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穿成極品惡婦后,子女把我寵上天
穿成極品惡婦后,子女把我寵上天

穿成極品惡婦后,子女把我寵上天春閨夢(mèng)里 著(zhù)

主角:林桃,徐大炕
因為熱愛(ài),所以閱讀。拜讀春閨夢(mèng)里的小說(shuō)是一種無(wú)與倫比的享受,尤其是他的經(jīng)典作品《穿成極品惡婦后,子女把我寵上天》,那種深入骨髓的震撼,是無(wú)法用言語(yǔ)來(lái)形容的。小說(shuō)《穿成極品惡婦后,子女把我寵上天》簡(jiǎn)介:林桃穿成了荒年里娘家逼、婆家欺、村里人看不起的老寡婦??粗?zhù)眼前人工智障傻老大,直腸子低情商毒舌老二,有點(diǎn)腦子但不多的擺爛王老三,受了委屈屁都放不出來(lái)的嚶嚶怪老四,林桃腦瓜子嗡嗡響。更可氣的是,她居然沒(méi)有金手指??!林桃一咬牙開(kāi)始PUA自己:“人生何處不是掛!沒(méi)有掛,那就創(chuàng )造掛!”于是開(kāi)啟了她斗極品親戚和紅眼病村鄰的虐渣之路。眼瞅著(zhù)終于能做條咸魚(yú),老天爺居然臨時(shí)升級副本。雪災、戰亂、霍亂......輪番上陣。林桃只好拿出滿(mǎn)及求生技能PUA自己:人生何處不難關(guān),咬牙抬腳就過(guò)去了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3:29:46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院外議論聲不止,院內趴墻頭的徐三柜直接摔到了地上。

一手揉屁股,一手指著(zhù)門(mén)說(shuō):“娘,阿、阿婆她、她走了?!?/p>

那一刻,那四個(gè)娃跟過(guò)年似的,抱在一起又蹦又跳。

林桃看著(zhù)四個(gè)孩子高興,不知不覺(jué)笑了出來(lái)。

切肉的手,也快了幾分。

“哇!今天又要吃燉肉嗎?”徐三柜跑過(guò)來(lái),興奮得眼睛像上了濾鏡一樣,閃閃發(fā)亮。

“給你們吃好些,你們也好把身體養起來(lái)?!?/p>

說(shuō)著(zhù),肉就下了鍋。

“哇!大鐵鍋!”徐三柜一聲驚呼,院子里頓時(shí)就安靜了。

三個(gè)傻小子像看大姑娘似的,看得眼都不眨一下。

徐三柜:“咱家是不是小浪村唯一一個(gè)有大鐵鍋的?”

徐大炕:“不知道?!?/p>

徐二桌:“廢話(huà)?!?/p>

徐四妹:“嘻嘻嘻?!?/p>

林桃:......一個(gè)鍋至于讓他們高興成那樣?

熬好的豬油拿土罐子裝好,再把油渣和野菜干炒成一盤(pán)。

最后又燉了鍋龍骨湯。

晚飯上桌,徐大炕仰頭四十五度,倔強的閉著(zhù)眼,不讓眼淚流出來(lái)。

“大哥,有飯吃你哭啥?”徐三柜鼓著(zhù)腮幫子問(wèn)。

“大哥這是高興哭了?!毙於勒f(shuō)。

徐大炕吸著(zhù)鼻子點(diǎn)頭。

徐四妹:“可是......阿婆會(huì )這么放過(guò)我們嗎?”

林桃把碗往桌上一放:“她最好是放過(guò)我們!下回她要是再挑我沒(méi)在的時(shí)候來(lái),你們直接把人抬丟出去!”

“可、可她是阿婆呀?!毙焖拿们由?。

“這個(gè)家姓徐,和她姓林的有啥關(guān)系?做晚輩孝順長(cháng)輩,那首先也得是長(cháng)輩要有長(cháng)輩的樣!

老話(huà)說(shuō)母慈子孝,也得母先慈,子才孝。

何況她甚至都不把我們當作家人!我說(shuō)的話(huà)都記住了嗎?”

“記住了!”四個(gè)孩子整齊劃一的大吼回道。

溢滿(mǎn)肉香的徐家小院,有說(shuō)有笑。

“喲!林寡婦這是和誰(shuí)家男人好上了?肉湯都吃上了!”

看著(zhù)半人高的院墻外,一臉酸唧唧的婆子,林桃眼角直抽抽。

徐二桌這個(gè)嘴替正要起身應話(huà),被林桃攔下。

原主記憶里,這婦人是劉王氏,就住在隔壁院。

前年劉王氏家娶媳婦的時(shí)候,想只給兩百個(gè)錢(qián)買(mǎi)原主的小院,好擴出來(lái)給她家大兒子住。

原主沒(méi)同意,這劉王氏就跟原主不對付了。

“老娘要是說(shuō)跟你男人好上了呢?”

“哎呦!”林桃一拍腦門(mén):“我咋忘了,你男人不行!連你都嫌棄的東西,老娘能看得上?”

造謠沒(méi)成本,張嘴她也會(huì )。

“你......”劉王氏指著(zhù)林桃,臉紅了白,白了青,青了黑。

林桃給四個(gè)娃一人夾了一大塊龍骨:“看啥?快吃。這男人啊,就得吃肉!只出不進(jìn),指定是個(gè)短命鬼!”

“不干不凈的臭寡婦,還好意思在這炫耀!我要是你,早就一頭撞死了!嘖嘖嘖,我忘了,你太臟,閻王爺都不收?!?/p>

林桃臉上的笑意更大了。

“沒(méi)錯!閻王爺說(shuō)了,我得長(cháng)命百歲!老娘正好睜著(zhù)眼,看是你家那頭不中用的牛先累死,還是你這塊地先渴死?!?/p>

“你......呸!”

劉王氏啐了口痰,心里怒罵林氏甩起潑來(lái),嘴真是賤得無(wú)敵。

“咋?你以為你站在那,老娘就會(huì )請你進(jìn)來(lái)吃肉?做夢(mèng)去吧!夢(mèng)里啥都有!”林桃嗦了一口骨髓,故意嘴里嘖嘖出聲。

劉王氏怒哼甩手而去。

看著(zhù)劉王氏心頭不爽,又連話(huà)都回不上嘴的樣子,徐四妹心里舒坦極了。

自打爹過(guò)世以后,劉王氏就在村里說(shuō)娘的閑話(huà)。

村里還傳出爹打小有病在身,壓根就不可能有娃的謠言。

村里人就背地里罵他們兄妹野種。

今兒看娘把她說(shuō)得嘴都還不上,她心里爽得跟大仇得報了似的。

“趕緊吃?!绷痔?jiàn)A了塊骨頭放到四丫頭碗里。

“晚上都早點(diǎn)睡,明兒一早起來(lái)......”林桃安排起明天的事來(lái)。

......

隔壁。

劉王氏一進(jìn)門(mén),砰的一聲差點(diǎn)沒(méi)把自家院門(mén)砸碎嘍。

“你這又是跟誰(shuí)置了氣,又拿院門(mén)撒火呢?”劉老頭把劈好柴,整整齊齊碼成垛。

“劈劈劈!你就知道劈柴!沒(méi)聞見(jiàn)隔壁的肉香都飄咱院里了嗎?”

“人家吃得上肉,那是人家本事。你咋還生上氣了呢?”

劉老頭把提籃接過(guò)去,轉身進(jìn)了灶棚。

“老頭子,你說(shuō)林寡婦,哪來(lái)的錢(qián)呀?”

“大前個(gè)她大哥不是往她家搬了不少東西來(lái)嗎?興許是她大哥給的呢?”

“說(shuō)什么呢?她大哥不找她要錢(qián)就不錯了,還拿能拿錢(qián)給她?”

劉老頭從灶棚里探出頭來(lái):“不然呢?”

“要我說(shuō)......”劉王氏起身跑過(guò)去,小聲道:“昨兒我瞧著(zhù)她從山上下來(lái),今兒一早又背著(zhù)那背簍去了鎮上,然后才買(mǎi)了那些肉。你說(shuō),她會(huì )不會(huì )是在山挖著(zhù)啥值錢(qián)的東西了?”

“你??!過(guò)好自家日子不就行了?山上東西又沒(méi)長(cháng)腳,大伙都沒(méi)挖著(zhù),她林氏真能挖著(zhù)值錢(qián)東西,那就是林氏的本事?!?/p>

劉王氏一把擰在劉老頭手臂上,罵道:“活該你沒(méi)出息!腦子一點(diǎn)都不好使!”

“得得得?!眲⒗项^撫著(zhù)手臂跑開(kāi):“你腦子好使行了吧!”

劉王氏磨著(zhù)后槽牙,目光陰毒的瞥向與徐小院相隔的墻。

次日一早天不亮,林桃就聽(tīng)見(jiàn)院里有動(dòng)靜。

該不會(huì )是家里糧食遭了賊吧!連忙披著(zhù)衣裳開(kāi)門(mén)出來(lái)。

卻見(jiàn)四個(gè)孩子都已經(jīng)忙活開(kāi)了。

院子里一股子米的清香。

“娘,我做了菽窩窩?;仡^給您帶著(zhù)山上吃。骨頭湯也馬上就好了?!?/p>

菽窩窩就是把煮好的豆飯捶成粘團,然后包些野菜做餡捏著(zhù)窩窩。

“哪來(lái)的骨頭湯?”昨兒那點(diǎn)龍骨不都燉來(lái)吃了嘛。

徐四妹端著(zhù)一簸箕窩窩出來(lái):“昨兒啃完的骨頭,我叫大哥錘碎了再煮一回?!?/p>

林桃:......

看著(zhù)徐四妹端上來(lái)的骨、頭、湯!林桃肯定是不可能吃的!四個(gè)娃倒是吃得蠻香。

啃了三個(gè)窩窩后,帶齊東西,林桃領(lǐng)著(zhù)徐大炕就要出門(mén)了。

囑咐道:“老二老三,蘆葦多割些回來(lái)?!?/p>

“娘您放心!我指定不會(huì )再偷懶了?!毙烊駪?。

徐二桌:“他要偷懶,我會(huì )告訴您的?!?/p>

徐三柜:你真是我哥!

林桃出了門(mén),一前一后直接往大浪山去。

而他們身后遠處,一個(gè)人影一晃而過(guò)......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時(shí)光等一夏
    時(shí)光等一夏

    小說(shuō)《穿成極品惡婦后,子女把我寵上天》讓我明白,真正的愛(ài)人,應該是醬紫的:對于世界而言,你是一個(gè)人;但是對于我而言,你是我的整個(gè)世界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