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青春 > 遇見(jiàn)閨蜜之前,我永遠是被所有人遺忘的那一個(gè)
遇見(jiàn)閨蜜之前,我永遠是被所有人遺忘的那一個(gè)

遇見(jiàn)閨蜜之前,我永遠是被所有人遺忘的那一個(gè)佚名 著(zhù)

主角:方柔,秦羽
近日,有朋友問(wèn)今年哪部小說(shuō)最流行,小編為他推薦了這部主角是方柔秦羽的小說(shuō)《遇見(jiàn)閨蜜之前,我永遠是被所有人遺忘的那一個(gè)》,朋友閱讀后,激動(dòng)的發(fā)信息連聲致謝!《遇見(jiàn)閨蜜之前,我永遠是被所有人遺忘的那一個(gè)》內容概要:我是家里的第二個(gè)孩子。?有一個(gè)漂亮優(yōu)秀的姐姐,和一個(gè)備受寵愛(ài)的弟弟,因此,所有人就理所當然地看不見(jiàn)我。爸媽說(shuō):“要是沒(méi)有你就好了,本來(lái)應該只有兩個(gè)的?!?同學(xué)說(shuō):“長(cháng)得差不多,成績(jì)差不多,性格安安靜靜,一個(gè)差不多的人?!敝钡轿议|蜜于人群之中認領(lǐng)了我。她給我帶來(lái)了一場(chǎng)蛻變,跟我說(shuō)我不是最沒(méi)用,最多余。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6 19:52:43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我是家里的第二個(gè)孩子。

有一個(gè)漂亮優(yōu)秀的姐姐,和一個(gè)備受寵愛(ài)的弟弟,因此,所有人就理所當然地看不見(jiàn)我。

爸媽說(shuō):“要是沒(méi)有你就好了,本來(lái)應該只有兩個(gè)的?!?/p>

同學(xué)說(shuō):“長(cháng)得差不多,成績(jì)差不多,性格安安靜靜,一個(gè)差不多的人?!?/p>

直到我閨蜜于人群之中認領(lǐng)了我。

她給我帶來(lái)了一場(chǎng)蛻變,跟我說(shuō)我不是最沒(méi)用,最多余。

1

爸媽從小就對我沒(méi)多高的要求。

“差不多就行了?!?/p>

他們總是這么說(shuō)。

因為我姐姐是個(gè)大美人,活潑開(kāi)朗,從小就討人喜歡,還考上了名牌大學(xué)。

比起我姐姐,我長(cháng)得一般,成績(jì)也一般。

而且也不像弟弟,是個(gè)男娃。

我從小就知道自己很多余。

爸媽從不在親戚面前談?wù)撐?,如果談?wù)摰脑?huà)也會(huì )是:

“如果不是想要弟弟,根本就不會(huì )生下她?!?/p>

高一的期末考試,我發(fā)揮失常了,從中游滑到了平均線(xiàn)以下。

班主任在開(kāi)家長(cháng)會(huì )的時(shí)候,專(zhuān)門(mén)指出平均線(xiàn)以上的學(xué)生才能夠上本科,并且專(zhuān)門(mén)點(diǎn)出我這個(gè)成績(jì)下滑的人。

他跟爸媽談話(huà)的時(shí)候沒(méi)有避開(kāi)別的家長(cháng)。

“她這個(gè)樣子,還考什么大學(xué)?”

爸媽當時(shí)沒(méi)有說(shuō)什么,只是賠著(zhù)笑臉,表示回去一定好好管教我。

回家的路上,他們沒(méi)好氣地跟我說(shuō):

“你能不能少在外面給我們丟人?”

“你就不能學(xué)學(xué)你姐姐,你看她怎么就不會(huì )讓我們操心呢?”

我憋著(zhù)一股氣,反駁道:“姐姐讀中學(xué)的時(shí)候不是報了補習班……”

他們抬高了聲音吼道:“你姐姐補習之前也是中偏上的成績(jì),給你補?補了也是白花錢(qián)?!?/p>

“再說(shuō)了,現在生意不好,我們哪有閑錢(qián)給你!”

姐姐中學(xué)時(shí)期的補習班、興趣班,弟弟現在的各種興趣班、電子用品,每一樣都不是小錢(qián)。

如果我要求這些他們有的東西,就是“白花錢(qián)”、“你能不能懂點(diǎn)事”。

他們還在喋喋不休:“不懂的不能多問(wèn)老師?”

“你姐姐是大學(xué)生,你就不能問(wèn)她?”

我想說(shuō)學(xué)校作業(yè)太多,我想說(shuō)姐姐沒(méi)空跟我講,可是我已經(jīng)不想再說(shuō)話(huà)了。

因為不管我說(shuō)什么,他們都會(huì )駁斥我。

到最后,總歸都是我的錯。

晚飯的時(shí)候,他們又提起了這個(gè)老生常談的話(huà)題。

“當初做b超的時(shí)候不是說(shuō)是個(gè)兒子嗎,還先進(jìn)科學(xué)呢,狗屁!”

“真是倒霉,要是沒(méi)有你,我們現在少養一個(gè),不知道有多輕松?!?/p>

姐姐把手機一扔,不耐煩地嘖了一聲:“能不能別說(shuō)這個(gè)了,你們也不嫌煩,真是……”

她翻了個(gè)白眼,說(shuō)完這一句之后又拿著(zhù)手機跟朋友聊天。

爸媽立刻停止了這個(gè)話(huà)題,轉而開(kāi)始對她噓寒問(wèn)暖,問(wèn)學(xué)校和男朋友的事。

姐姐很敷衍地說(shuō):“嗯,哦,就那樣吧,還行?!?/p>

只有姐姐和弟弟敢用這種語(yǔ)氣跟他們說(shuō)話(huà)。

咔啦——,門(mén)鎖一陣轉動(dòng)。

弟弟從外面回來(lái)了,他還帶回來(lái)一個(gè)同學(xué),這個(gè)小同學(xué)很有禮貌地跟爸媽和姐姐問(wèn)好。

他看到我的時(shí)候頓了一下,說(shuō)了一聲姐姐好。

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我經(jīng)過(guò)我弟房間,聽(tīng)見(jiàn)他們講話(huà)。

“你怎么從來(lái)沒(méi)說(shuō)你有個(gè)二姐?”

我弟大概正在擺弄他的模型,房間有滋滋滋的響動(dòng),他輕飄飄地回了一句:

“反正有沒(méi)有都無(wú)所謂?!?/p>

2

周六早上,我媽給了我兩百塊錢(qián)。

“你今天出去玩吧,去快餐店也行,或者去找你同學(xué)?!?/p>

“吃完晚飯才回來(lái),聽(tīng)到?jīng)]有?”

“或者你要是想住同學(xué)家就住同學(xué)家,明天再回來(lái)?!?/p>

周末平常他們都是不準我出去的。

他們說(shuō),周末就該在家寫(xiě)作業(yè),跟同學(xué)玩什么,難道在學(xué)校還沒(méi)一起玩夠?

而且我媽也很少對我這么大方。

如果不是我的戶(hù)口還明明白白寫(xiě)在我家,我幾乎懷疑,他們想把我打發(fā)出去然后自己跑路。

今天這么反常,只是因為有親戚要來(lái)我家。

為了“避免尷尬”,每當這種時(shí)候,就該我回避。

家里今天買(mǎi)了很多菜、水果和零食,媽媽把手機遞給我,然后轉身進(jìn)了廚房,忙得不亦樂(lè )乎。

姐姐買(mǎi)了個(gè)新手機,所以我才可以用她淘汰掉的那個(gè)。

屏幕亮了,彈出一堆消息。

q群里,幾個(gè)朋友約好了一起去寫(xiě)作業(yè)。

我冒了個(gè)泡:“你們在xx快餐店里嗎?”

她們頓時(shí)發(fā)了個(gè)震驚地表情:“你竟然拿到手機了?”

“怎么,你爸媽同意你出門(mén)嗎?”

“快來(lái)快來(lái),正好,英語(yǔ)作業(yè)正愁沒(méi)人做呢!”

我收拾書(shū)包的時(shí)候,姐姐瞥了我一眼:“還是少跟你那些同學(xué)來(lái)往,她們只不過(guò)拿你當寫(xiě)作業(yè)的工具而已。知不知道?”

“別這么卑微地討好人家,不然只會(huì )讓別人更看不起你?!?/p>

話(huà)雖是好話(huà),可聽(tīng)著(zhù)刺耳。

“哦?!蔽曳笱艿貞艘宦?。

十分鐘后,我準備出門(mén)。

“我走了?!?/p>

他們都在客廳里對著(zhù)電視和手機笑哈哈,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回答我。

家里人都說(shuō)讓我別跟我朋友來(lái)往。

“雖然活潑開(kāi)朗,性格不錯,但跟你半斤八兩的成績(jì),有什么出息?”

“你就是跟她們在一起,成績(jì)才變差的,你自己沒(méi)有意識到嗎?”

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你應該跟學(xué)習好的人一起玩?!?/p>

我撇撇嘴,腹誹道,那他們口中的“朱”愿不愿意近我這個(gè)“墨”呢?

這幾個(gè)朋友們跟我一起玩,只不過(guò)是我可以幫她們寫(xiě)某科作業(yè)罷了,我難道不清楚嗎?

但至少,還有人會(huì )聽(tīng)我講話(huà)吧。

至少我在這個(gè)世界上,不完全是一個(gè)透明人吧。

3

高考結束后,我上了二本,算是發(fā)揮地還不錯的水平。

畢業(yè)典禮的時(shí)候,班主任看了我一眼:

“嘖嘖,還行吧,至少沒(méi)有拖低班上的本科率?!?/p>

“不過(guò)我說(shuō)什么來(lái)著(zhù)?指望你這種人考重本算是沒(méi)希望的?!?/p>

他很平淡地說(shuō)完這句話(huà),絲毫不覺(jué)得會(huì )對我的情緒造成多大影響,微微一笑,就轉頭找別的同學(xué)說(shuō)話(huà)去了。

尖子生是最受他喜愛(ài)的。

班上成績(jì)差又調皮搗蛋的學(xué)生也跟他關(guān)系很不錯。

對我這種“不上不下”“泯然眾人”的人,他是最看不起的。

“要么你就拔尖兒?!?/p>

“要么你成績(jì)一塌糊涂,在別的領(lǐng)域開(kāi)辟道路?!?/p>

“卡在中間是最沒(méi)用的?!?/p>

那天的心情,我現在都已經(jīng)淡忘了。

只不過(guò)畢業(yè)照上還清楚地展示著(zhù),幾乎所有人都是喜悅的,而我沒(méi)什么表情地看著(zhù)鏡頭。

一個(gè)星期之后,爸媽請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吃飯。

那位叔叔問(wèn)我考得怎么樣。

這種時(shí)候,一般是輪不到我說(shuō)話(huà)的。

“二本,差不多,意料之內?!?/p>

爸媽覺(jué)得我這個(gè)成績(jì)還行。

“二本對于她來(lái)說(shuō)也差不多可以了,我們對她沒(méi)多高的要求?!?/p>

他們繼續談笑風(fēng)生,我媽轉過(guò)頭小聲跟我說(shuō):

“今天這頓飯就當為你辦升學(xué)宴了哈?!?/p>

我這段時(shí)間心情本來(lái)就算不上好,聽(tīng)見(jiàn)這句話(huà),更覺(jué)得沉到了谷底。

談生意,順便給我辦升學(xué)宴。

我說(shuō)為什么會(huì )把我帶上呢。

我眼眶頓時(shí)開(kāi)始發(fā)熱,其實(shí)這種表面功夫,我寧愿他們不做。

順便給你辦升學(xué)宴,順便給你過(guò)生……

從小到大,我都是那個(gè)順便,順便地活到現在。

但是姐姐和弟弟就不一樣,他們用的所有東西都是新的,他們可以在生日、升學(xué)宴的時(shí)候做一次主角。

幾個(gè)月之前,姐姐收到了研究生擬錄取的通知。

爸爸在不同的地方請不同的人擺了三次酒席。那時(shí)候有多熱鬧,我的心理落差就有多大。

爸媽當時(shí)說(shuō):“有本事你也考上研,我們也給你辦?!?/p>

看似是一種激勵,實(shí)際上他們的語(yǔ)氣很明顯:

我們太知道你了,你比不上你姐,你沒(méi)那個(gè)本事。

我覺(jué)得,沒(méi)有必要在這個(gè)“順便的升學(xué)宴”上面待下去了。

隨便找了個(gè)借口,我站起來(lái)離開(kāi)了飯店。

不管他們直接無(wú)視我也好,還是會(huì )說(shuō)我不懂禮貌也好,我是一定要離席的了。

小群里,有一個(gè)朋友正在訴苦,說(shuō)她表白失敗,男神早就成了別人家的。

另一個(gè)也是剛分手的朋友勸她:

“算啦算啦,智者不入愛(ài)河,建設美麗中國,好好學(xué)習吧親?!?/p>

嘴里說(shuō)著(zhù)這句話(huà)的朋友,轉頭就有人向她表白,讓她結束了為期不長(cháng)的單身時(shí)間。

姐妹們都在罵她:“你小子又背叛組織了!”

跟她告白的那個(gè)男生,是我暗戀了兩年的對象。

我心里并沒(méi)什么感覺(jué)。

一年前,他跟我做同桌的時(shí)候,經(jīng)常找我問(wèn)單詞,有時(shí)候靠得近一點(diǎn),我就會(huì )臉紅。

有一天放學(xué),我在教室留到了最后,他忽然從后門(mén)走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微笑著(zhù)朝我表白,并且問(wèn)我是不是也喜歡他。

我大著(zhù)膽子,小聲說(shuō)了一聲:“是?!?/p>

“哈哈哈,看到?jīng)]有,她自己承認喜歡我誒!”

他的幾個(gè)兄弟在門(mén)口冒頭,一起哈哈大笑。

那一天,我就感覺(jué)到有一種心情,在我心里徹底被埋葬了。

“智者不入愛(ài)河”這句話(huà),很適合送給我。

4

大學(xué)離家很遠,坐高鐵需要5個(gè)小時(shí)。

我不用每個(gè)周末都要回家一趟。

開(kāi)學(xué)那天,我獨自坐上高鐵。雖然我仍然不被重視,只不過(guò)這次沒(méi)有了以往的失落,反而有一種開(kāi)心的感覺(jué)。

沒(méi)有他們在身邊,讓我持續地感受到負面情緒,我的生活會(huì )更好。

當然還有一個(gè)重要原因,我包里裝著(zhù)將近3000塊錢(qián),是我暑假打工期間存下來(lái)的。

我不用可憐兮兮地張口問(wèn)他們要生活費,拿不到多少錢(qián)還要被數落一通。

所以,從大一開(kāi)始我就在外面兼職,我要用最快的時(shí)間,讓自己獲得“自由”。

“可愛(ài)的小妹子?!蔽沂矣逊饺峤?jīng)常這么喊我。

方柔是個(gè)高挑的女孩子,是個(gè)淡顏系美人而且氣質(zhì)很好。

“你又去兼職家教嗎?”

我點(diǎn)點(diǎn)頭:“嗯?!?/p>

她很遺憾地嘆了口氣:“我們好幾次聚餐你都沒(méi)參加,好可惜?!?/p>

隨后,她遞給我一個(gè)手提袋,得意地笑道:

“不過(guò)沒(méi)關(guān)系,你看我給你帶了什么,這家餐廳的烤雞和布丁,可好吃了,我專(zhuān)門(mén)給你帶回來(lái)的?!?/p>

我眼睛都忍不住瞪大了。

可能對她而言,只是對室友的一點(diǎn)照顧,但對于我來(lái)說(shuō)已經(jīng)像是稀世珍寶一般。

我在場(chǎng)的情況下都有人會(huì )遺忘我,更別說(shuō)我還不在場(chǎng)。

我感動(dòng)地都有些磕磕巴巴:“謝謝啊,這個(gè),多少錢(qián)?我轉給你?!?/p>

她擺了擺手:“沒(méi)事,一個(gè)寢室的姐妹還客氣什么?!?/p>

這個(gè)時(shí)候,我跟她還不算是好閨蜜,直到那件事發(fā)生。

幾乎每個(gè)周末我都沒(méi)休息,我不是在做兼職,就是在做兼職的路上。

我做過(guò)很多兼職,最后從工作強度和工資考慮,我還是決定選擇做家教。

每個(gè)月都可以拿到將近2000的工資,省一點(diǎn)的話(huà),以后的學(xué)費也可以不用靠他們了。

那個(gè)小孩的爸媽對我很客氣,甚至有一次補習地比較晚,還主動(dòng)提出送我回去。

“真的不用,我坐地鐵就行了?!?/p>

我堅決地推辭,內心中的一點(diǎn)警覺(jué)告訴我,還是不要單獨坐學(xué)生爸爸的車(chē)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出門(mén)?!?/p>

進(jìn)電梯之后,他按了地下車(chē)庫的樓層,并且取消了我按的一層。

我心中警鈴大作。

到達車(chē)庫之后,我準備從另一邊的樓梯離開(kāi)。

他拉住我說(shuō):“你們做這一行不就是要錢(qián)嗎?反正都是賣(mài),賣(mài)什么不是賣(mài)?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似水亦流年
    似水亦流年

    最近幾天,整個(gè)人沉浸在小說(shuō)《遇見(jiàn)閨蜜之前,我永遠是被所有人遺忘的那一個(gè)》的精彩故事情節中,同時(shí)讓我懂得:一個(gè)人最幸福的時(shí)刻,就是找對了人,他寵著(zhù)你,縱容你的習慣,并愛(ài)著(zhù)你的一切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