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清規戒律
清規戒律

清規戒律二馬九日 著(zhù)

主角:李書(shū)承,柳妍妍
當你煩惱時(shí),不妨拿起一本小說(shuō),它會(huì )為你驅逐煩惱,制造開(kāi)心!作者二馬九日的小說(shuō)《清規戒律》是你的不二之選!《清規戒律》主要講述的是:李書(shū)承穿越到一人之下的世界,成為少林寺的弟子,因為屢次破戒,被逐出少林。就在此時(shí),覺(jué)醒系統,破戒就變強!【叮!檢測到宿主破戒,獎勵一年真炁!】【叮!檢測到宿主破戒,獎勵十萬(wàn)軟妹幣!】...自此,異人界多了一個(gè)毫無(wú)顧忌的假和尚!”八奇技已經(jīng)過(guò)時(shí)了,看我神技!“”一絕頂兩豪杰?我李書(shū)承登臨絕巔!“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2:44:4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邀請函看起來(lái)相當樸實(shí)無(wú)華,與現在花里胡哨,色彩豐富的邀請函不同。

其上刻印著(zhù)龍虎山天師府的獨有標記。

徐四拿出邀請函,一把丟在桌子上。

“羅天大醮?”張楚嵐順勢拿起,打開(kāi)后詫異道,又是一個(gè)他從未聽(tīng)過(guò)的名詞。

徐四叼著(zhù)煙,緩緩道:“羅天大醮每三十年一次,是龍虎山的盛事,以前是為了祭奠祖師,后來(lái)慢慢演變,變成挑選下一任天師的活動(dòng)?!?/p>

“這一次,龍虎山六十五任天師,張之維,將羅天大醮徹底放開(kāi)!”

“面對整個(gè)異人界!羅天大醮的勝利者將會(huì )繼承天師度,成為龍虎山新一任天師?!?/p>

“參賽要求邀請函上有細說(shuō)?!?/p>

徐四靠在沙發(fā)上,語(yǔ)氣越發(fā)凝重。

“我不知道老天師想要做什么,但羅天大醮這么弄,異人界的所有勢力都將涌向龍虎山?!?/p>

“這次羅天大醮,你們三個(gè)都去參加?!?/p>

張楚嵐聽(tīng)到這,頓時(shí)開(kāi)始叫喚。

“什么!要我去參加羅天大醮?!”

“開(kāi)什么玩笑,我什么實(shí)力,我怎么和那些異人打!”

徐四豎起一根手指晃了晃:“別急,羅天大醮還有一個(gè)月呢,接下來(lái)的一個(gè)月寶寶會(huì )對你進(jìn)行特訓?!?/p>

“別在這磨蹭了,趕緊去特訓吧?!?/p>

“多訓練一分鐘,就多一絲機會(huì )?!?/p>

張楚嵐滿(mǎn)臉絕望的被馮寶寶拖了出去。

李書(shū)承將要走時(shí),徐四叫住了他。

“李書(shū)承你等一等,有個(gè)女娃來(lái)公司找你了?!?/p>

徐四朝著(zhù)門(mén)口喊道:“柳妍妍,你進(jìn)來(lái)吧!”

房門(mén)推開(kāi),穿著(zhù)一身夏裝,盡顯可愛(ài)活潑的柳妍妍跳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看到李書(shū)承后,柳妍妍明顯臉紅了一陣。

徐四打量了二人一眼:“柳家的長(cháng)輩給我打電話(huà)了,柳妍妍暫時(shí)加入公司?!?/p>

“柳妍妍說(shuō)她和你聯(lián)系頗深,我不知道到底有多深?!?/p>

李書(shū)承尬尷的笑了笑:“就...挺深的?!?/p>

徐四臉上的笑容曖昧了起來(lái):“聯(lián)系深就行,柳妍妍我就交給你了,特訓也帶著(zhù)她吧?!?/p>

李書(shū)承帶著(zhù)柳妍妍離開(kāi)后。

徐三的眉頭皺的愈發(fā)深沉:“四兒,你說(shuō)老天師為什么...”

徐四嘆了一聲:“徐三,你發(fā)現沒(méi)有,張楚嵐這個(gè)家伙一出現,整個(gè)異人界都亂了?!?/p>

“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(jué),我覺(jué)得,老天師這么做,是為了張楚嵐?!?/p>

“這里面一定有我們不知道的事,老天師怎么會(huì )為了一個(gè)張楚嵐,這么興師動(dòng)眾呢...”

“更令我不安的是李書(shū)承那個(gè)家伙,明明是少林寺出來(lái)的小年輕,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應該是單純至極,但他給我的感覺(jué)...很危險!他的淡然像是掌控了一切!”

“他還長(cháng)得那么帥!神不知鬼不覺(jué)的拿下了柳妍妍!”

徐四搓了一把自己的頭發(fā):“這兩個(gè)新員工,頭疼啊?!?/p>

徐三看著(zhù)緊閉的房門(mén),皺眉不語(yǔ)。

深處漩渦的張楚嵐。

深不可測的李書(shū)承。

...

第二日。

李書(shū)承、馮寶寶、張楚嵐按照徐四給的地址,來(lái)到了距離公司不遠的一座山野別墅外。

接下來(lái)一個(gè)月,他們就在這里進(jìn)行特訓!

張楚嵐上下打量了別墅一眼,興奮道:

“我還從來(lái)沒(méi)住過(guò)這么豪華的房子呢!”

“啊喲!”

沒(méi)等他感慨完,馮寶寶一腳直接將他踹進(jìn)了門(mén)內。

“別磨蹭了,訓練開(kāi)始!”

“一個(gè)月后,要保證你能打得過(guò)絕大部分年輕異人?!?/p>

張楚嵐聽(tīng)了后,擺爛的躺在了地上。

“主人,別做夢(mèng)了?!?/p>

“以我現在的修煉速度,怎么可能呢?!?/p>

說(shuō)著(zhù),張楚嵐用手指了指李書(shū)承。

“有李書(shū)承呢,他厲害,他肯定可以打過(guò)那些人?!?/p>

馮寶寶定神看了看,疑惑道:“李書(shū)承,我啷個(gè)感覺(jué),你又變強了?”

李書(shū)承淡淡笑了笑:“哪有,寶兒,你感覺(jué)出錯了?!?/p>

李書(shū)承哪里可能告訴她,昨晚他與柳妍妍離開(kāi)公司后,又加深了一次聯(lián)系,獲得系統獎勵,得到了苦修三年的炁。

讓他的實(shí)力再次強了一截。

并且李書(shū)承發(fā)現了一個(gè)規律,他與柳妍妍第二次的獎勵,明顯低于二人的第一次。

看來(lái),第一次加深聯(lián)系,系統有特殊的加成!

柳妍妍昨晚太累了,他出發(fā)的時(shí)候,人還不愿意起床。

剛才他已經(jīng)把這里的定位發(fā)給了柳妍妍,相信不要一會(huì )兒,她便會(huì )到了。

這段時(shí)間,他可以量??!

大量破戒來(lái)提升實(shí)力!

“是嗎?”馮寶寶不解的聳聳肩后,朝張楚嵐招了招手。

“你過(guò)來(lái),修煉別的功法,一個(gè)月內肯定沒(méi)辦法變強?!?/p>

“你修煉我的功法,就有機會(huì )?!?/p>

“你的功法?”張楚嵐剛靠近馮寶寶,便被她拉了過(guò)去,二人額頭相抵,璀璨刺目的白光從二人眉心處迸發(fā)!

李書(shū)承看到這一幕,心頭大動(dòng)!

他知道馮寶寶這是將八奇技之一,炁體源流傳給張楚嵐!

這一刻,說(shuō)不想要是不可能的。

李書(shū)承可是知道炁體源流到底有多強!

號稱(chēng)一切術(shù)的盡頭!

一道念頭閃過(guò),李書(shū)承起了搶奪的心思。

轉瞬間,他閉目在心中念了一句‘阿彌陀佛?!?/p>

待得他再度睜開(kāi)眼時(shí),瞳孔內已然沒(méi)有了任何貪念。

“呼...我有易筋經(jīng)和系統在身,都有一剎那對八奇技動(dòng)了心思,更何況是他人?!?/p>

李書(shū)承心中暗嘆,怪不得八奇技可以攪動(dòng)異人風(fēng)云。

【叮!檢測到宿主貪欲橫生!破貪戒!】

【獎勵宿主一年炁勁修為?!?/p>

丹田處的青色浮屠塔微微震動(dòng),一股精純至極的炁憑空出現在浮屠塔周?chē)?,緩緩滲入其中。

李書(shū)承的實(shí)力再次增強!

此時(shí)他的炁已經(jīng)從前幾日的青綠轉變?yōu)榇渚G,顯然距離再次突破不遠了!

與此同時(shí),張楚嵐獲得了炁體源流。

大量關(guān)于炁的信息涌入他的腦海,不住的痛苦令他痛苦的打滾。

“啊...”

“我的腦子里突然多了好多關(guān)于如何修行炁的記憶?!?/p>

“這方法好高深...炁居然可以自行修行?”

張楚嵐一邊痛苦嚎叫,一邊感受著(zhù)腦海中的奇異。

這時(shí),一道嬌俏的女聲從房門(mén)外傳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“書(shū)承哥哥~你在里面嗎?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控心少年
    控心少年

    作者二馬九日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清規戒律》,意蘊深厚,人物刻畫(huà)細膩,故事曲折緊湊,語(yǔ)言靈動(dòng),懸念和笑點(diǎn)增強了可讀性,在此力薦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