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神仙下崗再就業(yè)
神仙下崗再就業(yè)

神仙下崗再就業(yè)鐵牛仙 著(zhù)

主角:王歷,郭小美
當你因生活的壓力而感到沮喪時(shí),不妨翻開(kāi)這本小說(shuō)《神仙下崗再就業(yè)》解解壓,拋開(kāi)生活中的所有煩惱,跟著(zhù)作者鐵牛仙的步伐,一起去感受小說(shuō)中的感受吧!《神仙下崗再就業(yè)》簡(jiǎn)介:天庭破產(chǎn)了,王歷被迫簽了勞動(dòng)協(xié)議,幫助下崗神仙再就業(yè)。事實(shí)證明,有一門(mén)手藝在哪里都有飯吃。三界戰神二郎神,為了糊口被迫在寵物店打工,他有一個(gè)夢(mèng)想,要做國服第一上單楊戩。四大天王,組成華語(yǔ)搖滾第一天團,他們要告訴世人,什么叫天庭搖滾。獅駝嶺三兄弟,開(kāi)個(gè)農家樂(lè ),主打烤肉,獅駝精神永流傳。不要問(wèn)街頭賣(mài)瓜的小販瓜保不保熟,堂堂斗戰勝佛還能賣(mài)你生瓜蛋子?什么?你說(shuō)你是奎木狼?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1:02:4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搞明白這一點(diǎn)的王歷,心情大好。

本來(lái)還以為自己給天庭干活,就是白費功夫,甚至還要搭上伙食費和住宿費,唯一的期待就把這些神仙哄高興了,能在他們身上搞個(gè)仨瓜倆棗。

現在看來(lái),天庭還算有點(diǎn)良心。

按業(yè)績(jì)給提成。

此時(shí)自己就是天庭神仙的經(jīng)紀人,神仙賺得多,自己就分得多。

如此一來(lái),豈不是說(shuō)這些神仙都是自己手下的打工仔。

王歷突然感覺(jué)自己真的就是玉皇大帝了。

畢竟除了玉皇大帝,誰(shuí)能讓這么多神仙當自己的員工。

“你覺(jué)得我像玉帝嗎?”王歷一激動(dòng)就飄了,不知好歹的問(wèn)二郎神道。

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一出口,王歷立馬就后悔了。

二郎神可是玉帝親外甥,自己這么問(wèn)豈不是問(wèn)他:“我是不是你舅舅?!?/p>

二郎也沒(méi)生氣,看了王歷一眼道:“你沒(méi)他猥瑣?!?/p>

王歷:“……”

合著(zhù)玉帝這個(gè)當舅舅的在二郎神眼里這么不堪。

“話(huà)說(shuō),玉帝為什么對我這么好?”王歷好奇的問(wèn)道。

沒(méi)有無(wú)緣無(wú)故的愛(ài),也沒(méi)有無(wú)緣無(wú)故的恨,難道自己和玉帝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關(guān)系?

二郎神道:“因為他說(shuō)了,要想讓別人辦事,就得讓他覺(jué)的自己是在辦自己的事?!?/p>

“好深奧……”王歷抓了抓腦袋,感覺(jué)這句話(huà)有點(diǎn)繞嘴。

“你們如果接私活,用不用給我分成?”王歷想了想,又問(wèn)道。

“只要不是通過(guò)你找到的工作,就不用分給你?!倍缮竦?。

“啊……這樣啊?!?/p>

王歷有點(diǎn)失望道:“那你說(shuō)會(huì )不會(huì )有神接私活?!?/p>

“你覺(jué)得呢?”二郎神意味深長(cháng)道:“有些神,他們連玉帝都不放在眼里的?!?/p>

這話(huà)王歷是信的,王歷就見(jiàn)過(guò)二郎神這么一個(gè)神仙,二郎神就沒(méi)把玉帝當回事過(guò)可見(jiàn)這個(gè)概率已然高達百分之百,親外甥都維持不住何況是外人。

“太無(wú)法無(wú)天了!我替玉帝譴責這群不守規矩的家伙?!?/p>

王歷氣急敗壞。

合著(zhù)聽(tīng)二郎神這意思,并不是所有的神仙都會(huì )乖乖的跑到自己這來(lái)讓自己幫他找工作,自己得少賺多少錢(qián)。

“對了,這些錢(qián)我幫你轉換成靈石吧?!蓖鯕v拿出點(diǎn)金棒,就要幫二郎神轉換靈石。

也不知道天庭的“點(diǎn)卡”是怎么算的,要不要包月……有了錢(qián)趕緊把點(diǎn)卡沖上最重要。

“不急?!?/p>

二郎神卻是擺了擺手道:“你先幫我充點(diǎn)錢(qián)買(mǎi)幾個(gè)皮膚?!?/p>

王歷:“額……”

網(wǎng)癮青年二郎神,此時(shí)已經(jīng)完美融入小學(xué)生段位。

回到市里,王歷并沒(méi)有帶著(zhù)二郎神直接回家,而是將其帶到了小區門(mén)口的理發(fā)店。

二郎神這一頭的長(cháng)發(fā)看起來(lái)過(guò)于藝術(shù)感,在現代社會(huì )格格不入,總不能大熱天的,天天頂著(zhù)頭巾出門(mén)。

接待二人的托尼老師是王歷老熟人了,很熱情的問(wèn)道:“王哥,不是剛理了發(fā)嗎,是要修一下嗎?”

“凈扯淡?!?/p>

王歷笑罵道:“我這圓寸還用修?這次帶我朋友來(lái)剪頭發(fā)?!?/p>

說(shuō)著(zhù),王歷拉過(guò)一個(gè)座位,對二郎神道:“二哥,坐?!?/p>

出門(mén)一趟,就讓王歷賺了一萬(wàn)塊錢(qián),現在二郎神可是王歷的財神爺,明天早上給他打水洗臉王歷也不會(huì )拒絕。

二郎神坐下。

王歷扯下了他的頭巾。

瀑布一樣的秀發(fā),順著(zhù)座位靠背就“流”了下來(lái)。

烏黑發(fā)亮,閃耀著(zhù)光澤。

托尼老師都看的呆了,直勾勾盯著(zhù)二郎神的頭發(fā)問(wèn)道:“我還從來(lái)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這個(gè)好的頭發(fā),養這么長(cháng)不容易吧,你確定要剪?”

“恩!”

二郎神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入鄉隨俗,他也不想大熱天的捂一腦門(mén)痱子。

“那你的頭發(fā)賣(mài)嗎?”托尼又問(wèn)道。

“賣(mài)?”

王歷從小就是圓寸,平頭,腦子里沒(méi)有這個(gè)概念,原來(lái)頭發(fā)還能賣(mài)錢(qián)嗎?

“我出一萬(wàn)……”

托尼道。

“好家伙……”

王歷目瞪口呆。

他終于明白張老頭為啥說(shuō)神仙身上搓個(gè)泥丸都讓人受用無(wú)窮了,自己的頭發(fā)一般都是被掃成堆集中處理,二哥這一頭秀發(fā),竟然價(jià)值一萬(wàn)塊錢(qián)。

“你要是覺(jué)得少,我還可以再加?!蓖心崂蠋熞?jiàn)王歷不肯答應,二郎神根本不理他,連忙又道。

“算了吧!”

王歷擺擺手。

這可是神仙身上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東西,指不定有啥用處呢,就這么賣(mài)出去就有點(diǎn)不負責任。

小白龍那個(gè)級別的底層神仙,一泡尿都能讓枯草變靈芝,何況是二郎神這個(gè)級別的大神。

一根一萬(wàn),或許可以考慮。

當然,這個(gè)價(jià)格托尼會(huì )不會(huì )考慮那就兩說(shuō)了,八成得把自己當精神病。

剪完頭發(fā),短發(fā)的二郎神雖然沒(méi)有之前那么男神,但卻精神了許多,拋開(kāi)網(wǎng)癮青年的屬性,妥妥的高富帥范。

托尼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個(gè)袋子幫二郎神把頭發(fā)裝好,然后戀戀不舍的目送二人離開(kāi)。

理發(fā)店的隔壁不遠就是郭小美寵物店。

王歷買(mǎi)了幾根冰棍,和二郎神一邊舔著(zhù)一邊溜達著(zhù)走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不是因為王歷一天不見(jiàn)郭小美心里有多想她,甚至王歷都想要繞道走,因為怕被郭小美看到,拉著(zhù)自己給她幫忙洗狗。

實(shí)在是二郎神這貨看到寵物店招牌上的狗就走不動(dòng)道,非要進(jìn)來(lái)看看。

咱二哥剛幫自己賺了一萬(wàn)塊錢(qián),王歷哪里敢說(shuō)不……

實(shí)在不行,就花幾百塊錢(qián)給二哥買(mǎi)只小泰迪晚上排解寂寞,也算是照顧郭小美的生意。

中午時(shí)候,寵物店最清閑,一個(gè)顧客都沒(méi)有,郭小美正悠閑地靠在柜臺里面看股票。

“你怎么來(lái)了?”

見(jiàn)王歷溜達著(zhù)進(jìn)來(lái),郭小美納悶的問(wèn)道:“難道是良心發(fā)現要來(lái)給我幫忙?”

“蹭空調?!蓖鯕v嘶溜嘶溜得舔著(zhù)冰棍,并遞給了郭小美一根。

“你血糖高知不知道,怎么又吃甜的?早上吃藥了嗎?”看到王歷手里的冰棍,郭小美氣不打一處來(lái)。

“早上都沒(méi)吃飯?!蓖鯕v一臉郁悶,五份早餐,全被二郎神一個(gè)人給干了,當然,人家賺得多吃得多,沒(méi)毛病……王歷對二郎神現在是滿(mǎn)眼的崇拜。

“二哥吃了沒(méi)有?我帶你們出去吃?!惫∶赖?。

“不用了……二哥想看看狗?!蓖鯕v指了指已經(jīng)被狗籠子吸引的二郎神。

二郎神看到狗,連游戲都不想玩了,會(huì )把吃飯當回事?太看得起他了。

只見(jiàn)二郎神把手指頭伸進(jìn)了一只大黑狗的狗籠子里,嘴里發(fā)出“嘖嘖嘖”的聲音。

“二哥,不要亂動(dòng)?!?/p>

郭小美見(jiàn)狀嚇得花容失色,連忙叫道:“這狗可兇??!”

這只大黑狗王歷也認識,是小區里一個(gè)中年富婆養的護衛犬,叫什么卡斯羅……對陌生人十分不友好。

故意咬人還不至于,但是陌生人敢這么逗它,非得付出點(diǎn)血的代價(jià)不可。

見(jiàn)二郎神如此手賤,王歷滿(mǎn)頭黑線(xiàn),二郎神也老大不小了,怎么和熊孩子一樣不靠譜。

然而就在這時(shí),那大黑狗卻像王歷舔冰棍一樣舔了二郎神的手指兩下,并發(fā)出了“嚶嚶嚶”的聲音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一朵小奇葩
    一朵小奇葩

    可以說(shuō),《神仙下崗再就業(yè)》是一部?jì)?yōu)秀的都市題材小說(shuō),作者鐵牛仙故事架構宏大,運用進(jìn)階模式,逐步推進(jìn)故事發(fā)展,制造爽點(diǎn),讓讀者產(chǎn)生很強的代入感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