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玄幻 > 簡(jiǎn)化萬(wàn)物:開(kāi)局被未婚妻拖行千里
簡(jiǎn)化萬(wàn)物:開(kāi)局被未婚妻拖行千里

簡(jiǎn)化萬(wàn)物:開(kāi)局被未婚妻拖行千里月愁眠 著(zhù)

主角:陳天問(wèn),許心柔
有這么一對小說(shuō)主角,他們讓人如癡如醉,廢寢忘食,夜不能寐,他們就是小說(shuō)《簡(jiǎn)化萬(wàn)物:開(kāi)局被未婚妻拖行千里》中主角陳天問(wèn)許心柔。該小說(shuō)主要介紹的是:陳天問(wèn)被未婚妻羞辱,用馬車(chē)拖行千里,全城人嘲諷,陳家顏面盡失。在神劍宗做奴隸期間,陳天問(wèn)偶然發(fā)現自己的玉佩可以簡(jiǎn)化功法!原本需要修行二十一年的春秋劍法,僅僅二十一天便可大成。原本需要煉制十年的絕世丹藥,僅僅十個(gè)時(shí)辰便可出爐。自此之后,陳天問(wèn)從一個(gè)奴隸覺(jué)醒,成為至高天帝,只手遮天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00:40:55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陳天問(wèn)現在的感覺(jué)就一個(gè)字!

舒爽!

就在他修完仙蠶變的瞬間!

修為也突破了筑基。

體內最深處的一些臟污被天地靈氣沖刷出來(lái)。

還沒(méi)來(lái)得及欣喜,忽的瞧見(jiàn)漆黑如墨的天空。

“天怎么變得這么快?”

陳天問(wèn)一臉疑惑,同時(shí)心中察覺(jué)到一股莫名的驚懼

此時(shí),劫云已濃至發(fā)黑,隱約可見(jiàn)雷光閃爍,隆隆之聲如獸皮大鼓,響徹天際。

轟!

剎那間,天空中,萬(wàn)千道電光揮舞,恐怖的景象,宛如上蒼之怒!

閃電交織,銀蛇亂舞之間,一道金色雷劫涌現,它似閃電中的王,一出現,便匯聚了所有閃電的力量!

在它面前,連金丹修士都一陣心悸!

不消片刻,漫天電光盡被金色劫雷吸收。

此時(shí)它已經(jīng)有水桶般粗細,在劫云中扭動(dòng)著(zhù)龐大的身軀,宛如一頭金色蛟龍!

轟??!

像是受到了上蒼的指令。

金色雷劫,忽的朝下方猛沖而來(lái),

它的目標!

正是陳問(wèn)天!

陳問(wèn)天那里還不明白,這雷劫是自己招來(lái)的,心中一陣無(wú)奈。

“我敲,小爺只是筑個(gè)基而已,招你惹你了!”

說(shuō)話(huà)間,陳天問(wèn)凝起百道春秋劍意

方圓十里內的所有花草樹(shù)木霎時(shí)間全部枯死。

直接掠奪生機!

這就是春秋劍意的強橫之處!

“去!”

陳天問(wèn)伸手一指。

百道劍意如蛇蟒般糾纏在一起,凝聚滔天劍勢,似要劈破蒼穹般,朝金色劫雷斬去。

锃!

劍鳴響徹天際間,金色劫雷應聲而斷,

只聽(tīng)上方劫云發(fā)出轟隆一聲巨響,如墨似的云層劇烈翻涌,落下道道驚雷。

劫雷化作滾滾靈氣,蜂擁灌入陳天問(wèn)體內,滋養著(zhù)他的身體,連開(kāi)辟氣海的速度都快了幾分!

這一幕,落在正在趕路的神劍天眼中,頓時(shí)讓他驚詫了!

“劍斬天劫,好強橫的春秋劍意!”

“難道渡劫的,是那個(gè)君無(wú)嗎?”

“他為何會(huì )在玄木林?”

無(wú)數疑問(wèn)在神劍天心頭升起,化作濃濃迷霧,遮在那道名為君無(wú)的神秘身影上,他現在迫切的想趕到玄木林一探究竟。

然天劫懸在頭頂,他卻不能御空飛行。

倒不是畏懼天劫的威力,這種程度的天劫還難不倒他。

他是怕生引起天怒。

這是修仙界一條不成文的規矩。

天劫是天道給修行者的試煉,只能靠渡劫者自己力量去完成。

若有人幫助渡劫者,在天道看來(lái)便是作弊。

到時(shí)候可就不是試煉了,而是天罰!

天罰之下,眾生寂滅!

從古至今,尚無(wú)一人能從天罰的打擊下存活,即便是半步成仙的那種存在,對天劫也是深深的畏懼

到時(shí)天罰降下,整個(gè)神劍宗都要被夷為平地。

還正在玄木林周邊各處上演。

與此同時(shí),玄木林中央的陳天問(wèn)臉色由驚轉喜。

因為他發(fā)現,自己的丹海中央,出現一層古樸的道臺!

道臺之上,銘刻著(zhù)玄奧古樸的青銅銘文,還可以見(jiàn)到一只只形態(tài)各異的蠶種,

“氣?,F道臺!”

筑基中期!

陳天問(wèn)一驚。

他了解過(guò),筑基修士的第一步便是開(kāi)辟丹田氣海,此時(shí)是初入筑基。

而隨著(zhù)修為精進(jìn)和丹海的開(kāi)辟。

修士需要在丹海中央筑起一座道臺,

道臺筑起,便代表修士進(jìn)入了筑基中期。

而根據功法不同,筑起的道臺形態(tài)各異,高矮不一,但總體來(lái)說(shuō),功法越強橫,筑起的道臺層數越高。

像是陳家的家傳功法,只能筑起一層道臺。

這樣的道臺,是垃圾中的垃圾。

轉息之間,丹海中的蠶種道臺已經(jīng)筑到了三層。

陳天問(wèn)觀(guān)察著(zhù)這一切,不由得舔了舔嘴唇。

“這雷劫頂得上我修煉一年的努力了,再多來(lái)一點(diǎn)就好了!”

仿佛是聽(tīng)到了陳天問(wèn)的話(huà),

又或許是見(jiàn)自己的雷劫被斬。

轟隆一聲滔天巨響!

天空中的劫云,散發(fā)出一陣更強的寂滅氣息,漫天電光飛舞,比之前的還要瘋狂恐怖。

陰沉如墨的劫云中,不再只出現單色劫雷,而是一下冒出出紅,黃,藍,綠,紫五色。

五色劫雷似五條猙獰大蟒,在雷海中上下翻飛,滔天寂滅氣機肆虐,看的陳天問(wèn)膽戰心驚。

“大哥,別這樣??!”

饒剛剛斬斷了一條劫雷,這五色劫雷看的陳問(wèn)天是一陣心悸。

轟轟轟轟轟!

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,五道劫雷一同落下。

天地間的一切,在這五道劫雷面前,都黯然失色。

陳問(wèn)天沒(méi)辦法,再次凝出春秋劍意。

與此同時(shí),丹海中那座尚未筑成的道臺,微微晃動(dòng)。

陳問(wèn)天身后浮現出九只形態(tài)各異的蠶種。

在九個(gè)蠶種的加持下。

霎時(shí)間,足足五百道春秋劍意被凝聚出來(lái)。

“萬(wàn)劍歸一”

“給我斬!”

嗖!

五百道春秋劍意,剎那融為一體,化作一柄滔天巨劍。

巨劍攜無(wú)匹巨力,似被一尊不可見(jiàn)的太古神靈持在手中,無(wú)盡劍氣肆虐,攜恐怖的肅殺之息,向雷劫斬去,似要斬盡一切,覆滅蒼穹。

嗡!

兩種恐怖的力量交融在一起,化作一團巨大光球,宛如天道崩塌,世界毀滅。

轟!

光球炸開(kāi),沖擊波攜帶狂暴的劍氣向周?chē)僚?,方圓十里內,的所有樹(shù)木,花草,樹(shù)葉,一同斷為兩截,

但此時(shí),身在爆心正中央的陳天問(wèn),卻感受到一股比之前強大數倍的精純靈氣灌入體內。

在這股力量的淬煉下。

他的皮膚變得如嬰兒一般嬌嫩,內里閃著(zhù)燦燦金色光芒,猶如黑夜中的星辰,神圣璀璨!

同時(shí),丹海中央的道臺,開(kāi)始迅速拔高,三層,四層,五層

直至第九層!

此時(shí)的道臺已然變成一座古塔,上窄下寬,塔身似青銅澆灌,古樸恢宏,上銘神秘祭文,既有縹緲之意,又散發(fā)浩渺莊嚴的禁忌氣機,宛一尊披甲神靈,不屈的屹立在無(wú)垠的氣海之上。

九層高臺,筑基后期!

就在這短短一瞬。

陳天問(wèn)走過(guò)了其他筑基修士幾十年的路。

直接躍升到了筑基后期!

劫云緩緩消退。

轟隆,轟??!

劫云中傳來(lái)最后兩聲雷鳴,像是在無(wú)能狂怒。

“大哥慢走,有空再來(lái)玩兒??!”

陳天問(wèn)仿佛送別自己多年的老友一般,向劫云揮手。

這次他得了天大的好處。

不僅將天蠶九變修煉完成。

甚至一舉跨過(guò)筑基大關(guān),開(kāi)辟萬(wàn)里丹海,筑起九層道臺,成為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!

“這下,便是金丹,我都有信心一戰!”

“許心柔,許家,這次輪到我復仇了!”

陳天問(wèn)感受著(zhù)體內澎湃的力量,眼神充滿(mǎn)自信。

“快,就在那里......”

遠處傳來(lái)一道聲音,打斷了陳天問(wèn)的思考。

他忙操縱天蠶變,將自己的氣息壓制在練氣五層,遠離了渡劫點(diǎn)。

他很快便混進(jìn)一群練氣弟子當中,混出了玄木林。

玄木林外圍的一處涼亭中。

大量只有練氣期弟子,匯聚在這里。

看著(zhù)那毀天滅地的劫云緩緩消失,眾弟子眼露恐懼,膛目結舌。

“這便是雷劫嗎,我剛剛差點(diǎn)都要窒息了!”

“若剛剛渡劫的是我,怕早成渣渣了!”

“這究竟是那位大能在玄木林渡劫?”

眾弟子熙熙攘攘,他們在劫云開(kāi)始聚集的時(shí)候就趕緊逃出了玄木林,以免被波及。

剛開(kāi)始十分害怕。

大能渡劫!

他們只會(huì )被殃及池魚(yú)??!

就他們這筑基都沒(méi)有的小身板,別說(shuō)天雷,就是普通的雷電,都能把他們劈死!

五色雷劫一齊進(jìn)降臨的時(shí)候,他們都覺(jué)得無(wú)比絕望,有幾個(gè)弟子甚嚇尿了褲子

可沒(méi)想到,那沖天巨劍斬斷了雷劫,少量的靈氣四散溢出,眾人只覺(jué)得身體的疲憊瞬間消失,整個(gè)人都神清氣爽了起來(lái)。

就連所有的花草樹(shù)木,也宛若新生。

“這是怎么回事?!”

“好精純的靈氣!”

“我的關(guān)卡好像松動(dòng)了!”

眾弟子瞬間一片喜色!

就在眾弟子想要借著(zhù)這精純修煉的時(shí)候。

神劍天,李長(cháng)老和王長(cháng)老以及諸多金丹期的長(cháng)老們從天而降,面上驚疑不定。

“你們可見(jiàn)到渡劫之人?”

神劍天厲聲問(wèn)道。

雷劫一結束,他們便以最快的速度,尋到了雷劫中心,可那里只剩下一片狼藉,看不到一個(gè)人影。

于是他們只能找弟子們詢(xún)問(wèn)。

見(jiàn)宗主親自問(wèn)話(huà),眾弟子面面相覷,一個(gè)比較有資歷的外門(mén)弟子站出。

“回長(cháng)老,我等也不知?!?/p>

他施禮恭敬道。

“這等大能,遠不是我等能夠探知的?!?/p>

李長(cháng)老輕咳一聲。

“這或許不是大能?!?/p>

“不是大能?!”

這弟子臉色有些疑惑,身后的諸位弟子也紛紛詢(xún)問(wèn)的眼神看著(zhù)諸位長(cháng)老。

“請問(wèn)長(cháng)老,不是大能,為何能引來(lái)雷劫?”

這弟子再次問(wèn)道。

“你們可去藏經(jīng)閣,看一下五年之前,大明皇子金丹渡劫之事?!?/p>

李長(cháng)老說(shuō)完,揮了揮手。

“玄木林已經(jīng)封鎖,爾等先回去吧?!?/p>

諸位弟子滿(mǎn)腹疑惑,但又不敢忤逆長(cháng)老,只能離開(kāi)。

眾弟子走后。

一位長(cháng)老面色無(wú)比慎重的說(shuō)道。

“不是大能渡劫,竟然還引來(lái)五雷齊降??!”

“是??!五道天雷......”

另一位長(cháng)老附和著(zhù),深深吸了一口精純靈氣。

天劫灑下來(lái)的精純靈氣,此時(shí)形成了濃濃的白霧。

“造成如此濃度的靈霧,是大祥之兆,我們趕緊去找這位弟子!”

“這等天賦,恐怕不下于那位!”

“雖然不知是何修為引來(lái)如此雷劫!但必定是氣運所終之人!”

“走!”

諸位長(cháng)老說(shuō)著(zhù),走進(jìn)了樹(shù)林。

這時(shí)。

從白霧中走出一個(gè)瘸腿弟子和幾位長(cháng)老擦身而過(guò),徑直走遠。

眾弟子見(jiàn)他,紛紛目露嫌棄的避讓?zhuān)惩鹊茏拥椭?zhù)頭,默默走到了角落里。

眾弟子繼續小聲討論,唯恐冒犯了這位不知身份的天才。

“誰(shuí)知道大明皇子金丹渡劫之事?”

“我好像翻閱過(guò),這位皇子不單單在十八歲就結了金丹,還引來(lái)了雷劫!”

“什么!十八歲金丹!那豈不是比大師姐還要早!恐怖如斯?!?/p>

“不,引來(lái)雷劫,才是最可怕的!”

“為何?”

“何為雷劫?正是天道之劫,雖然渡不過(guò)便會(huì )身死道消,但若是度過(guò),天道同樣會(huì )賦予莫大的好處!對凡胎的淬煉,道心的打磨......”

......

陳天問(wèn)聽(tīng)著(zhù)旁邊弟子唧唧喳喳,眼中閃過(guò)了然。

還有這個(gè)說(shuō)法?怪不得感覺(jué)自己的身體又被淬煉了一番。

陳天問(wèn)輕輕抬頭,默默看著(zhù)諸位長(cháng)老的背影,松了口氣。

燈下黑??!

終于可以下山了!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雪舞兮
    雪舞兮

    讀了月愁眠的小說(shuō)《簡(jiǎn)化萬(wàn)物:開(kāi)局被未婚妻拖行千里》,讓我很是渴望一段這樣的愛(ài)情:一個(gè)人的笑印在倆人的眼眸,一份淚由兩顆心來(lái)體味。如果今生的緣由前生定,我愿用一切來(lái)?yè)Q一份真誠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