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九州醫圣
九州醫圣

九州醫圣寧夢(mèng)醉 著(zhù)

主角:孟皓,蘇玉晴
主角是孟皓蘇玉晴的小說(shuō)《九州醫圣》,可以說(shuō)是作者寧夢(mèng)醉十年磨一劍的上乘佳作,引得網(wǎng)友爭相拜讀!小說(shuō)《九州醫圣》主要講述的是:孟皓本是普通的醫院實(shí)習生,真到有一天得到了老祖的無(wú)上仙術(shù)傳承,從此走上了人生巔峰......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1:41:4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羅承柱在女病人的小腹上連拍好幾次了,對方?jīng)]一點(diǎn)反應。

病人的家屬頓時(shí)皺眉說(shuō),“羅醫生,怎么樣?”

羅承柱臉上冒出大量冷汗,連忙說(shuō),“病人的情況在好轉?!?/p>

許源拍拍他肩膀笑道,“好好加油,這位先生別看他很年輕,可他是金義先生,是本地的金鑫地產(chǎn)的董事長(cháng)?!?/p>

羅承柱快要嚇出膽汁來(lái)。

金義不但是金鑫地產(chǎn)的董事長(cháng),另外也是崔閻王麾下的一員大將。

坊間傳聞,金義很寵愛(ài)妻子,所以嫁給他之后養尊處優(yōu),養胖了,可金義對她仍然寵愛(ài)有加。

如果金義的老婆有什么三長(cháng)兩短,那他估計今晚會(huì )被扔到江里喂魚(yú)。

“好的,我知道......”

這時(shí)候。羅承柱心里不斷在想著(zhù)對策。

金義這時(shí)沒(méi)了和許源客套的心事,他說(shuō),“許局,這位醫生能治好我妻子的病,對嗎?”

“對,我老婆就是他治好的?!痹S源篤定說(shuō)道。

金義眉頭舒展開(kāi)來(lái),對他說(shuō),“兄弟,快治好我老婆,我重重有賞?!?/p>

羅承柱快要哭了。

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治療啊。

“金先生不必客氣,治好病人是我們醫生的職責?!?/p>

他硬著(zhù)頭皮說(shuō)。

記憶中,明明是拍在小腹上五下,然后許夫人就吐出來(lái),不久就醒了。

難道不是拍五下?或者拍的位置不對?

羅承柱深吸一口氣,不斷的拍在女病人的小肚上。

把她小肚子都拍紅了。

而且,還向上面豐滿(mǎn)之處拍了幾下......

金義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。

如果說(shuō)這樣處理,他妻子能醒來(lái),那也算了。

可怎么覺(jué)得,妻子越來(lái)越虛弱了?

剛才還有微弱的呼吸。

現在怎么連呼吸都沒(méi)了?

“難道力度不對?他是用拳頭重重打的?”

想到這,羅承柱握緊拳頭就打在了她小肚上。

女病人發(fā)出一聲悶哼。

本來(lái)就很微弱的她,這時(shí)連心跳也快沒(méi)有了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金義看不下去了,大聲問(wèn)道。

哪有這樣治人的,不停的打小肚?

看看,小肚都被打紅腫了!

羅承柱連忙說(shuō),“我在治病?!?/p>

何樹(shù)皺眉說(shuō),“這樣能治好?”

羅承柱說(shuō),“是的,就是這樣治的......”

于是,他再次一拳頭打在了金義老婆的肚子上。

女病人頓時(shí)吐出了白沫,心電圖上變成了一道白線(xiàn),顯然情況極為不妙,即使是傻子也能看出她命不久矣。

羅承柱嚇得臉都白了。

照這么下去,自己今晚要成為江魚(yú)的食物。

金義憤怒叫道,“你在干什么?我老婆快要死了,你究竟會(huì )不會(huì )治?”

許源也感到不對勁,“羅醫生,這癥狀和我老婆一樣,剛才你幾下子就治好了,怎么現在沒(méi)能治好?”

“許局,我,我......”

羅承柱快要崩潰,連話(huà)都說(shuō)不清楚。

明明記得孟皓就是對病人拍了幾下。

怎么自己照貓畫(huà)虎卻不靈了?

見(jiàn)老婆快要死了,金義氣得叫道,“他媽的,如果我老婆有個(gè)三長(cháng)兩短,你得陪葬!”

“羅醫生,你別緊張,我記得你給我老婆打了一針,當時(shí)打的什么針,你給病人打上啊?!?/p>

許源提醒說(shuō)。

金義咆哮說(shuō),“之前打的什么針?”

“我打的是消炎針......”

何樹(shù)皺眉,“打消炎針?這不對啊?!?/p>

看著(zhù)羅承柱神色不對,何樹(shù)連忙說(shuō),“來(lái)人,給我查監控?!?/p>

一個(gè)后勤人員連忙去查當時(shí)急診室的監控。

不久就拿著(zhù)一個(gè)平板電腦,讓何樹(shù)看。

何樹(shù)看到當時(shí)孟皓是先給許夫人治病,在孟皓的施治下,儀器上,許夫人各項數據都恢復了常人狀態(tài)。

這下許源也似乎看明白了,驚訝的看著(zhù)孟皓說(shuō),“是你救了我老婆?”

孟皓淡淡的說(shuō),“本來(lái)就是我救的?!?/p>

何樹(shù)點(diǎn)頭說(shuō),“看樣子,確實(shí)是孟皓救的,羅承柱冒領(lǐng)了功勞?!?/p>

所有人瞬間鄙夷的看著(zhù)羅承柱,原來(lái)你是冒功。

羅承柱東窗事發(fā),瞬間整個(gè)人軟在了地上。

這時(shí)的許源,被人蒙騙,認錯了恩人,剛才還幾次說(shuō)孟皓醫術(shù)不行,要向羅承柱學(xué)習,這時(shí),臉紅到了極點(diǎn)。

金義握著(zhù)孟皓的手說(shuō),“兄弟,麻煩你救救我老婆,只要救好她,你要什么都好說(shuō)!”

何樹(shù)說(shuō),“孟皓,我知道你受了委屈,但現在病人這么多,不是意氣用事的時(shí)候?!?/p>

孟皓對金義笑道,“院長(cháng),這位先生,我現在就去救人?!?/p>

他走到金義妻子那邊,拿出銀針扎在胃腸周?chē)膸讉€(gè)穴位上,同時(shí)叫道,“給我多備一些銀針,銀針記得要消毒,病人的衣服,先幫我掀起來(lái)?!?/p>

幾個(gè)護士連忙照做。

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沒(méi)有。

當孟皓收起了銀針,拍在女病人肚子上時(shí),她嘔一聲,吐出了許多腥臭的食物殘渣。

同時(shí),心跳和呼吸都回復了正常。

其他病人以及后續帶來(lái)的二十來(lái)個(gè)病人,都用同樣手法,被救好了。

金夫人不久就睜開(kāi)眼睛坐了起來(lái),金義握著(zhù)老婆的胖手,喜道,“神醫,我遇到了神醫?!?/p>

許源和何樹(shù)看到病人都被救下來(lái),頓時(shí)松了一口氣,然后兩人狠狠的瞪了羅承柱一眼。

羅進(jìn)給李薇打了個(gè)眼色,她會(huì )意,連忙走過(guò)去,偷偷扶著(zhù)羅承柱走出外面。

病人一個(gè)個(gè)道謝。

“不客氣,不客氣?!?/p>

孟皓有些不好意思。

許源溫柔說(shuō),“孟醫生,你有什么要求?”

何樹(shù)說(shuō),“只要你說(shuō)出來(lái),都會(huì )被滿(mǎn)足?!?/p>

如果他提出當副院長(cháng),何樹(shù)毫不猶豫的答應。

當醫生,懸壺濟世,以前就是孟皓追求的東西。

可這幾天發(fā)生的事,令他想要好好的審視一下。

他的醫術(shù)舉世無(wú)雙,一個(gè)副院長(cháng),還真沒(méi)看在眼里。

“先給我轉正吧,還有,查一下我的試卷怎么59分?!?/p>

孟皓的話(huà),令何、許兩人很是震驚。

本來(lái)以為他會(huì )獅子大開(kāi)口,沒(méi)想到提的要求如此簡(jiǎn)單。

何樹(shù)贊賞的說(shuō),“孟皓,你的要求會(huì )被滿(mǎn)足。同時(shí),羅承柱觸犯了醫德院規,暫時(shí)會(huì )被剝除主治醫師的資格?!?/p>

......

不久,他走了出來(lái)。

金義這時(shí)走了上來(lái)。

“孟醫生,多謝你?!?/p>

“我是做房地產(chǎn)的,我送你一座別墅?!?/p>

孟皓倒抽涼氣!

可隨即就沒(méi)感到意外。

腦海中的傳承所述,老祖給人治病,甚至有人曾送上一個(gè)王國作為診金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裝b是個(gè)事
    裝b是個(gè)事

    最近幾天,整個(gè)人沉浸在小說(shuō)《九州醫圣》的精彩故事情節中,同時(shí)讓我懂得:一個(gè)人最幸福的時(shí)刻,就是找對了人,他寵著(zhù)你,縱容你的習慣,并愛(ài)著(zhù)你的一切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