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徒兒你無(wú)敵了,找師姐老婆去吧
徒兒你無(wú)敵了,找師姐老婆去吧

徒兒你無(wú)敵了,找師姐老婆去吧司徒長(cháng)卿 著(zhù)

主角:葉青峰,沈疏音
在作家司徒長(cháng)卿的所有作品中,小編最喜歡的一部作品當屬小說(shuō)《徒兒你無(wú)敵了,找師姐老婆去吧》,該小說(shuō)是一部都市小說(shuō),在同題材小說(shuō)中堪稱(chēng)經(jīng)典?!锻絻耗銦o(wú)敵了,找師姐老婆去吧》內容簡(jiǎn)介:“徒兒,至尊黑金卡,神王殿戒指,還有這份秘籍和這份婚約本來(lái)都是為你四位師兄準備的,但你四位師兄都噶了,這些東西都給你了?!薄巴絻?,下山之后一定要找到你九位師姐學(xué)會(huì )神龍霸體絕?!比~青峰看著(zhù)面前五位絕美師娘依依不舍的離開(kāi)了。他本是蘇城山村之中一位村民,六年前村子慘遭奸人陷害,父母村民一夜之間慘死。先去報仇,然后再去找老婆和師姐......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1:50:42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葉青峰開(kāi)著(zhù)于莎莎的保時(shí)捷一路尾隨著(zhù)薛景榮的車(chē)隊。

他可以肯定沈疏音并不是喝醉,而是昏迷了。

既然薛景榮和沈疏音是郎才女貌門(mén)當戶(hù)對,那薛景榮為什么還要把沈疏音弄昏迷了帶走,這里面肯定有事情。

現在葉青峰已經(jīng)知道了沈疏音就是他的未婚妻。

雖然他有退婚的打算。

但之前在酒吧的時(shí)候,沈疏音幫過(guò)他們。

葉青峰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(zhù)沈疏音被薛景榮糟蹋。

一路的尾隨之下,薛景榮的車(chē)隊很快就停在了一家七星級酒店門(mén)口。

薛景榮扶著(zhù)昏迷的沈疏音下了車(chē)。

幾名保鏢也迅速下車(chē)戒備。

葉青峰一腳油門(mén)沖向前,將車(chē)子停在了車(chē)隊的前面。

他打開(kāi)車(chē)門(mén)瀟灑的走下了車(chē)。

“姓薛的,識相的話(huà)把沈疏音交出來(lái)?!?/p>

此話(huà)一出,薛景榮和幾名保鏢都看向了葉青峰。

薛景榮仔細打量著(zhù):“你他媽的誰(shuí)???”

“我是沈疏音未婚夫,你要是不想死的話(huà),就把她交出來(lái)?!?/p>

薛景榮和幾名保鏢聽(tīng)后發(fā)出一陣哄堂大笑。

他們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(zhù)葉青峰。

“你是疏音的未婚夫?現在的追求者都這么不要臉嗎?睜開(kāi)你的狗眼好好看看,老子才是她門(mén)當戶(hù)對青梅竹馬的未婚夫,不想死的話(huà),就滾一邊去,把老子惹急了,一把火連人帶車(chē)給你燒了?!?/p>

葉青峰冷笑道:“你是她未婚夫,那你為什么要把她弄暈了帶來(lái)開(kāi)房,光明正大的不行嗎?”

薛景榮眉頭猛地擰了一下。

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對沈疏音做了什么?

即便被拆穿了,薛景榮也打死不承認。

“放你媽的屁,疏音明明是喝醉了,你算個(gè)什么東西,憑什么管我們之間事情?”說(shuō)完,薛景榮又看著(zhù)幾名保鏢;“你們還愣住干什么,給我弄死他?!?/p>

幾名保鏢收到命令后耀武揚威朝著(zhù)葉青峰走了過(guò)去。

他們有五個(gè)人,對面就一個(gè),打他就跟打小雞一樣。

一個(gè)大金鏈子擼起袖子走到葉青峰跟前,他手指著(zhù)葉青峰:“哪來(lái)的驢球馬蛋,人家小兩口的事關(guān)你屁事,今天就讓你......”

大金鏈子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,葉青峰抓住他的手指,猛地一掰。

“啊......”

葉青峰訕笑道:“我最討厭別人拿手指著(zhù)我?!?/p>

說(shuō)罷,葉青峰一腳踹在大金鏈子胸口上。

大金鏈子如同彈射起飛一般身體猛地往后飛去,順帶還撞倒了一名保鏢。

兩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其余三名保鏢見(jiàn)狀面露驚恐。

他們剛要動(dòng)手。

葉青峰迅速抬腳,咔!咔!咔!踢在了三人的膝蓋上。

三人的膝蓋骨被踢碎,倒在地上痛不欲生。

薛景榮見(jiàn)葉青峰頃刻之間就干掉了他手下五名保鏢,不禁面露驚恐。

這小子身手如此厲害,早知道就多帶點(diǎn)人了。

葉青峰邁步緩緩朝著(zhù)薛景榮走去。

薛景榮攙著(zhù)沈疏音緩緩后退:“你......你別亂來(lái),我可是薛家大少爺,你要是敢動(dòng)我一根毫毛,薛家絕對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你?!?/p>

“再說(shuō)了,你也不是什么好鳥(niǎo),你見(jiàn)疏音喝醉了就想把她弄走,你心里想什么,以為我不知道嗎?你別在我面前裝大尾巴狼?!?/p>

葉青峰聽(tīng)后不由的停下了腳步。

他從兜里拿出一個(gè)鐵盒。

又從鐵盒里拿出了兩根銀針。

眨眼之間,他將手中的兩根銀針朝著(zhù)對面甩了出去。

兩根銀針?lè )謩e刺中了沈疏音的人中穴和十宣穴。

也就過(guò)了幾秒鐘,沈疏音就醒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她扶著(zhù)額頭,皺眉四周觀(guān)望著(zhù)。

最后眼神落在了薛景榮身上。

“薛景榮,這是哪?你帶我來(lái)這干嗎?”

此刻薛景榮愣在原地一臉懵逼。

她醒了。

她居然醒了。

對面的葉青峰語(yǔ)氣輕佻說(shuō)道:“沈大小姐,姓薛的把你弄暈了想帶你來(lái)酒店,幸虧被我撞見(jiàn),不然你就要清白不????!?/p>

沈疏音一臉詫異看著(zhù)葉青峰:“是你!”

“是我,之前在酒吧的時(shí)候多謝你幫了我妹妹?!?/p>

沈疏音記得很清楚。

之前在酒吧,豹哥非要霸占羅彪的妹妹。

她出面解圍。

臨走的時(shí)候,她的目光掃了眼這個(gè)年輕人。

原來(lái)羅彪的妹妹也是他的妹妹。

回過(guò)神后,沈疏音抬手就給了薛景榮兩個(gè)巴掌。

兩個(gè)巴掌打的很響,讓薛景榮觸不及防。

“卑鄙無(wú)恥下流的東西,盡敢打本小姐的主意,我要是告訴我爺爺的話(huà),他能把你大卸八塊?!?/p>

薛景光連連擺手:“疏音,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什么都沒(méi)做,是你自己喝多了?!?/p>

“閉嘴,我只喝了兩杯紅酒就醉了?不好意思我的酒量沒(méi)那么差,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,滾遠點(diǎn)......”

撂下這句話(huà),沈疏音就朝著(zhù)對面的馬路走去。

她準備攔車(chē)離開(kāi)。

葉青峰朝著(zhù)她說(shuō)道:“時(shí)間不早了,你一個(gè)人回去不安全,我送你吧?!?/p>

沈疏音猶豫了一會(huì ),還是打開(kāi)車(chē)門(mén)上了車(chē)。

葉青峰并沒(méi)有急著(zhù)上車(chē),他邁步走到了薛景榮跟前。

薛景榮喉嚨滾了滾:“你......你還想干什么?”

葉青峰面露陰冷:“如果我沒(méi)記錯的話(huà),你剛才罵了我媽?!?/p>

說(shuō)完,葉青峰抬手給了薛景榮一巴掌。

這巴掌下去,薛景榮牙齒飛了好幾顆。

他一個(gè)踉蹌倒在了地上。

葉青峰狠狠瞪了他一眼,然后轉身上車(chē)離開(kāi)。

薛景榮活這么大,還沒(méi)被人這么對待過(guò),他坐在地上大哭道:“我就罵你了,你來(lái)打我啊,嗚嗚嗚,我要不弄死你,我就不是薛家大少爺,嗚嗚嗚!”

葉青峰開(kāi)著(zhù)車(chē)行駛在空曠的馬路上。

這種密封的環(huán)境之下,沈疏音還是有著(zhù)很強的防備心。

因為他根本不認識開(kāi)車(chē)的這個(gè)男人。

他雖救了自己,說(shuō)不定也會(huì )對自己圖謀不軌。

沈疏音的右手放在包里握著(zhù)防狼噴霧,嘴上卻說(shuō)著(zhù):“剛才謝謝你?!?/p>

葉青峰瞄了一眼她的右手,而后笑道:“不用跟我說(shuō)謝謝,你之前也幫了我們啊?!?/p>

說(shuō)罷,葉青峰一腳剎車(chē)將車(chē)子停了下來(lái)。

沈疏音見(jiàn)狀立馬起了警覺(jué)心:“你想干嘛,你可別亂來(lái),你要是亂來(lái),我會(huì )對你不客氣的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哈里波霸
    哈里波霸

    作者司徒長(cháng)卿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徒兒你無(wú)敵了,找師姐老婆去吧》,故事真實(shí)而不落俗套,情感細膩而不滑膩,讓人讀了如食蜂蜜一般,甜進(jìn)心房,久久韻味無(wú)窮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