的傅總,連同沈家將傅總踩進(jìn)了泥濘里,一腳一腳踩碎他的尊嚴,踐踏他的感情?!?/p>

“不過(guò)除了沈恩南,傅總身邊再沒(méi)有過(guò)別的女人。這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,這輩子估摸都不會(huì )對女人動(dòng)感情,古牧哪來(lái)的自信,他女兒能把傅總收服了?”

幾人相互看了眼,傅黔北的感情鮮少有人知道,但這幾年傅黔北身邊的確從沒(méi)出現過(guò)女人。

片刻后,一個(gè)跟古牧關(guān)系親近的男人冷笑道:“傅總不碰感情,他也是商人,商人重利,古牧以手中瑞盛集團所有股份為嫁妝,還怕傅黔北不肯答應?”

“所有股份?!”

“是啊,誰(shuí)讓古牧就這么一個(gè)女兒呢?”

氣氛突然間凝重起來(lái),幾個(gè)老男人各懷心思。

看樣子過(guò)了今晚,瑞盛的格局是要變了。

傅黔北年紀輕輕,能力出眾。

這些家里有適齡女兒的都動(dòng)過(guò)想和傅黔北聯(lián)姻的心思,但除了古牧,再沒(méi)有任何一個(gè)股東會(huì )拿出所有股份當做嫁妝。

那邊,古牧還在安撫女兒的情緒,一個(gè)侍者小跑到古牧身邊,湊在他耳邊道:“古先生,傅先生到了!”

“爸爸!”古姣手忙腳亂的整理自己的儀容,明顯緊張起來(lái):“傅總,他會(huì )喜歡我嗎?”

古牧看了她一眼,沉聲笑道:“走吧,跟爸爸一起去迎接傅總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王者孤獨
    王者孤獨

    很喜歡這部小說(shuō)《熾熱淪陷》里的人物沈恩南江宴,作者顧北念楠將筆下的人物刻畫(huà)的入木三分,性格飽滿(mǎn),情感細膩真實(shí),讓人入戲很深,準備再刷顧北念楠的其他小說(shuō)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