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七零寵婚:重生嬌妻超旺夫
七零寵婚:重生嬌妻超旺夫

七零寵婚:重生嬌妻超旺夫左左喵 著(zhù)

主角:李清碧,楚韞
《七零寵婚:重生嬌妻超旺夫》是當代作家左左喵的一部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,其故事情節繁復、架構浩大、人物群象豐滿(mǎn)、語(yǔ)言自然靈動(dòng),受到讀者的追捧。小說(shuō)《七零寵婚:重生嬌妻超旺夫》主要內容:一夜間穿成了年代文的惡毒女配,開(kāi)局差點(diǎn)惡毒后媽被打死,還被堂妹女主搶走了金手指,最后不得善終怎么破?李清碧:想搶我空間戒指?看我快人一步,治病救人,振興中醫!某天,大舅帶回來(lái)一個(gè)帥男人,身高腿長(cháng),聲音低沉撩人:“李小姐,治完腿,我有個(gè)婚想和你一下?!崩钋灞膛d奮:老公貼貼!——在一起前,楚韞只覺(jué)得她與其他女人都不同。在一起后,男人才發(fā)現,這個(gè)小媳婦不僅超甜,還超旺夫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3:05:44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等到下午五點(diǎn)多的時(shí)候,上班的也差不多都下班了。

大雜院也漸漸熱鬧了起來(lái)。

何艷秋的丈夫穿著(zhù)藍色的工作服,一邊拍打著(zhù)身上看不見(jiàn)的灰塵,一邊走進(jìn)了自家的院子。

“孩子呢?”

看到正在廚房忙活的媳婦,于大雷掃了一眼問(wèn)道。

“里屋呢,你先別進(jìn)來(lái),拿著(zhù)錢(qián)去診所買(mǎi)點(diǎn)寶塔糖回來(lái),你兒子肚子里面有蟲(chóng)子了!”

自從李清碧說(shuō)孩子肚子里有蟲(chóng)子后,何艷秋也沒(méi)敢讓孩子繼續出去玩兒,就讓他在家了。

何艷秋一邊說(shuō)著(zhù),一邊快速在自己腰前的圍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,然后從褲兜口袋里面掏出來(lái)幾張毛票遞過(guò)來(lái)。

于大雷沒(méi)有接,“不用給我錢(qián)了,我兜里還有兩塊多,夠用了,我現在就去診所!”

涉及到孩子的問(wèn)題于大雷也不敢耽擱,立馬扭頭就出去了。

一路上還碰到幾個(gè)下班的鄰居問(wèn)他干啥去。

直接喊一聲去診所,也沒(méi)有留下來(lái)閑聊。

不大一會(huì )兒于大雷就回來(lái)了。

手里面拿著(zhù)診所買(mǎi)的寶塔糖。

“糖買(mǎi)回來(lái)了?”

何艷秋做好了飯,看到于大雷回來(lái)連忙問(wèn)道。

于大雷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把手里面的寶塔糖遞過(guò)去,“趕緊給孩子吃吧,早吃早利索、”

“行!鐵蛋兒趕緊來(lái)吃藥!”

鐵蛋兒就是他們兒子,今年八歲多。

聽(tīng)到聲音從里屋跑了出來(lái)。

何艷秋喂給他吃了一顆寶塔糖,“你帶他去廁所,看看到底打出來(lái)多少蟲(chóng)子?!?/p>

“行!”

吃飯暫時(shí)先不著(zhù)急了,孩子是最主要的。

于大雷帶著(zhù)鐵蛋兒去了廁所。

原本以為吃藥會(huì )很苦什么的,沒(méi)想到一點(diǎn)都不苦,反而還比較甜。

只不過(guò)吃了沒(méi)多久,鐵蛋兒就感覺(jué)自己疼了。

“爸,我肚子疼!”

“趕緊去廁所!”

于大雷帶著(zhù)鐵蛋兒去了外面公共廁所。

十來(lái)分鐘后,鐵蛋兒被嚇得大哭起來(lái)。

“爸,有蟲(chóng)子啊......”

“沒(méi)事了,蟲(chóng)子都死了,走,回家!”

......

而與此同時(shí),李清碧的視角里突然發(fā)現之前的任務(wù),已經(jīng)顯示了已完成的字樣。

“救治簡(jiǎn)單病患三人”(已完成)

任務(wù)獎勵:解鎖“我的農場(chǎng)”

恭喜宿主完成任務(wù),現發(fā)放獎勵,農場(chǎng)模塊已解鎖!

李清碧看到變化后非常高興,沒(méi)想到這么快就完成任務(wù)了。

心思一動(dòng),身影猛然間就消失在了房間里。

而此時(shí)李清碧卻出現在一個(gè)100*100的小型農場(chǎng)內。

雖然農場(chǎng)不大,甚至可以說(shuō)很小。

但是五臟俱全!

整個(gè)農場(chǎng)直接被分為畜牧區和飼養區兩大塊,中間有比較粗壯的木質(zhì)圍欄分開(kāi),最中間還有一塊十幾平米的田地。

青青的草原,模擬的藍天白云,牧場(chǎng)最中間的位置還有一汪泉眼,形成一個(gè)直徑兩三米的水潭。

李清碧走過(guò)去捧起泉水喝了一大口,冷冽微甜,絕對是李清碧喝過(guò)的最好喝的山泉水了。

她對這個(gè)精致的小型農場(chǎng)很滿(mǎn)意,農場(chǎng)完全可以按照她的要求擺弄,在農場(chǎng)內,她就是控制著(zhù)這里面的一切!

“嗯,自己可以得想辦法弄點(diǎn)種子進(jìn)來(lái)種上,另外家禽也可以弄點(diǎn),有機會(huì )再收集一些牛羊什么的?!?/p>

李清碧從農場(chǎng)出來(lái)回到房間,發(fā)現自己金手指面板上關(guān)于農場(chǎng)有個(gè)提示自己沒(méi)注意到。

農場(chǎng)(可升級)!

咦,農場(chǎng)還能夠升級嗎?

任務(wù)面板上新的任務(wù)刷新了。

“救治五個(gè)簡(jiǎn)單病患,任務(wù)獎勵:農場(chǎng)規模擴大一倍!”

這任務(wù)來(lái)的太快了。

不過(guò)第二個(gè)任務(wù)她不著(zhù)急,她需要先查出來(lái)林慧玲母子籌錢(qián)謀算什么。

李慶豐這個(gè)時(shí)候也下班回家了。

剛到家,林慧玲就推門(mén)熱情的迎了上去。

“回來(lái)了啊,今天單位累不累???”

這林慧玲又給倒水又給拿毛巾擦汗的,表現的非常賢惠。

李慶豐洗了手,拿著(zhù)毛巾擦干后,掃了一眼沒(méi)有看到李清碧。

“李清碧呢,不是繳費了嘛,還沒(méi)回來(lái)?”

“回來(lái)了,在屋子里呢?!?/p>

林慧玲正在端菜端飯。

吱呀一聲。

李清碧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(lái)。

李慶豐看了看李清碧頭上的紗布,又看了看她清冷的模樣,皺了皺眉頭。

“趕緊吃飯,一天天的,別人累死累活的,也不知道幫忙!”

瞅著(zhù)李清碧洗了洗手,就直接坐在一旁等著(zhù)吃現成的,也不幫忙,李慶豐有些不高興。

李清碧知道是故意說(shuō)自己,但是她壓根沒(méi)在意。

林慧玲就是故意在李慶豐的面前裝作賢惠的模樣,自己這是給她表演的機會(huì )。

這不,林慧玲馬上接口了。

“哎呦,清碧這不是腦袋受傷了嘛,休息休息應該?!?/p>

林慧玲裝好人還故意給一旁的李建軍使了一個(gè)眼色。

李建軍這個(gè)時(shí)候也好像變了個(gè)人兒似的,諂媚而又關(guān)切的給李清碧拿了凳子過(guò)來(lái)。

“姐,快坐!”

李清碧似笑非笑的看著(zhù)他們母子表演。

飯菜都端上來(lái)了,大家才都落座吃飯。

一家之主李慶豐坐在主位上,先夾了一筷子,其他人才開(kāi)吃。

“清碧啊,晌午給你炒了那么一大盤(pán)雞蛋,你弟弟都沒(méi)來(lái)得及吃呢,肉菜就讓你弟弟多吃點(diǎn)兒吧?!?/p>

飯桌上一共三個(gè)菜,一個(gè)炒土豆絲,一個(gè)腌辣椒,還有一個(gè)就是肉絲炒芋頭。

飯是苞米茬子粥,外加每人倆窩窩頭,李慶豐是三個(gè)。

因為要指著(zhù)他上班掙錢(qián),不能虧了他。

這已經(jīng)算是不錯的菜了。

不過(guò)原本肉絲炒芋頭的盤(pán)子是距離李清碧最近,結果現在林慧玲這么一換,變成腌辣椒距離她最近了。

肉菜直接挪到了李建軍的面前。

而李慶豐呢,聽(tīng)到林慧玲說(shuō)李清碧中午吃了一大盤(pán)雞蛋,臉頓時(shí)黑了下來(lái)。

他都沒(méi)那么豪橫的吃過(guò)一大盤(pán)雞蛋,養的賠錢(qián)貨憑啥?

“你媽說(shuō)不錯,既然晌午吃了雞蛋,那你就吃咸菜吧?!?/p>

李清碧沒(méi)拒絕沒(méi)反對,慢悠悠的吃了起來(lái)。

林慧玲給李慶豐加了一筷子菜,仿佛不經(jīng)意間開(kāi)口說(shuō)道:“今年清碧也十七了,差不多到嫁人的年齡了,要不給找找婆家?”

“嗯,行,你看著(zhù)辦吧!”

李慶豐絲毫不在意。

見(jiàn)李慶豐點(diǎn)頭答應下來(lái),林慧玲頓時(shí)心頭一喜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淡墨
    淡墨

    太喜歡《七零寵婚:重生嬌妻超旺夫》中的主角李清碧楚韞了,簡(jiǎn)直就是著(zhù)魔了,作者左左喵筆下的人物活靈活現,讓讀者很輕易的便投入了感情,不能自拔!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