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見(jiàn)色起意的病弱霸總竟是瘋批
見(jiàn)色起意的病弱霸總竟是瘋批

見(jiàn)色起意的病弱霸總竟是瘋批梅戀雪 著(zhù)

主角:凌楚楚,穆霆宸
要說(shuō)今年最好看的女頻小說(shuō),小編為你力薦這部由梅戀雪執筆的《見(jiàn)色起意的病弱霸總竟是瘋批》,故事的主人公是凌楚楚穆霆宸,主要講述的是:凌楚楚,雙商在線(xiàn)財閥繼承人,一朝穿越成豪門(mén)假千金,本想做條連身也不用翻的咸魚(yú),卻對英年早逝的炮灰霸總一見(jiàn)鐘情?!胺凑家?,不如和我相處一下?”協(xié)議結婚,凌楚楚卻在這場(chǎng)曖昧拉鋸中動(dòng)了心。她要救她!斗情敵,闖商戰,研解藥......最后卻發(fā)現意圖毀天滅地的瘋披竟是她嬌嬌老公?“破書(shū)陰我,告辭!”腰間右臂禁錮,黑眸深邃,“寶貝,我讓你走了嗎?”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2:59:4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管家拉開(kāi)座椅,恭敬的邀請凌楚楚入座,又將牛奶倒入玻璃杯,安置好早餐,這才遠遠退后,站在一邊,隨時(shí)待命。

“楚楚嘗嘗這個(gè)燕窩,很滋補的?!迸犰o姝連忙吆喝。

凌楚楚看著(zhù)這一桌中西合并饕餮盛宴眼角抽動(dòng),看得出裴靜姝用了十二分的心思招待她。

既有中式早餐,又有西式糕點(diǎn),生怕沒(méi)有合她口味的,大清早就準備燕窩,確實(shí)滋補!

“嗯?!绷璩郧傻狞c(diǎn)頭,舀了一口燕窩,絲絲甘甜輕香,讓她彎了眉眼,“好喝?!?/p>

聽(tīng)她喜歡,裴靜姝心下落定,連忙朝管家吩咐道:“讓廚房把血燕備好,晚上再給楚楚燉一蠱?!?/p>

“不用了?!绷璩B連擺手,燕窩雖好也不能貪杯,哪里白天晚上都滋補的?她怕她會(huì )補出鼻血來(lái)。

“阿姨準備了這么多早餐怕是吃不完的,剩下的晚上留著(zhù)做宵夜就行?!?/p>

做宵夜?裴靜姝驚了,難不成以前凌家就用剩飯剩菜給她做宵夜?楚楚真是太可憐了。果然不是親爹媽?zhuān)蜁?huì )虐待孩子,要不然怎么會(huì )把人趕出來(lái)?

裴靜姝想說(shuō)穆公館沒(méi)必要這樣節約,又怕兒媳覺(jué)得自己鋪張浪費不會(huì )持家,只能吩咐管家拿一些分給大家。

“這個(gè)核桃包好吃?!迸犰o姝給凌楚楚夾了一個(gè),又去夾蒸餃,“我家大廚的蒸餃一絕,國宴水準?!?/p>

裴靜姝一直投喂,看著(zhù)凌楚楚撲在碗里,腮幫子鼓鼓的,像是只可愛(ài)的饕餮,越發(fā)母愛(ài)泛濫,只想寵著(zhù)她。

凌楚楚從來(lái)沒(méi)被這樣寵溺過(guò),實(shí)在舍不得推拒,裴靜姝一直夾,她就一直吃,直到肚子都撐了,喝了口牛奶才把核桃包吞下去,看著(zhù)碗里的蒸餃,只能求助的看向穆霆宸。

她實(shí)在是吃不下了??!

楚楚眨了眨眼睛,視線(xiàn)落在蒸餃上,又努努下巴,示意穆霆宸幫她吃掉。

奈何男人吃像斯文,目不斜視,捏著(zhù)片面包,一邊撕,一邊蘸果醬,一片面包愣是被他吃出了滿(mǎn)漢全席的感覺(jué),連眼神都沒(méi)給她一個(gè)。

凌楚楚氣惱的咬了咬唇瓣,用腳去踢穆霆宸的腿,穆霆宸小腿一痛,暗示的看了一眼裴靜姝,抓住凌楚楚的腳,警告她撩人注意場(chǎng)合。

這幅蓄意指控衣冠楚楚的正經(jīng)樣,氣的凌楚楚恨不得掐死他,他以為她在干嘛?撩他?還挺給自己臉?。?!

凌楚楚氣極,指了指蒸餃,摸了摸自己肚子,暗示自己吃不下了,穆霆宸了然,準備吃完面包再將蒸餃夾過(guò)來(lái),可他還沒(méi)動(dòng),這幅眉眼官司就被裴靜姝看到了。

“楚楚吃不完了嗎?沒(méi)關(guān)系,讓你老公吃!”

老公??

裴靜姝磕CP磕的歡快,嘴巴跑的比腦子還快,戲謔的話(huà)脫口而出。

凌楚楚摸著(zhù)肚子的動(dòng)作一愣,被裴靜姝打趣的不自然捏了捏衣服,手指攢緊。

哪里就是老公了?昨天還是穆先生呢!這進(jìn)度......饒是凌楚楚刻意撩撥進(jìn)退有度,都有些招架不住。

現在的媽?zhuān)歼@么能拉郎配的嗎?

凌楚楚神態(tài)拘謹,偏偏穆霆宸一副選擇性失聰的模樣,看都沒(méi)看凌楚楚一眼,手上卻去夾凌楚楚碗里的蒸餃。

嘖!

裝腔作勢!

凌楚楚冷哼一聲, 氣鼓鼓的瞥了他一眼, 在穆霆宸夾起蒸餃的瞬間,提前一步搶過(guò)來(lái)吃到嘴里!

撐死肚子不能失了名節!

什么都沒(méi)做,就想做她老公呢,美得他。

凌楚楚咬牙切齒,明明是吃餃子活像是嚼穆霆宸的肉一般,輕抬下巴,表情倨傲,隱隱帶著(zhù)挑釁!

穆霆宸筷子落空,百味雜陳的對上她挑釁的眼神,黑瞳深邃盯了兩秒,輕笑一聲,無(wú)可奈何的搖搖頭放下筷子,帶著(zhù)說(shuō)不出的寵溺。

桌上暗潮洶涌,你來(lái)我往間帶著(zhù)無(wú)人察覺(jué)到曖昧,裴靜姝托著(zhù)下巴,全程都是“我磕到了”的粉色泡泡。

她多少是顯得有些多余了。

“少爺,設計師已經(jīng)過(guò)來(lái)了?!惫芗疫^(guò)來(lái)請示。

“什么設計師?”裴靜姝一臉懵逼,再聽(tīng)到穆霆宸準備給凌楚楚裝修市區的套房后,整張臉垮了下來(lái),眼神難掩失落。

“楚楚不打算住在這兒?jiǎn)??”是覺(jué)得她礙眼,不想和她一起???

裴靜姝有些失望,她這些年一直一個(gè)人,兒子又是個(gè)工作狂,生活難免孤寂,好不容易來(lái)了個(gè)香香軟軟的兒媳婦,還以為能多些樂(lè )子了,沒(méi)想到......

裴靜姝咬了下舌尖,垮起的肩膀很快撐了回來(lái),臉上染上笑意。

也對,小情侶嘛,自然要有自己的空間的,她一個(gè)婆婆跟著(zhù),多少有些不方便了。

只要他們開(kāi)心就好,最初她不過(guò)是想要兒子有人疼嗎?既然有了兒媳婦,怎么能得寸進(jìn)尺?

人啊,就是不能太貪心。

裴靜姝情緒自愈一流,很快打起精神,“那我讓人收拾一下,等市區裝修好,就把東西運過(guò)去。裝好前就勉強楚楚多在這兒呆幾天了?!?/p>

裴靜姝的落寞凌楚楚盡收眼底,見(jiàn)她低頭抿唇強撐不在意的堅強模樣,心都疼了,哪里還記得去市區住的事,連忙摟住裴靜姝的手腕,期期艾艾撒嬌,“阿姨愿意我住這兒?jiǎn)??我還以為......”

凌楚楚抽抽鼻子,暗示的看了穆霆宸一眼,穆霆宸人在家中坐,鍋從天上來(lái)。

“穆先生說(shuō)我這樣登堂入室是謂作風(fēng)不正,我還以為阿姨會(huì )嫌棄我......”

“誰(shuí)說(shuō)的?。?!我巴不得你早點(diǎn)來(lái)?!绷璩裨沟牡闪四脉芬谎?,嘰嘰歪歪,“就你話(huà)多?!?/p>

穆霆宸心梗,差點(diǎn)被噎住,不敢置信的指著(zhù)自己,看看埋怨自己的媽媽?zhuān)倏粗?zhù)趾高氣昂的凌楚楚,無(wú)語(yǔ)凝噎。

好吧,見(jiàn)識到了。

一個(gè)笑面狐貍,口舌腹蜜,顛倒黑白。一個(gè)清純小白鴿,不辨是非,任聽(tīng)唯從。

他已經(jīng)隱隱看到了自己今后的家庭地位。

“那我就讓人收拾屋子,那個(gè)設計師你要不要見(jiàn)見(jiàn)?把隔壁房間打通了給你做衣帽間好不好?有什么不滿(mǎn)意的直說(shuō)?!?/p>

“阿姨決定就好,你安排的我都喜歡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墊腳吻紅唇
    墊腳吻紅唇

    可以說(shuō),《見(jiàn)色起意的病弱霸總竟是瘋批》是一部?jì)?yōu)秀的言情題材小說(shuō),作者梅戀雪故事架構宏大,運用進(jìn)階模式,逐步推進(jìn)故事發(fā)展,制造爽點(diǎn),讓讀者產(chǎn)生很強的代入感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