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歷史 > 謝邀,人在大明,誓不為官!
謝邀,人在大明,誓不為官!

謝邀,人在大明,誓不為官!歲歲枯榮1 著(zhù)

主角:廖天成,寧國
廖天成寧國是小說(shuō)《謝邀,人在大明,誓不為官!》中的主角,在作者歲歲枯榮1鬼斧神工的創(chuàng )作下,兩人活靈活現,并碰撞出不一樣的愛(ài)情火花!《謝邀,人在大明,誓不為官!》內容簡(jiǎn)介:穿越洪武初年,成為應天一小小賣(mài)貨郎。熟知歷史軌跡。廖天成不想當官升職,只想混吃等死,憑借后世知識和系統做個(gè)逍遙富商。但沒(méi)想到,大主顧朱老伯買(mǎi)東西的時(shí)候總是問(wèn)東問(wèn)西?!斑@玉米真能畝產(chǎn)兩千斤?這精鹽研磨之法是你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的?”“地球儀?這個(gè)世界是圓的,大明只是其中一部分?”“加特林?誒k四七?竟有如此恐怖的火槍?zhuān)笊?,那東瀛真有巨大的白銀儲量?”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1:47:39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要說(shuō)現在的朱元璋,天下都有了,還有啥東西能讓他高興成這樣?

這就讓李善長(cháng)和胡惟庸頗為好奇。

李善長(cháng)看了幾眼,便呵呵一笑,把冊子遞給了胡惟庸后,率先發(fā)表了自己的意見(jiàn)。

“制糖?上位,恕臣直言,制糖之法很多人都會(huì ),這冊子看起來(lái)并無(wú)出彩之處……”

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完,就見(jiàn)在看冊子的胡惟庸猛然抬頭,沖著(zhù)他直打眼色。

李善長(cháng)感覺(jué)不對勁,便沒(méi)有繼續說(shuō)下去。

但胡惟庸的舉動(dòng),也讓朱元璋看在眼里。

“惟庸啊,你覺(jué)得如何?”

“???臣覺(jué)得……臣還沒(méi)看完!”

胡惟庸露出了人畜無(wú)害的笑容。

但朱元璋卻突然眉頭一皺:“你這個(gè)人,能力是有,就是老喜歡揣摩別人心思,刻意逢迎!你若沒(méi)看出端倪,何必給善長(cháng)打眼色?”

李善長(cháng)一陣尷尬,而胡惟庸則面色劇變,起身謝罪。

“陛下,臣知罪,臣確實(shí)看出了一點(diǎn)問(wèn)題,不過(guò)臣也不知道對不對?!?/p>

“這么點(diǎn)小事,還怕說(shuō)錯話(huà)?你若真這么謹小慎微,不如不做官,回家抱孩子得了?!?/p>

胡惟庸這才說(shuō)到:“臣見(jiàn)冊子上上面寫(xiě)著(zhù),這糖白如雪,細如沙。而市面上的和貢糖,似乎并無(wú)這般特點(diǎn)!當然了,左相見(jiàn)多識廣,臣孤陋寡聞,也許是臣……”

不等他說(shuō)完,朱元璋便不耐煩地擺擺手:“你沒(méi)錯,別謙虛了。這糖,咱不光在冊子上見(jiàn)過(guò),還親眼見(jiàn)過(guò),親口嘗過(guò)!那確實(shí)是前所未有的糖,不然的話(huà),咱也不會(huì )專(zhuān)門(mén)把你二人叫來(lái)。讓你們來(lái),就是給你們開(kāi)開(kāi)眼,長(cháng)長(cháng)見(jiàn)識的?!?/p>

胡惟庸見(jiàn)自己謙虛了個(gè)寂寞,還被朱元璋看到了自己的虛偽,內心有些不安。

李善長(cháng)聽(tīng)朱元璋說(shuō)這糖確實(shí)前所未見(jiàn),心里尷尬頓消,還多了些好奇。

“上位,真有白如雪,細如沙的糖?那味道如何?”

朱元璋有些回味:“咱都吃過(guò)了,自然是真的有!那味道,很甜,含在口中,有沙粒感,但又很綿柔!那滋味,真叫人回味無(wú)窮!”

李善長(cháng)聽(tīng)的,竟然咽了一口口水!

此時(shí),想改善印象的胡惟庸,飛快地翻閱過(guò)整本冊子,突然靈機一動(dòng)!

“陛下!臣看這冊子上的制糖之法,相較于傳統的手藝,似乎可以極大的提升產(chǎn)量!若果真如此,那此法就能造福天下,讓天下所有人都吃得起糖!陛下一向愛(ài)民如子,以后世人都會(huì )蒙受皇恩,對陛下感恩戴德!”

朱元璋這才露出了幾分笑意:“感恩戴德不需要,但有了這本冊子,確實(shí)能制更多的糖出來(lái),而且不光能惠及百姓,還能給朝廷增加一份進(jìn)項!”

一提到錢(qián),李善長(cháng)和胡惟庸二人頓時(shí)雙眼冒光!

“上位,最近喜事連連,先有高產(chǎn)的玉米出現,如今又得了制糖的秘方,上位真是洪福齊天!”

李善長(cháng)立刻開(kāi)始拍馬屁,但朱元璋卻笑著(zhù)擺擺手。

“不是咱洪福齊天,是咱得了一員福星!”

“誰(shuí)?”

二相一起看著(zhù)朱元璋。

“此人,善長(cháng)你是見(jiàn)過(guò)的。就是那日咱們逛街時(shí),碰到那個(gè)賣(mài)玉米的年輕人!”

不等李善長(cháng)開(kāi)口,胡惟庸已經(jīng)失聲驚呼:“是廣豐伯?他不是運氣好發(fā)現的玉米?怎么還有這等制糖的妙術(shù)?”

朱元璋微微頷首:“正是此人!咱本來(lái)也只當他是運氣好而已,不過(guò)現在看來(lái),似乎不盡然如此。咱有種預感,這小子的身上,沒(méi)準還有些沒(méi)挖掘出來(lái)的好東西!”

“難怪上位又是賜爵,又是賞賜宅子!上位這是放長(cháng)線(xiàn)釣大魚(yú)??!”

李善長(cháng)樂(lè )呵呵的笑了起來(lái),一臉的佩服。

然而朱元璋卻直接搖頭否認,繼而臉上露出了一抹少有的和煦的笑意:“那倒不是。咱和這個(gè)年輕人,不過(guò)是萍水相逢,君子之交。說(shuō)什么放長(cháng)線(xiàn)釣大魚(yú),俗了?!?/p>

李善長(cháng)和胡惟庸看看彼此,都略感詫異。

朱元璋是什么人?

兇狠,狡詐!

這廣豐伯明顯透著(zhù)點(diǎn)古怪,朱元璋居然說(shuō)和他是君子之交!

這事情,就透著(zhù)些古怪。

“上位既然覺(jué)得這年輕人不錯,不如由臣出面,破格提拔他入仕?”

李善長(cháng)是懂朱元璋的,但今天朱元璋卻搖搖頭,苦笑起來(lái)。

“善長(cháng)莫非忘了?那日初見(jiàn),咱就許他官職,可他卻極怕做官,甚至為此可以白送玉米!若非如此,咱也不會(huì )壞了規矩,轉而給他爵位?!?/p>

李善長(cháng)回憶了一下,不禁啞然失笑:“臣也想起來(lái)了,是有這么回事!如此說(shuō)來(lái),他比那些自詡清高不愿為官的人境界更高,他這純粹就是怕做官!”

朱元璋目光一閃:一個(gè)能想出制糖之法的聰明人,一定還有別的本事,而這樣一個(gè)頗有才能的人,卻厭惡做官,那咱自然無(wú)需像防其他大臣一樣提防他!如此,咱和廖天成的君子之交,不是可以一直維持下去?

想想自己這一路走來(lái),多少老朋友都因為和他變成了君臣、利益關(guān)系,而明里暗里生出了嫌隙?

別的不說(shuō),湯和就是例子。

就算是徐達,咱嘴上不說(shuō),但心里也捏了一把汗??!

于是,朱元璋這心情更加快活起來(lái)。

“你二人拿了這冊子,立刻準備人手,盡快制糖,爭取早日造福天下,也為朝廷貢獻一筆收入!”

“時(shí)候不早,咱還有事要出去走走,你們退下吧!”

李善長(cháng)和胡惟庸退下后,朱元璋想了一陣,卻還是不想翻看奏章,出去溜達了一陣,就鬼使神差的到了楊憲府上。

抬頭一看,“楊府”匾額已經(jīng)殘破,卻還在堅挺地掛著(zhù)。

朱元璋不禁有些不悅。

“來(lái)人!摘去此匾,換成……廣豐伯府!”

后面內政司的幾個(gè)太監立刻回去辦差去了。

不過(guò)看到門(mén)上的大鎖布滿(mǎn)了灰塵,朱元璋立刻意識到,廖天成還是沒(méi)有搬過(guò)來(lái)的打算。

“這小子,不做官就算了,怎么搬家都不積極?不住這高門(mén)大院,何時(shí)能娶個(gè)稱(chēng)心如意的老婆?”

“得,今天咱心情好,就再去一趟,親自帶他搬家!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愛(ài)它迷路了
    愛(ài)它迷路了

    作者歲歲枯榮1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謝邀,人在大明,誓不為官!》,讓我突然茅塞頓開(kāi):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,在可以追逐的未來(lái)?,F在才發(fā)現,那些曾經(jīng)擁抱過(guò)的人、握過(guò)的手、唱過(guò)的歌、流過(guò)的淚、愛(ài)過(guò)的人,一切一切所謂的曾經(jīng),其實(shí)就是幸福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