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彩禮談崩后,她閃婚了億萬(wàn)總裁
彩禮談崩后,她閃婚了億萬(wàn)總裁

彩禮談崩后,她閃婚了億萬(wàn)總裁歲歲年年 著(zhù)

主角:南蕎,商景澈
《彩禮談崩后,她閃婚了億萬(wàn)總裁》是作者歲歲年年最新推出的一部良心之作,其宏大的故事架構可以看出歲歲年年的獨匠用心,值得追讀!小說(shuō)《彩禮談崩后,她閃婚了億萬(wàn)總裁》主要內容:南蕎在領(lǐng)證當天跟男友分手,為了繼父和母親索要的十八萬(wàn)八的彩禮閃婚給了陌生人。她將彩禮錢(qián)當做貸款,婚后努力賺錢(qián)還債,希望盡快還清后離婚??伤莻€(gè)無(wú)比嫌棄她的老公忽然開(kāi)始無(wú)形撩撥她。她努力忍著(zhù)絕不動(dòng)心。她一個(gè)小小的香薰師也配不上億萬(wàn)總裁??!...
狀態(tài):連載中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3:35:52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南蕎做了椰蓉酥帶去了花店。

蘇小小剛剛送走了一個(gè)客人,聞著(zhù)味兒就跑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“蕎蕎,餓死我了,我中午都沒(méi)吃飯,就等著(zhù)吃你的喜糖......咦,怎么光有點(diǎn)心沒(méi)有糖?秦川也太摳了吧!”

她嘴里塞滿(mǎn)點(diǎn)心,美得眼睛都彎了起來(lái),囫圇說(shuō)著(zhù)。

“蕎蕎,如果有一天咱們花店倒閉了,你就去開(kāi)一家甜品店,絕對能賺錢(qián)!”

“你就不能盼我們點(diǎn)好!”

南蕎將點(diǎn)心塞她手里,笑著(zhù)點(diǎn)了下她的額頭,隨后立刻去了后面的房間查看新進(jìn)的那批鮮花的質(zhì)量。

她做飯的手藝不錯,最初是因為餓的,后來(lái)是因為方思博貪吃被逼的。

她并不鐘情于此,只會(huì )因為以后不再有這種生活而長(cháng)松口氣。

“對了蕎蕎,你之前用滯銷(xiāo)的那批鮮花做的香囊,賣(mài)空了,你抽時(shí)間再多點(diǎn)唄,有幾個(gè)客戶(hù)催著(zhù)要?!?/p>

蘇小小跟在南蕎身后喋喋不休叮囑著(zhù)店里的事情,很快一盒點(diǎn)心就見(jiàn)了底。

“太好吃了!蕎蕎,你跟秦川領(lǐng)了證是不是要住到秦家去?還是跟他分出來(lái)???要是你跟公婆住一起,我怕是沒(méi)機會(huì )去蹭飯,這可......”

“我跟秦川分手了!”南蕎打斷她的話(huà),手里的活卻沒(méi)斷,很快她眸光透著(zhù)驚喜,“這批新貨質(zhì)量不錯,我打算再推出幾種香囊試試!”

她對香料有一種特殊的敏銳力,從開(kāi)花店以來(lái),她找了不少書(shū)研究香料搭配。

香薰,香粉,香囊,她都手工做過(guò),自用或者送人。

出售香囊,還是前幾天蘇小小提出的,沒(méi)想到竟然真的有市場(chǎng)。

若再加上這部分收入,花卉種植莊園的投入會(huì )更快回流。

她在展望未來(lái),蘇小小卻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。

“先別說(shuō)香囊的事,你剛剛說(shuō)跟秦川分手了,那你今天跟誰(shuí)結的婚?方家那個(gè)渣滓不是催著(zhù)要錢(qián)嗎?”

南蕎將事情簡(jiǎn)單解釋了一下,蘇小小整個(gè)人就炸了。

“閃婚?牛逼??!蕎蕎,你果然是個(gè)悶聲干大事的人!不過(guò)我還是覺(jué)得你跟秦川三年的感情有點(diǎn)可惜了。你這么沖動(dòng)跟不認識的人結婚,萬(wàn)一將來(lái)后悔怎么辦?!?/p>

南蕎沒(méi)有將秦川不給彩禮錢(qián)還罵她物質(zhì)的事情說(shuō)的太細,既然分開(kāi)了,也沒(méi)必要互相詆毀。

“我家里的情況你知道,拖不下去了。與其等著(zhù)我那個(gè)繼父再用些亂七八糟的招數,還不如我掌握主動(dòng)權。而且跟我結婚的男人也是被他奶奶逼得沒(méi)辦法,我們也算同病相憐!如果能處一起,那就過(guò)日子,如果不行,就當合作,合作結束就離婚,沒(méi)什么大不了的!”

她壓下心頭苦澀,很冷靜的分析了利弊,這于當下的她而言,已是最好的選擇。

蘇小小卻聽(tīng)得心疼,伸出肉肉的胳膊抱住了她。

“蕎蕎,你還有我,如果你老公對你不好,姐妹收你,來(lái)我家,大不了我們相伴終老,只要你給我天天做飯就成!”

南蕎直接被氣笑了,無(wú)比嫌棄的將人推開(kāi),心情卻好了很多。

“行了,八卦完了你可以下班了!后面幾個(gè)訂單我來(lái)弄?!?/p>

蘇小小正準備追問(wèn)點(diǎn)細節,花店門(mén)口的鈴鐺就傳來(lái)了清脆的響聲。

“您好,有什么需要幫......”

南蕎禮貌的笑容瞬間凝固。

她沒(méi)想到秦川會(huì )過(guò)來(lái)。

看著(zhù)這個(gè)相處了三年的男人,她的心傳來(lái)一陣陣鈍疼,不是因為尚有感情在,而是為自己那三年的青春惋惜,怎么沒(méi)能早些看清這人的嘴臉。

“蕎蕎,你上次給我的香薰我媽用完了,說(shuō)治失眠挺有效果的,你再給我做幾個(gè),我媽著(zhù)急用!”

秦川仿佛沒(méi)事人一樣坐在了會(huì )客區的藤椅上,陽(yáng)光帥氣的臉上,帶著(zhù)理所當然的表情。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清風(fēng)醉
    清風(fēng)醉

    歲歲年年的這部小說(shuō)《彩禮談崩后,她閃婚了億萬(wàn)總裁》,可以說(shuō)是心靈雞湯,它讓我明白:兩個(gè)人在一起,最重要的感覺(jué)就是舒服。即使默默不語(yǔ),也是一種默契,縱然兩兩相望,也是一種惺惺相惜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