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重生 > 官家天下
官家天下

官家天下餡餅大叔 著(zhù)

主角:衛江南,高妍
今天,小編為大家力薦的一部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,是餡餅大叔最新的一部重生小說(shuō),名叫《官家天下》,主角是衛江南高妍?!豆偌姨煜隆分饕獌热菔牵褐厣?,他直接抱住了美女市長(cháng)的大腿,從此騰云直上……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05:55:0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這回,王鍇沒(méi)有開(kāi)他那臺耀眼的跑車(chē),而是開(kāi)著(zhù)紀委的公務(wù)車(chē)。

在車(chē)上,王鍇一言不發(fā),甚至都沒(méi)有多看衛江南一眼。

應該說(shuō),王公子還是沉得住氣的,并不想將此事在公開(kāi)場(chǎng)合鬧得天下皆知。

衛江南安安靜靜地坐著(zhù),同樣一言不發(fā)。

公務(wù)車(chē)駛進(jìn)了久安市委大院。

紀委在市委大院三號樓,占據著(zhù)整整一半的房間。

衛江南被押進(jìn)了小會(huì )議室。

作為第一紀檢監察室的副主任,正科級干部,王鍇在紀委也沒(méi)資格獨享一間辦公室,因此只能臨時(shí)借用小會(huì )議室作為“審訊室”。

兩名押解衛江南的年輕干部站在會(huì )議室外。

“衛江南,你好大的膽子??!”

小會(huì )議室的房門(mén)剛一閉合,王鍇便猛地轉過(guò)身,戟指著(zhù)衛江南的鼻尖,低聲怒吼。

衛江南就笑了,淡淡反問(wèn)道:“王主任,何出此言?”

如你所知,衛江南就是故意的。

從這個(gè)架勢,他完全可以判斷得出來(lái),王鍇已經(jīng)知道,材料是被他偷的了。

這其實(shí)并不難猜。

王鍇一發(fā)現材料被人掉包,第一時(shí)間就會(huì )懷疑有人進(jìn)過(guò)他的房間,肯定會(huì )去世紀酒店前臺詢(xún)問(wèn)情況。

盡管衛江南已經(jīng)“威脅”過(guò)前臺小姑娘,但那并沒(méi)有什么用。

小姑娘不可能頂得住王鍇的壓力。

人家才是正經(jīng)的紀委干部好嗎?

可不是衛江南這種“臨時(shí)工”能比的。

得知衛江南在酒店前臺查過(guò)他入住的房間號,那么一切不就昭然若揭了嗎?

“你還裝!”

王鍇勃然大怒,指向他鼻尖的手指都有點(diǎn)顫顫的了,瞧那咬牙切齒的樣子,衛江南如果繼續惹火他的話(huà),王公子很可能一巴掌扇過(guò)來(lái)。

王鍇是“有前科”的。

據許多曾經(jīng)栽在他手里的機關(guān)干部反映,王鍇在審訊他們的時(shí)候,有動(dòng)手的習慣。

脾氣暴躁得很。

世紀之初,這其實(shí)也是常態(tài)。

一些脾氣更加暴躁的紀委干部,比這更過(guò)分的手段都能使出來(lái),扇個(gè)巴掌算什么?

“王主任,咱們能把話(huà)說(shuō)明白嗎?”

衛江南依舊云淡風(fēng)輕,甚至還帶上了一絲笑意。

無(wú)所謂的樣子一看就令人火大。

反正會(huì )議室里就他倆,衛江南也就不用裝給誰(shuí)看了。

他和王鍇之間,本來(lái)就沒(méi)有任何妥協(xié)的可能。

“你跟我裝糊涂是吧?”

“好!”

“我問(wèn)你,你昨天晚上,是不是去過(guò)世紀酒店?是不是進(jìn)過(guò)我的房間?是不是偷了我的東西?”

衛江南笑了起來(lái),反問(wèn)道:“王公子,我倒是想問(wèn)問(wèn)你,你有家有室的,跑去世紀酒店開(kāi)房間做什么?”

“跟誰(shuí)約會(huì )呢?”

王鍇一愣,隨即就冷笑起來(lái)。

“好啊,我明白了,原來(lái)你小子早就發(fā)現了對不對?”

一開(kāi)始,王鍇就是想不明白,為什么衛江南要背叛他,或者說(shuō),為什么衛江南要背叛周家,倒向高妍。

現在,一切了然。

原來(lái)這小子已經(jīng)發(fā)現自己女朋友被人搶走了,這才奮起反擊,投靠高妍,和他們王家作對。

“王公子,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。你們都騎到我頭上拉屎了,還不許我反抗???有你們這么欺負人的嗎?”

王鍇惡狠狠地盯著(zhù)他,稍頃,仰頭大笑。

“我欺負你?”

“你說(shuō)我欺負你?”

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你有那個(gè)資格嗎?”

“你以為周小倩真是你女朋友???”

“老子告訴你,早幾年前,老子就和她好上了。老子和她好上的時(shí)候,你還不知道在哪個(gè)山角落里吃土呢!”

“老周就是覺(jué)得你長(cháng)得還像個(gè)人,這才想要培養你一下。要不然,憑你衛家那個(gè)破落戶(hù)樣子,你有什么資格當周飛的女婿?”

“就你這樣的窮小子,破落戶(hù),你還指望能娶周小倩?”

“做夢(mèng)吧你!”

“告訴你,你老婆老子早就玩膩了,你知道嗎?你還以為是什么寶貝呢……”

王鍇正口沫橫飛,噴得起勁,冷不防衛江南一拳搗出,正中王公子的胸肋之間。

王公子猝不及防,大叫一聲,“噔噔噔”連退好幾步,重重撞在會(huì )議桌上。

這就看得出來(lái),衛江南其實(shí)蔫吧壞。

他不打臉。

打臉會(huì )留下傷痕。

他打的這個(gè)部位,正好是人體的軟肋,老疼了!

卻不會(huì )留下一點(diǎn)痕跡。

下一刻,王公子就狂嚎起來(lái)。

“你,你敢打老子?”

“老子打死你,王八蛋!”

王鍇邊大喊大叫,邊向著(zhù)衛江南猛撲過(guò)來(lái)。

衛江南不由得暗暗搖頭。

王公子固然年少多金,家有大靠山,但說(shuō)到打架,實(shí)在是個(gè)菜鳥(niǎo)。和偵察兵出身的他,毫無(wú)可比之處,差著(zhù)十幾條街。

所以,毫不意外的,猛撲過(guò)來(lái)的王公子又吃了一拳。

依舊還是胸肋之間,還是那個(gè)位置!

這一下,王公子臉都綠了,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滾滾而下。

“來(lái)人啊,來(lái)人啊,有人行兇啦……”

接下來(lái),王公子也學(xué)聰明了,扯著(zhù)脖子就是個(gè)狂呼亂叫。

“砰——”

小會(huì )議室的房門(mén)被一把推開(kāi),兩名守在門(mén)外的紀委干部沖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但是衛江南卻不奉陪了,當即推開(kāi)那兩名紀委干部,大步出了小會(huì )議室,徑直到了紀委辦公樓外的馬路上。

“你給老子站住,別跑……”

王公子吃了這樣的虧,哪里肯善罷甘休,帶著(zhù)兩名手下便追了出來(lái)。

衛江南果然停下腳步,不再跑了,雙手連搖,嘴里叫道:“王主任,王主任,別動(dòng)手啊,誤會(huì ),誤會(huì )了,你誤會(huì )我了……”

好吧,這小子其實(shí)就是想把事情鬧大。

在小會(huì )議室里打架,沒(méi)人看見(jiàn),無(wú)論輸贏(yíng),最后他都輸定了。

王鍇有一百種辦法將罪名安在他的頭上,直接將他送進(jìn)公安局去,好好接受專(zhuān)政鐵拳的教育。

在室外打架,那就不一樣了。

會(huì )有很多人看見(jiàn),他才是被圍毆的那個(gè)“可憐人”。

哪怕最終被送進(jìn)公安局去,高妍肯定也會(huì )知道,衛江南因為她受苦了。

不得給點(diǎn)補償嗎?

所以,王公子,來(lái)吧,盡管打。

打得越狠越好。

你現在留在我身上的每一個(gè)傷疤,在高市長(cháng)眼里,都將是“閃閃發(fā)光”的勛章。

小樣,也不看看老子是從哪一年回來(lái)的。

擱在后世,妥妥發(fā)家致富的捷徑。

一拳值得好幾萬(wàn)!

來(lái),打我??!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愛(ài)如檸檬滋味酸
    愛(ài)如檸檬滋味酸

    讀了餡餅大叔的小說(shuō)《官家天下》,讓我很是渴望一段這樣的愛(ài)情:一個(gè)人的笑印在倆人的眼眸,一份淚由兩顆心來(lái)體味。如果今生的緣由前生定,我愿用一切來(lái)?yè)Q一份真誠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