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婚戀 > 盤(pán)花扣
盤(pán)花扣

盤(pán)花扣余簡(jiǎn)兮 著(zhù)

主角:譚景昀,許絲柔
譚景昀許絲柔是余簡(jiǎn)兮筆下的人物,源自小說(shuō)《盤(pán)花扣》,這是一部婚戀題材的女頻小說(shuō),深受廣大書(shū)迷喜愛(ài)。小說(shuō)《盤(pán)花扣》主要內容概述:作為譚家的待年媳婦,許絲柔覺(jué)得自己很合格。譚家規矩大,她從不敢行差踏錯。譚景昀出國,她替他盡孝,侍奉老母。他有了心上人,她肯主動(dòng)讓位。只是不知道譚景昀為什么偏在她下堂求去時(shí)發(fā)了瘋?!白T景昀,我不是你的玩物?!彼饋?lái),紅著(zhù)眼將散亂的頭發(fā)重新綰好,“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譚景昀手一伸,掌心里藏著(zhù)那充作她衣扣的十二顆珍珠,面色平靜:“方才我弄壞的,我替你補上?!?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12:46:35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老太太選來(lái)選去,直挑到將近十點(diǎn)才選定了一套婚紗。像是坐定了什么大事一樣,心滿(mǎn)意足地由譚景明扶著(zhù)回房睡下。許絲柔留下,看著(zhù)傭人將客廳打掃干凈。

“少奶奶,客廳是不是給您留盞小燈?”

家里人都知道許絲柔的習慣。

她看了看角落里那燈罩被擦得晶瑩剔透的小燈,默默走過(guò)去,抬手將那燈罩上垂下的銀鏈子一拉:“不等了,你們也回房早些休息吧?!?/p>

*

沒(méi)等到晚歸的譚景昀,許絲柔反而像是撂下了一樁心事一樣,破天荒地睡了個(gè)格外香甜的好覺(jué)。

醒來(lái)已經(jīng)是將近十點(diǎn)了。傭人金鳳端著(zhù)餐盤(pán),將早餐送上樓,她順便就吩咐金鳳,通知司機王叔備車(chē)。

譚景昀要她去買(mǎi)衣服,她就去買(mǎi),也免得出出進(jìn)進(jìn),穿得太保守,惹他面上無(wú)光。

只是買(mǎi)完衣服,繞道去了南門(mén)大街16號一趟。

振華學(xué)校上午共有四節課,許絲柔到時(shí),正逢第三節下課。不大的院子里零零散散站著(zhù)六七位正在休息的學(xué)生。

她攔住其中一個(gè)男生詢(xún)問(wèn):“同學(xué),請問(wèn)校辦公室在哪里?”

男生沒(méi)有回答,倒先反問(wèn):“小姐,您有什么事?”

“我想了解一下入學(xué)的條件?!彼f(shuō)著(zhù),將一直拿在手里的傳單遞過(guò)去。

男生看了,笑了一聲:“校辦的位置不好找,我帶您過(guò)去?!?/p>

許絲柔道了謝,就跟在那男生身后。

學(xué)??雌饋?lái)門(mén)面并不大,但校園卻幽深,繞過(guò)主樓的走廊,后面竟還有兩三排建筑。男生一面走,一面給她介紹:“這是我們的圖書(shū)室;這是宿舍,學(xué)生或住宿或走讀都是可以的;那邊就是操場(chǎng),我們每周有四節體育課……”

男孩說(shuō)完,低頭看了看她的腳。

許絲柔雖然沒(méi)有纏足,但乍然被陌生男子一看,還是下意識地動(dòng)了動(dòng)裙擺,將雙腳略遮掩了起來(lái)。

“對不起,小姐,是我失禮了?!蹦猩R上道歉。

她低聲道了句:“不要緊?!闭f(shuō)完,還低頭露出個(gè)諒解的微笑。

頭一低,便瞧見(jiàn)男生校服袖口遮掩下的手腕上佩戴著(zhù)的一枚小小的銀墜子。那是一只魚(yú)形的吊墜,雖經(jīng)保養,可銀子仍然有些發(fā)烏了,難得的是那條鯉魚(yú)一劃一刻都十分清晰,栩栩如生。

她的目光凝在那枚銀墜上,久久錯不開(kāi)。那是她父親為母親親手鏨刻的,世上只此一枚。

她認得,不會(huì )錯。

再見(jiàn)父母遺物,卻是在一個(gè)陌生人的手上,許絲柔心里又是激動(dòng),又是害怕,甚至話(huà)音都有些顫抖了:“同學(xué)……你這枚墜子是怎么來(lái)的?”

“多年前一位朋友所贈?!蹦猩凰龁?wèn)得一愣,“怎么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兆南人?”

“是?!彼挥纱蛄科鹚齺?lái)??戳税肷?,才猶疑著(zhù)吐出她的名字,“絲絲?”

“天問(wèn)?”她點(diǎn)點(diǎn)頭,他清秀的面貌和記憶里男童的樣子漸漸吻合,許絲柔的臉上也逐漸綻開(kāi)了一個(gè)熱烈的笑容,“是你啊,你怎么會(huì )到寧州來(lái)讀書(shū)?”

向天問(wèn)讓許絲柔跟上她,兩人一邊在走廊里慢慢踱步,一邊娓娓道來(lái):“話(huà)說(shuō)來(lái)長(cháng)。我十四歲上,奶奶去世了。這些年,多虧了一位好心人的資助,我才能活下來(lái),我的學(xué)費也是他幫我墊付的?!?/p>

“真有這樣的人?”許絲柔纖秀的眉微挑。

兵荒馬亂的年景里,也不知是什么人這么熱心。

“是,而且這位先生還資助了不少貧困學(xué)生,尤其是女生。哦,他還給我們學(xué)校投資,成立了女子救援會(huì )?!毕蛱靻?wèn)嘆了一聲,可眼睛里卻亮閃閃的都是欽佩,“只可惜,這樣的人,我一直沒(méi)有機會(huì )能見(jiàn)一見(jiàn)他,向他當面表示我的感謝?!?/p>

“如此說(shuō)來(lái),這位先生真是一位高尚的人?!痹S絲柔聽(tīng)了,也不禁跟著(zhù)他贊嘆起來(lái),“身為男人,竟然肯幫助女子進(jìn)步?!?/p>

“還不止。我們通過(guò)一次信,他說(shuō),他走上這條道路,都是受了他未婚妻的啟發(fā)?!?/p>

既是還未成婚,想來(lái)這人一定還算年輕。亂世里這樣志同道合而又一往情深的一對人,大概才算是書(shū)中說(shuō)的“神仙眷侶”吧?

也許就像是譚景昀和方玉珊那樣。

想到此,許絲柔的聲音愈加地低:“想來(lái)這位小姐……一定也是一位奇女子?!?/p>

“我想也是?!?/p>

兩人一路說(shuō),已走到了校辦門(mén)口,向天問(wèn)就停下來(lái),道:“就是這里了,你先進(jìn)去見(jiàn)主任,我去一趟圖書(shū)館,很快回來(lái)。我們一會(huì )兒再見(jiàn)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會(huì )呼吸的痛
    會(huì )呼吸的痛

    《盤(pán)花扣》不愧是一部爆火的女頻小說(shuō),作者余簡(jiǎn)兮善于捕捉細節,精于場(chǎng)景設置,多用氣氛烘托劇情,可讀性極強。在此力薦這部小說(shuō)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