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炮灰女配修仙回90年代
炮灰女配修仙回90年代

炮灰女配修仙回90年代沫沫漁生 著(zhù)

主角:陸明芳,陸宏遠
陸明芳陸宏遠是作者沫沫漁生執筆的小說(shuō)《炮灰女配修仙回90年代》中的一對主角,深受讀者的追捧和喜愛(ài)。該小說(shuō)主要內容是:陸明芳本來(lái)是陸家在城里當工人的陸宏遠的女兒。出生后因為奶奶偏疼小姑的私生女,被換到了農村。而小姑的女兒則代替到城里過(guò)好日子。直到表妹的富商生父回來(lái)認親,陸奶奶才被迫說(shuō)出真相,卻將一切都推給陸明芳的母親。因此陸明芳和母親被掃地出門(mén)。沒(méi)多久,陸明芳身患重病,靈魂穿越到修仙界,一夢(mèng)五百年,再次回來(lái),重新回到身世還沒(méi)揭穿的90年代。再次回來(lái),她才發(fā)現,自己只是為了成全天命之女表妹的墊腳石。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2:53:4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徐桂花這話(huà)讓陸家人都看著(zhù)陸明芳。

這話(huà)挺有根據的。

他們心里清楚,陸明芳這些年在家里過(guò)的什么日子。雖然他們自己覺(jué)得仁至義盡了。但是要是這孩子不知好歹,貪心不足……

張紅英一臉怒容,“你這死丫頭是不是抱著(zhù)這個(gè)心思害咱家的,你這喪門(mén)星,當初就不該養你,該給你扔山里去!”

陸秀秀道,“奶,你別生氣了。別氣壞了。說(shuō)說(shuō)就成了?!?/p>

“說(shuō)說(shuō)哪里成,得教訓。老大,找鞭子去?!?/p>

陸宏圖趕緊去找鞭子。今天是該教訓。要不然以后還不知道要犯多大的事兒呢。

陸明芳道,“我一句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呢,就這么定我的罪?秀秀,三虎吃了我的藥是出事了?”

陸秀秀動(dòng)了動(dòng)嘴唇,不情愿道,“那也是醫院搶救及時(shí)?!?/p>

“你確定是因為醫院,不是因為我的藥好?按著(zhù)你們的想法,我就該見(jiàn)死不救?”

“你還狡辯,你這是救人嗎?你這是害人!”

張紅英見(jiàn)不得自家秀秀被人欺負。立馬指揮陸宏圖去扎鞭子。

這會(huì )兒陸明芳還沒(méi)恢復靈力。

她現在雖然可以控制一點(diǎn)靈力做點(diǎn)小動(dòng)作,但是要對付一個(gè)大漢卻是難的。

不過(guò)她不擔心。張紅英的身上,她是動(dòng)了手腳的。

所以陸宏圖去拿鞭子的時(shí)候,她一點(diǎn)都不慌。

要真動(dòng)起手來(lái),痛的是誰(shuí)就不知道了。

陸宏圖很快就拿了放牛的鞭子過(guò)來(lái)。但是看到陸明芳那樣子,他又有些不好動(dòng)手。正猶豫,就有人在院子外面喊了,“宏圖家的,寧村長(cháng)帶人來(lái)你們家了?!?/p>

這下子陸家人就沒(méi)心思放在陸明芳身上了。

陸秀秀臉色都變了。咬著(zhù)唇看著(zhù)外面。

先進(jìn)來(lái)的是大爺爺,手里拎著(zhù)一斤肉。一進(jìn)來(lái)就看到陸明芳了。但是他還知道這家里誰(shuí)當家,直接過(guò)去就找張紅英,“弟妹啊,我這真是不知道咋說(shuō)感謝的話(huà)了。今天我家三虎,可多謝你們家了?!?/p>

張紅英一聽(tīng),這是來(lái)感激自家秀秀救命之恩的,心里立馬驕傲起來(lái),“哎呀,這算啥啊。都是一家人,應該的。我家秀秀就是有這個(gè)本事,能見(jiàn)死不救?”

她說(shuō)著(zhù)不客氣的接過(guò)了大爺爺手里的肉,扔給徐桂花,讓徐桂花去給陸秀秀做點(diǎn)好吃的補補。

大爺爺一聽(tīng)懵了,“不是,不是秀秀!”

他看著(zhù)陸明芳,“是明芳,明芳救了我家三虎。大夫都說(shuō)了,幸虧救得及時(shí)?!?/p>

大爺爺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時(shí)候還一臉后怕。心里更加感激明芳了。

“不可能啊,明明是咱家秀秀救人。明芳能干啥。她啥都不懂?!睆埣t英一口否定。

寧晉誠見(jiàn)他們說(shuō)完話(huà)了,就過(guò)來(lái)道,“張奶奶,我們是來(lái)找陸明芳同志的?!?/p>

頭發(fā)花白的楊醫生走了過(guò)來(lái),看向陸明芳,他看了剛剛的情形,猜出這是陸明芳。

“同志,咱能談?wù)剢?,我有些事兒想?wèn)你?!?/p>

陸明芳知道,這是想問(wèn)草藥的事情??上遣豢赡苷f(shuō)真話(huà)的。那些草藥也不可能在這顆星球上面存活。給他們也是沒(méi)用。

“你是要問(wèn)那草藥吧,我手里沒(méi)有了。也找不到了?!?/p>

楊醫生一聽(tīng)就著(zhù)急了,“同志,你仔細想想,那草藥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很珍貴。如果你能找到,我可以和你買(mǎi)?!?/p>

他推測可能要花些錢(qián)才能得到。畢竟這里人生活并不寬裕。

但是陸明芳還是搖頭,“我真沒(méi)有了。上次那還是無(wú)意中得到的。我自己用了之后還留下一些,后來(lái)就移栽到我熟悉的地方養著(zhù)。這次是聽(tīng)三虎被蛇咬了之后,我才找來(lái)的。就剩下那一棵。如果我有,我留著(zhù)也沒(méi)用啊?!?/p>

陸家人聽(tīng)得糊里糊涂的。

張紅英問(wèn)道,“這咋回事啊,不是說(shuō)我家秀秀救人嗎?這丫頭給三虎亂吃藥。差點(diǎn)害死人?!?/p>

“才不是呢,明芳是救了我家三虎。虧得明芳啊,要不然我家三虎就不好了?!贝鬆敔敿?dòng)道。

救命恩人可不能弄錯了。他也知道明芳在陸家過(guò)的啥日子。所以立馬就買(mǎi)一斤肉來(lái)給明芳補身子。

”楊醫生,你快給他們說(shuō)說(shuō)情況啊。別誤會(huì )了。是明芳救了三虎?!贝鬆敔數?。

楊醫生心里有些失落,但還是有一說(shuō)一,“病人的情況確實(shí)是因為吃了有效的藥物才治療好的。陸明芳同志給患者吃的藥很有效果?!?/p>

他再次看著(zhù)陸明芳,“陸明芳同志,你能不能帶我們去你找到草藥的地方,我們自己去找找??茨懿荒苡惺裁词斋@?!?/p>

這要求陸明芳沒(méi)法拒絕。否則就顯得刻意了。她點(diǎn)頭,“刻意?!?/p>

張紅英這才聽(tīng)出來(lái)了,明芳是胡亂給三虎吃藥了,但是歪打正著(zhù)吃了個(gè)好藥,把人給治療好了。

現在這藥看起來(lái)還挺珍貴,城里醫生愿意花錢(qián)買(mǎi)呢。

所以明芳這死丫頭,竟然把這么好的藥,隨便給人吃了?

看著(zhù)陸明芳要跟著(zhù)他們一起走。張紅英就不樂(lè )意了,立馬把人攔住了,“不許去?!?/p>

大家都看著(zhù)張紅英。

寧晉誠道,“張奶奶,我們只是帶陸明芳同志去找東西,不會(huì )傷害她?!?/p>

聽(tīng)到這話(huà),陸明芳差點(diǎn)笑了。這寧晉誠竟然以為張紅英是在擔心她。

果然,張紅英怒目道,“誰(shuí)管你們帶她干啥,反正這賬得算清楚。那藥是好藥,不能平白無(wú)故給人用了。就用一斤肉給還了?得給錢(qián)!還有那啥要去找藥,也不能白去。咱家發(fā)現的好藥,為啥要平白無(wú)故告訴你們?”

徐桂花見(jiàn)婆婆這么說(shuō)了,也趕緊站出來(lái),“就是,誰(shuí)發(fā)現的就是誰(shuí)的,你們這樣不是強迫人嗎?現在和過(guò)去不一樣了,你們可不能白白拿老百姓的東西?!?/p>

陸秀秀剛剛本來(lái)就尷尬了,現在看家里人做派,頓時(shí)無(wú)地自容。

她看向寧晉誠,果然,他臉上已經(jīng)有些冷了。

這是在生氣。

楊醫生雖然有些意外,但是卻沒(méi)生氣。確實(shí),人家發(fā)現的東西,不能平白無(wú)故的給他。

他當即承諾,要是能找到藥材,就用錢(qián)買(mǎi)下來(lái)。

陸明芳自然沒(méi)有在意,因為她知道,壓根不可能找到藥材。

但是這事兒說(shuō)清楚了,大爺爺那邊還沒(méi)說(shuō)清楚呢。張紅英要求他給錢(qián)。

大爺爺道,“三虎現在還得養著(zhù),家里錢(qián)不多。等我回去和她爸媽說(shuō)說(shuō)??茨苣贸鰜?lái)多少?!?/p>

這救命的恩情是很大的,要說(shuō)用錢(qián)還,那是多少錢(qián)都還不清楚的。

陸明芳這會(huì )兒倒是開(kāi)口了,“大爺爺,你不用給我錢(qián),一分錢(qián)都不用給。救三虎,我是自愿的。不用收錢(qián)?!?/p>

大爺爺看著(zhù)陸明芳,老臉滿(mǎn)是感動(dòng)。

“明芳,你這恩情,我肯定記著(zhù),三虎也會(huì )記著(zhù)?!币豢谕倌粋€(gè)釘,以后這恩情肯定得報。

“你記著(zhù)有啥用,拿錢(qián)才是說(shuō)正經(jīng)的?!睆埣t英道。

要是秀秀,不收錢(qián)也行,反正有個(gè)名聲。但是換做明芳這死丫頭,那肯定得收錢(qián)。明芳這死丫頭要啥名聲?

“我說(shuō)了,不用收錢(qián)。寧村長(cháng),你在這里做個(gè)見(jiàn)證。那藥是我的。我愛(ài)給誰(shuí)用,就給誰(shuí)用,你說(shuō)是不是這個(gè)理兒?你覺(jué)得大爺爺該給錢(qián)別人?”

寧晉誠這會(huì )兒倒是被陸明芳的大義所動(dòng)容,覺(jué)得這女同志雖然是個(gè)大字不識的農村姑娘,但是人倒是挺懂義氣。他點(diǎn)頭,“只要你同意了,那就不用?!?/p>

“你管得著(zhù)嗎?”張紅英激動(dòng)了,剛要說(shuō)話(huà),陸秀秀就拉住她,“奶,他們找東西要緊,別的事兒以后再說(shuō)?!?/p>

她拉著(zhù)張紅英的手,面露哀求。

張紅英到底心軟了,“那就等你們去找東西,找完之后再算賬?!?/p>

陸明芳心里暗笑,她就知道這個(gè)結果。能攔得住張紅英的,只有陸秀秀。而能讓陸秀秀開(kāi)口的,只有寧晉誠。

她意味深長(cháng)的看了眼寧晉誠,看來(lái)以后這人可以多用用。

寧晉誠感受到了投來(lái)的目光,只是他看過(guò)去的時(shí)候,卻不知道是誰(shuí)在看自己。陸明芳真看著(zhù)前方走路呢。

他暗自搖頭自己又多想了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眼睛在流汗
    眼睛在流汗

    小說(shuō)《炮灰女配修仙回90年代》不僅故事情節精彩,而且讓我明白:愛(ài)情就像一只貓,潛在你心里,平時(shí)極為溫順可愛(ài),一旦蘇醒,便無(wú)可救藥,為此癡狂一生了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