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總裁 > 破產(chǎn)后被大佬捧在手心嬌寵
破產(chǎn)后被大佬捧在手心嬌寵

破產(chǎn)后被大佬捧在手心嬌寵軟栗 著(zhù)

主角:祁顏,方意燃
有一種治愈,叫夜深人靜時(shí)拜讀小說(shuō)《破產(chǎn)后被大佬捧在手心嬌寵》,小說(shuō)中的故事引人注目,讓你暫且忘了現實(shí)中的傷痛,甚至慢慢愈合。小說(shuō)《破產(chǎn)后被大佬捧在手心嬌寵》介紹:在祁顏落入絕境瀕臨絕望的時(shí)候,方意燃出現在她面前,給她希望和救贖。祁顏本以為這只是場(chǎng)錢(qián)色交易,只想乖乖抱緊大腿,借勢復仇,救全家于危難??蓻](méi)料到請神容易送神難,方總賴(lài)上不走了,把她如珠如寶的捧在手心?!捌铑?,招惹了我,就跑不掉了?!薄找箽g愉,抵死糾纏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07:41:1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欒澄自以為得意,他不過(guò)是勾勾手,祈顏就如同一條喪家犬,上趕著(zhù)為他賣(mài)命。

“這是當然,誰(shuí)讓阿澄你英俊瀟灑,家世又這么好?!?/p>

程薇黏膩在他身側,把他的手往自己的衣服里帶,粉紅的臉頰升起兩朵紅暈,“我要是她,也會(huì )心甘情愿的……”

這話(huà)極大程度地討好了欒澄,他笑得極為高興,抱著(zhù)程薇,一股腦鉆進(jìn)了里屋去了。

而此時(shí)的祈顏,在一眾中介的熱情招呼下,選了一棟市中心高層的公寓,從這里可以俯瞰到整個(gè)城市,更重要的是,他離商圈很近。

附近都是大公司,眺望過(guò)去,最高最亮眼的一幢,便是方氏。

曾經(jīng),父親也在這一片工作,害他枉死的罪魁禍首,必然也隱藏在這無(wú)邊的黑暗里面。

祈顏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一緊。

她到底沒(méi)有買(mǎi)下這套房子,而是一口氣付了一年的租金,無(wú)視中介不耐煩的眼神,她盯著(zhù)方意燃給的黑卡,這些錢(qián)、還有別的用處。

手機震動(dòng),竟然又是欒澄打來(lái)的,祈顏忍住惡習和不耐,接起。

欒澄的聲音溫柔醇厚,“顏顏,畢業(yè)晚會(huì )在溫泉山莊,你一定要來(lái)哦,這是我們大學(xué)四年最重要的晚會(huì )?!?/p>

祈顏一陣反感,正想要開(kāi)口拒絕,欒澄緊接著(zhù)道:“這次來(lái)的可都是商業(yè)大咖,我們同學(xué)會(huì )跟他們預定了同一個(gè)場(chǎng)地,屆時(shí)你也讓小叔也賞個(gè)臉來(lái)吧,我們班不少同學(xué)都想見(jiàn)識一下他的風(fēng)采呢!”

同學(xué)想見(jiàn)識,她看真正想抱上方意燃大腿的,是他欒澄才對。

不過(guò),祈顏眉心微動(dòng)。

商業(yè)大咖?那豈不是和方意燃平日里打交道的都會(huì )來(lái),她也可以借此知道欒澄的商業(yè)關(guān)系網(wǎng),就算不成,能得到別的信息,也不虧。

這樣想著(zhù),祈顏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(tīng)起來(lái)和以往一般柔和,“好呀,阿澄,我想辦法讓方先生賞臉就是了!”

欒澄大喜過(guò)望,“我等一下就派車(chē)去接你,你等著(zhù)我來(lái)!”

祈顏簡(jiǎn)單打扮后,身著(zhù)一身純白禮服裙,清純的模樣在鏡子里格外動(dòng)人,她涂了一個(gè)杏粉的口紅,巴掌大的小臉美艷精巧。

她剛一出現,車(chē)里的欒澄眼前一亮,后面的程薇瞪紅了眼睛,差點(diǎn)掩飾不住嫉妒之色。

每次都是這樣,無(wú)論是哪個(gè)男人,只要見(jiàn)到祈顏這張臉,個(gè)個(gè)都走不動(dòng)道!

不過(guò)現在好了,她也只剩下這張臉了……

“顏顏,快上來(lái)吧?!睓璩闻d奮地招呼著(zhù)她,態(tài)度十分殷勤,下車(chē)給她打開(kāi)車(chē)門(mén),使喚著(zhù)程薇去后頭,“薇薇,這里讓給顏顏,你去后面!”

程薇早知道會(huì )是這樣,含恨低頭,終究是換了位置。

祈顏嫌棄地看了一眼坐墊,丟到后頭去了。

程薇立刻大怒,“顏顏,你這是什么意思?你不是早就原諒我了嗎?為何還這般?!”

小手拂過(guò)衣裙,祈顏輕咬紅唇,“我只是有點(diǎn)潔癖而已……既然讓你不高興了,我還是自己打車(chē)去吧?!?/p>

欒澄怎么能放她走,立刻拉住她,柔聲勸道:“別聽(tīng)她亂說(shuō),你們都是好閨蜜,就不要介意了,來(lái),給你擦干凈了,快坐下吧?!?/p>

望著(zhù)被擦得閃閃發(fā)光的座椅,祈顏這才滿(mǎn)意地坐下,更是把程薇氣得夠嗆。

“阿澄,你不是說(shuō)只帶我去畢業(yè)晚會(huì )嗎?怎么她也在?”

祁顏咬住紅唇,似有不解。

欒澄心頭一緊,“我路上碰巧遇見(jiàn)了薇薇,就一起帶著(zhù)她過(guò)來(lái)了?!?/p>

“我怎么感覺(jué),你走哪里都帶著(zhù)她呢?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們才是情侶呢?!逼铑佄孀∽?,故意將驚訝隱晦的眼神在他們身上看來(lái)看去。

“都是同學(xué)嘛,這也是薇薇的畢業(yè)晚會(huì )?!睓璩涡睦镉悬c(diǎn)緊張,溫柔地解釋一番,又安撫道,“顏顏,你別多心?!?/p>

后面的程薇同樣提起了一口氣。

他們都認定祁顏單純好騙,能糊弄過(guò)去。

如果她發(fā)覺(jué)了,也不可能還跟欒澄你儂我儂的!

看著(zhù)他們臉色猶如調色板一般的變化,祁顏在不為人知的地方,輕輕抿唇笑了。

畢業(yè)晚會(huì )坐落在麗水清宴,一處溫泉山莊,外表裝修極盡奢華,程薇看得口水都要淌下來(lái)了。

沒(méi)想到他們的畢業(yè)晚會(huì )竟然可以在這樣的地方舉辦!

底下豪車(chē)進(jìn)出不斷,他們隨著(zhù)彬彬有禮的服務(wù)生一同進(jìn)了保姆車(chē),將他們運送到山頂,一進(jìn)去便看到大大小小的溫泉環(huán)繞,中間幾個(gè)包廂,其中都有聯(lián)通處,方便他們互相交際往來(lái)。

“顏顏,都這個(gè)時(shí)間了,小叔怎么還沒(méi)來(lái)?”

欒澄忍不住低聲問(wèn)道,眼中卻隱隱約約有著(zhù)威脅,“要是今天他沒(méi)出現,我可是會(huì )后悔把你帶來(lái)這樣高雅的地方呢?!?/p>

祁顏忍不住快笑出來(lái)了,還高雅的地方,要不是為了獲取信息,她才不屑過(guò)來(lái)!

不過(guò),她仍舊謹小慎微道:“阿澄,你別那么著(zhù)急,我自然是叫過(guò)了,方先生日理萬(wàn)機,又豈是我可以隨意安排他的時(shí)間的?”

欒澄一聽(tīng)有理,卻還是壓低聲音冷哼:“最好如此,否則……”

“喲,這不是我們的欒大少和……祁大美人嘛?!”

有同學(xué)發(fā)現了他們,一眾吹起口哨來(lái),朝著(zhù)他們招手。

“才子佳人,就等你們入座了!程美女也來(lái)了啊,快坐快坐?!?/p>

直到他們被人拉到椅子上面,跟在后頭的程薇才終于被人給注視到了,她忍著(zhù)自己快要氣炸了的胸腔,對其他人微微頷首,坐下來(lái)了。

“這第一杯酒,我敬我最好的朋友——顏顏!”

突然,程薇手里倒滿(mǎn)了紅酒,一把塞進(jìn)了祁顏手里,挑釁一笑。

眾人沒(méi)想到今天第一個(gè)被灌酒的,竟然是祁顏,一個(gè)個(gè)都看熱鬧似的望了過(guò)去。

“顏顏,你和阿澄的婚事本該順順利利的,卻沒(méi)想到遇到這樣的挫折?!?/p>

程薇擦擦莫須有的眼淚,故意將話(huà)茬引到這上頭來(lái),“不過(guò)沒(méi)關(guān)系,就算你沒(méi)有了家世,阿澄也不會(huì )嫌棄你的,你可別急著(zhù)往阿澄的小叔身上撲??!”

“作為你的好朋友,我衷心的祝福你獲得幸福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若水微香
    若水微香

    作者軟栗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破產(chǎn)后被大佬捧在手心嬌寵》,讓我突然茅塞頓開(kāi):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,在可以追逐的未來(lái)?,F在才發(fā)現,那些曾經(jīng)擁抱過(guò)的人、握過(guò)的手、唱過(guò)的歌、流過(guò)的淚、愛(ài)過(guò)的人,一切一切所謂的曾經(jīng),其實(shí)就是幸福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