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假的千金又如何
假的千金又如何

假的千金又如何佚名 著(zhù)

主角:張曼曼,張憂(yōu)憂(yōu)
小說(shuō)《假的千金又如何》作者佚名,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作家,作為一部非常不錯的都市類(lèi)型小說(shuō),講述了主角張曼曼張憂(yōu)憂(yōu)之間牽扯不斷的情感和故事,值得一看?!都俚那Ы鹩秩绾巍穬热萁榻B:真千金說(shuō)我搶走了她的人生,叫囂著(zhù)要把我趕出家門(mén),想要霸占張氏,甚至一直養我的父親和我媽挑選的女婿也站在她那邊。笑死,他們是不是沒(méi)搞清楚張氏這個(gè)集團現在誰(shuí)說(shuō)了算?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1:05:36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真千金說(shuō)我搶走了她的人生,叫囂著(zhù)要把我趕出家門(mén),想要霸占張氏,甚至一直養我的父親和我媽挑選的女婿也站在她那邊。

笑死,他們是不是沒(méi)搞清楚張氏這個(gè)集團現在誰(shuí)說(shuō)了算?

1.

我回家的時(shí)候看到我的東西都被十分粗暴的地打包扔在門(mén)外,特別是母親留給我的翡翠手鐲都摔碎了。

其他的都還好說(shuō),只是那只翡翠手鐲是母親去世之后唯一留給我的念想,全家都知道我十分珍惜,放在床頭舍不得戴。

不知道誰(shuí)這么大的膽子把它摔碎,我怒火中燒,找來(lái)趙叔問(wèn)話(huà)。

趙叔是管家,從小看著(zhù)我長(cháng)大的,自然也知道我和母親情誼深厚,看著(zhù)我一臉不悅,一向有事說(shuō)事的他眼神有些閃躲。

我坐在沙發(fā)上冷著(zhù)臉:“趙叔你盡管說(shuō)?!?/p>

趙叔猶猶豫豫:“小姐,老爺往家里領(lǐng)回來(lái)一個(gè)女孩,說(shuō)...說(shuō)她才是老爺和夫人的親生女兒?!?/p>

這仿佛一擊重錘打在我的心口:“什么?”

沒(méi)等趙叔再說(shuō)什么,從樓上緩緩走下來(lái)一個(gè)人,一個(gè)年紀看起來(lái)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,滿(mǎn)臉尖酸刻?。?/p>

“張曼曼,我才是張家的正牌女兒,你現在可以滾蛋了?!?/p>

“母親留給我的翡翠鐲子是你打碎的?”我質(zhì)問(wèn)她。

她沒(méi)想到我開(kāi)口就問(wèn)翡翠手鐲的事,一下子愣住了,提前準備好的話(huà)一句都沒(méi)說(shuō)出口。

“看來(lái)是了?!?/p>

我感覺(jué)有些頭疼,本來(lái)公司最近的項目就不順利,現在家里又跑出來(lái)一個(gè)真千金來(lái)。

老實(shí)說(shuō)真假千金這個(gè)戲碼,我是無(wú)所謂的,畢竟我在公司大權獨攬,也是自己打拼上來(lái)的,只是她打碎了手鐲,這事就要好好說(shuō)道一下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隨口問(wèn)一句。

她愣神的眼神又恢復高傲的神采,驕傲的說(shuō):

“我叫張優(yōu)優(yōu),張氏集團的正牌千金,而你”

她蔥蔥玉指指向我:“只不過(guò)是個(gè)冒牌貨,搶走了我二十年的人生?!?/p>

我冷眼:

“這張氏千金的名號我還真不稀罕,你要就給你,只是你打碎的鐲子知道是誰(shuí)的嗎?”

她噗笑一聲:

“一個(gè)破鐲子而已,我買(mǎi)一個(gè)還給你就好了。這么斤斤計較,果然是窮酸樣,在張氏二十年都改變不了?!?/p>

一瞬間,我幾乎控制不住我的情緒,朝她大吼道:

“這鐲子是母親留下來(lái)的最后一樣東西了?!?/p>

我突然的情緒爆發(fā)讓她有些不知所措,但因為在我面前不能丟了架子,短暫愣神后又滿(mǎn)臉不屑:

“那我賠你一個(gè),多少錢(qián)?”

我冷笑:“這是全世界僅有的翡翠種,你恐怕賠不起?!?/p>

賠不起這三個(gè)字仿佛是她的逆鱗,她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炸毛的貓,差點(diǎn)沒(méi)一蹦三米高:

“我爹是張氏總裁,我是張氏千金,你說(shuō)我賠不起?”

我點(diǎn)頭,在我眼里,那只鐲子是無(wú)價(jià)之寶,不能用錢(qián)來(lái)衡量。

正在我和張優(yōu)優(yōu)僵持的時(shí)候,門(mén)開(kāi)了,我名義上的父親,她口中的張氏總裁,張明曦回來(lái)了。

看到張明曦回來(lái),張優(yōu)優(yōu)好像一下子找到了靠山一樣,像受傷的小貓一樣撲過(guò)去哭得梨花帶雨。

以前母親在的時(shí)候,無(wú)論是家里還是公司,總是母親做主,現在母親走了,他又找到了親女兒,總算是硬氣一回,聽(tīng)張優(yōu)優(yōu)哭訴,板著(zhù)臉對我說(shuō):

“曼曼,你也太不像話(huà)了,這么欺負你的姐姐?!?/p>

這話(huà)一下子給我逗樂(lè )了:

“姐姐?我什么時(shí)候多出個(gè)姐姐了?我媽也沒(méi)告訴我呀?!?/p>

張明曦像是聽(tīng)不出我話(huà)里的弦外之音,痛心疾首的說(shuō):

“當年在醫院的時(shí)候,護士不小心抱錯了?!?/p>

我拖了個(gè)長(cháng)音:“哦~~~你的意思是,她才是你的親生女兒,我不是?”

見(jiàn)到他點(diǎn)頭,我有些無(wú)語(yǔ),轉頭問(wèn)趙叔:“他們親子鑒定做過(guò)嗎?”

趙叔點(diǎn)頭:“張憂(yōu)憂(yōu)確實(shí)是老爺和夫人生的沒(méi)錯?!?/p>

“行吧?!拔易谏嘲l(fā)上翹起二郎腿:“說(shuō)吧,你們想怎么樣?”

“我要你離開(kāi)這個(gè)家,離開(kāi)張氏?!?/p>

張憂(yōu)憂(yōu)淚眼朦朧的說(shuō),像一朵嬌艷柔弱的小白花一樣。

聽(tīng)到這句話(huà),張明曦嚇得一個(gè)激靈,連忙抓住她的手。

張憂(yōu)憂(yōu)絲毫沒(méi)有意識到有什么不對,臉上掛著(zhù)勝利者高傲的微笑,居高臨下的諷刺道:

“這些年你吃的用的都是張氏的,就不要你還了,還不快感謝我?!?/p>

我被她的話(huà)和厚顏無(wú)恥震驚了。

震驚,陌生女人一句話(huà)讓我離開(kāi)生活二十年的家,男默女淚。

我懶得再陪她玩過(guò)家家的游戲,直接跟她說(shuō):

“有沒(méi)有一種可能,張氏是我的,而不是張明曦的?”

沒(méi)錯,我是張氏集團董事長(cháng),商界投資管理精英,被譽(yù)為商界天才少女。從小沒(méi)有去學(xué)校而是在家接受母親的定制化教育,只為了從她手里接下張氏做準備。

母親的意外離世,讓我提早接手了張氏這個(gè)龐然大物,但我依舊做得很好。

哦,你問(wèn)張明曦?有沒(méi)有一種可能,我的母親也姓張,這個(gè)張氏集團是我母親的張氏,不是張明曦的張氏,從張氏起家就跟他沒(méi)有半毛錢(qián)關(guān)系。

聽(tīng)了我的話(huà),張憂(yōu)憂(yōu)眼里閃過(guò)一絲怨毒,開(kāi)口道:

“我調查過(guò)了,張氏是你從母親手上接下來(lái)的,我應該也有股份,而不是讓你這個(gè)外人獨占?!?/p>

我以嘲諷回應她:

“現在什么人都能說(shuō)自己是張氏的女兒,我已經(jīng)見(jiàn)過(guò)不下五個(gè)了,你和張明曦有血緣關(guān)系,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哪的野種?現在母親過(guò)世了,又沒(méi)法做親子鑒定?!?/p>

我一句話(huà)不知道刺激到她哪里了,張憂(yōu)憂(yōu)突然發(fā)瘋,我都怕她下一秒沖上來(lái)咬我,被張明曦攔下來(lái),嘴上還瘋狂叫囂:

“你說(shuō)誰(shuí)是野種呢張曼曼,我看你才是不知道哪里冒出來(lái)的野種吧,來(lái)霸占我張氏的財產(chǎn)?!?/p>

我揉了揉眉心,不知道我媽怎么生出這么個(gè)東西。

“是可以做親子鑒定的?!睆埫麝赝蝗徽f(shuō)。

我有些驚訝,張憂(yōu)憂(yōu)聽(tīng)到這句話(huà)則是一臉得意的看著(zhù)我。

看在場(chǎng)的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他,他一頓,接著(zhù)說(shuō)道:

“我收藏了你母親的頭發(fā)?!?/p>

說(shuō)完,他急匆匆跑上樓,不出一小會(huì )兒又跑下來(lái),手上拿了個(gè)棕色的小布包。

張明曦對我說(shuō):

“你母親的頭發(fā)就在這個(gè)布包里?!?/p>

不等張憂(yōu)憂(yōu)開(kāi)口,我喜出望外,搶先說(shuō):“那太好了,明天我陪你們去做個(gè)親子鑒定?!?/p>

聽(tīng)到這話(huà),張明曦臉上笑的有些尷尬:“不用了不用了,曼曼你公司這么忙,我陪憂(yōu)憂(yōu)去就行?!?/p>

“那怎么行?“我打斷他:

“如果她才是母親的親生女兒,就是我的姐姐,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缺席呢?”

張憂(yōu)憂(yōu)腦袋可能還沒(méi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一臉傲嬌的對我說(shuō):“等親子鑒定的結果出來(lái)了,你就滾出張氏吧?!?/p>

此話(huà)一出,在場(chǎng)的各位都沉默了。

我嘆了口氣:“你不了解公司運作,能說(shuō)出這種話(huà)我不怪你,以后別說(shuō)了?!?/p>

趙叔則是笑瞇瞇的對張憂(yōu)憂(yōu)說(shuō):“張曼曼小姐現在是張氏集團的大股東,張氏名副其實(shí)的掌權人?!?/p>

張憂(yōu)憂(yōu)有些狐疑的看我:“真的假的?”

我一擺手:“今晚耽誤我的時(shí)間已經(jīng)夠多了,我沒(méi)精力陪你在這里玩過(guò)家家的游戲?!?/p>

說(shuō)完正準備回房間,怕她不死心,又轉過(guò)頭對她說(shuō):

“我現在在張氏的位置是一步一步爬上來(lái)的,你如果想要,可以自己來(lái)?yè)?。還有,以后不要輕易動(dòng)我的東西,不然這個(gè)家留不下你?!?/p>

第二天我推掉一部分公司的行程,專(zhuān)門(mén)抽時(shí)間帶上趙叔和張明曦張憂(yōu)憂(yōu)去做了親子鑒定。

大概五到七天出結果,我也不急。

但我們一行人剛出親子鑒定中心,趙叔急急忙忙接了個(gè)電話(huà),又轉過(guò)來(lái)在我耳邊小聲說(shuō):

“小姐,公司的人知道這件事了?!?/p>

我知道公司里的老狐貍肯定會(huì )知道這件事,但是沒(méi)想到這么快。

十月的天有些冷,我緊了緊大衣,問(wèn)道:“他們怎么說(shuō)?”

趙叔回:“他們想讓小姐回公司談?!?/p>

有點(diǎn)頭疼,我拿腳想都知道他們能想到些什么說(shuō)辭。我無(wú)依無(wú)靠在張氏一路打拼,想拉我下馬的人多了去了。

我點(diǎn)頭:“那就回公司談?!?/p>

看我和趙叔要走,張憂(yōu)憂(yōu)攔住我:“你要去哪呢?”

“回公司啊?!?/p>

我一愣,然后笑了出來(lái):

“你不是想把我趕出張氏嗎?跟我一起去公司吧,有人要幫你說(shuō)話(huà)呢?!?/p>

她聽(tīng)我這么說(shuō),半信半疑:“真的假的?你別把我拐賣(mài)去小山村啊,我練過(guò)的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煮詩(shī)
    煮詩(shī)

    喜歡一個(gè)人,是不會(huì )有痛苦的。愛(ài)一個(gè)人,也許會(huì )有綿長(cháng)的痛苦。但他帶給我的快樂(lè ),卻是世界上最大的快樂(lè )。感謝佚名的小說(shuō)《假的千金又如何》讓我懂得了如此道理,不枉此行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