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總裁 > 大海春暖花開(kāi)
大海春暖花開(kāi)

大海春暖花開(kāi)淺線(xiàn) 著(zhù)

主角:顧深,宋晚晴
淺線(xiàn)是一位腦洞很大的作家,在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寫(xiě)作方面極具天賦,他既可以做到天馬行空,又可以收放自如,這種寫(xiě)作風(fēng)格在小說(shuō)《大海春暖花開(kāi)》中體現的淋漓盡致?!洞蠛4号ㄩ_(kāi)》內容介紹:“轟隆”一聲,監獄大門(mén)在我身后轟然關(guān)上。我狠狠吸了幾口“自由”的空氣,只覺(jué)得外面天大地大,獨我身陷囹圄,不得超脫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11:37:27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轟隆”一聲,監獄大門(mén)在我身后轟然關(guān)上。

我狠狠吸了幾口“自由”的空氣,只覺(jué)得外面天大地大,獨我身陷囹圄,不得超脫。

打開(kāi)出獄時(shí),監獄長(cháng)塞給我一只塑料袋。

里面僅有一張身份證,一身干凈衣服,一張百元鈔票。

“拿著(zhù)吧,以后好好做人,別再回來(lái)了?!?/p>

就連監獄長(cháng)都知道,一定不會(huì )有人來(lái)接我。

三年前,宋氏將我清理門(mén)戶(hù),連父母都不要的人,還能去哪呢?

可是,好好做人,我明明什么都沒(méi)有做過(guò),卻成了罪大惡極之人?

陳沫不是我殺的。

我在法庭上的辯解,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相信,顧深不信、甚至連生我養我的父母都不信。

三年牢獄之災,備受屈辱折磨。

直到今天,自己也開(kāi)始模糊,或許陳沫就是我害死的呢!

一輛巴士迎面開(kāi)來(lái),我看了眼十米開(kāi)外的站臺,追了過(guò)去。

剛抬起腿,鉆心的疼便從腰腿處傳來(lái),幸好,我早已經(jīng)習慣了。

我踉蹌的跟著(zhù)車(chē)跑了幾米,或許看我腿腳不方便,司機提前停了下來(lái)。

“謝謝,謝謝您!”我艱難地挪上車(chē),掏出錢(qián),卻只有一張十塊的整錢(qián)。

怎么辦……

我擦了擦臉上的汗,瞟了眼司機的表情,心跟著(zhù)他的眉頭一起收緊。

“對不起,耽誤您了……”

我舍不得花掉,只好局促地下車(chē),司機看了一眼我身后的監獄大門(mén),刷了一下自己的卡,

“上車(chē),坐好?!?/p>

我訥訥地走回去,猶豫了許久,還是將全部身家塞進(jìn)了錢(qián)箱。

我不想欠任何人,因為還不起。

車(chē)里很空,只有幾個(gè)抱著(zhù)手機的小年輕,一起嘻嘻哈哈的打游戲。

我找了個(gè)靠窗位置坐下,陽(yáng)光灑在我蒼白的臉上,刺地一邊眼睛涌出淚來(lái)。

三年了,陰溝里的老鼠重見(jiàn)天日,真的會(huì )開(kāi)心嗎?

道路兩旁的高樓鱗次櫛比井然有序。

我看著(zhù)這光怪陸離的城市與我丑陋的倒影漸漸重疊在一起。

既顯得和諧又格格不入。

機械的提示音播報站點(diǎn),陸續有人上下車(chē),可我又能去哪呢?

……回家嗎?

耳邊突然響起冰冷的嗓音,寒意頓時(shí)從心頭蔓延,刺地我驟然蜷縮四肢。

“不想宋氏集團破產(chǎn),就不準再回宋家?!?/p>

怎么忘了,哪還有家……

我將手伸進(jìn)口袋,握緊了僅剩的證件。

驀地,一張粉嫩的小臉躍然眼前,她沖我咧嘴一笑,仿佛在安撫我。

“別怕,媽媽?zhuān)氵€有我?!?/p>

暗無(wú)天日的牢獄生活里,始終有一道光。

它支撐著(zhù)我走出鐵門(mén),盡管全世界都拋棄了我,至少,還有夢(mèng)兒。

想到女兒,心里頓時(shí)泛起一陣酸澀,不知道她過(guò)得好不好。

我必須活下來(lái),賺夠錢(qián),才能把夢(mèng)兒接回來(lái)。

一瞬間我仿佛確定了目的地,挪著(zhù)身子下了車(chē)。

在破舊的信息欄上,一行一行的瀏覽招聘廣告。

余光無(wú)意間發(fā)現,我身后竟跟著(zhù)一輛白色奔馳。

定睛一看,竟然,是顧深!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一世為紅顏
    一世為紅顏

    淺線(xiàn)的小說(shuō)《大海春暖花開(kāi)》,看了讓人韻味無(wú)窮,從中讓我明白了:世上最美的情感,不是感覺(jué)你有多好,而是感念于你對我有多好;世上最牢固的感情不是我愛(ài)你,而是我習慣了有你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