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重生 > 重生后我頂替了前夫白月光
重生后我頂替了前夫白月光

重生后我頂替了前夫白月光九九月 著(zhù)

主角:許知意,裴珩
九九月是一位新生代網(wǎng)絡(luò )作家,他的女頻小說(shuō)《重生后我頂替了前夫白月光》,平凡中顯示出不凡的文學(xué)功底,可謂是字字珠璣。而且藝術(shù)感染力強,令人意味悠長(cháng)?!吨厣笪翼斕媪饲胺虬自鹿狻泛?jiǎn)介:上一世我是炮灰,襯托出裴珩對另一個(gè)女人的用情至深,最后落得一個(gè)家破人亡的凄涼下場(chǎng)。重生后我覺(jué)得擺爛最舒服,不聞不問(wèn),坐等裴珩提出離婚??墒聭B(tài)發(fā)展有點(diǎn)詭異,上一世月月不歸家的男人,怎么隔三差五回來(lái)了?還擔心我給他戴綠帽子?“你信不信不久的將來(lái),你會(huì )巴不得我消失?”我問(wèn)?!皠e做美夢(mèng)了?!彼鸬?,“我們會(huì )相互折磨到死?!蔽覈@氣,作為重生者我有這個(gè)自信,裴珩很快就要遇到他的真命天女了。終于,他和她相遇了,我以為自由離我只有一步之遙。結果他幽幽的反問(wèn),“誰(shuí)說(shuō)我要離婚了?”他不僅不離婚,還對我越來(lái)越上心,連他的真命天女都被拋棄了!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5 19:24:30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說(shuō)完這些我就忍不住打瞌睡,酒精的后勁大,腦子里全是瞌睡蟲(chóng)在爬。

我以為裴珩會(huì )直接讓我在車(chē)里睡一晚,沒(méi)想到第二天一覺(jué)醒來(lái),我又在自己床上了。

這是他第二次抱我回房間睡覺(jué),這個(gè)趨勢有點(diǎn)離譜。

我頭很痛,爬起來(lái)去洗了個(gè)澡換了一身衣服后,才感覺(jué)人舒服了一點(diǎn),但是肚子又餓了起來(lái)。

我以為裴珩不在家,所以?xún)纫露紱](méi)穿,就穿著(zhù)一身輕薄透氣的真絲睡衣下樓了,準備弄點(diǎn)吃的。

下樓下到一半,我就看到了有兩三個(gè)人坐在沙發(fā)上,齊刷刷的抬頭看著(zhù)我。

裴珩也在其中,手里拿著(zhù)幾張撲克,在看到我的穿著(zhù)那一刻,他的臉比鍋底還黑。

“我草,非禮勿視!”陸璽誠一把就摁下了另一個(gè)男人的腦袋。

我也趕緊慌亂的跑上樓去換衣服,同時(shí)心里問(wèn)候了裴珩八百遍,這些天吃錯藥了還是被鬼附身了,怎么隔三差五就在家?

等我換好衣服再次下樓時(shí),三人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打牌了,而是在聊天。

裴珩有幾個(gè)關(guān)系不錯的朋友,我都認識,只是不熟。

一個(gè)陸璽誠,一個(gè)于一凡,一個(gè)傅杰。

全是家世響當當的富家大少,其中于一凡稍有不同,沒(méi)有在自家公司磨煉,反而選擇了從醫。

這幾個(gè)人全都知道裴珩不喜歡我,在他們心里,也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把我當裴珩的妻子看待過(guò)。

上一世他們甚至還幫著(zhù)裴珩追蔚藍,除了于一凡。

三人看著(zhù)我走下來(lái),又看著(zhù)我走去了廚房,都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。

我旁若無(wú)人的做了一碗雞蛋面。

“走吧?!迸徵衿鹕?,對其他兩人說(shuō)。

陸璽誠和傅杰點(diǎn)點(diǎn)頭,跟著(zhù)裴珩離開(kāi)了,很快外面響起了車(chē)子的引擎聲,我吸溜著(zhù)面條,對他們的離開(kāi)視若無(wú)睹。

吃完早飯,我就簡(jiǎn)單的化了個(gè)妝,出發(fā)去醫院。

今天主要是去做個(gè)體檢,順便再看一下齊舟陽(yáng)。

到了醫院后,我掛了號,按照流程檢查,主要是檢查乳腺,幸運的是目前沒(méi)有大問(wèn)題,只是單純性小葉增生。

我把檢查結果收好,然后準備去看看齊舟陽(yáng)。

“于醫生,下班了,一起去吃飯嗎?”我剛來(lái)到住院部,就聽(tīng)到了一個(gè)小護士嬌滴滴的聲音。

不遠處,于一凡一身白大褂,清瘦的身形頗有氣質(zhì),長(cháng)了一張禁欲的臉,在裴珩那個(gè)圈子里也算是獨秀一枝,出淤泥而不染。

那個(gè)圈子的富家公子,個(gè)個(gè)吃喝玩樂(lè )一把好手,只有于一凡投身醫療事業(yè),平時(shí)最多和裴珩他們去喝喝酒,打打游戲,幾乎沒(méi)有和任何女人曖昧過(guò)。

后面還不是被蔚藍迷得死去活來(lái)?我略過(guò)此人,來(lái)到了齊舟陽(yáng)的病房,沒(méi)想到的是,蔚藍竟然又在。

“藍藍,你男朋友只是腿上受了一點(diǎn)皮外傷,不是手斷了,可以自己吃?!饼R舟陽(yáng)正在和蔚藍秀恩愛(ài),嘴里一邊吃著(zhù)蔚藍喂的蘋(píng)果,一邊含糊的說(shuō)。

蔚藍的笑聲又清脆又嬌柔,“怎么,我對你這么好你還不愿意啦?”

“愿意愿意,太愿意了,我家藍藍對我最好!”齊舟陽(yáng)笑得春風(fēng)燦爛,滿(mǎn)眼都是床邊這位美麗的女孩。

我咳嗽了一聲,打破了他們小情侶的濃情蜜意。

齊舟陽(yáng)很驚訝,“許姐,你怎么又來(lái)了?”

蔚藍則是趕緊起來(lái)把位置讓給我,“許姐,坐?!?/p>

蔚藍白凈無(wú)暇的瓜子臉,近看更漂亮,我忽然想起了剛離開(kāi)的于一凡,猛的就抓住了蔚藍的手,拉著(zhù)她沖出了病房。

“許姐,怎么了?”蔚藍嚇了一跳,跟著(zhù)我在走廊里疾走。

于一凡怎么這么快就不見(jiàn)了?我有點(diǎn)失望,上一世是裴珩先遇到蔚藍,然后于一凡再通過(guò)裴珩,認識了蔚藍。

如果讓于一凡先遇見(jiàn)蔚藍呢?會(huì )不會(huì )不一樣?他會(huì )像裴珩那樣,對蔚藍一見(jiàn)鐘情嗎?

我嘆了一口氣,然后對蔚藍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“沒(méi)事,本來(lái)是想給你介紹一個(gè)醫生,手法不錯,以后小齊來(lái)拆線(xiàn)的話(huà)可以找他?!?/p>

“許姐您太費心了,其實(shí)阿陽(yáng)傷的真的不重,”蔚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(lái),“他一個(gè)大男生,不怕這點(diǎn)傷,以前他打籃球經(jīng)??目呐雠?,習慣了?!?/p>

我點(diǎn)點(diǎn)頭,心里卻想著(zhù)下次有機會(huì )一定要把蔚藍帶到于一凡面前去。

有蔚藍這個(gè)正牌女友在,我也沒(méi)機會(huì )和齊舟陽(yáng)多聊,待了幾分鐘就離開(kāi)了。

在回去的路上,我又去了一趟藥店,重新購入一批滋補的中藥。

“小李,家政阿姨找好了沒(méi)有?”回到車(chē)上后,我撥通了小李的電話(huà)。

“夫人,我正帶著(zhù)她們在去您家的路上?!毙±畲鸬?。

“ok?!?/p>

半個(gè)小時(shí)后我回到了楓洲苑,小李比我快一步,阿姨們已經(jīng)各就各位,正在忙碌著(zhù)分內的事情,小李在這方面的安排深得我心。

見(jiàn)我回來(lái)了,小李向阿姨們介紹了一下我的身份,隨后阿姨們就恭恭敬敬的向我微微彎腰問(wèn)好,“夫人好?!?/p>

我點(diǎn)點(diǎn)頭,把中藥交給了一位看起來(lái)最白凈的阿姨,“煎好端給我?!?/p>

說(shuō)完我就進(jìn)門(mén)休息去了。

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,阿姨端著(zhù)煎好的中藥來(lái)到了我面前,客客氣氣的說(shuō),“夫人,藥好了?!?/p>

我看了看桌子上的黑乎乎的藥,又看了看阿姨風(fēng)韻猶存的臉,和善的問(wèn),“阿姨您貴姓?”

“夫人,免貴姓劉?!眲⒁踢B忙答道。

“好的,謝謝劉姨!”我露出自認為最甜美的笑容,然后擺了擺手,“好了你下去忙你的吧?!?/p>

劉阿姨點(diǎn)點(diǎn)頭轉身離開(kāi),我的視線(xiàn)卻落在她的背影上,無(wú)論是容貌還是身材,這個(gè)劉姨都和蔚藍有七八分相似。

我突然覺(jué)得這個(gè)世界真神奇,就好像即將倒塌的多米諾骨牌。

泡靚仔泡到蔚藍的男友,雇傭人雇到蔚藍的媽媽?zhuān)课野l(fā)了個(gè)信息讓小李把家政阿姨們的資料發(fā)給我,然后著(zhù)重查看了劉阿姨的資料,里面的緊急聯(lián)系人一般是伴侶。

當我看到緊急聯(lián)系人那一欄的名字后,忍不住勾了勾唇。

劉娥,蔚重山,這兩個(gè)名字我很眼熟,上一世我調查蔚藍沒(méi)有多大收獲,但是她父母的名字我還是查到過(guò)的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陌默
    陌默

    最近工作壓力比較大,于是擠時(shí)間看了這部小說(shuō)《重生后我頂替了前夫白月光》,來(lái)放松一下自己。果不其然,《重生后我頂替了前夫白月光》中一波三折的故事讓人瞬間釋壓,重新調整好自己的狀態(tài),感謝作者九九月的這部正能量作品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