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穿越 > 八零嫁糙漢:我老公是第一硬漢
八零嫁糙漢:我老公是第一硬漢

八零嫁糙漢:我老公是第一硬漢洛依吃不飽 著(zhù)

主角:夏圓圓,許淵
洛依吃不飽是備受網(wǎng)友喜愛(ài)的一名小說(shuō)家,尤其是他的作品《八零嫁糙漢:我老公是第一硬漢》,可以說(shuō)是家喻戶(hù)曉!小說(shuō)《八零嫁糙漢:我老公是第一硬漢》主要內容介紹:一睜眼,夏圓圓一朝回到嫁人前。前世夏圓圓被渣男毀名聲,嫁給負心漢不說(shuō),還因此流產(chǎn)。重活一世,夏圓圓打跑了媒婆,手撕了渣男,一轉頭碰上回鄉休整的青梅竹馬兵弟弟。弟弟人帥癡情,上輩子夏圓圓嫁人后弟弟舊情難忘,災情任務(wù)中壯烈犧牲。重生一世,夏圓圓再也不要辜負弟弟的深情?!S淵人帥身材好,那副衣架子似的身材秒殺后世雙開(kāi)門(mén)冰箱。夏圓圓這輩子做的最明智的一件事,就是腦子一熱答應了許淵的求婚。以至于每晚被折騰到死。論一個(gè)餓了許久精力旺盛的年下弟弟的體力?夏圓圓表示:上癮!重生前,夏圓圓只想報恩。重生后,夏圓圓只想跟其相伴到老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19:07:4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趙東海扯著(zhù)夏圓圓,寡婦拉著(zhù)趙東海,一個(gè)兩個(gè)的都不讓走,這壯觀(guān)的三角戀引來(lái)了大批人的圍觀(guān)。

都是同一個(gè)村里的人,大家自然也認識他們三個(gè)。

“這趙東海,不是對夏圓圓不搭理嗎,怎么今天突然轉了性?”

“看見(jiàn)人家圓圓結婚急了唄。讓我說(shuō),夏圓圓還是聰明的,像趙東海這種人早離開(kāi)早點(diǎn)安生?!?/p>

似乎是聽(tīng)見(jiàn)的那人說(shuō)的話(huà),趙東海顯得更慌了。

“圓圓,以前都是我的錯。你不要離開(kāi)我!你跟那個(gè)許淵結婚,一定是因為太傷心了,對不對?我知道錯了,再給我一次機會(huì )好嗎?”

“你有病吧?”

夏圓圓忍不住翻了個(gè)白眼:“趙東海,你是不是有什么臆想癥?我跟許淵結婚,跟任何人都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,只是因為我喜歡他而已?!?/p>

“你放手!你想丟人現眼別帶上我!”

“我不相信!你前幾天還愛(ài)我愛(ài)的死去活來(lái)的,怎么可能突然就愛(ài)上許淵了?”

“還能是什么,不就是見(jiàn)一個(gè)愛(ài)一個(gè)的女人唄?!庇腥嗽谌巳褐锌礋狒[不嫌事兒大。

“說(shuō)話(huà)之前,最好注意一點(diǎn),什么該說(shuō)什么不該說(shuō)?!?/p>

忽然,人群里傳來(lái)了熟悉的聲音。

夏圓圓看去,只見(jiàn)許淵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已經(jīng)擠到了人群里面來(lái)。

他給了夏圓圓一個(gè)稍安勿躁的眼神,夏圓圓立馬往他身后躲去。

那人見(jiàn)許淵來(lái)了,就不敢吱聲了。

許淵的身形將夏圓圓遮住,趙東海一想到那天酒席上他的武力壓制,就忍不住打哆嗦。

手一軟,放開(kāi)了夏圓圓。

“趙東海,夏圓圓已經(jīng)是我的媳婦了,請你不要再來(lái)糾纏她。你做的那些事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點(diǎn)破了,對誰(shuí)都不好?!?/p>

趙東海臉色不好看地說(shuō)道:“這里又有你什么事?”

“你糾纏的是我媳婦兒,怎么就沒(méi)我事了?在趙家的人還沒(méi)有過(guò)來(lái)之前,你好自為之吧?!?/p>

說(shuō)完,他就帶著(zhù)夏圓圓離開(kāi)了這個(gè)是非之地。

走遠了,他們還能聽(tīng)到寡婦的怒吼聲。

這寡婦是真慘啊……

夏圓圓不僅在心里面感嘆一聲。

“對了,這個(gè)給你?!?/p>

只見(jiàn)許淵的手掌心里面靜靜躺著(zhù)一個(gè)發(fā)夾。

“這是?”夏圓圓愣了愣。

許淵的鼻尖有點(diǎn)紅,他不自然的說(shuō)道:“剛剛路過(guò)小攤的時(shí)候,瞧著(zhù)好看便給你買(mǎi)了,挺適合你的?!?/p>

那個(gè)發(fā)夾是一個(gè)小蝴蝶,蝴蝶的旁邊還有朵花,好看極了。

夏圓圓滿(mǎn)心歡喜地接過(guò)那個(gè)發(fā)夾,別在頭發(fā)上。

“好看嗎?”她笑著(zhù)問(wèn)道。

女孩的臉龐被陽(yáng)光照射的更加耀眼。

那笑容倒映在許淵的眼里,觸動(dòng)了他心中最柔軟的地方。

“好看?!彼袷构聿畹剌p聲說(shuō)道。

他的嘟嘟,怎么樣都好看。

緊接著(zhù),許淵又采購了許多東西,也沒(méi)讓夏圓圓幫忙,他大包小包的全部都自己提著(zhù)。

夏圓圓想要上去提一點(diǎn),卻被他塞了一個(gè)小玩具:“你要不拿這個(gè)吧?!?/p>

那小玩具也就屁大一點(diǎn),一點(diǎn)重量都沒(méi)有。

夏圓圓不滿(mǎn)的哼哼道:“你小看我?!?/p>

“我沒(méi)有?!痹S淵揚了揚手中的東西說(shuō)道,“你就當是給我 操練了好吧?自從回來(lái)之后,我就沒(méi)怎么練過(guò)了,到時(shí)候回隊里怕被人笑掉大牙去?!?/p>

知道他只是不想累著(zhù)自己,夏圓圓失笑道:“好了好了,那你提著(zhù)吧,反正我也樂(lè )得清閑?!?/p>

隨后,她又想起自己剛剛跟夏東海的情況,有些猶豫,不知道該怎么跟許淵解釋。

但是不解釋?zhuān)峙滤纳泶瘛?/p>

“許淵,剛剛趙東海和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們兩的事?!痹S淵打斷了她的話(huà),“圓圓姐,你不用向我解釋什么的?!?/p>

“好吧?!毕膱A圓聳了聳肩。

許淵拒絕聽(tīng)她的解釋?zhuān)?zhù)實(shí)讓她有些郁悶。

畢竟村里她和夏東海的關(guān)系傳言不少,而且自己沒(méi)有重生之前,確實(shí)沒(méi)有任何拒絕趙東海的意思,渾渾噩噩的就這么嫁過(guò)去了。

一提到趙東海,兩人都沉默了,一句話(huà)都不說(shuō)地往家走。

夏圓圓心里面在想的事情,沒(méi)注意腳下。

忽然,腳下一疼,整個(gè)人便不受控制的往前撲去!

“嘟嘟!”許淵驚呼一聲,立馬丟了東西,將她扶住。

夏圓圓也被嚇到了,她扶著(zhù)許淵的肩膀,對她說(shuō)道:“我沒(méi)有事?!?/p>

許淵這才放開(kāi)她來(lái)。

可誰(shuí)知,夏圓圓剛站立,腳下又傳來(lái)了一陣刺痛。

她小臉瞬間煞白。

“怎么了?圓圓姐你真的沒(méi)事嗎?”

夏圓圓試圖動(dòng)了動(dòng)她的腳:“我的腳,好像崴到了?!?/p>

“能走路嗎?”許淵有些擔心地蹲下。

他動(dòng)了動(dòng)夏圓圓的腳踝,只見(jiàn)她那里鼓起了一個(gè)大包,看來(lái)崴的不輕。

他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,便抱住了夏圓圓的小腿,讓她坐在自己的肩上。

夏圓圓有些呆滯:“啊,這樣不好吧?你扛得動(dòng)嗎?”

“放心吧,圓圓姐,我扛得動(dòng),你盡管坐上來(lái)就是?!?/p>

許淵手里拿著(zhù)這么多東西,又不可能公主抱自己,坐他肩上確實(shí)是一個(gè)好辦法。

但是夏圓圓就是有些害羞。

“圓圓姐,你不用怕?!?/p>

也不等夏圓圓反應,許淵就自顧自的彎低了身子,讓坐到了他的肩上。

夏圓圓失去了支撐點(diǎn),立馬包住了許淵的脖子。

隨著(zhù)她的驚呼聲,許淵站立了起來(lái)。

夏圓圓被他在肩上扛著(zhù),俯瞰下面。

她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到過(guò)這么高的地方,有一種自己是巨人的感覺(jué)。

兩人走在路上,遇到了不少人,其中不乏有認識許淵這個(gè)吃百家飯長(cháng)大的。

“喲,小許啊。怎么肩上還扛個(gè)女娃娃呢?”

許淵樂(lè )呵呵的回應道:“劉伯伯,這是我媳婦兒?!?/p>

“你媳婦兒呀。這么久不見(jiàn)小許都討媳婦了。這女娃長(cháng)得真水靈?!?/p>

許淵不禁自豪道:“那是自然?!?/p>

他的嘟嘟就是最好看的。

“不是,你胡說(shuō)什么呢!”夏圓圓嬌嗔地拍了拍他的頭。

許淵也不惱,嘿嘿的傻笑著(zhù),夏圓圓害羞的都不敢吱聲。

這個(gè)時(shí)候,她的腦海又想起了系統的聲音。

“親親宿主請速速做好準備。三天后,宿主將搬到軍區大院,我們的任務(wù)也即將正式開(kāi)始!”

“宿主您有三天的準備時(shí)間,請盡快做好準備!”系統再次提示。

最新小說(shuō)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廣場(chǎng)老大媽
    廣場(chǎng)老大媽

    最近幾天,整個(gè)人沉浸在小說(shuō)《八零嫁糙漢:我老公是第一硬漢》的精彩故事情節中,同時(shí)讓我懂得:一個(gè)人最幸福的時(shí)刻,就是找對了人,他寵著(zhù)你,縱容你的習慣,并愛(ài)著(zhù)你的一切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