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重生 > 官路扶搖
官路扶搖

官路扶搖雪路聽(tīng)花 著(zhù)

主角:崔向東,樓曉雅
拜讀雪路聽(tīng)花的小說(shuō)《官路扶搖》,是一種享受,是一種樂(lè )趣,它能帶給我們強大的精神力量,讓我們變得更加堅強。小說(shuō)《官路扶搖》主要內容:前世被當副鎮長(cháng)的老婆離婚后,崔向東憤怒下鑄成了大錯,悔恨終生!幾十年后,他卻莫名重回到了這個(gè)最重要的時(shí)刻!他再次面對要和他離婚的副鎮長(cháng)老婆,這次,他會(huì )怎么做?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5 12:03:1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天亮了。

崔向東早上六點(diǎn)就起來(lái),步行了大約半小時(shí),去鎮上吃飯。

這也是沒(méi)辦法的事。

農技站在彩虹鎮的北邊兩公里處,前不著(zhù)村,后不著(zhù)店的路邊,實(shí)在沒(méi)地方去吃早餐。

宿舍和辦公室內,倒是都有一千瓦的鎢絲電爐子,也有面條。

可湊合一頓還行,如果一日三餐都吃清水面條,當前年輕力壯的崔向東可受不了。

今早四點(diǎn)多時(shí),崔向東就被餓醒了。

喝了一大杯白開(kāi)水后,才算勉強的抗住了餓。

步行了差不多半小時(shí),崔向東才來(lái)到了鎮上。

在過(guò)去的兩年內,崔向東和樓曉雅也很少做早餐,每天都是一起出來(lái)吃。

他也習慣了在“老閔包子鋪”,要上幾個(gè)包子,再喝上兩碗米粥。

老顧客了,老閔早就認識了崔向東,還知道他是樓鎮的老公,更知道他前兩天剛被樓鎮踹掉。

不過(guò)老閔并沒(méi)有像某些人那樣,用異樣的眼光看他。

依舊像往常那樣,和他熱情的打招呼:“東子,六個(gè)韭菜餡的包子,兩碗米粥?”

“不。今早來(lái)六個(gè)肉包子?!?/p>

崔向東用腳尖勾過(guò)一個(gè)小馬扎,笑呵呵的說(shuō):“這兩天可能是在長(cháng)身體,胃口大開(kāi),素包子實(shí)在不抗餓了?!?/p>

“哈,你都多大了啊,還長(cháng)身體?你現在長(cháng)的,只能是皺紋了哦?!?/p>

老閔哈的一聲笑,卻麻利的給崔向東,端來(lái)了他點(diǎn)的早餐。

叮鈴鈴。

一陣急促的自行車(chē)鈴鐺聲響起,崔向東回頭看去。

就看到幾輛中年男女,各自帶著(zhù)一個(gè)人,滿(mǎn)臉悲憤的樣子,飛快的蹬著(zhù)自行車(chē),從路邊向東疾馳而去。

“唉,真可憐?!?/p>

老閔肯定認識這幾個(gè)人里的某一個(gè),知道他們遇到了什么事,這才重重嘆了口氣,又搖了搖頭。

崔向東有些好奇:“老閔,怎么了?你認識那些人,知道他們遭遇啥事了?”

“騎車(chē)子在前面的人,是我們村閔憨子的大舅子,就在前幾天時(shí),還因為來(lái)幫憨子收割小麥,在我這兒吃過(guò)包子呢?!?/p>

這時(shí)候吃飯的人不多,老閔也就坐在了崔向東的對面,點(diǎn)上了一根煙。

閔憨子因打小憨里憨氣,又因爹媽走得早,也沒(méi)有兄弟姐妹,就是靠吃百家飯長(cháng)大的。

這種人在農村里,要想找上老婆,那可得老天開(kāi)眼。

老天還真開(kāi)眼了。

閔憨子打光棍三十一歲那年,在外出趕集回來(lái)的路上,發(fā)現了有人落水。

閔憨子及時(shí)把人救了上來(lái),是個(gè)才十八歲的,水靈靈的大姑娘。

就像小說(shuō)里的那樣,大姑娘為了報恩,竟然不顧家人的強烈反對,以身相許了閔憨子。

婚后一年,大姑娘就生了個(gè)女兒。

六年前,倆人又要了個(gè)小女兒。

閔憨子的大女兒,不但繼承了母親的俊俏優(yōu)點(diǎn)長(cháng)得漂亮,而且學(xué)習也好,考上了縣里的重點(diǎn)高中。

“那個(gè)女娃子有希望考大學(xué),憨子兩口子整天樂(lè )的找不到北。為了給女兒賺學(xué)費,在憨子不好找活時(shí),他老婆就去了縣城里,在一個(gè)大官家當保姆?!?/p>

老閔說(shuō):“本來(lái)挺好的??勺蛱焱砩?,大官的兒子喝醉了酒回家后,看到憨子老婆年齡雖大,卻依舊很漂亮,就當了禽獸??珊┳永掀攀莻€(gè)烈性子的,在被欺負后給村里打了個(gè)電話(huà),讓憨子知道她遭遇了什么事之后,就投河自殺了。憨子得到消息后,馬上騎車(chē)子趕去縣城,卻在路上出了車(chē)禍。一下子,兩口子全沒(méi)了?!?/p>

看著(zhù)搖頭嘆息的老閔,崔向東的心情,也忽然沉重了下來(lái)。

不過(guò)具體是怎么回事,老閔也是道聽(tīng)途說(shuō)。

崔向東當前能做的,就是跟著(zhù)嘆息。

“樓鎮,您來(lái)了?”

老閔忽然從馬扎上站起來(lái),和一個(gè)來(lái)吃飯的客人打招呼。

打完招呼后,老閔才覺(jué)得好像不對勁啊。

他下意識的看向了崔向東。

崔向東也下意識的回頭看去。

就看到身穿碎花白色長(cháng)裙,踩著(zhù)黑色小皮涼鞋、身材很好臉色卻很憔悴的樓曉雅,站在不遠處,呆呆的看著(zhù)他。

倆人四目相對——

一秒鐘后,崔向東就回過(guò)了頭,繼續吃飯。

他習慣了來(lái)老閔這邊吃飯,樓曉雅也是。

崔向東并沒(méi)有因為她的到來(lái),就影響了吃早飯的胃口。

從拿到離婚證的那一刻起,他就把這個(gè)女人,當成了和自己無(wú)關(guān)的陌生人。

再說(shuō)了。

昨晚從小就愛(ài)錯了人的豬豬,都給他親自打來(lái)了電話(huà),也代表著(zhù)崔向東是名花有主的人了,自然不會(huì )對其他的任何女人,再有啥想法。

樓曉雅是憔悴也好,還是意氣風(fēng)發(fā)也罷,都和崔向東無(wú)關(guān)!

樓曉雅默默的走到旁邊的小桌前,要了兩個(gè)素包,和一碗稀粥。

崔向東吃一個(gè)包子,就吃一顆大蒜,再喝一口米粥,胃口真心不錯。

吃飽喝足,買(mǎi)單走人!

崔向東還得在鎮上買(mǎi)點(diǎn)蚊香,再買(mǎi)個(gè)新的蚊帳。

農技站那鬼地方,連一根美女的汗毛都沒(méi)有,可蚊子卻是一大群。

“老閔,多少錢(qián)?”

崔向東習慣的喊了一嗓子,又習慣性的去口袋里摸手機,準備掃碼付款。

可是這年頭,哪兒來(lái)的智能手機?

還有就是,錢(qián)呢?

重回之前習慣了出門(mén)不帶現金的崔向東,今早外出吃飯,就沒(méi)帶現金。

其實(shí)以往他和樓曉雅外出吃飯時(shí),每次也是她買(mǎi)單的。

這就有些尷尬了。

他只能對老閔訕笑:“嘿,抱歉啊,忘記帶錢(qián)了。那個(gè)啥,先記賬。等明天早上,我再給你送過(guò)來(lái)。放心,我絕對忘不了?!?/p>

“嗨,哪兒這么多事?就算是忘記了,不就是幾個(gè)包子嗎?”

老閔擺擺手,開(kāi)始收拾碗筷,壓根沒(méi)往心里去。

“謝了啊?!?/p>

崔向東打了個(gè)飽嗝,站起來(lái)向老閔道謝時(shí),就聽(tīng)旁邊傳來(lái)樓曉雅的聲音:“老閔,他吃飯的錢(qián),我給拿上?!?/p>

崔向東立即皺眉,回頭看去。

就看到樓曉雅從錢(qián)包里,拿出了五塊錢(qián),遞向老閔。

老閔愣了下,卻看向了崔向東。

那意思是:“你前妻要幫你付賬,我收???還是不收?”

“那就收下唄?!?/p>

崔向東笑了下,又對樓曉雅隨口說(shuō):“謝謝樓鎮,請我吃肉包子?!?/p>

樓曉雅的臉,忽然飛紅,眼眸也迅速亮起。

謝謝樓鎮請我吃肉包子——

這句話(huà),是崔向東和樓曉雅每次纏綿過(guò)后,必須說(shuō)的情話(huà)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溺水的魚(yú)
    溺水的魚(yú)

    《官路扶搖》是一部代入感很強的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,作者雪路聽(tīng)花不僅善于編織故事,更善于刻畫(huà)人物,情感描寫(xiě)細膩真實(shí),感人至深,猶如身臨其境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