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都市 > 美女老婆的貼身神醫
美女老婆的貼身神醫

美女老婆的貼身神醫放下執著(zhù) 著(zhù)

主角:歐陽(yáng)志遠,蕭眉
最近,一部主角叫歐陽(yáng)志遠蕭眉的小說(shuō),將很多書(shū)蟲(chóng)們“迷惑”的神魂顛倒,愛(ài)罷不能!原來(lái),這部小說(shuō)名叫《美女老婆的貼身神醫》,主要講述的是:小醫生喝醉了酒,醒來(lái)一看,身邊躺著(zhù)一個(gè)美麗妖嬈的漂亮女人?!鞍 琅?,你要對我負責呀……”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3:02:4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龍海市區的劃分很特別,龍海市郊區和傅山縣,互相交錯,文化大街,竟然屬于傅山縣的地盤(pán)。

文化大街保安隊長(cháng)吳常山,正在和隊員張平馮桂山趙志洪修理剛剛抓來(lái)的兩個(gè)外地流竄來(lái)的小盜賊。

兩個(gè)小偷,手被倒銬,低著(zhù)頭。隊員張平用警棍點(diǎn)著(zhù)小偷的臉,冷笑道:“你們這兩個(gè)王八蛋什么事情不好干,盡干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。偷錢(qián)包,居然偷到了上級領(lǐng)導老婆的身上,害得我們幾個(gè)弟兄像孫子一般,被訓了一上午,你們說(shuō),你們該不該死?”

盜竊流竄犯阮武和陳山剛從南方流竄過(guò)來(lái),在珠寶城做了一手活,結果偷了傅山縣公安局刑警副隊長(cháng)周光山的妻子劉紅艷的錢(qián)包。

周光山一個(gè)電話(huà)把吳常山臭罵一頓。

吳常山被平白無(wú)故地罵了一頓,極其的惱火,但他不敢露出一絲的怒意,周光山是傅山縣分局的刑警副大隊長(cháng)。

被罵得狗血噴頭的吳常山,馬上給負責珠寶城治安的保安張平、馮桂山、趙志洪打電話(huà),并告訴三個(gè)人,找不到錢(qián)包的話(huà),就讓三個(gè)人滾蛋。

正在珠寶城巡邏的張平,在接到電話(huà)兩個(gè)小時(shí)后,就抓住了阮武和陳山,并把兩個(gè)小偷押到保安辦公室。

一邊的趙志洪冷笑著(zhù),手里的警棍,噼里啪啦閃爍著(zhù)讓人毛骨悚然地幽藍電芒。

盜竊流竄犯阮武和陳山一看到噼里啪啦閃爍著(zhù)讓人毛骨悚然地幽藍電芒的電棍,頓時(shí)嚇得屁滾尿流,連忙求饒。

剛剛被吳常山剛剛罵完的三個(gè)人,現在是怒火中燒,決心要好好修理一下這兩個(gè)王八蛋。

還沒(méi)等趙志洪手里的警棍舉起來(lái),孫耀武的電話(huà)就到了。

“吳哥,我遇到了麻煩,有人放倒了我的兄弟!您快來(lái)!”

吳常山和孫耀武私交很厚?,F在一聽(tīng),孫耀武遇到了麻煩,立刻大聲道:“兄弟們,孫耀武被人打了,咱們去看看,回來(lái)再收拾這兩個(gè)小子?!?/p>

趙志洪的警棍還是狠狠地戳了一下一個(gè)小偷。

“??!”

一聲凄厲的慘叫,傳出老遠。

孫耀武打完電話(huà),冷笑著(zhù)看著(zhù)歐陽(yáng)志遠,陰森森的道:“王八蛋,你死定了!”

歐陽(yáng)志遠看著(zhù)兇狠的孫耀武,鄙視的道:“現在是法治社會(huì ),不論你叫來(lái)任何人,都要講理,難道你要顛倒黑白不成?”

文化街保安大隊所離這里不遠,歐陽(yáng)志遠的話(huà)音未落,一輛警車(chē)拉著(zhù)刺耳的警笛聲,高速的開(kāi)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“誰(shuí)在鬧事?”

五六個(gè)保安隊員,簇擁著(zhù)吳常山快速地走下警車(chē)。

孫耀武一看到吳常山來(lái)了,擦去臉上的血,頓時(shí)狂傲起來(lái),連忙迎了過(guò)來(lái),指著(zhù)歐陽(yáng)志遠,獰笑著(zhù)道:“吳哥,就是這小子,看到我買(mǎi)了一串項鏈,竟然后到強搶?zhuān)€打傷了我和我的手下,你要給我做主呀?!?/p>

歐陽(yáng)志遠一看孫耀武信口雌黃,滿(mǎn)嘴跑火車(chē),惡人先告狀,不由得冷聲道:“孫耀武,這么多人都在看著(zhù),你撒謊也不臉紅?明明是我先買(mǎi)的,錢(qián)已經(jīng)交完了,是你想搶?zhuān)v容手下的人圍攻我,我才被迫自衛?!?/p>

吳常山一看地上躺倒了一排,頓時(shí)非常的生氣,狠狠的盯了一眼歐陽(yáng)志遠道:“小子,你還真張狂,竟敢在我的地盤(pán)上鬧事打人?帶走!”

張平和馮桂山一聽(tīng)吳隊長(cháng)下了命令,兩人冷笑著(zhù),拿出了手銬,撲向歐陽(yáng)志遠。

“住手!你怎么不分青紅皂白的就過(guò)來(lái)銬我?保安就這樣不講理的嗎?”

歐陽(yáng)志遠冷冷的看著(zhù)吳常山。

吳常山冷笑著(zhù)道:“有人報警,說(shuō)你毆打人家的手下,眼前躺倒在地上的那些傷者,難道不是證據?你竟然還要抵賴(lài)?”

歐陽(yáng)志遠一看孫耀武和保安打招呼,就知道,這些保安和孫耀武估計有交情。

“這里有擺攤的攤主可以作證,是孫耀武強搶豪奪,指使手下圍攻我,我才被迫反擊的,不信的話(huà),你問(wèn)問(wèn)攤主?!?/p>

“是嗎?我倒要問(wèn)問(wèn)攤主,是不是像你說(shuō)的那樣?!?/p>

吳常山冷笑著(zhù),兩眼死死的盯住攤主道:“他兩人,誰(shuí)在撒謊?”

這個(gè)攤主走南闖北,什么人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?他一眼就看出來(lái),這幾個(gè)保安是孫耀武叫來(lái)的,更何況,孫耀武的眼睛,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盯著(zhù)自己,如果自己說(shuō)出實(shí)情,自己以后還能在龍?;靻??

攤主的冷汗順著(zhù)臉頰流下來(lái),結結巴巴的道:“是……是孫經(jīng)理先買(mǎi)的,年輕人,把項鏈還給孫經(jīng)理吧,事情總該有個(gè)先來(lái)后到吧?!?/p>

這個(gè)家伙,為了以后的生意,竟然撒謊。

孫耀武一聽(tīng)擺地攤的攤主這樣說(shuō),頓時(shí)獰笑著(zhù)道:“年輕人,你這回沒(méi)有話(huà)好說(shuō)了吧?”“跟我們到保安大隊走一趟吧,銬走!”

吳常山冷聲道。

歐陽(yáng)志遠一看攤主迫于孫耀武和吳常山的淫威,竟然當面顛倒黑白,不由得很是氣憤,大聲道:“你竟然敢撒謊?”

這時(shí)候,張平和馮桂山手里手拿手銬撲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歐陽(yáng)志遠一聲冷哼,身形一閃,張平和馮桂山只覺(jué)得眼前一花,兩人撲了個(gè)空。

趙志洪一看歐陽(yáng)志遠竟然躲過(guò)張平和馮桂山的攻擊,他知道,在副保安大隊長(cháng)吳江山面前,表現自己的時(shí)候到了。趙志洪一把掏出電警棍,對準了歐陽(yáng)志遠的胸口,惡狠狠的道:“你竟然敢拒捕?你再動(dòng)一動(dòng),老子電死你!”

歐陽(yáng)志遠一看對方亮出了電棍,并把電棍對準了自己,不由得暴怒不已,剛想說(shuō)話(huà),趙志洪獰笑著(zhù)道:“再說(shuō)一句廢話(huà),老子就電死你!”

張平和馮桂山拿著(zhù)手銬再一次撲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歐陽(yáng)志遠一看這兩個(gè)家伙拿著(zhù)手銬要銬自己,哪里肯讓這兩人得逞,身形猛地后撤,一個(gè)虎擺尾,腳尖踢在兩人的手腕上,手銬飛上了天。歐陽(yáng)志遠兩拳打在張平和馮桂山的胸口上,兩人一聲悶哼,身體飛出三米開(kāi)外。

孫耀武一看歐陽(yáng)志遠兩拳把兩個(gè)保安打出三米開(kāi)外,嘴角頓時(shí)露出陰笑,嘿嘿,年輕人,還是毛嫩呀,毆打執勤的保安,保安可以防衛的,你個(gè)王八蛋,你死定了!

“你竟敢襲警!”

吳常山伸手拔出警棍,打開(kāi)保險,對準歐陽(yáng)志遠的腿就狠狠的電擊。

歐陽(yáng)志遠一看又有一個(gè)拿警棍,電擊著(zhù)自己,頓時(shí)怒火中燒。

一個(gè)人的武功再厲害,也是不能和電警棍抗衡的,歐陽(yáng)志遠閃電一般的一個(gè)飛腿,踢在吳常山的手腕上,電警棍飛了出去。歐陽(yáng)猛一轉身,又是一個(gè)虎尾腿,腳掌踹在吳常山的小腹。

“哼!”

吳常山一聲悶哼,身子飛了出去。

“臭小子,你竟敢毆打我們的隊長(cháng),找死!”

趙志洪一看吳常山被歐陽(yáng)志遠一腳踹飛,這小子太猖狂了,不給他點(diǎn)真顏色不行了!

趙志洪的警棍,瞄準了歐陽(yáng)志遠的腿部,狠狠的砸了過(guò)去。

歐陽(yáng)志遠身形一晃,一拳打在趙志洪的后背上。

“砰!”

趙志洪一聲慘叫,一頭搶在地上。

吳常山一看這個(gè)年輕人,連連出手傷人,惱羞成怒,咆哮著(zhù)在地上爬了起來(lái),抓起電棍,狠狠的砸向歐陽(yáng)志遠的頭顱。

“住手!”

一聲威嚴的冷喝,在后面傳來(lái),一位身穿唐裝,鶴發(fā)龐眉的老者走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兮夢(mèng)
    兮夢(mèng)

    作者放下執著(zhù)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美女老婆的貼身神醫》,讓我突然茅塞頓開(kāi):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,在可以追逐的未來(lái)?,F在才發(fā)現,那些曾經(jīng)擁抱過(guò)的人、握過(guò)的手、唱過(guò)的歌、流過(guò)的淚、愛(ài)過(guò)的人,一切一切所謂的曾經(jīng),其實(shí)就是幸福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