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重生 > 官場(chǎng):考公第一,從最窮基層混起
官場(chǎng):考公第一,從最窮基層混起

官場(chǎng):考公第一,從最窮基層混起中原一點(diǎn)青 著(zhù)

主角:林辰,李有娟
中原一點(diǎn)青是一位腦洞很大的作家,在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寫(xiě)作方面極具天賦,他既可以做到天馬行空,又可以收放自如,這種寫(xiě)作風(fēng)格在小說(shuō)《官場(chǎng):考公第一,從最窮基層混起》中體現的淋漓盡致?!豆賵?chǎng):考公第一,從最窮基層混起》內容介紹:上一世,舔妻,背叛,背鍋,被害……這一世,復仇,仕途,金錢(qián),女人……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5 18:18:29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林辰的辦公室,笑聲不斷。

齊柯兒發(fā)現,林辰不但字寫(xiě)得漂亮,文章寫(xiě)得好,更是一個(gè)聊天高手,說(shuō)話(huà)很幽默風(fēng)趣,比那些出口就能懟傷人的莊稼漢子強百倍。

“你看看,如果這樣改了改,是不是效果就強了一些?!绷殖綄⒆约旱男薷倪f給齊柯兒,笑著(zhù)問(wèn)道。

齊柯兒接過(guò)來(lái),仔細看了一遍,不住地點(diǎn)頭:“第二段提前,第一段精簡(jiǎn),再去掉一些臃腫的句子,效果真是太強了?!?/p>

齊柯兒一臉的欣喜:“林鄉長(cháng),我保證,這篇散文投了稿,一定會(huì )被錄用的?!?/p>

“這功勞,林鄉長(cháng)占了一大半,不如我把您的名字署在前面吧?!?/p>

林辰立即擺手道:“別了,我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?!?/p>

“再說(shuō)了,這篇散文的整體構架是你寫(xiě)的,我只是幫你略加修改,不算什么事?!?/p>

齊柯兒明白,林辰說(shuō)的找麻煩是什么。

他倆,一個(gè)是鄉長(cháng),一個(gè)是辦公室文秘,若是署名在一起發(fā)表文章,天知道別人會(huì )怎么胡思亂想呢。

尤其是那個(gè)陰魂不散的柳長(cháng)河,恐怕會(huì )將林辰恨得要死。

林辰雖然能力很強,但強龍不壓地頭蛇,林辰跟有柳中原撐腰的柳長(cháng)河斗,恐怕會(huì )要吃大虧的。

只是,林辰和齊柯兒都沒(méi)在意,柳長(cháng)河正陰沉著(zhù)臉,站在林辰的辦公室窗外,瞇著(zhù)眼睛,陰陰地望著(zhù)林辰。

姓林的,你敢動(dòng)我柳長(cháng)河看上的女人,老子一定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你。

心中冷哼,柳長(cháng)河左右看看沒(méi)人,就轉身離開(kāi)了。

當晚,在二賴(lài)子的家里,柳長(cháng)河正在跟二賴(lài)子和奎子喝著(zhù)悶酒。

二賴(lài)子和奎子,是鄰水鄉有名的小混混。

這倆人,人如其名,一個(gè)文,一個(gè)武。

二賴(lài)子,一肚子壞水,眼珠一轉,就能冒出一個(gè)壞主意,從小到大沒(méi)干過(guò)一件好事。

奎子呢,腦子有點(diǎn)不靈驗,但他皮糙肉厚,一身的蠻勁,打架是一把好手,更是不死不休那種,著(zhù)實(shí)愣得讓人害怕。

偏偏是,二賴(lài)子和奎子關(guān)系好得能穿一條褲子,二人文武聯(lián)手,著(zhù)實(shí)成了鄰水鄉的一大害。

在鄰水鄉,能鎮住他們兩個(gè)的,只有四個(gè)人,柳中原、柳長(cháng)河、班余琳和秦達陽(yáng)。

三人喝了一會(huì )兒酒,二賴(lài)子微微皺眉:“我說(shuō)長(cháng)河哥啊,你怎么一直皺眉頭呢,是不是柳書(shū)記又罵你了?”

柳長(cháng)河微微一嘆:“我叔罵我,哪怕是打我,也是應該的,我怎么會(huì )不高興?!?/p>

“只可恨,一個(gè)乳臭未干的小子,竟然也敢騎在我的頭上拉屎撒尿,這口氣我著(zhù)實(shí)忍不下去?!?/p>

奎子一頭霧水,但二賴(lài)子卻聽(tīng)明白了,問(wèn)道:“長(cháng)河哥說(shuō)的是林鄉長(cháng)吧?”

柳長(cháng)河喝了一口酒,冷笑一聲,淡淡說(shuō)道:“在鄰水鄉,除了他,還能有誰(shuí)敢不把我柳長(cháng)河放在眼里?!?/p>

“這個(gè)小王八蛋,明知道老子喜歡柯兒,但他偏偏故意跟柯兒套近乎,哄柯兒開(kāi)心,借機占柯兒的便宜?!?/p>

“娘的,老子對柯兒才是真心的,老子對她說(shuō)過(guò),只要她同意,老子立即休了家里的婆娘,跟她結婚?!?/p>

“可姓林的這小子,是省派干部,是過(guò)來(lái)鍍金,目的是要基層工作經(jīng)驗?!?/p>

“等一年半載,那小子就會(huì )離開(kāi)鄰水鄉,根本不可能對柯兒負責任的?!?/p>

奎子傻乎乎問(wèn)道:“既然這樣,齊柯兒怎么能看上那小子呢?”

柳長(cháng)河恨恨說(shuō)道:“這小子是名牌大學(xué)畢業(yè)的,學(xué)歷高,字寫(xiě)得好,文章寫(xiě)得好,還很健談,已經(jīng)把柯兒迷上了?!?/p>

二賴(lài)子眼珠一轉,嘿嘿一笑:“長(cháng)河哥,我倒是有一個(gè)辦法,不但能讓這小子滾出鄰水鄉,還能讓齊柯兒毀了名聲?!?/p>

“到時(shí)候,長(cháng)河哥你再出面安慰齊柯兒,一定能抱得美人歸,而且還不用跟嫂子離婚,豈非是一舉兩得啊?!?/p>

柳長(cháng)河大喜:“二賴(lài)子,如果你真能幫我,我一定忘不了你的好處?!?/p>

“那小子只要滾出鄰水鄉,這鄉長(cháng)的位子就是我的,我一句話(huà)就能把你弄進(jìn)鄉政府,一步步提拔你?!?/p>

“等我叔叔退了,我就是書(shū)記,或許你還能混成鄉長(cháng)呢,哈哈哈?!?/p>

二賴(lài)子也是大喜,哈哈大笑道:“要真能這樣,鄰水鄉就是咱們兄弟的天下了?!?/p>

“長(cháng)河哥,你放心吧,我的這個(gè)辦法保證管用?!?/p>

說(shuō)著(zhù),二賴(lài)子向前傾身子,低聲將他的計劃對柳長(cháng)河講了一遍。

柳長(cháng)河大喜之極,端起酒杯:“二賴(lài)子,你果然不愧是鄰水鄉的諸葛亮啊,這法子真是絕妙之極?!?/p>

“這事,我就交給你們兩個(gè)了,事成之日我先請你們喝五糧液,抽大中華?!?/p>

五糧液和大中華,在這個(gè)時(shí)代,絕對是奢侈品了。

一晃,又是幾天過(guò)去了。

齊柯兒越來(lái)越覺(jué)得林辰的文采高絕之極,讓她受益匪淺,便更加頻繁地向林辰請教。

不單單限于辦公室,因為齊柯兒是本地人,也經(jīng)常吃過(guò)晚飯去林辰的宿舍請教。

林辰也發(fā)現,齊柯兒很是聰明,一點(diǎn)就透,進(jìn)步很快,自然也樂(lè )得好好教她。

兩人的關(guān)系,也漸漸從簡(jiǎn)單的同事關(guān)系,發(fā)展成了亦師亦友的關(guān)系。

當然了,或師或友,并沒(méi)有牽涉到絲毫的男女感情。

齊柯兒聰明漂亮,性格也不錯,的確是一個(gè)不錯的伴侶選擇。

只不過(guò)呢,林辰?jīng)]打算這么早地陷于男女感情之中,他準備先破繭而出鄰水鄉,再將李耀庭搞下去,最后再考慮終身大事。

一旦日后能回到省里,林辰的仕途發(fā)展必然是已經(jīng)很不錯,還擔心找不到優(yōu)秀的女朋友嗎?

更不要說(shuō),跟于雪合作之后,林辰絲毫不擔心自己的財富會(huì )被限制。

這幾天,鄰水鄉也發(fā)生了一件大案,入室搶劫殺人案。

命案必破,鄰水鄉派出所立即就忙碌起來(lái),而林辰分管政法工作,自然也不可能天天在辦公室閑著(zhù),著(zhù)實(shí)跟著(zhù)忙了幾天。

根據現場(chǎng)的腳印和指紋,派出所很快就鎖定了兩個(gè)人,一個(gè)叫胡三,一個(gè)叫馬大元。

但是,兩人都拒不承認犯罪事實(shí),只說(shuō)是有事來(lái)過(guò)死者的家里。

不過(guò)呢,派出所從死者的體內提取了DNA樣本,送到省廳做檢測,只等檢測結果出來(lái),就能確定是誰(shuí)侵犯了死者。

而這個(gè)案子自然也就可解了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若翠
    若翠

    真的很喜歡這本小說(shuō)《官場(chǎng):考公第一,從最窮基層混起》,作者中原一點(diǎn)青寫(xiě)的太經(jīng)典啦。這一年里我看了很多別的小說(shuō),但是找不到一本比這本《官場(chǎng):考公第一,從最窮基層混起》更好的小說(shuō)了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