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穿越 > 侯府春嬌
侯府春嬌

侯府春嬌貓可愛(ài) 著(zhù)

主角:林秋晚,楚璟燁
林秋晚楚璟燁是小說(shuō)《侯府春嬌》中的一對主角,他們的一炮走紅,少不了作者貓可愛(ài)嘔心瀝血的創(chuàng )作!該小說(shuō)主要故事內容:前世,林秋晚兢兢業(yè)業(yè)為寧安伯爵府奉獻二十一年,直到死前才發(fā)現,丈夫早有姘頭,婆母佛口蛇心,甚至連兒子都不是她生的親子,重來(lái)一世,林秋晚趁著(zhù)新婚夜的燭火,主動(dòng)拉著(zhù)丈夫兄長(cháng)進(jìn)入帳床。她要所有欺她瞞她的人付出代價(jià)!后來(lái)滿(mǎn)室暖香,楚璟燁抱著(zhù)眼角濕紅的林秋晚,聲聲輕喚,“晚晚,與他和離,嫁給我好不好?”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10:25:2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你干什么!”林秋晚扭過(guò)身掙扎:“松開(kāi)!”

她哪有楚璟燁力氣大,沒(méi)兩下就被絞了手腳,被他用一種抱貓的姿勢摁在懷里。

林秋晚骨架不小,但耐不住楚璟燁身材實(shí)在高大精壯,只用單手就能讓她動(dòng)彈不得。

“楚璟燁!”林秋晚咬牙,氣的要伸手打他。

手伸不出來(lái),楚璟燁也沒(méi)給她再有動(dòng)作的機會(huì ),腳尖一點(diǎn),帶著(zhù)林秋晚就跳上了圍墻。

林秋晚透過(guò)楚璟燁的手臂,看見(jiàn)了腳底下寧安伯爵府的后花園飛速遠去。

楚璟燁真的瘋了,他真是個(gè)瘋子!

他竟然就在伯爵府里,光天化日的抱著(zhù)她飛起來(lái)!

腳步點(diǎn)地,楚璟燁后背抵上灰磚墻,抱著(zhù)林秋晚,讓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動(dòng)作迅捷又輕巧,甚至連一片落葉都沒(méi)踩碎。

林秋晚暈頭轉向,一時(shí)間沒(méi)認出來(lái)這是哪里的屋檐后,只能大概猜測她還沒(méi)出寧安伯爵府。

沒(méi)等回過(guò)神的林秋晚開(kāi)口,楚璟燁就湊在了她耳側,小聲的笑道:“叫啊,叫出來(lái),最好讓大家看看你現在是什么樣子?!?/p>

后背抵著(zhù)楚璟燁的胸膛,林秋晚身體繃的緊緊,臉色發(fā)白。

說(shuō)后悔惹上這個(gè)瘋子已經(jīng)來(lái)不及,現在只能防止被任何人看見(jiàn)她跟楚璟燁這禁忌的關(guān)系。

林秋晚收斂心神,深吸一口氣,想要跟楚璟燁說(shuō)清楚昨夜的事情,才開(kāi)口說(shuō)了一個(gè)“你”字,楚璟燁便貼了上來(lái)。

密密匝匝的吻落下來(lái)。

楚璟燁的氣息銳利又冷冽,無(wú)形當中像是能化作一把利刃,抵著(zhù)林秋晚的心口。

他的手又不老實(shí)的從林秋晚衣底鉆了進(jìn)去,沒(méi)有肚兜的阻擋,毫不費力的就能摸到她溫軟如玉的肌膚。

昨夜種種記憶又襲了上來(lái),林秋晚忍不住有些發(fā)顫。

巴掌落到楚璟燁臉上的前一瞬,林秋晚聽(tīng)見(jiàn)了窗邊傳來(lái)熟悉的說(shuō)話(huà)聲。

“母親,兒子不懂,她既已經(jīng)嫁過(guò)來(lái),嫁妝當然也是我們家的,您把又何必把掌家中饋交出去?之后再想要拿回去,可就難了?!?/p>

是楚時(shí)修的聲音。

林秋晚這才發(fā)現,楚璟燁把她帶來(lái)的地方,是老太太堂屋的正背面,她們靠著(zhù)的地方,剛好是老太太寢屋的后窗下。

她剛剛要是說(shuō)一句話(huà),屋里的老太太和楚時(shí)修推窗就能發(fā)現她們!

老太太語(yǔ)調與面對林秋晚時(shí)完全不同,褪掉假惺惺的慈悲只剩下刻薄的尖利:“時(shí)修,男人的目光不能這么短淺,想要她的嫁妝當然不難,但僅僅是要她的嫁妝就夠了嗎?”

“母親的意思是?”

楚時(shí)修的聲音離窗口更近了一些,應該是坐到了老太太的床榻上。

老太太冷笑:“林家這么大的家業(yè),林將軍帶著(zhù)林小將常年駐守邊地,就只剩林秋晚那個(gè)體弱多病的親娘留京,你覺(jué)得,要是林秋晚想拿林家來(lái)貼伯爵府,她娘攔得住嗎?”

老太太讓楚時(shí)修一定把林秋晚娶回來(lái),這算盤(pán)從最早就開(kāi)始撥動(dòng)了。

比林秋晚想的還要早。

已經(jīng)進(jìn)了四月,伯爵府花園里的常青樹(shù)生了新葉,斑駁的樹(shù)影落進(jìn)林秋晚的眼睛里。

林秋晚閉上了眼,眼前浮現前世娘親去世那一日,那溫柔又殷切的叮囑。

“晚晚,娘親走后,這世上就剩你一人了,娘親放心不下你,你千萬(wàn)保重好自己,就算是要貼補夫家,也要多多為自己考慮,留些底子在自己手里?!?/p>

林秋晚還記得,她當時(shí)是如何堅定回話(huà)的。

她說(shuō)。

“娘你放心,相公待我很好,婆母也把我當成親女兒疼愛(ài),女兒有家了?!?/p>

“女兒怎么會(huì )是一個(gè)人呢?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語(yǔ)伊
    語(yǔ)伊

    《侯府春嬌》讓我明白了很多道理,也慢慢解開(kāi)了我的心結:我們在一起的時(shí)候,我總是放大你的好。我們分手的時(shí)候,我又放大了自己的悲傷,沉浸在瑣碎的記憶里,心底的痛,無(wú)以言表。原來(lái)走一起是緣分,一起走才是幸福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