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總裁 > 四年后,她被三個(gè)縮小版大佬盯上了
四年后,她被三個(gè)縮小版大佬盯上了

四年后,她被三個(gè)縮小版大佬盯上了木木 著(zhù)

主角:蘇梨,霍祁寒
小說(shuō)《四年后,她被三個(gè)縮小版大佬盯上了》全書(shū)布局宏大、玄秘萬(wàn)千、文風(fēng)穩健,人物情感鋪陳細膩綿密、語(yǔ)言詼諧,值得拜讀!小說(shuō)《四年后,她被三個(gè)縮小版大佬盯上了》內容介紹:四年前,為救外婆和母親,蘇梨將自己嫁給一個(gè)陌生男人,為他孕育三寶!懷胎十月,她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他真容!有傳言稱(chēng):他又老又丑還是個(gè)殘廢!蘇梨信以為真,直到四年之后,她歸來(lái),俊美無(wú)雙的妖孽上司對她狂撩無(wú)度!那一晚,公司酒會(huì ),氣氛到位,她被他抵在洗手間,曖昧低啃!她堅守底線(xiàn):“總裁,不,不行的,我……你……你有孩子,我有老公,我們不能!”而男人酒后微醺的甩出兩本結婚證,嗓音勾人,“嗯?老婆,我們是持證上崗!”原來(lái)……四年之前,娶她的人就是他!等等,說(shuō)好的又老又丑是殘廢呢?霍祈寒瞇起雙眼,語(yǔ)氣危險:“殘廢,今晚,老公就讓你驗驗……”頂頭上司搖身一變成了親親老公!從此,蘇梨被狂寵上天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03:07:59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媽咪再見(jiàn)!寶寶還回來(lái)找你的!”

蘇梨情不自禁揚起手揮了揮,但是她內心卻知道,恐怕以后沒(méi)機會(huì )再見(jiàn)了,忍不住內心涌上一股感傷。

她感覺(jué)到一股濃烈的不容忽視的視線(xiàn)投射在自己身上,轉眼看過(guò)去,和佇立在車(chē)旁的男人視線(xiàn)對了個(gè)正著(zhù),蘇梨頓時(shí)像是被燙到了一樣縮了縮手,臉頰隱隱有些暈紅。

剛剛那個(gè)男人說(shuō)過(guò)的話(huà)又回蕩在自己耳邊,蘇梨幾乎要以為是自己聽(tīng)錯了,怎么可能呢?這種一看就是鉆石王老五的男人怎么會(huì )對她說(shuō)出這種話(huà)?

蘇梨逼迫自己忘記剛剛發(fā)生的事,想起自己在警察局受的委屈,抬起頭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,哼了一聲就轉身離開(kāi)。

她沒(méi)看到,身后男人愈發(fā)深沉下來(lái)的眸色,還有眼神中志在必得的堅定。

在霍祁寒眼中,蘇梨就像是一個(gè)炸毛的小兔子一樣,記仇的很,自以為咬牙切齒的樣子很兇很,實(shí)際上卻根本沒(méi)有殺傷力,反而會(huì )讓人心里起一些暴虐的心思,想要看著(zhù)這樣的小白兔眼圈紅紅被欺負的哭出來(lái)的樣子。

霍祁寒轉身上車(chē),嘴角噙著(zhù)一絲淡淡的笑容。

就算逃了四年又怎么樣?終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“爸比,你心情很好嗎?”

一個(gè)小腦袋瓜子出現在霍祁寒身邊,他低頭看著(zhù)滿(mǎn)臉求知欲的霍汁,拍了拍她的頭。

“以后不許再跑出來(lái)了?!?/p>

霍朝看了自家爸比一眼,皺了皺小鼻子,一字一句開(kāi)口。

“不可以,我們已經(jīng)找到媽咪了,不會(huì )讓她一個(gè)人在外面過(guò)苦日子的?!?/p>

在三個(gè)小寶貝心里,他們媽咪是因為很困難的事情才不能和他們在一起,所以才從小離開(kāi),現在好不容易找到,才不可能放過(guò)。

剛剛在媽咪家里和外婆還有太外婆一起玩,那個(gè)房子那么小,還不如他們的玩具房大,媽咪過(guò)的實(shí)在是太可憐了!

霍祁寒看了霍朝一眼,他知道自己這個(gè)兒子最像他,也最有想法,所以他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在孩子面前拿出大人的做派,而是平等的溝通。

“你們是怎么找到她的?

霍汁剛要開(kāi)口,就被霍暮捂住了嘴巴。

“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!”

霍汁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這才小心翼翼開(kāi)口。

”爸比,媽咪什么時(shí)候回來(lái)呀?我聽(tīng)別的小朋友說(shuō),他們的媽咪都會(huì )給他們講睡前故事的,我也好想抱著(zhù)媽咪一起睡覺(jué)覺(jué)哦!“

霍祁寒輕哼一聲,嗓音淡淡:“她遲早會(huì )回來(lái)的?!?/p>

在男人帶著(zhù)三個(gè)萌寶離開(kāi)之后,蘇梨她們也就回去了,明天她們需要去新公司報道,今天已經(jīng)非常折騰了,必須養好精神。

“鈴鈴鈴!”

次日,清晨,一大早,蘇梨頂著(zhù)一頭雜亂的長(cháng)發(fā)從床上坐起來(lái),屋外陽(yáng)光明媚,她眼下卻有著(zhù)淡淡的黑眼圈,昨晚就算再怎么說(shuō)服自己,她也還是沒(méi)睡好,一閉上眼睛,腦子里總是那三個(gè)萌寶……和他們的爹。

昨晚,她一直都在夢(mèng)到之前的事情,在國外四年,她還以為自己已經(jīng)把關(guān)于那個(gè)男人的事情都忘了,但是沒(méi)想到回到這個(gè)熟悉的地方,記憶折磨了她一個(gè)晚上。

也或許,是因為昨天遇到的那個(gè)男人和三個(gè)孩子。

蘇梨刷牙的時(shí)候放空大腦,忍不住開(kāi)始想。

當初自己生下來(lái)的那孩子,如果平平安安的長(cháng)大了,現在也和小汁汁一樣大了吧?她卻都不知道,自己的寶寶,是男是女,現在在哪。

蘇梨神色黯淡下來(lái),她很快打起精神,化妝的時(shí)候著(zhù)重遮瑕,遮住了眼底的青色。

原本不施粉黛的時(shí)候就秀麗絕倫的女人,在化完全妝之后更是美艷的不可方物,明明長(cháng)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,但是一雙桃花眼卻像釀著(zhù)水波一般,增添了幾分懵懂天真的意味。

任是誰(shuí)來(lái),都不可能覺(jué)得蘇梨曾經(jīng)生過(guò)孩子,她穿上規規矩矩的職業(yè)裝,但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卻顯得有些火辣,蘇梨微微皺起眉頭,因為回國之后就要立刻去報道,所以急匆匆買(mǎi)了職業(yè)裝。

但是卻沒(méi)想到竟然不合身,胸前的扣子有些搖搖欲墜。蘇梨抿了抿唇,只能將就著(zhù)這樣,對著(zhù)鏡子來(lái)回看了幾下才勉強有些滿(mǎn)意。

霍氏集團。

到了公司門(mén)口,蘇梨抬頭看著(zhù)仿佛聳入云天的大樓,有些目瞪口呆。

她知道霍氏有多有錢(qián),也知道霍氏的大樓是國內最高的,但是她沒(méi)想到這么高!

來(lái)往的員工都神色匆匆,渾身無(wú)一不透露著(zhù)精英氣質(zhì)。蘇梨穩了穩,嘴角帶著(zhù)淡笑走了進(jìn)去,給前臺說(shuō)明了自己是來(lái)入職的。

“梨梨!”

而恰好這個(gè)時(shí)候,溫書(shū)白也到了。

蘇梨聽(tīng)到喊聲回過(guò)了頭。

“學(xué)長(cháng),早!你已經(jīng)辦完入職了嗎?還是說(shuō),也是剛剛才到?”

溫書(shū)白:“剛剛才到,昨晚,可能是剛剛回國的原因,有些失眠?!?/p>

“!”

“學(xué)長(cháng),真是沒(méi)想到你也會(huì )有這樣一點(diǎn),看樣子,果然是人在國外久了,回國會(huì )有些不習慣!不過(guò)還好,我不會(huì )笑話(huà)你的,因為我也一樣!”

“嗯,總之沒(méi)有遲到,就好?!?/p>

“學(xué)長(cháng),你什么時(shí)候學(xué)會(huì )的講笑話(huà)了!”

溫書(shū)白:“?”

蘇梨:“沒(méi)什么,我們辦入職吧!”

蘇梨原本還想和溫書(shū)白開(kāi)幾句玩笑,但是一想,算了,還是正事重要,正好這時(shí)候前臺也和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請示完了,要讓他們上去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開(kāi)水養活魚(yú)
    開(kāi)水養活魚(yú)

    很喜歡作者木木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四年后,她被三個(gè)縮小版大佬盯上了》,無(wú)論從小說(shuō)整體架構,到故事情節描述,再到人物性格刻畫(huà)等方面,可以說(shuō)都恰到好處,二刷ing中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