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玄幻 > 茍了千年,小師叔出山無(wú)敵了!
茍了千年,小師叔出山無(wú)敵了!

茍了千年,小師叔出山無(wú)敵了!炑棪 著(zhù)

主角:楊禹,白洛纓
小說(shuō)《茍了千年,小師叔出山無(wú)敵了!》全書(shū)布局宏大、玄秘萬(wàn)千、文風(fēng)穩健,人物情感鋪陳細膩綿密、語(yǔ)言詼諧,值得拜讀!小說(shuō)《茍了千年,小師叔出山無(wú)敵了!》內容介紹:楊禹:活了一千年,我應該算是個(gè)人精了吧!系統:不,你不是,你就是個(gè)普通人。楊禹:為啥后輩如此尊敬我,莫非我是超級大能?系統:不,你不是,你只是個(gè)鏟屎官?!舾赡暌院?,當楊禹站在世界之巔俯瞰三千世界,發(fā)出了那一句震撼人心的話(huà):“狗系統,早知道我這么無(wú)敵,我這一千年至于這么空虛寂寞嗎?”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08:23:2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了歲數的人都喜歡嘮叨,還是說(shuō)楊禹一千年不見(jiàn)大活人嘴里面閑不下來(lái),反正是不是那么回事兒就往外說(shuō)唄。

年輕人當然是不喜歡長(cháng)輩念經(jīng)的。

沈冰雁得了這么大的造化,膩味肯定是沒(méi)有的,但是她心里面毫無(wú)疑問(wèn)是非常聽(tīng)話(huà)的。

一個(gè)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面的師門(mén)長(cháng)輩,未曾謀面就助她渡過(guò)了難關(guān),見(jiàn)了面又賜予她如此靈果。

別說(shuō)是喝茶,就是現在楊禹說(shuō)叫她去喝口尿,沈冰雁同樣是甘之如飴。

但是……

沈冰雁可沒(méi)細想,楊禹拿出來(lái)的靈果她想要消化都勉強,就更別說(shuō)這杯茶了。

沈冰雁是真聽(tīng)話(huà),楊禹一說(shuō)喝口茶,她是端起杯來(lái)一仰脖就給干了。

楊禹看著(zhù)嘴角直抽抽,誰(shuí)家喝茶是這個(gè)樣子?

哦,我家的孩子,那就別講究了,她就是把茶水當成小米粥喝,那不還是自己的晚輩嗎?

沈落雁也是緊隨姐姐之后,一口把碗中茶水喝了個(gè)一干二凈。

咚咚!

好聽(tīng)嗎?

好聽(tīng)就是好頭!

兩碗茶水下了肚兒,沈家姐倆兒一腦袋就磕在桌子上,眨眼就睡過(guò)去了。

這可是給楊禹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“年輕就是好,倒頭就著(zhù)……”

“哎呀,還是給孩子們做飯去吧,瞌睡就睡會(huì )兒吧?!?/p>

“煞筆!煞筆!”

“我特么拔了你的鳥(niǎo)毛!”

放下楊禹追殺百靈不提,打從今兒起,這被楊禹?yè)旎貋?lái)的小麻雀就正式改名叫百靈了。

單說(shuō)沈家姐妹……

沈冰雁一碗茶水下了肚,要說(shuō)睡過(guò)去就有些夸張了。

其實(shí)沈冰雁把茶咽到肚子里面就反應過(guò)來(lái)了,老祖能拿出來(lái)的東西絕對不是俗物!

但是她也沒(méi)有想過(guò),就是一碗待客的茶水,居然能夠到這種品級。

沈冰雁也是有幸聽(tīng)自家親老祖曾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一些修煉界的奇珍異寶。

其中最受老祖追捧的東西,毫無(wú)疑問(wèn)就是只存在于傳說(shuō)之中的悟道茶!

傳聞此物具有能夠令人一日悟道的神效!

沈冰雁飲罷了茶水就感覺(jué)到自己金丹上的道紋躁動(dòng)不止,一股強烈的睡意帶著(zhù)幾分召喚的感覺(jué)隨之而來(lái)。

這可是跟悟道茶的功效一毛一樣啊……

沈冰雁就在這修士?jì)染爸?,親眼目睹了什么叫做雨落如傾盆!

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修煉雨之大道的修士,觀(guān)想內景的時(shí)候能夠觀(guān)想出毛毛細雨,這就算是入門(mén)了。

等到什么時(shí)候見(jiàn)識過(guò)了雨水潤物細無(wú)聲雨幕無(wú)處不在的景象,那才能算是小成。

但是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……雨之大道的殺伐能力一直不被人所認可。

雨之大道太綿,千百年來(lái)能在這條路上摸索出門(mén)道的存在,當屬邪道之中一個(gè)主修毒之大道兼修雨之大道的老魔。

那位就是將毒用細雨綿綿的方式用了出來(lái),基本上是殺人于無(wú)形之中。

可此時(shí)沈冰雁眼前瞧見(jiàn)的這瓢潑大雨,屬實(shí)是未曾接觸過(guò)的道路。

講道理不是修士的想象力達不到這個(gè)程度,屬實(shí)是雨之大道的潛力就這么高。

沈冰雁修習雨女心經(jīng)的主要目的,還是希望通過(guò)這套于自己頗為契合的功法盡快突破境界,這樣等到機緣到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自己還可以轉修其他大道。

萬(wàn)萬(wàn)沒(méi)有想到,今日自己有機會(huì )見(jiàn)識到如此強悍的雨之大道!

“感謝老祖賜下的悟道茶!”

沈冰雁在心中千恩萬(wàn)謝,不敢耽誤這難逢的機緣,一雙美眸死死盯著(zhù)內景,一個(gè)勁兒參悟雨之大道。

再說(shuō)沈落雁……

姐妹二人情義似海深,天賦上卻是水火不相容。

沈冰雁有一門(mén)天生的妙術(shù)喚作北元重水,沈落雁則是天生能夠使用召喚幽冥離火的妙術(shù)。

故而沈落雁在修行之時(shí),也就選擇了最是親和的火之大道,而且一身法術(shù)全都是跟火沾邊兒!

此時(shí)此刻,沈落雁心神沉在丹田之中。

丹田內那顆金丹雛形已經(jīng)是被幽冥離火燒得黑紅黑紅,一道道玄奧的紋路在幽冥離火的炙烤之下,不斷在雛形之上閃現。

“火之大道,在焚化萬(wàn)物……”

沈落雁叨叨念念闡述著(zhù)一些自我的感悟,說(shuō)起來(lái)她比沈冰雁純粹一些。

至少沈冰雁還有心琢磨琢磨茶水的不同,沈落雁則是一下就進(jìn)入了狀態(tài)。

魔怔似的叨念了好一陣子,金丹雛形上的大道紋路逐漸凝實(shí)。

沈落雁秀口微開(kāi):“我要火!”

……

彼時(shí)……

“煞筆!”

楊禹已經(jīng)沒(méi)心思追殺百靈了,一個(gè)臟了口的畜生跟它置氣不劃算。

自己這兩兒小孫兒才是應該好好關(guān)照的存在,自己可還指望著(zhù)她們回去之后能夠多多的宣揚。

別的不說(shuō),最起碼截天宗的門(mén)人聽(tīng)說(shuō)在蒼梧山還有逍遙小筑一脈的老祖存在,老祖有特別的和藹可親,門(mén)人去了之后老祖還會(huì )熱情招待……

到時(shí)候截天宗的門(mén)人會(huì )不會(huì )踏破逍遙小筑的門(mén)檻兒?

要是晚輩們爭些氣,小沈這代人能有個(gè)一千人,自己是不是最起碼有三年的功夫可以每天換著(zhù)對象的聊天?

所以楊禹對做好這桌接待的晚宴很上心。

百靈嘴里面叫著(zhù)煞筆,它可是飛來(lái)飛去就飛到了沈落雁的腦袋上。

不得不說(shuō),他們兩個(gè)很有緣。

而且現在沈落雁潛心參悟火之大道,百靈作為萬(wàn)火之王的朱雀,本能就感覺(jué)沈落雁身上散發(fā)出來(lái)的氣息讓它很舒服。

更何況作為圣獸,百靈有什么不明白的?

既然這個(gè)丫頭在楊禹這里很得寵,這丫頭現在明悟火之大道,自己不管怎么說(shuō)也要幫幫場(chǎng)子。

假如說(shuō)萬(wàn)一楊禹發(fā)現了自己的舉動(dòng),心里面念著(zhù)自己的好兒……

那么到時(shí)候小白那個(gè)混蛋驢球球是不是就要比自己矮一頭了?

百靈很不爽小白那個(gè)楊禹老大天老二它老三的架勢,都是圣獸它有什么好得意的!

百靈是一念至此,當即催發(fā)自身本命南明離火潛移默化灌入了沈落雁的體內,借此助她更為清晰的領(lǐng)悟火之大道。

沈落雁夢(mèng)囈道:“我要火……”

百靈捧哏道:“倒是脫呀!”

楊禹在廚房就罵街,這王八蛋家巧兒要不得了,罵煞筆就算了,它現在還敢耍流氓!

誒……

這玩意兒要是能正常說(shuō)話(huà)……

是個(gè)樂(lè )兒!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裝b是個(gè)事
    裝b是個(gè)事

    可以說(shuō),《茍了千年,小師叔出山無(wú)敵了!》是一部?jì)?yōu)秀的玄幻題材小說(shuō),作者炑棪故事架構宏大,運用進(jìn)階模式,逐步推進(jìn)故事發(fā)展,制造爽點(diǎn),讓讀者產(chǎn)生很強的代入感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