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總裁 > 霍先生乖乖寵我
霍先生乖乖寵我

霍先生乖乖寵我風(fēng)羽輕輕 著(zhù)

主角:霍紹霆,溫蔓
《霍先生乖乖寵我》是風(fēng)羽輕輕的一部小說(shuō),小說(shuō)類(lèi)型是豪門(mén),在同題材小說(shuō)中可以說(shuō)是佼佼者,深受讀者追捧和喜愛(ài)?!痘粝壬怨詫櫸摇饭适抡阂粓?chǎng)酒醉,她招惹上大人物,她有求于他,他貪圖她年輕身材好。時(shí)間久了,她才知道他心里有人,當他的白月光歸來(lái),他漸漸不再回家,溫蔓守著(zhù)空房,度過(guò)無(wú)數個(gè)沒(méi)有他的夜晚,后來(lái),她等到一張支票和他的一聲再見(jiàn)。本以為她會(huì )哭鬧,她卻拿著(zhù)支票利落走人:“霍先生,我們后會(huì )無(wú)期!”……再次重逢,她身邊有了旁人,他紅著(zhù)眼睛說(shuō):“溫蔓,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?!睖芈︻伒骸盎袈蓭?,先說(shuō)分開(kāi)的也是你!如果你想跟我約會(huì ),可能要排隊……”次日,她收到千億存款附加一枚鉆戒?;袈蓭焼蜗ハ鹿颍骸皽匦〗?,我想插隊?!?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10:04:29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接下來(lái)的日子,溫蔓很忙。

她見(jiàn)了姜銘律師,他很有能力,幾次碰面就理清思路。

寬敞明亮的辦公室,姜銘細細看過(guò)溫蔓遞交的材料,溫和笑笑:“你是紹霆介紹過(guò)來(lái)的,我就給你交個(gè)底,樂(lè )觀(guān)點(diǎn)說(shuō)可以低判到兩年?!?/p>

溫蔓心情有些復雜。

姜銘兩手交叉閑適地坐著(zhù),他又笑笑:“紹霆都開(kāi)口求了我,他自己怎么不打這個(gè)官司?若是他來(lái)打,是極有希望翻案判無(wú)罪的?!?/p>

溫蔓沒(méi)臉說(shuō)那些,她編了個(gè)借口:“霍律師大概沒(méi)有空檔?!?/p>

姜銘律師笑而不語(yǔ)。

他客氣地送溫蔓到門(mén)口,溫蔓很感激他,但她也知道這些禮遇都是霍紹霆的面子。

出了電梯,溫蔓正要打車(chē)回家。

“溫蔓?!庇腥私兴?。

溫蔓掉頭看過(guò)去,算是熟人,叫姜銳。

姜銳是顧長(cháng)卿發(fā)小,年紀輕輕自己開(kāi)一間貿易公司。從前溫蔓和顧長(cháng)卿在一起時(shí),聚會(huì )上見(jiàn)過(guò)幾次。

姜銳走到她面前,隨口問(wèn):“來(lái)辦事兒?”

溫蔓沒(méi)有隱瞞:“我來(lái)找姜銘律師?!?/p>

姜銳笑了:“找我爸呀?!?/p>

溫蔓怔住。

姜銳……是姜律師的兒子?

姜銳個(gè)子高高、長(cháng)相偏秀氣,姐姐愛(ài)的小狼狗類(lèi)型。他對溫蔓說(shuō):“溫蔓我請你吃飯吧!大家都是熟人,能幫忙的我一定幫?!?/p>

溫蔓猶豫了一下,就同意了。

姜銳將車(chē)開(kāi)過(guò)來(lái)。

一輛紅色法拉利,挺招搖的,他坐在車(chē)里說(shuō):“還沒(méi)有女孩兒能坐我這車(chē)呢,溫蔓你是頭一個(gè)?!?/p>

溫蔓總覺(jué)得,沾上姜銳有些不靠譜!

太熱情了!

明明他們就只有幾面之緣罷了,話(huà)都沒(méi)有說(shuō)過(guò)幾次。

不管怎樣,溫蔓是不想得罪姜銘的兒子的,她上了車(chē)。

姜銳等她系好安全帶,問(wèn):“想吃什么?”

溫蔓沒(méi)有矯情,提議:“T國菜吧!”

姜銳一踩油門(mén)。

車(chē)上,溫蔓一直沒(méi)怎么說(shuō)話(huà),她腦子里全是官司細節。

姜銳沒(méi)有打擾她。

只是在等紅燈時(shí),他會(huì )靜靜看她。

他一直喜歡溫蔓,沒(méi)人知道。

顧長(cháng)卿更不知道,他拋棄的前女友挺多人覬覦,要不是顧及顧長(cháng)卿,出手的不知道多少!

半個(gè)小時(shí)后,姜銳將車(chē)開(kāi)到一家T國菜館。

因為菜品好,客人挺多。

姜銳要了靠窗的座位,點(diǎn)菜時(shí)溫蔓主動(dòng)說(shuō):“我請吧!”

姜銳笑了笑:“真看不出來(lái),溫蔓你是這么主動(dòng)的女孩子?!?/p>

溫蔓知道他開(kāi)玩笑,一邊點(diǎn)菜一邊說(shuō):“姜銳你別開(kāi)我玩笑,請一頓飯不算什么的?!?/p>

姜銳收斂了。

溫蔓能賞一頓飯,完全是看他老子的面子,這點(diǎn)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。

他尋機想再撩她。

就在這時(shí),門(mén)口走進(jìn)來(lái)一對出色男女。

男的英挺,女的漂亮。

不是旁人,正是顧長(cháng)卿與霍明珠。

溫蔓也看見(jiàn)了,她立即拿菜單擋住臉,心中想著(zhù):沾上姜銳,確實(shí)不靠譜!

姜銳卻生怕顧長(cháng)卿看不見(jiàn)自己。

他主動(dòng)打招呼:“長(cháng)卿哥?!?/p>

顧長(cháng)卿看見(jiàn)他正要說(shuō)話(huà),目光一頓:姜銳對面坐著(zhù)的女孩子,即使擋著(zhù)臉他也一眼認出是溫蔓。

顧長(cháng)卿皺眉:溫蔓怎么會(huì )和姜銳在一起?

姜銳特別好心地解釋給他聽(tīng):“溫蔓請了我爸幫她打官司,我向她了解案情來(lái)著(zhù)?!?/p>

男人都是敏銳的,姜銳三言?xún)烧Z(yǔ),讓顧長(cháng)卿猜出心思。

——姜銳喜歡溫蔓,這是向他宣戰呢!

顧長(cháng)卿嗤笑:“姜銳,你這么好心?”

他又對溫蔓說(shuō):“你相信他,被賣(mài)了還幫他數錢(qián)?!?/p>

女人的直覺(jué)讓霍明珠不安,她問(wèn):“顧長(cháng)卿,你認識她?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缺愛(ài)先生
    缺愛(ài)先生

    本部小說(shuō)《霍先生乖乖寵我》是我看過(guò)的年度最佳小說(shuō),作者風(fēng)羽輕輕將人物性格刻畫(huà)的淋漓盡致,有時(shí)讓人跟著(zhù)哭,有時(shí)讓人跟著(zhù)笑,好久沒(méi)有這樣的情感宣泄了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