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總裁 > 前妻離婚后總裁追瘋了
前妻離婚后總裁追瘋了

前妻離婚后總裁追瘋了穆昕染 著(zhù)

主角:顏晴,聶穆琛
《前妻離婚后總裁追瘋了》是穆昕染最新的一部當紅小說(shuō),屬于總裁類(lèi)型,小說(shuō)中的主角顏晴聶穆琛受到廣大讀者的喜愛(ài)。小說(shuō)《前妻離婚后總裁追瘋了》主要介紹的是:顏晴閃婚了鹽城的活閻王聶穆琛,她說(shuō),我不生孩子。聶穆?。骸拔覜](méi)有隱疾?!彼f(shuō),一年后離婚,從此各自嫁娶,互不干涉。聶穆?。骸奥櫦覜](méi)有離婚,只有喪偶?!比欢?,三個(gè)月后,聶穆琛的白月光回來(lái)求復合,他果斷提出離婚,出于內疚,聶穆琛說(shuō):“你在鹽城舉目無(wú)親,以后遇到困難隨時(shí)可以跟我聯(lián)系?!鳖伹缋湫Γ骸耙粋€(gè)合格的前任應該跟死了一樣?!鳖伹缱龅搅艘粋€(gè)合格的前任該做的事情,聶穆琛卻發(fā)了瘋似的滿(mǎn)世界找她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00:13:5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醫院內!

詹靜云看著(zhù)林楠,突然開(kāi)口說(shuō)道:“林特助,我肚子有點(diǎn)餓了,你去幫我買(mǎi)點(diǎn)吃的可以嗎?”

林楠面露難色。

他是奉了老板的命令來(lái)醫院照顧詹靜云的,現在,他要是離開(kāi)的話(huà),詹靜云有什么閃失,他沒(méi)辦法跟老板交差啊。

“林特助,其實(shí)我沒(méi)大礙,是穆琛太在意我了,才會(huì )這么緊張的?!?/p>

詹靜云有意無(wú)意的在林楠的面前暗示,聶穆琛對她在乎的程度。

林楠抽了抽嘴角,雖然他不明白,老板為什么要對詹靜云負責,但是,他很清楚,老板是愛(ài)夫人的。

感情這種東西,都是旁觀(guān)者清的。

不過(guò),林楠并沒(méi)有跟詹靜云計較那么多。

既然詹靜云這么說(shuō)了,那林楠便出去給詹靜云買(mǎi)晚餐。

等林楠買(mǎi)完晚餐回到病房,卻發(fā)現,詹靜云不見(jiàn)了。

這一刻,林楠真的慌了。

他不知道要怎么跟聶穆琛交代了。

林楠找了一圈都沒(méi)找到詹靜云,問(wèn)了護士臺的人,護士們也都說(shuō)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詹靜云。

林楠只好給聶穆琛打電話(huà)告知此事。

十分鐘后,聶穆琛出現在詹靜云的病房門(mén)口,看到林楠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,聶穆琛上前,質(zhì)問(wèn)道:“我不是說(shuō)讓你把她照顧好了嗎,你就是這么照顧的嗎?”

“老板,我真的沒(méi)想到她會(huì )失蹤,她跟我說(shuō)餓了,讓我去買(mǎi)晚餐,我回來(lái)了她就不見(jiàn)了?!?/p>

“先去找人?!?/p>

聶穆琛也知道,現在不是責備的時(shí)候,他帶來(lái)的暗衛也都在四處尋找詹靜云的下落。

十幾分鐘后,其中一名暗衛跑到聶穆琛的面前,匯報道:“老板,找到詹小姐了,她在醫院的天臺?!?/p>

聞言,林楠跟聶穆琛一起去了天臺。

天臺上,詹靜云坐在那里。

聶穆琛靠近詹靜云,趁著(zhù)她不注意的時(shí)候,一把將她拉過(guò)來(lái)。

詹靜云的聲音有些輕,有些沙啞,一聽(tīng)便是剛剛哭過(guò)。

“穆琛,我剛剛看到我哥哥了?!?/p>

聽(tīng)到這話(huà),聶穆琛的身子一僵。

“你看到的那個(gè)人不是你哥哥,你看錯了?!?/p>

“穆琛,我想哥哥了,我懷念以前跟哥哥一起生活的日子?!?/p>

聶穆琛的臉色很難看,一句話(huà)都沒(méi)說(shuō),就是緊緊的抱著(zhù)詹靜云。

聶穆琛沒(méi)發(fā)現,詹靜云的嘴角微微的上揚。

想讓聶穆琛一輩子都對她內疚,一輩子留在她的身邊,即使是讓她在自己的傷口上撒鹽,她也在所不惜。

因為今天的事情,詹靜云在接下來(lái)住院觀(guān)察的兩天,聶穆琛都加強人手來(lái)保護詹靜云了。

詹靜云出院的時(shí)候,是聶穆琛來(lái)接的她。

回家的路上,詹靜云看著(zhù)聶穆琛,突然開(kāi)口說(shuō)道:“穆琛,我聽(tīng)說(shuō)明天是你爺爺的壽宴,我可以參加嗎?”

聶穆琛沉默了。

爺爺不喜歡詹靜云。

他要是帶詹靜云回去的話(huà),爺爺肯定會(huì )不高興的。

可他要是不帶詹靜云回去的話(huà),詹靜云又會(huì )胡思亂想。

“穆琛,是不是不方便???”

詹靜云見(jiàn)聶穆琛不開(kāi)口,她試探的詢(xún)問(wèn)。

“你身體還沒(méi)完全恢復,這幾天還是在家靜養吧,等你身體好點(diǎn)了,我帶你去見(jiàn)我爺爺?!?/p>

聶穆琛的話(huà)算是婉拒了。

詹靜云這么聰明的女人,不會(huì )聽(tīng)不出來(lái)的。

詹靜云也很清楚,她不能把聶穆琛逼的太緊了,不然的話(huà),會(huì )適得其反。

盡管很失落,可詹靜云還是乖順的答應了聶穆琛。

很快,就到了聶厲羌的壽宴。

顏逸宸一早便來(lái)接顏晴,要帶顏晴去做造型。

顏晴先去選的禮服。

她選的一件漸變色的改良旗袍。

低調,卻又將她的好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。

顏晴的這件禮服,正常情況下是有一點(diǎn)白的,但是,在暖光下照射,又有點(diǎn)粉紅,白色的燈光照射下,就直接是一件翡翠綠。

頭發(fā)微微的盤(pán)起,帶著(zhù)珍珠項鏈和耳環(huán),素雅的妝容,讓她看上去又純又欲。

顏逸宸看到顏晴后,調侃道:“我的天啊,這還是我的妹妹嗎,這明明就是天使下凡啊?!?/p>

“哥,你要是再笑我,我就不當你的女伴了?!?/p>

“不會(huì )不會(huì ),哥哥怎么會(huì )笑話(huà)你呢?!?/p>

顏逸宸再一次覺(jué)得,聶穆琛一定是眼瞎,否則的話(huà),他這么完美的妹妹,聶穆琛不要,非要醫院那個(gè)腦殘白月光。

到了宴會(huì )現場(chǎng),聶厲羌跟聶穆琛都在忙著(zhù)招呼客人。

顏逸宸跟顏晴不是鹽城人,大家對他們不是很熟悉。

看到這倆人,大家都移不開(kāi)視線(xiàn)。

男的矜貴帥氣,器宇軒昂的,女的溫婉大方,知書(shū)達理。

這倆人一看就身份不簡(jiǎn)單。

伴隨著(zhù)大家竊竊私語(yǔ)的聲音,赫連焰到場(chǎng)了。

兩大隱世家族,其中一家就是赫連家。

這些人對赫連焰自然是認識的。

見(jiàn)赫連焰到了,大家都想上前搭訕。

可一想到赫連焰的身份,又不敢上前。

赫連焰看了一眼顏晴,由衷的夸贊道:“小晴今天真漂亮?!?/p>

“當然了,你也不看看,小晴是誰(shuí)的妹妹?!?/p>

顏逸宸一臉自豪,這比夸他,還讓他心情好啊。

赫連焰一個(gè)大寫(xiě)的無(wú)語(yǔ),沒(méi)好氣的說(shuō)道:“說(shuō)的好像不是我的妹妹一樣?!?/p>

“也是你的妹妹,但是,沒(méi)有跟我親?!?/p>

顏晴看著(zhù)這倆人如此幼稚的對話(huà)。

很無(wú)語(yǔ),她去找聶厲羌。

雖然顏逸宸代表顏家,已經(jīng)給聶厲羌準備了一份大禮。

但是,跟聶穆琛結婚后這短短的幾個(gè)月,聶厲羌對顏晴,像是對自己的親孫女一樣。

顏晴想以自己的名義,再送聶厲羌一份禮物。

顏晴剛走了幾步,便遇見(jiàn)了迎面而來(lái)的聶穆琛。

今天,聶穆琛穿著(zhù)一身白色的西裝,白色的襯衫,淺色系的領(lǐng)帶。

整個(gè)人看上去猶如漫畫(huà)中走出來(lái)的白馬王子一般。

看到聶穆琛后,顏晴微微一愣。

今天這樣的場(chǎng)合,聶穆琛不應該一個(gè)人啊。

詹靜云呢?

顏晴四處看了看,都沒(méi)看到詹靜云的影子。

聶穆琛冷笑著(zhù)質(zhì)問(wèn):“你穿成這樣,幾個(gè)意思?”

顏晴一開(kāi)始還沒(méi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她就隨意穿了一件禮服,不想搶了風(fēng)頭,所以,選的禮服比較低調,這也有錯?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碧春
    碧春

    太喜歡《前妻離婚后總裁追瘋了》中的主角顏晴聶穆琛了,簡(jiǎn)直就是著(zhù)魔了,作者穆昕染筆下的人物活靈活現,讓讀者很輕易的便投入了感情,不能自拔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