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玄幻 > 九龍抬棺
九龍抬棺

九龍抬棺九當家 著(zhù)

主角:張九陽(yáng),胡秋
今天,小編為大家推薦一部自己最?lèi)?ài)的小說(shuō)——《九龍抬棺》,作者九當家,你不妨試讀一下,不喜歡算我輸!小說(shuō)《九龍抬棺》主要內容:爺爺出殯那晚,我抬著(zhù)石碑在前引路,不敢回頭看,因為身后抬棺的是八只惡鬼……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04:38:0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林婉連忙沖上來(lái)攔在了我的面前。

“小豆漿,你這是干什么?”林婉著(zhù)急的說(shuō)著(zhù)。

“林婉,作為朋友,我希望你交友慎重?!蔽艺f(shuō)道。

“小豆漿,你這話(huà)什么意思?葉總是好人?!绷滞駹庌q道。

“好人?好人會(huì )用些東西?”我臉上掛著(zhù)蔑笑。

“葉總,都什么時(shí)候,有啥不能說(shuō)的,那個(gè)瘸子我看著(zhù)就不像好人!”林婉對葉總道。

“瘸子?”我皺眉,不由想到了左瘸子。

“葉總,他是不是姓左?”我問(wèn)道。

葉總見(jiàn)我已經(jīng)知道了,只能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“九少爺,抱歉,做人要有誠信,你別怪我?!?/p>

我看了她一眼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然后扭頭走出了房間。

我也沒(méi)想到,本來(lái)好好的一個(gè)生日晚餐,竟然會(huì )是以這種方式收場(chǎng)。

這天夜里我又開(kāi)始做那個(gè)噩夢(mèng)夢(mèng)了,渾身是血的老者又出現在我的面前,只是他的樣子看上去比之前更加的虛弱了,身體漸漸的有些透明起來(lái)。

“張家少爺,你怎么還不來(lái)呀?”

他還是重復著(zhù)那句話(huà),語(yǔ)氣也更加的焦急,仿佛隨時(shí)都要消散一樣。

接連不斷地做這個(gè)噩夢(mèng),我不可能還感覺(jué)不到異常。

所以第2天早晨醒來(lái)之后,我就躺在床上開(kāi)始思考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這老者幾次三番出現在我的夢(mèng)中,并且能叫出我的名字,顯然是和我家有點(diǎn)淵源。

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正在煩心的時(shí)候,手機推送了一條新聞吸引了我的注意。

本市一輛下班的公交車(chē),與昨夜發(fā)生車(chē)禍,沖撞行人之后,撞在了一顆大樹(shù)上,造成一死七傷,司機重傷住進(jìn)了醫院……

我將圖片放大來(lái)看,可不就是昨天夜里那兩差點(diǎn)把我撞死的公交車(chē)嘛。

看來(lái),果然是張小曼的陰魂在做壞。

這讓我原本復雜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了。

謝小曼昨天害我不死,肯定不會(huì )就此罷休,說(shuō)不定什么時(shí)候就會(huì )重新找上我。

正在我有些頭痛的時(shí)候,突然聽(tīng)到虎子的驚呼聲。

“小少爺,你快過(guò)來(lái),出事了?!?/p>

我連忙從房間里面沖到了前鋪,發(fā)現虎子正站在我爺爺的牌位前目光發(fā)愣。

我順著(zhù)他的目光看去,緊跟著(zhù)也愣在了當場(chǎng)。

因為在我爺爺的排位前,竟然盤(pán)著(zhù)一條白色的小蛇。

看到這條蛇,我的臉色一瞬間就變得難看起來(lái)。

“小少爺,這是不是我打死的那條蛇?”虎子的聲音有些凝重。

虎子的性格兇狠,可這一次顯然是感到了異常,要不然以他的性格肯定是一刀上去直接釘死。

有點(diǎn)常識的人都知道,純白的蛇種很罕見(jiàn),兩條一起出沒(méi)的可能性很低。

現在同時(shí)出現了兩條蛇,沒(méi)法不讓人多想,而我最擔心的是,這條蛇為什么會(huì )盤(pán)在爺爺的牌位上?

我和虎子對視一眼,都朝著(zhù)之前的棺材走過(guò)去,打開(kāi)棺材蓋我兩都愣住了。

棺材里并沒(méi)有白蛇的尸體,,可我們當時(shí)看的很清楚,虎子釘了蛇頭流了一些蛇血,可現在棺材里面連一點(diǎn)的痕跡都沒(méi)有,就仿佛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出現過(guò)。

我和虎子扭頭,同時(shí)看著(zhù)這條拇指粗細的白蛇,這冷血的畜生正昂著(zhù)頭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,可眼睛卻死死的盯著(zhù)我們。

“小少爺,它是不是那個(gè)臟東西?”虎子問(wèn)道。

我的手心中不禁冒起了冷汗,深吸口氣我走了上去,死死的盯著(zhù)這條白蛇。

白蛇吐了吐信子,緩緩的在我爺爺的牌位上蠕動(dòng)起來(lái),牌位上的字露了出來(lái),我一看之下頓時(shí)微微一愣。

爺爺的牌位楠木為牌,金漆刻字,哪怕放上十年二十年也不會(huì )蛻變顏色,可眼前的金漆竟然暗淡了許多。

“小少爺,這怎么回事?”虎子也發(fā)現了異常。

我皺著(zhù)眉頭,片刻之后猛地色變。

“這條蛇在吞食爺爺的香火,壞我張家氣運?!蔽殷@呼道。

虎子聞言頓時(shí)大怒,“該死!”

我連忙伸手制止了虎子接下來(lái)的話(huà),隨后扭頭鄭重的看著(zhù)虎子。

“虎子,從今天起,沒(méi)我的命令,不準你傷害它?!?/p>

“可是少爺,它在禍害四爺,萬(wàn)一……”虎子第一次跟我犟嘴。

我嘆了口氣,緩緩的從旁邊拿起三根香點(diǎn)上,搽進(jìn)了香爐中。

青色的香煙裊裊升起,然后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的飄到了白蛇的鼻子中,這畜生頓時(shí)精神了許多。

“果然,是你在搞鬼?!蔽野欀?zhù)眉頭。

“小少爺,總不能讓這畜生一直在這里?!被⒆右а狼旋X的指著(zhù)白蛇,“我這就送它歸西?!?/p>

“別亂來(lái),這事沒(méi)這么簡(jiǎn)單?!?/p>

我仔細的盯著(zhù)白蛇,這東西也盯著(zhù)我,它眼睛黑芝麻大小,可我能感覺(jué)到它對我的惡意。

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,我嘆了口氣。

“雖然我不知道你身上發(fā)生了什么事,但我大概能猜出來(lái)一點(diǎn),這事跟我們張家有關(guān)系吧?”我說(shuō)。

白蛇又吐了吐信子,身子猛烈的扭……動(dòng)了幾下。

這下我更加確定心中猜測了,看來(lái)的確跟我張家有關(guān)系。

“既然精魄還在,我朋友誤打誤撞的放了你,證明你命不該絕,這是命,我認,你也得認?!?/p>

說(shuō)完,我扭頭走到旁邊的木柜子前,猶豫了一下之后,打開(kāi)了第三個(gè)匣子,從里面拿出一桿小稱(chēng)。

“小少爺,你這是干什么?它不過(guò)是個(gè)畜生!”虎子一看我拿出小秤,臉色一變驚訝的看著(zhù)我。

我擺了擺手,“虎子,你記住,眾生平等,任何生命都有活著(zhù)的權利,更何況這位白家是被我祖爺爺釘在了石碑下,受幾百年之苦,我張家欠它?!?/p>

“可這天機秤不能亂用,會(huì )害了你的?!被⒆右荒樀闹?zhù)急。

“別說(shuō)了,我已經(jīng)決定了?!?/p>

我制止了虎子繼續開(kāi)口,走到了白蛇面前,目光與它對視著(zhù),小畜生正緊緊盯著(zhù)我手中的天機秤。

“既然是我張家祖爺爺害了你,作為他的后人,我愿意承擔責任,我知道你心中怨恨,可我不能讓你迫害我爺爺的殘魂?!?/p>

我舉起手中的小秤,“這是我張家祖傳的天機秤,能測陰陽(yáng),度生死,丈天地,改乾坤,今天我破例用它給你秤上一秤,建一座陰陽(yáng)府邸,立一尺香火名碑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

“嘶嘶……”

白蛇嘴中第一次發(fā)出了聲音,眼神中充斥著(zhù)懷疑和警惕。

虎子冷哼一聲,“不知道好歹的東西,這是你上輩子修來(lái)的福氣?!?/p>

我笑了笑,繼續對著(zhù)白蛇說(shuō)道,“他話(huà)粗禮不粗,知有秤你天命,方能得見(jiàn)陰陽(yáng),好過(guò)你分食香火十倍,也算是贖我祖爺爺之罪,,如果同意就從排位上爬下來(lái)?!?/p>

說(shuō)完,我便不在開(kāi)口,等待著(zhù)這畜生做決定。

虎子見(jiàn)這白蛇遲遲不肯下來(lái),終于是忍不住了,刷的一聲挽出一個(gè)刀花。

“小畜生,我家少爺誠心待你,你竟然不識好歹,那我就再殺你一次,你再出來(lái)我再殺你,直到你魂飛魄散?!?/p>

虎子說(shuō)著(zhù)舉刀就砍,我連忙抓住了他的手。

“小少爺,你跟這畜生廢什么話(huà),殺了就殺了,還怕它不成?!被⒆佑行┲?zhù)急。

正在僵持不下的時(shí)候,門(mén)外響起了一個(gè)聲音。

“小豆漿,吃完飯沒(méi)有?!?/p>

我扭頭一看,是林婉過(guò)來(lái)了,身上穿著(zhù)我昨天給她買(mǎi)的新衣服,見(jiàn)我看她就笑著(zhù)轉了一圈。

“好看嗎?”她問(wèn)。

“好看?!蔽艺f(shuō)。

她高興的笑了,一下子就發(fā)現了爺爺牌位上的白蛇,又看了看我和虎子。

我也沒(méi)有隱瞞,就將剛才的事情講述了一遍。

林婉頓時(shí)驚訝看向我手中的天機秤,目光充滿(mǎn)了好奇。

“真的假的,這東西這么牛?!绷滞耋@喜不定的問(wèn)道。

“哼,頭發(fā)長(cháng)見(jiàn)識段,這可是小少爺家祖傳的寶貝,萬(wàn)金難求一秤,當初不知道多少人求著(zhù)四爺給秤一秤呢,可惜這小畜生不識好歹,哪能知道些東西金貴?!被⒆雍叩?。

“小豆漿,這東西真有這么厲害?”林婉顯然不怎么相信虎子,所以只能問(wèn)我。

我自豪的一笑,“虎子雖然有所夸大,但也是扒九不離十了?!?/p>

林婉不信虎子卻很相信我,聽(tīng)我這么一說(shuō),頓時(shí)扭頭看向那白蛇。

“你這小東西還真是不識好歹,還不趕緊下來(lái)讓我家小豆漿秤一秤?!?/p>

說(shuō)來(lái)也怪,林婉這話(huà)出口,那小白蛇竟然真的從牌位上爬下來(lái)

我心中一喜,連忙走上前去,為了爬這蛇突然咬我,我還帶了雙皮手套,然后將小秤放下,這白蛇就爬了上來(lái)。

“真是邪了門(mén)了?”虎子看著(zhù)林婉嘟囔道。

林婉不甘示弱的傲嬌一笑,虎子頓時(shí)又怒目而視起來(lái)。

我沒(méi)有理會(huì )兩人,看了看時(shí)間,輕輕的撥動(dòng)著(zhù)秤砣,天機秤盤(pán)緩緩轉動(dòng),片刻之后停了下來(lái)。

“虎子,算盤(pán)?!?/p>

虎子連忙拿了一個(gè)算盤(pán)過(guò)來(lái),我曲指連談,快速盤(pán)算。

天機秤一秤二算,可知天命不差分厘。

很快結果就出來(lái)了,我讓虎子拿過(guò)來(lái)筆記本。

“陰木宅,大小一尺六寸九厘,木碑一尺半分……”我快速的說(shuō)著(zhù)自己秤出來(lái)的結果。

“都記住了少爺?!被⒆诱f(shuō)道。

我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“晚上著(zhù)手建造”

說(shuō)著(zhù),我眼睛一黑,劇烈的喘吸起來(lái),身體有種說(shuō)不出的疼痛。

“小少爺,你沒(méi)事吧?就說(shuō)這東西不能亂用?!被⒆舆B忙給我倒了杯水。

“沒(méi)事,秤皮不秤骨,反噬不大?!蔽倚Φ?。

“小少爺,這條蛇就是那個(gè)白衣女人嗎?”虎子臉色嚴肅。

我搖了搖頭,“不清楚,應該不是?!?/p>

“不會(huì )吧,那白衣女人去哪了?”虎子臉上充滿(mǎn)了擔憂(yōu)。

“不知道,我現在更擔心的是我爺爺?!?/p>

“四爺,四爺怎么了?”虎子急問(wèn)。

“我也說(shuō)不上來(lái),總覺(jué)得有問(wèn)題,剛好今天爺爺頭七,我想夜里下去看看,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年華似流水
    年華似流水

    我是一名宅男,閱盡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無(wú)數,但最新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九龍抬棺》深入我心,多么希望這樣優(yōu)秀的作品能在熒屏上呈現,分享給更多的觀(guān)眾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