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重生 > 官場(chǎng):一個(gè)小人物的野望
官場(chǎng):一個(gè)小人物的野望

官場(chǎng):一個(gè)小人物的野望以墨為鋒 著(zhù)

主角:周翊,簡(jiǎn)書(shū)月
周翊簡(jiǎn)書(shū)月是小說(shuō)《官場(chǎng):一個(gè)小人物的野望》中的一對主角,在作者以墨為鋒的創(chuàng )作下,他們活靈活現,令人心生喜愛(ài)。小說(shuō)《官場(chǎng):一個(gè)小人物的野望》主要內容介紹:重回2005年,從基層民警做起,憑著(zhù)先知先覺(jué),屢破大案要案,在風(fēng)波詭譎的官場(chǎng)上,開(kāi)辟了一條獨具特色的升遷之路。這是一個(gè)普通小人物,重寫(xiě)命運,一步步攀上權力高峰的故事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08:49:1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哇兒哇兒哇兒……

刺耳的警笛聲由遠及近,立時(shí)引起了大排檔食客們的注意。

簡(jiǎn)書(shū)月、田恬等人抬起頭,就見(jiàn)三輛警燈閃爍的警車(chē)徐徐穿過(guò)小吃一條街,向朝陽(yáng)路方向駛去。

看見(jiàn)警車(chē),大家就不禁聯(lián)想起可憐的老同學(xué)周翊,那個(gè)家伙現在還應該在鄉下派出所值班呢。

“都吃好了沒(méi),吃好了的話(huà)‘流金歲月’走起,我來(lái)安排?!?/p>

目送著(zhù)警車(chē)消失不見(jiàn),閻玲玲揮了揮胖乎乎的小手大聲說(shuō)道。

她是田恬唯一的死黨,與簡(jiǎn)書(shū)月的關(guān)系也極好,長(cháng)相可愛(ài),性格開(kāi)朗,在初高中時(shí)人緣極佳,人送綽號‘小丸子’。

田恬有點(diǎn)兒不想去,但又不想掃了大家的興,所以還是笑著(zhù)點(diǎn)頭表示同意。

……

夜動(dòng)KTV門(mén)口。三輛警車(chē)一字排開(kāi)。

李德生抬眼看見(jiàn)那道并不陌生的年輕身影,心里不爭氣地砰砰直跳。

他來(lái)了,他來(lái)了,他帶著(zhù)打擊報復走來(lái)了!

現在怎么辦?

打電話(huà)叫女兒過(guò)來(lái)?

不行不行,女兒一定不肯來(lái),而且來(lái)了還可能起反作用。

李德生思來(lái)想去,最后還是決定走一步看一步。

于是硬著(zhù)頭皮,腆著(zhù)老臉迎了上去,用極其別扭的語(yǔ)氣打了聲招呼:“周隊辛苦了?!?/p>

周翊當然知道這是李倩家的產(chǎn)業(yè),但他今晚過(guò)來(lái)并沒(méi)有任何打擊報復的意思,他真就是隨便看看。

神情自若地向李德生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帶著(zhù)副大隊長(cháng)朱建平和幾個(gè)民警走進(jìn)KTV檢查了一圈,然后以其違反《娛樂(lè )場(chǎng)所管理規定》第二十八條 “設置的包廂、包間應當安裝展現室內整體環(huán)境的透明門(mén)窗,并不得有內鎖裝置?!睘橛?,并根據第三十七條之規定,對夜動(dòng)KTV處以三千元罰款,同時(shí)發(fā)出治安整改通知書(shū),責令其限期整改。

周翊是隨便看看不假,但不等于見(jiàn)錯不糾,而且他根本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,完全是勇于表現的副大隊長(cháng)朱建平查出的問(wèn)題。

目送著(zhù)三輛警車(chē)緩緩駛離,李德生不禁仰天長(cháng)嘆,心里百味雜陳。

他不怨自己有眼無(wú)珠,他只恨自己運氣太背。

‘周隊長(cháng)’和‘好女婿’之間,就只差幾天的時(shí)間??!

網(wǎng)吧、酒吧、迪廳、足浴……

在突擊檢查了四五家?jiàn)蕵?lè )場(chǎng)所之后,三輛警車(chē)慢慢從‘流金歲月’娛樂(lè )城門(mén)前駛過(guò)。

“周隊,你看這里,需不需要檢查?”

警車(chē)里,朱建平看著(zhù)周大隊長(cháng),目光閃爍地問(wèn)了句。

周翊盯了對方一眼,直接就把球踢了回去:“朱隊的意思呢?”

朱建平瞬間被問(wèn)住了,停頓了好幾秒鐘,才訕訕解釋道:“其實(shí)我是想提醒周隊,流金歲月的老板背景很深,縣里多次和局領(lǐng)導打招呼,所以……”

周翊暗暗冷笑,這個(gè)混蛋剛才分明就是想挖坑給他跳。

流金歲月的老板是誰(shuí),什么背景,他比對方知道得還清楚。

不僅如此,他還知道孫媚是啥時(shí)候被抓的,啥時(shí)候判的,判了幾年,而且在刑滿(mǎn)釋放之后還嫁了個(gè)小日……子過(guò)得不錯的富商。

“既然這樣,就收隊吧?!敝荞醋匀徊粫?huì )上對方的當。

雖然下定決心與罪惡不共戴天,但他此刻剛剛上任,立足未穩,根本不必急于一時(shí),馬上就與孫媚發(fā)生沖突。

時(shí)間站在他這邊,穩扎穩打,徐徐圖之才是上策。

朱建平坐直身子,偷偷看了周翊一眼,心里再沒(méi)有任何輕視對方的念頭。

以為人家是個(gè)愣頭青,實(shí)際卻是個(gè)老油條。

今后的日子,怕是不太好過(guò)??!

而就在這時(shí),朱建平忽然看到周大隊長(cháng)臉色一變,緊接著(zhù)輕喝一聲:“停車(chē)!”

‘流金歲月’娛樂(lè )城門(mén)口,簡(jiǎn)書(shū)月、田恬等人,再次被謝炤龍帶著(zhù)一幫小弟攔住。

做為東吉縣大名鼎鼎的‘龍哥’,謝炤龍今晚很高興,因為就在剛才,他無(wú)意中發(fā)現了兩個(gè)極品美女。

為什么稱(chēng)‘極品’呢。

因為連初中都沒(méi)上過(guò)的龍哥,再想不出別的詞兒來(lái)形容這兩個(gè)女人的美麗。

抱著(zhù)天下朋友皆膠漆的想法,很有禮貌的請兩位美女去他的包間做一會(huì )兒,卻沒(méi)想到人家根本不給面子。

龍哥很生氣,后果很?chē)乐亍?/p>

于是馬上叫來(lái)一幫小弟,準備來(lái)個(gè)霸王硬上弓。

侯曉磊與肖德超、戴鵬幾人心中暗暗叫苦,他們是土生土長(cháng)的本地人,雖然近些年在外發(fā)展,但又怎會(huì )不知‘龍哥’的兇名。

心狠手辣,六親不認,仗著(zhù)市里有關(guān)系,在東吉縣橫行霸道,為非作歹。

侯曉磊提了他那個(gè)工商局副局長(cháng)的叔叔,卻只換來(lái)人家極為不屑的一瞥。

白皓瑄與許恒剛擋在簡(jiǎn)書(shū)月、田恬前面,就被龍哥的小弟連推帶搡拖拽到一旁,甚至還挨了好幾腳。

他們在京城也算是有身份證的人,但是,強龍不壓地頭蛇。哪怕他們有可動(dòng)用的關(guān)系,那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。

“我們已經(jīng)報警了!”

閻玲玲勇敢地沖上去,舉著(zhù)手機大聲說(shuō)道。

龍哥抬手就是一巴掌,將閻玲玲變成了滾地小丸子。

報警?

龍哥發(fā)起彪來(lái),天王老子來(lái)了都沒(méi)用。

縱橫江湖這么久,他還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敢管他閑事的警察。

然后,今晚他就見(jiàn)到了。

一只溫暖有力的大手,慢慢將倒在地上的閻玲玲扶了起來(lái)。

閻玲玲抬起頭,看著(zhù)面前神色冷峻的年輕警察,驚喜萬(wàn)分地喊了聲:“周翊!”

一道道目光瞬間尋聲而至。

眾人這才發(fā)現,有一隊警察已經(jīng)趕到了現場(chǎng)。

周翊???

簡(jiǎn)書(shū)月與田恬驚訝地互望了一眼,周翊不是應該在鄉下值班嗎?

怎么會(huì )出現在這里?

侯曉磊等人先是一喜,但隨即心情又變得復雜起來(lái)。

別說(shuō)周翊只是個(gè)小小的民警,就算公安局幾個(gè)大隊長(cháng),甚至是副局長(cháng)來(lái)了,又能把龍哥怎么樣呢?

龍哥雖然多喝了兩杯,但腦子反應并不慢,立刻聯(lián)想到眼前這個(gè)敢管閑事的小警察,就是連媚姐面子都不給的新任治安大隊長(cháng)。

他邁著(zhù)螃蟹步晃晃悠悠地走上前來(lái),指著(zhù)對方的鼻子罵道:“你就叫周翊???”

周翊冷冷地看了對方一眼,伸手摘下警帽,遞給了一旁的閻玲玲。

緊接著(zhù),在周?chē)腥穗y以置信的目光中,他猛地飛起一腳,將這個(gè)號稱(chēng)整個(gè)東吉縣無(wú)人敢惹的龍哥踹翻在地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辣條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
    辣條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

    《官場(chǎng):一個(gè)小人物的野望》堪稱(chēng)是一部風(fēng)靡小說(shuō),由作者以墨為鋒執筆,小說(shuō)故事情節曲婉,以墨為鋒文筆流暢,運墨如飛,成功勾勒出了以周翊簡(jiǎn)書(shū)月為主角的人物群像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