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穿越 > 開(kāi)局流放,敵國邪君非要娶我
開(kāi)局流放,敵國邪君非要娶我

開(kāi)局流放,敵國邪君非要娶我孤葉 著(zhù)

主角:楚凌葉,季千瀾
有這么一對小說(shuō)主角,他是情感的寄托,是心靈的向往,是詩(shī)和遠方!他就是小說(shuō)《開(kāi)局流放,敵國邪君非要娶我》中主角楚凌葉季千瀾。該小說(shuō)主要講述的是:楚凌葉被一塊石頭砸穿越,成了一名被流放的庶女,死姨娘,胞弟重病,無(wú)錢(qián)無(wú)糧,為了活命,她利用雞肋空間向縣令公子尋求合作。兩人有著(zhù)相似的經(jīng)歷與身世,她本以為他們是一路人,卻不想他為了報仇,求娶大國公主。她攜胞弟殺回京城,助胞弟謀劃帝位,結果敵國大軍壓境,指名要她和親。她不甘再成為他的禁臠,以定國長(cháng)公主之名率軍親征,戰場(chǎng)上兩人再相遇。季千瀾:“葉子,隨孤回去,孤定不負你!”楚凌葉:“滾!去與你的皇后相親相愛(ài)吧!”季千瀾:“不,孤的皇后,從來(lái)都只有你!”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10:19:28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楚凌葉心中掛念楚宸宇的情況,她出示自己的底牌,就是為了救他一命。

如果他真的就此昏迷不醒,那她這么做的意義,何在?

但季千瀾坐在那里不動(dòng)也不說(shuō)話(huà),讓她迫切的心漸漸冷靜下來(lái),又重新坐下來(lái)。

之前時(shí)間緊迫,她只是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空間異能,當時(shí)他還當她是魔法表演來(lái)著(zhù)。

想起空間里還有一張桌子,她將桌子拿出來(lái),擺在旁邊。

桌子上,當時(shí)的茶杯,茶壺都還在。

季千瀾的目光掃過(guò)去,很快又回到她身上,將她上下打量。

這兩天來(lái),他心中還是存了疑慮的,也不止一次來(lái)看她,企圖看穿她身上的秘密。

但為她清洗的婢女,將她從頭到腳都洗了個(gè)干凈,也沒(méi)有發(fā)現任何異常。

她身上原來(lái)的那身衣服,也是什么也沒(méi)有,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把東西藏到哪里了。

少女的容顏,他這兩天已經(jīng)看了無(wú)數遍,對于她的身份,他也早已經(jīng)打聽(tīng)清楚。

他可以很肯定,這個(gè)少女在那天他見(jiàn)到之前,一直都是平平無(wú)奇的。

甚至,那時(shí)候的她是打不還手,罵不還口的。

真正的變故,正是那天上午,被那些少年打了一頓后,她似乎換了個(gè)人,變得兇悍狠戾。

這個(gè)少女身上,有秘密,就像她憑空把東西收走,又將東西拿出來(lái)一樣,讓他怎么也看不透。

“你藏在哪里的?”他淡淡地問(wèn)道。

楚凌葉也淡淡地回道:“一個(gè)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,絕對安全可靠?!?/p>

季千瀾定定地看著(zhù)她:“任何人也找不到?”

“對!”除了她自己,誰(shuí)也不知道她把東西收在哪里。

“不在你身上某個(gè)地方?”他挑眉。

楚凌葉微微心驚,忽然想到,如果對方把她抓起來(lái),開(kāi)膛剖腹的話(huà),會(huì )不會(huì )找到那塊石頭?

如果他們找到那塊石頭,會(huì )不會(huì )也認他們?yōu)橹?,為他所用?/p>

那樣的話(huà),自己就什么用處也沒(méi)有了。

不對,那樣的話(huà),自己已經(jīng)是個(gè)死人了。

心中雖驚,面上卻不顯,淡淡道:“不在!”

“說(shuō)說(shuō)!”季千瀾往后靠在椅子上,感興趣地問(wèn)道。

“這是我前兩天意外激發(fā)的一項異能,可以溝通到另一片異空間?!?/p>

楚凌葉早在來(lái)的路上,就已經(jīng)想好解釋了:“異空間,就是與我們現在所處的不是同一個(gè)空間,而是在……平行空間?!?/p>

“我這樣說(shuō),你可能聽(tīng)明白?”

“繼續!”

他明白不明白不打緊,就想聽(tīng)聽(tīng)她能編出什么樣的借口來(lái)說(shuō)服自己。

楚凌葉抿了抿唇,感覺(jué)眼前這個(gè)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少年,太難相處了。

不過(guò)是一名小小的縣令公子,她前身還是太子府的小姐呢。

“就是,我可以與那個(gè)平行空間聯(lián)系,將物品送過(guò)去,隨時(shí)都可以再拿回來(lái)?!?/p>

季千瀾打量著(zhù)她的表情:“人呢?”

楚凌葉搖頭,要是人能進(jìn)去,她還用得著(zhù)來(lái)找他,暴露自己的空間嗎?

直接將楚宸宇送進(jìn)空間里,然后自己逃出這片牢籠之地,找一片有山林的地方,怎么也不能餓死自己啊。

“你這異能,很雞肋!”季千瀾聽(tīng)她說(shuō)完后,點(diǎn)評道。

楚凌葉氣結,雖然確實(shí)是雞肋了些,但從他嘴里說(shuō)出來(lái),卻讓她感覺(jué)氣憤。

她但凡能有一點(diǎn)活路,或者讓她多拖延幾天時(shí)間,她或許也能想到辦法。

但楚宸宇的身體,拖延不起。

她好不容易有個(gè)親人,她想盡自己的努力,去保護他。

“但我喜歡!”季千瀾看著(zhù)她憤恨的小模樣,才慢悠悠地將最后一句話(huà)說(shuō)出口。

楚凌葉瞪著(zhù)他,這個(gè)少年,是故意的!

季千瀾身體往前傾,伸出如玉般修長(cháng)的手指,輕輕捏住她的下巴。

他的聲音低沉暗啞,帶著(zhù)不可抗拒的威嚴。

“記住,以后,你只能是本公子的人,若被本公子發(fā)現你生了異心,死!”

“如若被本公子發(fā)現你是騙我的,你知道后果?!?/p>

楚凌葉伸手想打開(kāi)他的手,他卻自己放開(kāi)了。

下巴那里還殘留了他手指的余溫,帶著(zhù)絲絲疼痛感。

他是真的用了力氣的。

“現在,我能見(jiàn)我弟弟了嗎?”

她心中莫名有些不舒服,但這份不舒服到底是什么,她一時(shí)卻弄不明白。

季千瀾站起來(lái),往外面走去。

楚凌葉連忙站起來(lái)跟上,因為擔心楚宸宇的身體,她走得有些急切。

以至于沒(méi)有注意到季千瀾忽然停下來(lái),她的小身板直直撞上去。

鼻子上傳來(lái)劇痛,她連忙往后退兩步,遠離這個(gè)少年。

“干什么忽然停下來(lái)?”她抬手揉著(zhù)鼻子,沒(méi)好氣地說(shuō)道。

季千瀾回身深深地凝著(zhù)她,還從來(lái)沒(méi)有人敢用這樣的語(yǔ)氣與他說(shuō)話(huà)。

他身體往前傾去,靠近她耳邊,輕輕低語(yǔ):“你的秘密,只能我一個(gè)人知道,懂?”

他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楚凌葉的耳邊,讓她下意識往后退去。

癢癢的,不舒服。

她差點(diǎn)想翻白眼,他還以為她有暴露狂啊,要不是被逼到絕路,她哪敢暴露自己的底牌?

“知道了!”應下這話(huà),她的神色嚴肅了很多。

季千瀾深深地凝了她一眼,將她的表情盡收眼底,卻什么也沒(méi)有說(shuō),轉身打開(kāi)門(mén)出去。

楚凌葉沖他的背影狠狠地揮揮小拳頭,卻不想少年仿佛背后長(cháng)了眼睛,回頭看來(lái)。

她連忙收回自己的拳頭,收起臉上憤恨的神色,低頭理了理衣服,這才跟著(zhù)走出去。

季千瀾并沒(méi)有帶她去看楚宸宇,她跟著(zhù)走了一會(huì ),就被兩名婢女攔下來(lái)。

“小姐,你弟弟在這邊,請跟我來(lái)?!?/p>

楚凌葉看看季千瀾的背影,沒(méi)說(shuō)什么,跟著(zhù)婢女往另一個(gè)方向走去。

很快,楚凌葉在另一個(gè)房間里,見(jiàn)到了胞弟楚宸宇。

此時(shí)的楚宸宇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,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,如果不是他微微起伏的胸膛,會(huì )以為他已經(jīng)死了。

房間里有一名小廝在照顧他,看到她進(jìn)來(lái),他微微行了一禮。

楚凌葉坐在床邊,伸手輕輕摸上他的額頭,已經(jīng)退了高熱。

她問(wèn)小廝:“我弟弟現在是什么情況?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墊腳吻紅唇
    墊腳吻紅唇

    《開(kāi)局流放,敵國邪君非要娶我》是一部很難得的小說(shuō),在如今魚(yú)龍混珠的時(shí)代,堪稱(chēng)佳作。作者孤葉腦洞很大,這也使得本部小說(shuō)《開(kāi)局流放,敵國邪君非要娶我》極具吸引力,讓人讀后韻味無(wú)窮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