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媽咪,爹地沒(méi)你不行
媽咪,爹地沒(méi)你不行

媽咪,爹地沒(méi)你不行林綰綰 著(zhù)

主角:慕晚晚,傅行司
林綰綰是一位鳳毛麟角的優(yōu)秀小說(shuō)家,他的一戰成名,離不開(kāi)他的舉世之作《媽咪,爹地沒(méi)你不行》。本部小說(shuō)主要講述的是:四年前,為了母親的醫藥費,慕晚晚嫁給出車(chē)禍成植物人的傅行司。四年后,傅行司醒來(lái),沒(méi)有苦盡甘來(lái),只等到一紙離婚協(xié)議。離就離,誰(shuí)怕誰(shuí)。結果......離婚第三天,他把她拽到休息室。離婚第四天,醫院偶遇,他抓住她讓她年紀輕輕學(xué)點(diǎn)好。離婚第五天,他把她堵在車(chē)里。離婚第N天......慕晚晚要瘋了,惹不起她躲還不行嗎!忍無(wú)可忍的慕晚晚帶著(zhù)偷生的三胞胎跑路,他堵住她,看著(zhù)三個(gè)跟他一個(gè)模子刻出來(lái)的三小只,他震驚了?!安辉S搶我孩子!”傅行司震怒,直接把四人打包扛走,“老子連你一起搶?zhuān) ?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3:26:46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“......”

慕晚晚嘴巴動(dòng)了動(dòng)。

但她實(shí)在張不開(kāi)這個(gè)口。

“晚晚,叫啊?!?/p>

身側,傅行司靠在椅背上,淡淡瞥了慕晚晚一眼,“顧冉,別為難慕小姐,慕小姐志不在此?!?/p>

“呃?”

顧冉?jīng)]聽(tīng)懂,她撓撓頭,表情迷茫,“什么叫志不在此?”

傅行司沒(méi)解釋?zhuān)酵硗砺?tīng)懂了。

他這話(huà)就差沒(méi)明著(zhù)說(shuō)她對他有企圖,才不想做這個(gè)晚輩了。

自戀狂!

慕晚晚憋的五官扭曲,她深吸一口氣,對著(zhù)傅行司擠出個(gè)假笑,硬著(zhù)頭皮叫了出來(lái),“舅舅?!?/p>

“嗯?!?/p>

傅行司斜睨她一眼,“去哪兒?”

“把我放前面地鐵站就好?!?/p>

“我不想問(wèn)第二遍?!?/p>

“......”

慕晚晚又是一陣胸悶。

清醒后的傅行司霸道又強勢,還不如昏迷的時(shí)候乖順。

她哪敢讓傅行司知道她的住處,想了想,報了個(gè)地址,“把我送到青埔村就行了?!?/p>

“青埔村?”

顧冉十分心疼,“你怎么住那兒啊?!?/p>

青埔村跟帝景花園距離很近,環(huán)境卻天差地別。那邊是城中村,環(huán)境臟亂差,倒是有開(kāi)發(fā)商想在那兒蓋樓,但按照建筑面積拆,賠的錢(qián)還不夠在海城買(mǎi)一套新房子的,居民們壓根不同意。

按照戶(hù)口本上的人數來(lái)拆,開(kāi)發(fā)商壓根賠不起。

因此。

青埔村就成了海城市中心的貧民窟。

慕晚晚只是不想讓傅行司知道她住哪兒,隨口說(shuō)了個(gè)離家近的位置,看到顧冉糾結的五官,她頓時(shí)哭笑不得,“冉冉,我沒(méi)你想象的那么窮,真的?!?/p>

“晚晚,你別說(shuō)了,我都懂?!?/p>

“青埔村那邊交通挺方便的?!?/p>

“我懂?!?/p>

“......”

懂個(gè)鬼。

這丫頭八成誤會(huì )了。

慕晚晚瞥了眼旁邊的傅行司,沒(méi)敢解釋。

誤會(huì )就誤會(huì )吧。

總比知道她住帝景花園好。

顧冉要知道她住帝景花園,問(wèn)起來(lái)她更不知道該怎么解釋。

傅行司氣場(chǎng)太強。

就算不說(shuō)話(huà),他的存在感也不容忽視,為了防止尷尬,慕晚晚一直和顧冉聊天,好在車(chē)程比較快,十分鐘后,車(chē)子抵達青埔村。

慕晚晚趕緊開(kāi)口,“就在這兒停就行了,村里路上堆的東西多,車(chē)子開(kāi)進(jìn)去就不好開(kāi)出來(lái)了,我就在這兒下車(chē)?!?/p>

司機看向傅行司。

傅行司淡淡道,“停車(chē)?!?/p>

車(chē)子在路邊穩穩停下,慕晚晚解開(kāi)安全帶,逃也似的推門(mén)下車(chē),等呼吸到外面的新鮮空氣,她才自在一點(diǎn)。

跟傅行司道謝后,跟顧冉揮手道別,她站在路邊,目送車(chē)子消失在視線(xiàn)中,這才拐了個(gè)彎,去了青埔村對面的帝景花園。

回家的路上,慕晚晚接到了唐見(jiàn)禮打來(lái)的電話(huà)。

慕晚晚眼神微冷,她進(jìn)了小區,沒(méi)急著(zhù)上樓,找了個(gè)人少的花壇,接聽(tīng)了電話(huà),“喂?”

“晚晚,忙嗎?”

“忙!”

唐見(jiàn)禮被噎了一下,還是好聲好氣地開(kāi)口,“你抽空回家一趟,你妹妹想你了?!?/p>

唐微雨會(huì )想她?

慕晚晚手一頓,“她想我怎么不自己給我打電話(huà)?”

“她沒(méi)有你號碼?!碧埔?jiàn)禮說(shuō),“她這幾天一直在念叨你,過(guò)兩天就是她生日,到時(shí)候你回家一趟,我們一家人幫她一起慶祝?!?/p>

“我姐也去?”

“她不來(lái)?!?/p>

聽(tīng)她提起慕早早,唐見(jiàn)禮聲音倏地冷了,“我沒(méi)有她那樣的女兒?!?/p>

“......”

他不認姐姐。

姐姐更不想認他。

慕晚晚心下冷笑,“我知道了?!?/p>

“那你......”

“微雨生日那天,我回去?!?/p>

“好?!?/p>

......

車(chē)子里。

等后視鏡里沒(méi)了慕晚晚的身影,顧冉才回頭撅著(zhù)嘴抱怨,“舅舅,你對我的朋友干嘛這么不友善啊,虧人家昨天還幫過(guò)你?!?/p>

“......”

慕晚晚下車(chē),車(chē)子里那股草木香也隨之消散了大半,傅行司的頭又開(kāi)始隱隱作痛,他按著(zhù)太陽(yáng)穴靠在車(chē)窗上,聞言淡淡掀起眼皮,“離那個(gè)慕晚晚遠點(diǎn)?!?/p>

“為什么!”

“她接近你目的不純?!?/p>

“才不是呢?!?/p>

聽(tīng)舅舅往好友身上潑臟水,顧冉不愿意了,“舅舅,你才見(jiàn)晚晚幾次,你這樣武斷地說(shuō)她,是很過(guò)分的。還有,晚晚也沒(méi)接近過(guò)我,是我覺(jué)得她長(cháng)得漂亮人又好,才賴(lài)著(zhù)跟她交朋友的。還有還有,我有聽(tīng)媽媽的話(huà),在學(xué)校一直很低調,壓根就沒(méi)有同學(xué)知道我的真實(shí)身份,晚晚也毫不知情,你沒(méi)見(jiàn)她剛才知道你是我舅舅有多震驚嗎?!?/p>

“她連我的身份都不知道,更不可能主動(dòng)接近我了,她是個(gè)特別特別好的女孩,你再這么說(shuō)她,我就不理你了?!?/p>

傅行司不置可否。

他剛醒過(guò)來(lái),卻接二連三的偶遇慕晚晚。

他不信什么巧合,只信蓄謀已久。

傅行司瞇起眼。

如果她做這些事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,那么恭喜她,她成功了。

顧冉還在想著(zhù)給慕晚晚找工作的事兒。

突然,她眼睛一亮,扭頭跟傅行司說(shuō),“舅舅,我媽最近打算給恬恬找個(gè)舞蹈老師,你覺(jué)得晚晚怎么樣?”

傅行司抬眸,“她還會(huì )跳舞?”

“那當然?!鳖櫲教е?zhù)下巴,比自己會(huì )跳舞還驕傲,“晚晚從小就學(xué)舞蹈,她當年就是靠一支古典舞殺進(jìn)海大藝術(shù)系的,就算是現在,還有好多舞蹈生把她那支舞當模板練習呢?!?/p>

“哦?!?/p>

顧冉神色激動(dòng),“舅舅,你同意了?”

“不同意?!?/p>

“......”

顧冉泄氣。

......

兩天后。

傅家別墅。

沈妄川又送走了一波按摩師。

他無(wú)奈地折返回房間,就看到臉色灰白的傅行司正靠在床頭摳止疼藥,沈妄川趕緊沖過(guò)去把藥搶了下來(lái)。

“老大,醫生說(shuō)這止疼藥一天只能吃一次,你今天已經(jīng)吃三次了,不能再吃了?!?/p>

“......”

傅行司頭疼的要炸開(kāi)。

劇烈的頭痛已經(jīng)折磨的他兩天沒(méi)合眼。

剛開(kāi)始吃了止疼藥還能勉強睡一兩個(gè)小時(shí),隨著(zhù)他頭痛加劇,藥效也跟著(zhù)加重,他的身體對藥物產(chǎn)生了抗性,現在止疼藥對他的效果已經(jīng)微乎其微。

“老大,實(shí)在不行還是去醫院吧?”

“沒(méi)用?!?/p>

“......”

的確沒(méi)用。

這兩天他陪著(zhù)老大跑遍了海城的知名醫院,各種檢查都做了,但檢查結果顯示......老大根本就沒(méi)病。

可老大每天頭疼又不是假的。

沈妄川就把海城的知名老中醫和按摩師都請來(lái),給他按摩做針灸,但效果并不明顯。

沈妄川急得抓耳撓腮,“老大,要不我們去國外看看?”

傅行司沒(méi)說(shuō)話(huà)。

這些年國內醫療水平已經(jīng)非常厲害。

國內都看不出所以然,去國外大概率也是浪費時(shí)間。

傅行司死死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陽(yáng)穴,突然想起一個(gè)人,他沉默片刻,拿起手機,撥通了顧冉的電話(huà)。

“我同意了?!?/p>

“哈?”

“讓慕晚晚明天來(lái)家里面試?!?/p>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我是誰(shuí)的男神
    我是誰(shuí)的男神

    真的很羨慕小說(shuō)《媽咪,爹地沒(méi)你不行》中的這對CP(慕晚晚傅行司),他們的愛(ài),如當空的皓月,是那么純潔,唯一、堅定與永恒。他們的情,如磐石那般堅固,風(fēng)雨不動(dòng)安如山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