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透視邪醫混花都
透視邪醫混花都

透視邪醫混花都徐幻 著(zhù)

主角:陳軒,秦飛雪
最近,一部主角是陳軒秦飛雪的小說(shuō)引網(wǎng)友爭相閱讀,這部小說(shuō)名叫《透視邪醫混花都》,由徐幻著(zhù)作,小說(shuō)主要內容是:窮學(xué)生陳軒,無(wú)意中獲得絕世邪醫傳承,習得醫道圣手,開(kāi)啟透視神瞳,從此縱橫花都,恣意風(fēng)流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2:38:4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周濤決定帶兩個(gè)手下的保安上去,看一看是什么情況。

來(lái)到五十五層的市場(chǎng)部,周濤掃視一圈,發(fā)現陳軒和劉斌都不在辦公室里。

“你們劉經(jīng)理到哪去了?”周濤裝模作樣的問(wèn)道。

沒(méi)有人回答他。

整個(gè)市場(chǎng)部都知道周濤是靠著(zhù)劉斌的關(guān)系,才這么氣焰囂張的,現在劉斌被開(kāi)除了,他們早就看周濤不爽,哪里還去會(huì )鳥(niǎo)他。

不過(guò)周濤似乎沒(méi)感到不對勁,又問(wèn)了句:“陳軒那小子也不在嗎?”

這下子,所有人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(zhù)他,把周濤看得有點(diǎn)不自在了。

這些人今天都是怎么回事,居然給他這樣擺臉色看。

這時(shí),白純才站起來(lái)說(shuō)道:“周隊長(cháng),陳軒去人事部了?!?/p>

周濤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看來(lái)陳軒應該是在人事部辦離職手續了。

得到這個(gè)消息,周濤浮現出得意的笑容,帶著(zhù)人興沖沖的往人事部趕去。

剛一進(jìn)到人事部辦公室,周濤一眼就看到陳軒在和張蕓說(shuō)些什么,一旁還站著(zhù)劉斌。

他快步來(lái)到陳軒身前,陰陽(yáng)怪氣的說(shuō)道:“陳軒,離職手續辦得怎么樣了?”

“這個(gè)你還是去問(wèn)劉斌吧?!标愜幾旖菕熘?zhù)一個(gè)邪邪的笑,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著(zhù)周濤。

張蕓也用不悅的目光看著(zhù)他。

周濤不明所以,他看向劉斌,這才發(fā)現劉斌的臉色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像今天這樣難看過(guò)。

心里咯噔一下,周濤小心翼翼的問(wèn)道:“劉經(jīng)理,你是不是已經(jīng)炒了陳軒這小子,帶他來(lái)辦離職手續的?”

“辦你媽個(gè)頭!”劉斌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他現在極度煩躁又無(wú)處發(fā)泄,只能把氣撒在這個(gè)狗腿子身上了。

周濤被嚇了一跳,不明白劉斌為什么這么大脾氣,難道是被陳軒給氣的?

他立刻轉向陳軒怒斥道:“陳軒,看你都快滾出沈氏集團了,還把劉經(jīng)理氣成這樣,哼,今天我就要代他好好教訓一下你!”

說(shuō)著(zhù),招呼兩個(gè)保安手下就要去拉陳軒。

周濤準備把陳軒帶到他的主場(chǎng)保安室,好好“教訓”一頓。

“噗呲!”

陳軒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(lái),這個(gè)周濤直到現在,還看不明白形勢,以他這種幾乎白癡的腦子,是怎么活到現在的?

就連他手下的兩個(gè)保安也看出不對勁,沒(méi)有立刻聽(tīng)周濤的話(huà),對陳軒動(dòng)手。

“周濤,你太放肆了,居然敢對陳先生這樣說(shuō)話(huà)!”張蕓開(kāi)口,也是受不了這個(gè)蠢笨如豬的玩意了。

“張經(jīng)理,你說(shuō)什么?”周濤呼吸一窒,腦子一瞬間沒(méi)轉過(guò)來(lái)。

他怎么想得通,一個(gè)堂堂經(jīng)理級別的集團大領(lǐng)導,竟然對陳軒這個(gè)小小實(shí)習生非常恭敬的樣子?

張蕓板起臉道:“周濤,沈總已經(jīng)百萬(wàn)年薪聘請陳軒先生,做我們公司的首席醫師了,現在陳先生是集團的大人物,你怎么敢對他如此不敬?”

周濤頓時(shí)嘴巴張大得可以塞進(jìn)一個(gè)蘋(píng)果了,張蕓的話(huà),把他震驚的無(wú)以復加。

人事部辦公室的員工也是一陣嘩然,他們先前還不明白經(jīng)理為什么對陳軒那么尊敬呢,原來(lái)陳軒居然被沈總高薪聘請了,實(shí)在讓人意想不到。

“對了,劉斌已經(jīng)被沈總開(kāi)除了,我看你也不適合待在這里了,你們今天一起離開(kāi)吧?!睆埵|話(huà)音冷冷,繼續對周濤愚鈍的腦子造成巨大打擊。

其實(shí)張蕓早就想開(kāi)除周濤這個(gè)公司蠹蟲(chóng)了,只是礙于劉斌的關(guān)系,才一直沒(méi)有動(dòng)手。

周濤聽(tīng)得臉色大變,冷汗直冒,這才明白劉斌為什么一副死人臉的樣子,原來(lái)今天被炒魷魚(yú)的,居然是自己的大靠山!

而且現在還殃及池魚(yú),連他自己都要被炒了,這叫他怎么接受得了?

周濤兩眼發(fā)黑,險些就要昏倒過(guò)去。

“周隊長(cháng),你還記得我們的賭約嗎?”陳軒笑吟吟的說(shuō)道。

周濤嘴里發(fā)苦,他本來(lái)是想找陳軒來(lái)履行賭約的,完全沒(méi)想到是自己找槍口撞上去了。

他的臉色漲得通紅,要在這么多人面前喊陳軒爺爺,那他的臉皮還往哪擱啊。

而且自己之前還對陳軒趾高氣昂的,現在不但因為陳軒而丟了工作,還要還反被羞辱,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。

不過(guò)周濤毫不懷疑自己不喊的話(huà),陳軒會(huì )讓張蕓扣掉他的所有工資再讓他走。

“爺爺、爺爺、爺爺!”周濤帶著(zhù)難聽(tīng)的哭腔,大聲向陳軒叫道。

“噗!”眾人沒(méi)想到他們倆的賭約居然是這樣,口水都差點(diǎn)噴出來(lái)了。

陳軒擺了擺手,語(yǔ)氣厭煩的說(shuō)道:“我沒(méi)有你這樣的孫子,滾吧?!?/p>

“哈哈哈哈!”

見(jiàn)陳軒把以前仗勢欺人的周隊長(cháng)當猴耍,大家都大笑起來(lái)。

陳軒把備份合同交給張蕓,就回到市場(chǎng)部去了,他懶得再看劉斌他們一眼。

回到自己的辦公室,玩一玩電腦,一天時(shí)間很快就過(guò)去了。

到了下班時(shí)間,陳軒就騎上他的電瓶車(chē),準備回學(xué)校宿舍。

看到這一幕,很多已經(jīng)知道陳軒成為沈氏集團首席醫師和市場(chǎng)部經(jīng)理的人,臉色都有點(diǎn)古怪。

畢竟在沈氏集團,經(jīng)理級別的人物哪個(gè)不是西裝革履、開(kāi)著(zhù)豪車(chē)上下班的,唯獨這個(gè)新晉大領(lǐng)導穿得像個(gè)學(xué)生,還開(kāi)了個(gè)小電瓶,實(shí)在是太扎眼了。

不過(guò)卻沒(méi)人敢嘲笑陳軒,畢竟他可是沈總看重的新晉紅人啊。

其他經(jīng)理級別的領(lǐng)導,連羨慕陳軒還來(lái)不及呢,沈總可從來(lái)沒(méi)對他們這么好過(guò)。

不少有車(chē)一族還很熱情的詢(xún)問(wèn)陳軒,要不要搭他們的順風(fēng)車(chē),不過(guò)陳軒微笑著(zhù)一一拒絕了。

騎著(zhù)小電瓶很快就回到天海大學(xué),不知不覺(jué)間,陳軒又來(lái)到昨天那個(gè)和許靜約定好的小廣場(chǎng)。

他的嘴角劃過(guò)一抹意義難明的笑容,也不知道怎么就重回傷心之地了。

也許是這兩天發(fā)生了太多事,想來(lái)這個(gè)小廣場(chǎng)散散心吧。

此時(shí)廣場(chǎng)上某個(gè)較為安靜少人的角落,天海?;ㄇ仫w雪正坐著(zhù)吹風(fēng),突然看到陳軒出現,不禁眼前一亮。

想起早上陳軒英勇挺身,幫自己解圍,秦飛雪的心里就掠過(guò)一絲暖意。

正準備走過(guò)去和陳軒打聲招呼,卻看到另一對男女和陳軒說(shuō)上話(huà)了。

看到其中那個(gè)男的居然是學(xué)校里一個(gè)出名的紈绔惡少,秦飛雪黛眉微蹙,停下了腳步。

“陳軒怎么會(huì )和這種人扯上關(guān)系?”秦飛雪決定先不去和陳軒打招呼,看一下情形再說(shuō)。

原來(lái)正當陳軒停好電瓶車(chē),想找個(gè)位置坐下來(lái)吹吹風(fēng)的時(shí)候,兩個(gè)不想看到的人映入了他的眼簾之中。

正是前女友許靜和那個(gè)富二代歐云峰,兩人和昨天一樣親密的摟抱在一起,在那里說(shuō)著(zhù)肉麻的情話(huà),就差當眾現場(chǎng)直播了。

不少路過(guò)的同學(xué)紛紛向他們跑去厭惡的神情,也有偷偷錄視頻的,不過(guò)這對狗男女戀奸情熱,一點(diǎn)都不在意旁人的目光。

“真是冤家路窄?!标愜幠樕怀?,準備離開(kāi)。

這時(shí)歐云峰好巧不巧的,也看見(jiàn)了陳軒。

他對這個(gè)被他搶了女朋友的窮叼絲很有印象,在陳軒身上,歐云峰可以盡情展現自己的優(yōu)越感。

因此一看到陳軒,歐云峰就用夸張的語(yǔ)氣大聲說(shuō)道:“咦,那不是靜靜你的前男友陳什么軒嗎?他怎么又來(lái)找你,難道還像癩皮狗那樣對你還不死心?”

歐云峰極其酸諷的語(yǔ)氣,讓陳軒不得不轉過(guò)身來(lái)。

“陳軒,你還來(lái)找我干嗎?我昨天不是說(shuō)了,我和你已經(jīng)一刀兩斷,不會(huì )再有可能的了!”許靜冷言冷語(yǔ)的說(shuō)道。

陳軒聞言,冷然回應道:“許靜,你是不是自我感覺(jué)太良好了,我不是來(lái)找你復合的?!?/p>

“陳軒,我知道你一向嘴硬,不過(guò)你這樣的性格,以后到社會(huì )上會(huì )吃大虧的?!痹S靜數落般的說(shuō)道。

畢竟在一起三年多時(shí)間,許靜很了解這個(gè)男人,就是太傲了。

可是一個(gè)人沒(méi)有本事的話(huà),傲氣這種東西就會(huì )顯得很廉價(jià),很可笑,甚至害人害己。

許靜再次覺(jué)得和陳軒分手的決定,十分的正確。

“呵呵,許靜,我們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任何關(guān)系了,我的性格怎么樣,還用不著(zhù)你來(lái)說(shuō)三道四?!标愜幝曇舻菚r(shí)轉冷。

許靜搖了搖頭,用怨懟的語(yǔ)氣說(shuō)道:“陳軒你這性格再不改的話(huà),就算以后找到新的女朋友,最終也會(huì )和你分手的?!?/p>

陳軒忍不住冷笑一聲,這個(gè)賤女人明明自己拜金,卻把借口推到他的性格上去,難道這樣就能心安理得嗎?

“哈哈哈哈!靜靜你在開(kāi)什么玩笑,像他這種人,以后還能找得到女朋友?哦不對,說(shuō)不定有些家里有錢(qián)的丑女,愿意找他這種一窮二白的小白臉入贅,哈哈,哈哈!”歐云峰肆無(wú)忌憚的嘲笑著(zhù)陳軒。

歐云峰狂笑不止,引來(lái)周?chē)簧偃说哪抗狻?/p>

其中還有不少同學(xué),是昨天目睹許靜甩了陳軒、和歐云峰在一起的。

看到陳軒再次被羞辱,不由得紛紛感嘆:哇靠,這個(gè)男的也太慘了吧,被歐云峰搶了女朋友,還被各種嘲諷都還了不嘴,果然有錢(qián)是真的能夠為所欲為??!

“誰(shuí)說(shuō)他找不到女朋友的?”

就在這時(shí),一個(gè)清澈動(dòng)聽(tīng)的聲音,從陳軒的背后傳來(lái)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小飛俠
    小飛俠

    徐幻的小說(shuō)《透視邪醫混花都》,看了讓人韻味無(wú)窮,從中讓我明白了:世上最美的情感,不是感覺(jué)你有多好,而是感念于你對我有多好;世上最牢固的感情不是我愛(ài)你,而是我習慣了有你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