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重生 > 官場(chǎng):我重寫(xiě)了人生劇本
官場(chǎng):我重寫(xiě)了人生劇本

官場(chǎng):我重寫(xiě)了人生劇本青澀小蘋(píng)果 著(zhù)

主角:周揚,王瑾
青澀小蘋(píng)果是小編非常喜歡的一名作家,成為他的忠實(shí)粉絲始于拜讀小說(shuō)《官場(chǎng):我重寫(xiě)了人生劇本》,該小說(shuō)的主角是周揚王瑾,看了著(zhù)實(shí)讓人神魂顛倒!《官場(chǎng):我重寫(xiě)了人生劇本》內容簡(jiǎn)介:2008年,周揚重生回到大學(xué)畢業(yè)季,然而劇本還是那個(gè)劇本…不過(guò)這一次,占盡先機的周揚卻變得不再茫然,因為他清楚,盡管眼前的起點(diǎn)很低,但是青云大道卻盡在眼前……這一次,他要勇攀高峰,登臨權位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09:58:23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會(huì )議結束之后,教育學(xué)院的辦公室里。

劉梅跟金曉芳幾個(gè)人回到辦公室,立即就跑到江濤那邊開(kāi)始新一輪的八卦。

“行啊江濤,我說(shuō)怎么最近跑機關(guān)跑得這么勤快,原來(lái)是有新去向了?!?/p>

“不聲不響就解決了個(gè)大事情,這一回算是高升了,怎么樣請客吧?”

“哪有的事,我這不是去開(kāi)會(huì )來(lái)著(zhù),也沒(méi)跑幾次??!”

眾人頓時(shí)一陣哄笑。

而在一側,豎著(zhù)耳朵聽(tīng)的周揚心里也猶如翻江倒海一般,因為上輩子楊志平之所以能正式留校拿到一個(gè)編制,就是因為江濤突然被調離的原因。

本來(lái)他還有些擔心事情會(huì )不會(huì )因為自己發(fā)生什么變化,但是現在一聽(tīng)幾個(gè)人的對話(huà),自然就明白他費盡心機等的機會(huì )終于來(lái)了。

不過(guò)周揚現在也在擔心另外一個(gè)問(wèn)題,既然江濤離開(kāi)教育學(xué)院是肯定的事情,那接下來(lái)肯定要重新招人了,剛才劉梅叫金曉芳去會(huì )議室,顯然領(lǐng)導是在講這個(gè)事情。

那接下來(lái)到底是怎么操作,到底是領(lǐng)導已經(jīng)有了屬意的人選,還是通過(guò)社招或者其他的什么形式把這個(gè)崗位定下來(lái),對于他來(lái)說(shuō)無(wú)疑是極為關(guān)鍵的。

所以一時(shí)間,周揚也不由得開(kāi)始患得患失起來(lái)。

而辦公室里,幾個(gè)人八卦了好一陣之后,總算是各回各位。

但是此刻。

在林偉明的辦公室里,卻即將發(fā)生一次眾人都不知道情況的談話(huà)。

黨委書(shū)記辦公室里,此時(shí)李文芳臉上的表情雖然掩飾的極好,但是明顯有些失落。

雖然她跟林偉明一個(gè)黨口的干部,一個(gè)是行政口的領(lǐng)導,但是到了正處這個(gè)級別,其實(shí)也就無(wú)所謂黨政之分了。

林偉明一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院長(cháng)能調任教務(wù)處的一把手,她李文芳自然也能進(jìn)黨辦,組織部或者宣傳部,然而事與愿違的是,在教育學(xué)院黨委書(shū)記這個(gè)位置上,她已經(jīng)足足待了將近5年的時(shí)間。

要知道,林偉明從副處級的副院長(cháng)提任正處級院長(cháng)的時(shí)候,她就已經(jīng)是正處級的書(shū)記了,現在馬上5年時(shí)間過(guò)去,她仍然在黨委書(shū)記的位置上,沒(méi)有任何調動(dòng)的風(fēng)聲。

但是林偉明已經(jīng)從院長(cháng)調任教務(wù)處處長(cháng)了,說(shuō)的夸張一點(diǎn),這明顯是當做副局級的領(lǐng)導干部去培養的。

但是事實(shí)就是如此,李文芳也沒(méi)辦法,畢竟林偉明的路子確實(shí)太廣了,本身是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導,自身的業(yè)務(wù)能力強,而且最令人羨慕不來(lái)的是,林偉明現在才四十多,而她已經(jīng)過(guò)了五十。

所以人比人氣死人,有時(shí)候真不是不服輸就行了,還得看個(gè)人的機遇。

當然,干了這么多年的黨委書(shū)記,李文芳也知道這個(gè)事情羨慕不來(lái),與其去羨慕嫉妒,倒不如跟林偉明處好關(guān)系。

萬(wàn)一將來(lái)林處長(cháng)真的變成了林校長(cháng),自己說(shuō)不定在退休之前還能干一任機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黨政一把手。

想到這里,李文芳立馬就扭轉了思想,然后起身敲開(kāi)了林偉明辦公室的門(mén),進(jìn)門(mén)后,兩個(gè)主要領(lǐng)導隔著(zhù)一堆的書(shū)分別坐在兩側的沙發(fā)上。

“偉明院長(cháng),你這一走,我們學(xué)院可就沒(méi)了主心骨咯?!辈焕⑹屈h口出身的干部,李文芳一句話(huà)就敲定了兩人談話(huà)的基調。

“鐵打的營(yíng)盤(pán)流水的兵,文芳書(shū)記,沒(méi)了我林偉明,還有張偉明李偉明嘛,不過(guò)接下來(lái)咱們教育學(xué)院的工作可是不大好做,這幾年形勢越發(fā)嚴峻了,上面兩位領(lǐng)導的要求越來(lái)越高,也不知道最后會(huì )把誰(shuí)派過(guò)來(lái)接這一攤子的事情?!?/p>

對于教育學(xué)院,林偉明還是很有感情的,畢竟他從一畢業(yè)就在教育學(xué)院做普通老師,將近二十來(lái)年的時(shí)間,先后從普通教師干到副教授,教授,行政級別也從專(zhuān)業(yè)負責人干到系主任,副院長(cháng),院長(cháng)。

可以說(shuō),教育學(xué)院就是林偉明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娘家,這陡然要走,他心里其實(shí)也掙扎得厲害。

“這個(gè)問(wèn)題兩個(gè)領(lǐng)導肯定會(huì )通盤(pán)考慮,不過(guò)你這一次把江濤帶走,我們學(xué)院可是一大損失,江濤這根筆桿子可是全校有名的?!?/p>

林偉明專(zhuān)業(yè)能力強,但是搞行政寫(xiě)東西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要弱一些,江濤作為學(xué)院辦公室的秘書(shū),這幾年確實(shí)給他寫(xiě)了不少好文章,這一點(diǎn)整個(gè)教育學(xué)院都清楚,林偉明也不刻意去避開(kāi)這個(gè)事情,確實(shí)很坦蕩,這點(diǎn)李文芳最佩服。

畢竟作為黨委書(shū)記,她要寫(xiě)的文章比林偉明可是多了很多,但是重要的稿件,李文芳從來(lái)就不敢讓下面的人去執筆。

“哈哈哈,還是那句話(huà),沒(méi)有江濤還有李濤周濤王濤嘛,這一次院辦招新人,文芳書(shū)記你親自把關(guān)肯定差不了?!?/p>

李文芳笑了笑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,不過(guò)心里卻有些不以為意,畢竟找人簡(jiǎn)單,但是找個(gè)能力不差又能寫(xiě)的科員,現在也沒(méi)那么簡(jiǎn)單,不過(guò)一個(gè)問(wèn)題很明確,那就是在她看來(lái),肯定要招個(gè)男生,這一點(diǎn)她跟林偉明是一樣的想法。

畢竟教育學(xué)院這邊,確實(shí)有些陰盛陽(yáng)衰了,如果再找個(gè)女生過(guò)來(lái),那也不利于辦公室開(kāi)展工作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一世為紅顏
    一世為紅顏

    青澀小蘋(píng)果的這部男頻小說(shuō)《官場(chǎng):我重寫(xiě)了人生劇本》,讓我詩(shī)意大發(fā),在此吟詩(shī)一首:與君相思意,幾人解風(fēng)情?伴君聽(tīng)雪語(yǔ),何人會(huì )其明?不求天倫之樂(lè ),但愿相惜相守度此生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