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總裁 > 閃婚后發(fā)現老公是億萬(wàn)首富
閃婚后發(fā)現老公是億萬(wàn)首富

閃婚后發(fā)現老公是億萬(wàn)首富仙女不咸 著(zhù)

主角:顏離,傅靳城
仙女不咸的這部作品《閃婚后發(fā)現老公是億萬(wàn)首富》,題材新穎、內容脫俗、人物鮮明、敘事清爽,呈現出一幅幅極具時(shí)代氣息的畫(huà)卷,是一部難得的優(yōu)秀網(wǎng)絡(luò )作品?!堕W婚后發(fā)現老公是億萬(wàn)首富》主要講述的是:顏離因為母親病重,無(wú)奈閃婚了一個(gè)同行。本以為大家都是社畜,還是個(gè)搞IT的,會(huì )忙到腳不沾地,壓根見(jiàn)不到對方的面。誰(shuí)知婚后老公天天粘,就連她遇到的奇怪bug老公也能輕易解決,專(zhuān)業(yè)能力簡(jiǎn)直逆天。但老公卻明珠蒙塵,明明是技術(shù)大牛,卻拿著(zhù)比她還低的工資,顏離怒了!正當她沖冠一怒為藍顏時(shí),竟發(fā)現老公任職的公司是他家開(kāi)的,不僅如此,他的小金庫竟然富可敵國,還悄咪咪斥巨資治好了母親的病。再后來(lái),顏離看著(zhù)財經(jīng)頻道微笑談?wù)搶櫰藿?jīng)驗的傅靳城,才知道IT圈人人羨慕的那個(gè)妻,就是她??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0:11:32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翌日一早,顏離剛在工位上坐下,就被人告知經(jīng)理叫她。

她心里疑惑不解,起身去往經(jīng)理辦公室。

“經(jīng)理,您找我?”經(jīng)理辦公室門(mén)開(kāi)著(zhù),顏離敲了敲門(mén),走了進(jìn)去。

“啪!”

一份文件直接摔在了辦公桌上,經(jīng)理神色嚴肅的看向顏離,沉聲質(zhì)問(wèn):“顏離,我們剛接到通知,你負責的項目被泄露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不可能!”顏離心里一驚,連忙否定!

經(jīng)理冷聲指了指桌上的文件夾:“不可能?咱們對手公司已經(jīng)在昨晚?yè)屜壬暾埩藢?zhuān)利,還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

顏離面色蒼白,匆忙拿起桌上的文件夾翻看,直到真的看到那張專(zhuān)利聲明,才真的相信,自己的項目被盜。

“你知不知道,這給咱們公司帶來(lái)多大的損失?大家的努力就這么付諸東流了知道嗎?”經(jīng)理繼續斥責。

這個(gè)項目,是顏離帶著(zhù)團隊加班加點(diǎn)才有了如今的成品,昨天剛做完,顏離還想著(zhù)今天拿給經(jīng)理,不曾想,今天就出了事!

怎么會(huì )這么巧?

“這不可能,整個(gè)項目?jì)热莸脑敿殧祿挥形易约褐?,不可能?huì )泄露!”顏離冷靜下來(lái),沉聲說(shuō)道。

經(jīng)理一怔,隨即冷笑嘲諷:“所以,你就是對手公司派來(lái)的間諜,是嗎?”

“我不是!”顏離揚聲反駁。

“顏離,到這個(gè)時(shí)候了,證據確鑿,你還要反駁嗎?”經(jīng)理一臉不悅的瞪著(zhù)對方。

出了這么大的事,上面怪罪下來(lái),他這個(gè)經(jīng)理難逃此咎,這才是他煩躁的原因。

一大早就接到這個(gè)電話(huà),誰(shuí)的心情都不會(huì )好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夠了!這個(gè)時(shí)候還要狡辯,有意義嗎?這個(gè)是你們團隊負責的項目,現在出了事,就應該是你們團隊來(lái)負責!若是這件事處理不好,就給我滾蛋!”不等顏離解釋?zhuān)?jīng)理直接打斷了對方的話(huà),厲聲說(shuō)道。

出了經(jīng)理辦公室,顏離臉色難看。

經(jīng)理的門(mén)沒(méi)關(guān),兩人的爭執在外面聽(tīng)的一清二楚,原本豎著(zhù)耳朵看戲的人見(jiàn)顏離出來(lái),連忙佯裝忙碌起來(lái)。

顏離失魂落魄的回到工位上坐下,開(kāi)始檢查電腦里的數據,里面沒(méi)有任何問(wèn)題,但為什么好好的會(huì )泄露?

到底是誰(shuí)想害她?

若是以往,顏離哪里會(huì )受這種委屈?直接辭職跳槽是最好的選擇。

但是現在……她不敢再冒險。

她媽的身體狀況,她去醫院和醫生打探過(guò),若是動(dòng)手術(shù)的話(huà),需要很大一筆費用,之前她只顧自己,賺的工資雖然不低,但存款也并不多。

所以,她需要錢(qián)。

既然不能離職,那就只能從誰(shuí)泄露的數據開(kāi)始查。

只是,坐在座位上半天,顏離都一點(diǎn)頭緒都沒(méi)有,因為就如她在辦公室和經(jīng)理說(shuō)的,除了她知道完整的所有詳細數據外,沒(méi)有其他人知道。

她抬眼朝辦公室里的人望去,每個(gè)人都認真工作,平時(shí)大家關(guān)系還行,雖然有幾個(gè)關(guān)系不太好的,但也不至于用這種手段陷害她吧?

“顏離,到底怎么回事?數據怎么會(huì )泄露?”

“是啊,所有完整資料都在你那兒保管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現在經(jīng)理讓咱們整個(gè)小組負責,若是查不出真兇,是不是咱們都得滾蛋?”

……

中午在食堂吃飯,一起做項目的幾個(gè)人立時(shí)圍攏了過(guò)來(lái),七嘴八舌的詢(xún)問(wèn)顏離到底什么情況。

顏離搖著(zhù)頭說(shuō)不出話(huà)來(lái)。

就算要查真兇,她也一時(shí)不知道從哪查起,因為她根本不知道得罪了誰(shuí),讓對方這么害自己。

“你的電腦有權限,一般人也開(kāi)不了,只有經(jīng)理級別以上才能打開(kāi)吧……”這時(shí),一直沉默不言的阿浩在旁邊開(kāi)口。

眾人一怔,點(diǎn)頭看向顏離:“是啊,但應該不是經(jīng)理吧?”

程序員的電腦里都是機密,平時(shí)都只能自己用自己的電腦,公司的網(wǎng)絡(luò )都有設限,除了經(jīng)理以上級別的人,除了本人,普通員工根本打不開(kāi)。

搜索范圍一下縮小,但顏離緊皺眉頭,今天早上從經(jīng)理的言辭中,很難確定是不是對方故意泄露,想要陷害自己……

晚上,傅靳城來(lái)接自己。

顏離垂頭喪氣的上了車(chē),系好安全帶兀自靠著(zhù)窗看向窗外,還在想項目泄露的事。

傅靳城看了對方一眼,想到昨天本來(lái)答應來(lái)接對方,最后失言,以為對方是在生自己氣,連忙抱歉道:“對不起,我昨天臨時(shí)加班,所以才沒(méi)來(lái)接你?!?/p>

“???沒(méi)事,你不用放在心上?!鳖侂x回神,愣了一瞬,才搖頭說(shuō)道。

車(chē)子緩緩啟動(dòng),傅靳城見(jiàn)對方這副樣子,面露擔憂(yōu),但這會(huì )兒下班高峰期,路上車(chē)多,他也不敢分神,只得默默開(kāi)車(chē)。

助理買(mǎi)的這輛二手車(chē)簡(jiǎn)直難開(kāi),傅靳城甚至能聽(tīng)到有些零件有時(shí)候會(huì )窸窸窣窣響,好像隨時(shí)都會(huì )報廢。

車(chē)子開(kāi)到君景灣,停好車(chē)好,傅靳城見(jiàn)顏離還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樣子,下意識將手放到了對方額頭上。

“你……”微涼的手背附上額頭時(shí),顏離下意識打了個(gè)寒顫,瞬間坐直,抬頭偏向傅靳城,疑惑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見(jiàn)你臉色不太好,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”傅靳城擔心的開(kāi)口詢(xún)問(wèn)。

顏離這才想起自己一路上都沒(méi)說(shuō)什么話(huà),搖搖頭道:“不是,是工作上的事?!?/p>

“出什么事了?能和我說(shuō)嗎?或許我可以幫你出出主意?”傅靳城溫聲問(wèn)道。

“回家說(shuō)吧?!鳖侂x咬咬唇,低聲道。

“好,樓下有超市,咱們買(mǎi)點(diǎn)菜,我給你做飯吃?”傅靳城詢(xún)問(wèn)。

顏離挑眉:“你會(huì )做飯?那早上……”

“早上怕時(shí)間來(lái)不及,就買(mǎi)了點(diǎn),今天給你露一手?”

“可以啊,沒(méi)想到你還會(huì )做飯?!辈贿^(guò)顏離昨天看冰箱,好像是有菜。

買(mǎi)了需要用到的菜,回到家,傅靳城半個(gè)小時(shí)就做出了兩菜一湯,看著(zhù)對面的人道:“嘗嘗味道怎么樣?”

“嗯,不錯!”簡(jiǎn)單的紫菜蛋花湯,加了蝦仁兒,很鮮,顏離不由對其豎起大拇指。

“現在可以和我說(shuō)說(shuō)發(fā)生了什么事嗎?”飯后,見(jiàn)顏離心情好了點(diǎn),傅靳城問(wèn)道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挑眉少年
    挑眉少年

    很喜歡這部小說(shuō)《閃婚后發(fā)現老公是億萬(wàn)首富》里的人物顏離傅靳城,作者仙女不咸將筆下的人物刻畫(huà)的入木三分,性格飽滿(mǎn),情感細膩真實(shí),讓人入戲很深,準備再刷仙女不咸的其他小說(shuō)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