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婚碎情已涼
婚碎情已涼

婚碎情已涼棲七 著(zhù)

主角:唐語(yǔ)欣,顧正祁
小說(shuō)《婚碎情已涼》是一部相當吸引人的小說(shuō),可以說(shuō)是章章出彩,人物沖突此起彼伏,時(shí)時(shí)牽動(dòng)著(zhù)讀者的心,為之擔憂(yōu),為之著(zhù)迷?!痘樗榍橐褯觥方榻B:婚后,她被他的溫柔打動(dòng),貪心淪陷于這份婚姻時(shí),卻發(fā)現,原來(lái),她不過(guò)是他尋來(lái)的替身!而當她決絕離去,消失在大海之上的那一刻,他才徹底明白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......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0-10-10 20:04:16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一朵花?

聽(tīng)到這話(huà),蔡麗娜微微蹙眉,她之前不是已經(jīng)把那些墻上的花去掉了嗎,難道是沒(méi)弄干凈?

顧正祁淡淡道:“這朵花看起來(lái)很不起眼,但是恰好我最喜歡發(fā)現一些細節方面的東西,所以正好就看到了?,F在,蔡小姐可以為我解釋一下,為什么這里會(huì )有一朵迎春花嗎?”

什么迎春花?

蔡麗娜臉色不由緊繃,她拿到這幅圖紙之后覺(jué)得這些花看起來(lái)有點(diǎn)累贅,就把這東西去掉了。

這一朵花應該是去的時(shí)候沒(méi)發(fā)現,現在卻被顧正祁發(fā)現了,而且他還認出了這朵花居然是迎春花!

“這個(gè)......”

蔡麗娜對著(zhù)顧正祁的眼睛,到口的謊言卻有種說(shuō)不出來(lái)的感覺(jué),仿佛他早就看穿了她的謊言。

這個(gè)猜測來(lái)得沒(méi)有原由,卻讓蔡麗娜手心都冒出了汗水。

“怎么,這不是蔡小姐的設計嗎,我還以為這個(gè)小細節是你的一點(diǎn)巧思呢?!鳖櫿钏朴悬c(diǎn)遺憾的嘆了口氣,“我的未婚妻最喜歡的花就是迎春花,蔡小姐知道迎春花的花語(yǔ)嗎?”

“這......這......”

蔡麗娜完全回答不上來(lái),面對著(zhù)顧正祁遺憾的眼神,以及同行們看向她的奇怪眼神,蔡麗娜第一次后悔起來(lái)自己為什么要一時(shí)貪心就偷了唐語(yǔ)欣的設計,而且還沒(méi)有把痕跡消除干凈!

現在該怎么辦......

她不由看向張崇軍,希望他幫自己解決。

張崇軍身上也在冒汗,縱容自己的手下偷竊別人的設計,這樣的事情如果傳出去,他這個(gè)老板也不要當了。

“這個(gè),顧總,或許這只是個(gè)美麗的誤會(huì )。這個(gè)設計的確是麗娜的設計,不過(guò)這朵迎春花,卻是偶然?;蛟S,或許是哪個(gè)助手一不小心加上去的......”

“這么重要的事情,設計師們無(wú)一不是親力親為,特別是最后的成品圖紙,更是得設計師親自盯著(zhù)不可,哪個(gè)助手有這個(gè)能耐去加上一朵花?”

一向和元朗不對盤(pán)的玫瑰設計公司老板嗤了一聲,“不會(huì )是,這根本不是蔡小姐的作品而是挪用別人的吧?”

這次的單子肯定是和她們沒(méi)關(guān)系了,但是能把元朗也排除出局,她當然不介意加一分力,當即又說(shuō)道:“偷的終究是偷的,怎么都不可能變成自己的!”

“你!”張崇軍咬牙瞪她,色厲內荏道:“不管你怎么說(shuō),這的確是麗娜的設計,你休想詆毀我們元朗!”

“你還真的有臉這么說(shuō)!”

門(mén)忽然被人一腳踢開(kāi),門(mén)板咚的一聲撞到墻壁上發(fā)出一聲巨響,吸引來(lái)室內眾人的目光,唐語(yǔ)欣站在門(mén)口,冷冷的看著(zhù)臉色劇變的元朗二人,嗤笑道:“張崇軍你怎么不說(shuō)說(shuō),你和蔡麗娜是怎么勾搭成奸,又是怎么買(mǎi)通我組里的人偷取了我的設計?還大言不慚的說(shuō)這是她設計出來(lái)的,她知道我這個(gè)設計的精髓是什么嗎?她知道迎春花代表的意思嗎?”

隨著(zhù)她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的問(wèn)題拋出來(lái),張崇軍和蔡麗娜的臉色就越來(lái)越難看。

“唐語(yǔ)欣!你怎么會(huì )在這里!”

張崇軍沒(méi)想到唐語(yǔ)欣居然會(huì )出現在這里,再看她說(shuō)話(huà)的時(shí)候顧正祁居然一點(diǎn)都沒(méi)有阻攔的意思,他心頭猛地一沉。

“我是這套設計的原創(chuàng )者,我怎么不能出現在這里?”唐語(yǔ)欣毫不示弱的回應道,大眼睛掃了一圈會(huì )議室里的眾位同行,冷冽一笑,朗聲道:“大家一定也很好奇吧,那我現在就為大家來(lái)解解惑!”

“總裁......”蕭特助低頭詢(xún)問(wèn),這是他們公司自己的事情,在這里鬧恐怕不好看吧。

顧正祁搖搖頭,示意他不用管。

“事實(shí)上,從一個(gè)月前,這套設計就出現在我的腦海里,從它的出生到完善,一共花費了我和我的組員一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??删驮谇疤斓墓緯?huì )議上,作為一組組長(cháng)的蔡麗娜在我的前面公布了這套和我幾乎完全一致的設計!”

唐語(yǔ)欣微微仰著(zhù)下巴,停頓了下,繼續說(shuō)道:“我想在場(chǎng)眾位大多都是設計師,或者是曾經(jīng)做過(guò)設計師,自然知道同樣的設計不可能出現兩個(gè),這其中出現了什么問(wèn)題,想必大家都能明白一二?!?/p>

“我后來(lái)查到是我的一位組員把我的設計透露給了別人,而她就在星期一的時(shí)候請了長(cháng)假沒(méi)來(lái)上班。作為我的組員,請假不對我說(shuō),卻對我們的老板說(shuō),這是什么意思?”

唐語(yǔ)欣邪邪一笑,“哦對了,我差點(diǎn)忘了說(shuō),張總和蔡小姐似乎是情侶關(guān)系?!?/p>

“嗤,老板和女朋友合起來(lái)欺負自己的員工,這種事情恐怕也只有元朗的人做得出來(lái)?!泵倒辶⒖锑托ζ饋?lái),“哦唐小姐,這里面當然不包括你?!?/p>

“沒(méi)關(guān)系?!碧普Z(yǔ)欣擺擺手,朗聲笑道:“我今天既然來(lái)到這里,自然早就想好了退路,事實(shí)上,此刻我的辭職信已經(jīng)擺在了張總的辦公桌上?!?/p>

“同時(shí),我也要向眾位宣布一件事,那就是,我唐語(yǔ)欣將開(kāi)設自己的獨立設計工作室,而我們工作室的第一個(gè)合作對象,就是帝爵的總裁,顧正祁顧總!”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囚鳥(niǎo)
    囚鳥(niǎo)

    有一種上癮,一旦愛(ài)上,便無(wú)法戒掉!我想我已經(jīng)對小說(shuō)《婚碎情已涼》徹徹底底上癮了,更不可自拔的愛(ài)上了小說(shuō)中的主角唐語(yǔ)欣顧正祁,多么希望現實(shí)中也有這么一個(gè)人等著(zhù)我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