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穿越 > 穿馬甲的狗世子,納命來(lái)
穿馬甲的狗世子,納命來(lái)

穿馬甲的狗世子,納命來(lái)豐升 著(zhù)

主角:季晴歡,盛璟淵
豐升是當今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創(chuàng )新界的“引擎者”,他的優(yōu)秀作品舉不勝舉。其中,最具代表意義的是小說(shuō)《穿馬甲的狗世子,納命來(lái)》,本部小說(shuō)主要介紹的是:又雙叒叕的劫色對象,竟是退婚對象!季晴歡笑不活了!現代頂級醫藥世家傳承人季晴歡,一朝穿越,卻被“陳世美”爹安排嫁給病秧子世子。退婚,那是必須滴!翻墻去退婚,一不小心砸中倒霉蛋美男,順道劫了個(gè)色,當解藥。逛花樓去退婚,一不小心又碰到倒霉蛋美男,順道又劫了個(gè)色,又當解藥。某流氓世子妃挺著(zhù)孕肚,怒摔:“狗世子,你丫的居然穿馬甲,誆老娘!”某馬甲狗世子邪魅一笑:“誆得就是你,誰(shuí)讓你自投羅網(wǎng)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01:12:49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話(huà)音落下,陸晚秋黯淡的眸光瞬間就亮了。

“阿娘,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我還真有點(diǎn)想感謝大夫人生的那兩個(gè)惡毒女兒?!?/p>

“如果不是她們白天把阿姐嚇得暈死過(guò)去,阿姐怎么會(huì )像如今這般脫胎換骨?!?/p>

“書(shū)里說(shuō),鳳凰能涅槃重生,我覺(jué)得阿姐就是那只經(jīng)過(guò)浴火的鳳凰?!?/p>

“而且,我就喜歡現在這個(gè)樣子的阿姐,要是萬(wàn)一哪一天,阿姐不小心又變回原來(lái)的樣子,我第一個(gè)不答應!”

陸晚秋聽(tīng)著(zhù)兒子激動(dòng)的話(huà)音,思緒止不住回溯到了十六年前自己生下女兒的那個(gè)燥熱夏夜。

都說(shuō)兒女跟父母的緣分,是上輩子早就注定的。

其實(shí),陸晚秋懷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女兒,一出生就夭折了。

而晴歡是她拖著(zhù)虛弱身子,傷心欲絕外出埋葬親生女兒的時(shí)候,從河邊撿回來(lái)的棄嬰。

剛剛失去了親生女兒,又遇到了一個(gè)小女?huà)?,陸晚秋覺(jué)得這是老天對自己的眷顧。

于是,陸晚秋便將小女?huà)氘斪鲎约旱挠H生女兒撫養成人,給她取名叫晴歡。

她希望,女兒在將來(lái)的人生道路上,無(wú)論遇到任何困難,都能雨過(guò)天晴,歡笑以對。

“阿娘,你想什么那么出神?”

忽的,兒子的話(huà)音將陸晚秋的思緒拉回到現實(shí)。

“沒(méi)什么?!?/p>

陸晚秋嘴角扯出一抹婉約的笑容,說(shuō)話(huà)間,她拖著(zhù)疲憊的身體,朝著(zhù)院子里的小廚房走去。

由于秦氏時(shí)??丝鬯麄兡缸尤说幕锸?,所以,陸晚秋經(jīng)常要自己動(dòng)手準備一日三餐,恰好碎月軒正好自帶一個(gè)小廚房。

陸晚秋一個(gè)人拉扯長(cháng)大兩個(gè)孩子,做家務(wù)還算拿手。

平時(shí)偷偷去大廚房撿一些下人丟棄的不新鮮食材來(lái)用,母子三人勉強解決溫飽,不至于饑寒交迫。

季長(cháng)柏見(jiàn)阿娘往廚房走,不由急吼吼地問(wèn)了句。

“阿娘,阿姐說(shuō)你身體里有淤血,讓你回屋靜養,這么晚了你還去廚房做什么?”

“你阿姐一整天沒(méi)吃東西,肯定很餓,廚房里還剩下一點(diǎn)白面,我去和面,等她回來(lái),下面給她吃?!?/p>

陸晚秋沒(méi)辦法替女兒推掉嫁給國公府病秧子世子的婚事,就想著(zhù)力所能及地替女兒做點(diǎn)什么。

說(shuō)著(zhù),她不由加快了腳下的步子。

“阿娘,你等等我,我幫你一起和面!”

季長(cháng)柏透著(zhù)稚氣的少年面龐上,帶起一抹堅定之色,他知道拗不過(guò)阿娘,便第一時(shí)間追了上去。

和面是力氣活,阿娘身體不好,他是男子漢,交給他來(lái)做就成!

……

與此同時(shí),位于府中東北角的偌大庫房?jì)取?/p>

季晴歡輕車(chē)熟路地翻窗而入。

她第一時(shí)間來(lái)到專(zhuān)門(mén)存放藥物的貨架子前,分別取了一瓶專(zhuān)治跌打損傷的藥和一瓶修復疤痕的藥。

雖然這兩瓶藥的配方并不是特別好,但用來(lái)應急,勉強夠了。

緊跟著(zhù),季晴歡又掃了一眼貨架上的藥材,暗自在心里有了一番計較。

弟弟只是一些皮外傷,手里的傷藥已經(jīng)足夠。

倒是美人娘親的身體,讓她頗為擔憂(yōu)。

常年積勞,已經(jīng)讓美人娘親落了很多病根。

而今晚的這一通毒打,不僅傷了美人娘親身子的根本,更是讓美人娘親的容顏受損。

眼下,她手上的這兩瓶藥物,只能讓美人娘親的身體暫且不出大事。

若是想要根治體內頑疾,徹底消除娘親臉上的疤痕,必須得用她親自配置的藥。

心念流轉間,季晴歡已經(jīng)把藥架子上的藥材看了個(gè)大概,治病的藥材倒是都有現成的。

唯獨給美人娘親配制玉容膏的藥材,還缺好幾味。

而且,這幾味藥還很稀缺,如果去市面上購買(mǎi),價(jià)格不菲。

一想到美人娘親塞給她的干癟小錢(qián)袋,季晴歡不由嘆了口氣,下意識地呢喃了一句。

“錢(qián)不是萬(wàn)能的,但沒(méi)有錢(qián)是萬(wàn)萬(wàn)不能的?!?/p>

為了美人娘親和弟弟能過(guò)上好日子,她必須發(fā)憤圖強,搞錢(qián)!搞錢(qián)??!

“咚!”

突然,庫房的角落里,傳出一個(gè)動(dòng)靜,打斷了季晴歡的思緒。

季晴歡眸底掠過(guò)一抹警惕,戒備地朝著(zhù)四周張望。

借著(zhù)朦朧的月色,季晴歡隱約看到不遠處角落的大箱子邊,似乎縮著(zhù)一個(gè)人。

見(jiàn)狀,季晴歡眸底閃過(guò)一抹犀利的精光,看來(lái)對方很怕被發(fā)現。

思及此,季晴歡動(dòng)作利索地將兩瓶傷藥收入囊中,好奇心驅使之下,她踩著(zhù)謹慎的步子,朝著(zhù)那團人影的方向走了過(guò)去。

“噗通!”

季晴歡剛走到一個(gè)大箱子邊,就有一個(gè)渾身是血的丫鬟倒在了她的腳邊。

“救救我……”

丫鬟臟兮兮的胖手抓住季晴歡的腳踝,就像是抓住一棵救命稻草,有氣無(wú)力地絕望出聲。

季晴歡看著(zhù)滿(mǎn)身傷痕的胖丫鬟,眸光閃爍了兩下。

雖然她很清楚眼下應付這種突發(fā)狀況的最好方式,就是事不關(guān)己高高掛起。

畢竟,美人娘親和弟弟還在等著(zhù)她回去治傷。

可身為醫者,救死扶傷本就是她的天職。

即便眼下自己的境遇不佳,但讓她眼睜睜看著(zhù)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胖丫鬟見(jiàn)死不救,她做不到!

季晴歡條件反射地蹲下身子,替胖丫鬟仔細檢查起了傷勢。

“趙嬤嬤,那死丫頭躲進(jìn)庫房了!”

不多時(shí),靜謐的庫房外,傳來(lái)一道尖銳的叫囂聲。

緊跟著(zhù),緊閉的庫房大門(mén)被人“砰!”的一聲,一腳踹開(kāi)。

“來(lái)人,給我搜,抓到那偷吃的死丫頭,直接亂棍打死!”

庫房門(mén)口,廚房管事趙嬤嬤領(lǐng)著(zhù)一幫下人魚(yú)貫而入。

怒喝之際,本來(lái)光線(xiàn)不好的庫房,瞬間被燈籠照亮。

幾乎是同時(shí),在黑暗中替小丫鬟檢查傷勢的季晴歡,也毫無(wú)征兆地映入眾下人的視線(xiàn)之中。

趙嬤嬤看清楚庫房中情形的剎那,露著(zhù)兇光的眼底,閃過(guò)一抹陰狠。

對于三小姐為什么會(huì )出現在庫房里,趙嬤嬤一點(diǎn)都不關(guān)心。

她只知道,大夫人一直都看不慣陸姨娘母子三人,府中下人只要能逮住機會(huì )給他們穿小鞋,就能得到好處。

頓時(shí),趙嬤嬤眼底閃過(guò)一抹貪婪,當即話(huà)鋒一轉,信口開(kāi)河地污蔑出聲。

“三小姐,原來(lái)這肥丫頭敢在廚房里偷吃,都是你在幕后指使!”

“來(lái)人,給我把三小姐和肥丫頭一起綁了!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炒雞帥的小哥哥
    炒雞帥的小哥哥

    喜歡一個(gè)人,是不會(huì )有痛苦的。愛(ài)一個(gè)人,也許會(huì )有綿長(cháng)的痛苦。但他帶給我的快樂(lè ),卻是世界上最大的快樂(lè )。感謝豐升的小說(shuō)《穿馬甲的狗世子,納命來(lái)》讓我懂得了如此道理,不枉此行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