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穿越 > 攝政王的嬌嬌小王妃
攝政王的嬌嬌小王妃

攝政王的嬌嬌小王妃琴漫 著(zhù)

主角:風(fēng)兮瞳,慕蒼燁
琴漫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攝政王的嬌嬌小王妃》,故事代入感很強,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(jué),其中的喜怒哀樂(lè ),讓人感同身受。小說(shuō)《攝政王的嬌嬌小王妃》介紹:琴漫的最新小說(shuō)《攝政王的嬌嬌小王妃》,是小編近年來(lái)拜讀過(guò)的最佳優(yōu)秀作品之一。整篇小說(shuō)文不加點(diǎn),一氣呵成,而且引人入勝。小說(shuō)《攝政王的嬌嬌小王妃》介紹:風(fēng)兮瞳一朝穿成了被棄鄉下,可憐沒(méi)人愛(ài)的小瞎子,好在手握兩大空間,遇流氓踹流氓,遇渣渣虐渣渣。一心只想回家的她兢兢業(yè)業(yè)地干實(shí)事,不想半路被渣父要挾相逼替嫁給殺人如麻,又丑又殘的攝政王。在跑路跑到一半時(shí)意外發(fā)現自己回家的關(guān)鍵就在攝政王身上,為了回家,她選擇茍在其身邊。誰(shuí)知這廝不僅要治病,要演戲,還得時(shí)不時(shí)充當人家心頭白月光,陪哭陪笑陪喝只為一解他的相思苦。為了回家,鳳兮瞳只能偷偷扎小人來(lái)報復某人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5 18:06:28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處于懵圈狀態(tài)的一眾黑甲衛眼睜睜地看著(zhù)新娘一把扛起輪椅外加他們主子,要知道,他們主子的那把輪椅可以用特殊玄鐵制成的機械輪椅,重三百斤,就這樣被一個(gè)弱女子扛過(guò)了頭,而且健步如飛,

風(fēng)兮瞳扛著(zhù)輪椅狂奔,邊跑還邊喊著(zhù):“快——關(guān)——門(mén)——”

“主子!”

第一個(gè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的黑甲衛頭領(lǐng)雁南歸,只是他剛拔出腰間配刀就看到了自家主子的指令,立馬停下動(dòng)作并且制止其他要出手的黑甲衛。

一旁的侍衛不解:“雁指揮,為什么……”

雁南風(fēng)將刀收回鞘中,吩咐人收拾門(mén)前狼藉,望著(zhù)已經(jīng)跑進(jìn)內堂的那抹紅色,不屑地笑了笑:“關(guān)門(mén),這可是她自己進(jìn)的門(mén),這要發(fā)生什么事情可就由不得她了?!?/p>

王府的大門(mén)緩緩關(guān)上,隨著(zhù)砰的巨響,門(mén)外徒留一地斑駁血跡。

一些還在暗處偷偷觀(guān)望的膽大的百姓提前為“風(fēng)大小姐”的悲慘結局默哀。

一路跑到大廳的,風(fēng)兮瞳借余光看到緊閉的大門(mén),確定那玩意兒沒(méi)跟來(lái)后長(cháng)長(cháng)地松了一口氣,一想到剛剛所見(jiàn),她便背脊發(fā)涼,冷汗直飆。

她恨不得把零零夭揪出來(lái)爆打一頓,說(shuō)好的關(guān)天眼呢?!

風(fēng)兮瞳放下輪椅,心有余悸地狂搓手臂,剛剛她清楚地看到一縷青煙從死人未閉的雙眼中飄出,漸漸化成一張面目猙獰的臉兇惡地瞪著(zhù)她!

這她哪里扛得??!

好在就當她拔腿逃跑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候,她發(fā)現眼前的王府散著(zhù)的金光幾乎要閃瞎她的眼。

這是天然的王者之氣啊。

王氣克惡靈??!

風(fēng)兮瞳如見(jiàn)救命稻草,才不管它是狼窩虎穴,跑就對了。

這世上沒(méi)有什么東西能比有鬼更可怕!

正當風(fēng)兮瞳想把零夭夭拉出來(lái)進(jìn)行一頓“愛(ài)的教育”時(shí),發(fā)現找不到蝶了。

低頭一看,鐲上的玉珠灰了。

風(fēng)兮瞳習以為常,決定把這次的教育保留到下一次。

“本王倒是不知風(fēng)小姐這般著(zhù)急與本王拜堂?!?/p>

一道好聽(tīng)的聲音把風(fēng)兮瞳還在飄的思緒給拉了回來(lái),視線(xiàn)下挪,隔著(zhù)蓋頭隱約對上一只深遂幽暗的黑眸,風(fēng)兮瞳被其中的寒意冰到,下意識拽一了蓋頭遮住這可怕的視線(xiàn)并偷偷后退了一步,尷笑道:“哈,哈哈,這不是怕耽誤了吉時(shí)么?!?/p>

慕蒼燁將風(fēng)兮瞳的小動(dòng)作看在眼里,泛白的唇角輕牽了一下,有點(diǎn)意思。

“既如此,本王自然是不能讓風(fēng)小姐失望?!?/p>

“???”風(fēng)兮瞳還懵著(zhù),就見(jiàn)兩排黑甲衛步伐整齊地走進(jìn)堂中,黑壓壓的給她一股無(wú)形的壓迫感。

雁南歸雙手抓著(zhù)一只羽毛透亮的紅冠公雞站到風(fēng)兮瞳身側,風(fēng)兮瞳歪著(zhù)頭隔著(zhù)蓋頭與公雞對望,好看的眉梢緩緩皺成了一團:“一只……雞?”

雁南歸冷聲道:“王爺身子不便拜堂,以公雞代之與你拜堂,還請風(fēng)姑娘不要在意?!?/p>

與公雞行拜堂禮,這對新娘而言是一種貶低和屈辱,何況新娘還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。

在場(chǎng)人都等著(zhù)這位新娘的反應。

而風(fēng)兮瞳認真把雁南歸的這句話(huà)嚼了嚼,并無(wú)惡意地問(wèn)了一句:

“所以……你家王爺是,雞?”

風(fēng)兮瞳話(huà)一出,黑甲衛集體拔劍,噌噌的刀光閃爍,眨眼間,幾把劍便架到了風(fēng)兮瞳脖上,只要有一人動(dòng),便可取走她的性命。。

雁南歸面色如墨:“豈有此理,你竟敢對王爺出言不遜,其罪當誅!”

風(fēng)兮瞳紅蓋頭后雙眼瞪大,動(dòng)是不敢動(dòng)的,腦門(mén)飛過(guò)一串問(wèn)號:

這就當誅了?

是不是太草率了?

要不要再考慮考慮?

還有,輪椅的那位,您到是開(kāi)口??!

這人不是您要娶的嗎?

您咋還一副看好戲的模樣?

強大的求生欲讓風(fēng)兮瞳張口便是討饒:“誤會(huì ),誤會(huì ),我只是單純嘴笨,是絕對沒(méi)有冒犯攝政王大人的意思,攝政王大人高貴之體,怎敢勞他屈尊同我拜堂,能和王府里的公雞拜堂已是小女的榮幸~”說(shuō)完還不忘舉手沖著(zhù)輪椅方向鼓掌并豎大拇指,彩虹屁更是長(cháng)口就來(lái):“攝政王大人真是思慮周到,攝政王大人好樣的,攝政王大人最厲害,攝政王大人是最棒噠~”

內堂里突然一片安靜,只有臺上的龍鳳紅燭噼啪的響聲,風(fēng)兮瞳繃著(zhù)神經(jīng)緊盯著(zhù)脖子上的刀刃,右手下意識撫上了寬袖里藏著(zhù)的麻醉藥針筒,暗下決定:這刀要是敢挪一下,她就擒賊先擒王,嚇死這群死癟三!

“呵?!?/p>

一聲輕笑打破了這安靜到詭異的氣氛,所有人不約而同看向源頭,慕蒼燁唇角微微牽著(zhù)一絲沒(méi)有溫度弧度,幽深還見(jiàn)情緒的眸子看著(zhù)風(fēng)兮瞳,風(fēng)兮瞳透過(guò)紅色的蓋頭看到那似若無(wú)的笑容,這瞬間她感覺(jué)到有一股寒意竄上后背。

慕蒼燁只是抬了抬手,架在風(fēng)兮瞳脖子上的刀便一一退開(kāi):“風(fēng)小姐當真是,有趣啊?!?/p>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執意畫(huà)紅塵
    執意畫(huà)紅塵

    琴漫的這部女頻小說(shuō)《攝政王的嬌嬌小王妃》,故事曲折生動(dòng),敘事跌宕起伏,人物性格鮮明,語(yǔ)言干凈利落,可讀性極強,是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中的上乘之作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