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語(yǔ)樂(lè )文學(xué)網(wǎng) > 言情 > 穿書(shū)七零:嬌嬌知青被糙漢寵上天
穿書(shū)七零:嬌嬌知青被糙漢寵上天

穿書(shū)七零:嬌嬌知青被糙漢寵上天貓耳朵 著(zhù)

主角:唐七七,周云野
《穿書(shū)七零:嬌嬌知青被糙漢寵上天》是言情題材小說(shuō)的經(jīng)典之作,表現超群。作者貓耳朵以其慣有的縝密構思,輔以生動(dòng)繁復的情節,以及鮮明豐滿(mǎn)的人物,將一部女頻小說(shuō)寫(xiě)得行云流水、回腸蕩氣?!洞?shū)七零:嬌嬌知青被糙漢寵上天》簡(jiǎn)介:唐七七穿進(jìn)一本七零年代文中,成為同名同姓的炮灰女知青。原主設計書(shū)中男主不成,反而被迫嫁給糙漢子周云野,新婚之夜逃跑,從山坡上滾下來(lái)掛掉了!穿過(guò)來(lái)的唐七七表示,糙漢子身高腿長(cháng)、寬肩窄腰有男人味,真香!她帶著(zhù)空間靈泉和糙漢好好過(guò)日子,虐渣渣、斗極品、開(kāi)工廠(chǎng)、辦公司,帶著(zhù)全村奔小康!只是久而久之,她發(fā)現,純情糙漢,并不是那么好惹。周云野:媳婦,咱們生個(gè)崽吧!唐七七:你不要過(guò)來(lái)呀!...
狀態(tài):已完結 時(shí)間:2024-06-27 13:38:51
在線(xiàn)閱讀 放入書(shū)架
  • 章節預覽

李翠華臉色蒼白的點(diǎn)點(diǎn)頭,指著(zhù)旁邊的自行車(chē)道:“同志,你會(huì )騎自行車(chē)嗎?”

“嗯,我會(huì )騎?!?/p>

唐七七點(diǎn)點(diǎn)頭,將身后的背簍綁在自行車(chē)前筐上,扶著(zhù)自行車(chē)把手坐上去,長(cháng)腿一支,扭頭看向李翠華。

“你坐上來(lái)吧,堅持一下,王伯家不遠!”

李翠華點(diǎn)點(diǎn)頭,捂著(zhù)小腹咬牙堅持坐到自行車(chē)后座上。

“摟緊我的腰!”

唐七七交代一聲,等李翠華伸手摟住自己腰,騎著(zhù)自行車(chē)向王老頭家駛去。

這邊是村南頭,距里村東頭的衛生所不遠。

唐七七騎著(zhù)自行車(chē),不到五分鐘就帶著(zhù)李翠華來(lái)到衛生所。

說(shuō)是衛生所,其實(shí)這也是王老頭住宅。

王老頭家是三間青磚瓦房,兩間茅草屋。

唐七七從自行車(chē)上下來(lái)后,將自己的背簍背在身上,扶著(zhù)李翠華,站在門(mén)口喊道:“王伯!王伯在家嗎?”

“哎,我在!”

王老頭應了一聲,從屋內走出來(lái)。

看到唐七七扶著(zhù)的李翠華,趕緊招呼兩人進(jìn)屋坐下。

“王神醫,我聽(tīng)人說(shuō)你這邊能治女子痛經(jīng),想求個(gè)根治的法子......”

李翠華痛的牙齒都在打顫了,她弓著(zhù)身體向王老頭說(shuō)出自己的病癥。

“你這......”

王老頭搖頭,讓李翠華伸手,為她把脈。

“你這是胎里帶的寒氣,不好治除根......”

聽(tīng)到王老頭的話(huà),李翠華的臉色更白了,身體都在搖搖欲墜。

“你別著(zhù)急,只是不容易,還是有法子的!”

王老頭看到李翠華的表情,趕緊起身說(shuō)道。

他拿來(lái)針灸包,消毒之后,在李翠華的右手背上的幾個(gè)穴位輕捻。

幾分鐘過(guò)后,李翠華一直弓著(zhù)的身體,竟然在不知不覺(jué)間就放松下來(lái)了!

“咦,我好像不疼了!”

李翠華伸手按壓腹部,眼中露出驚喜之色。

這王神醫,果然是名不虛傳!

唐七七在一旁看的起勁,心想,還是中醫博大精深。

“我給你寫(xiě)張方子,你按方抓藥,吃上兩三副,然后定期過(guò)來(lái)針灸兩個(gè)療程,就能治除根!”

王老頭提筆寫(xiě)了一個(gè)藥房,遞給李翠華。

李翠華接過(guò)藥房,連連感謝。

“多謝您,王神醫,這是診金和治療費......”

李翠華從口袋中拿出一張二十元的鈔票,雙手遞給王老頭。

“要不了這么多,八塊就夠了!”

王老頭擺擺手道。

聞言,無(wú)論是唐七七,還是李翠華,兩人對王老頭更是高看一眼。

醫者仁心,說(shuō)的就是王老頭這種大夫吧!

李翠華看完病,和唐七七一起從王老頭家走出來(lái)。

唐七七抬頭一看日頭,都正午了!

她趕緊和李翠華擺擺手道:“李姐,我得回去了!再見(jiàn)啦!”

李翠華看著(zhù)唐七七轉身就走,扶著(zhù)自行車(chē)趕緊問(wèn)道:“妹子,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!”

“我叫唐七七!”

唐七七說(shuō)完這句話(huà),就跑沒(méi)影了。

李翠華望著(zhù)唐七七遠去的背影,心想這個(gè)妹子為人倒是不錯。

王老頭離周家不遠,幾分鐘后,唐七七就氣喘吁吁的跑到了周家院子外。

周家院子里一片嘈雜,有男人女人的爭吵聲,還有孩子們的哭聲。

唐七七聽(tīng)到這些聲音混雜在一起,臉色一變,趕緊往院內跑。

“唐七七跑了!不要你了!周云野,我早就說(shuō)過(guò),那個(gè)女人不是個(gè)好貨色!現在你知道了吧?”

帶著(zhù)嘲諷的聲音響在周云野耳邊,周云野的臉色變得難看無(wú)比。

他不肯相信趙春梅的誣賴(lài),可是回到家,沒(méi)看到唐七七,周云野的心里真的是空落落的。

“你胡說(shuō),你胡說(shuō),嫂子不會(huì )不要我們的,嗚嗚~”

周玉平和周云珠兩小只哭的臉通紅。

兩個(gè)小家伙撿柴回來(lái)沒(méi)看到唐七七,本來(lái)就慌著(zhù),現在一聽(tīng)趙春梅這么說(shuō),心里更加難過(guò)。

“你們兩個(gè)小鬼懂什么?唐七七那個(gè)女人一看就是個(gè)不安分的,走了更好,不走,難道留著(zhù)給你哥戴綠帽呀?”

趙春梅捂著(zhù)嘴巴樂(lè )呵呵的笑著(zhù),不知道為什么,她就是不想看到周云野過(guò)得好。

她家老三都沒(méi)娶媳婦呢!

憑啥周云野這個(gè)糙漢都能娶個(gè)美嬌娘!

“你休要胡說(shuō)!我相信七七,她既然說(shuō)了要跟我好好過(guò)日子,就絕不會(huì )騙我!”

周云野腦中回想著(zhù)唐七七的一顰一笑,眼中露出堅定之色:“她是我媳婦,你要是在說(shuō)她的壞話(huà),我就—――”

“你就怎么樣?周云野,我怎么說(shuō)也是你后娘,你想對我做什么?咋地,你還想對我動(dòng)手不成?”

趙春梅看到周云野冷冰冰的表情,就像是貓尾巴被踩了一樣,急忙跳了起來(lái)。

自己的三個(gè)兒子和兩個(gè)媳婦都在邊上看著(zhù)呢!

就算閻王爺給他周云野十個(gè)膽,他也不可能當著(zhù)自己的兒子對自己動(dòng)手!

她沖到周云野面前,指著(zhù)周云野破口大罵:“好啊,你這個(gè)有人生沒(méi)人養的東西,你動(dòng)手啊,讓鄉里鄉親看看,你到底是個(gè)什么貨色!”

周云野聽(tīng)到趙春梅的辱罵,放在腿邊的一雙手緊握成拳,咔嚓咔嚓的響。

要不是弟弟妹妹還小,周云野不忍心讓他們背上不孝的罵名,他真想動(dòng)手!

“不許你欺負大哥!不許你欺負我大哥!”

周云珠小臉通紅,擋在周云野身前,抬頭憤怒的看著(zhù)趙春梅。

她覺(jué)得世界上最令人討厭的人,就是趙春梅!

“滾一邊去!大人說(shuō)話(huà),什么時(shí)候輪到你個(gè)黃毛丫頭插話(huà)!”

趙春梅看著(zhù)擋在周云野身前的周云珠,眼中透出厭惡之色。

她伸手一撥,周云珠就往旁邊的一塊大石頭上摔去!

周云野和周云珠之間還隔著(zhù)一個(gè)周云平,來(lái)不及扶妹妹,眼看著(zhù)周云珠就要被趙春梅推到撞在石頭上!

這勁道,要是磕到腦袋,非得破皮留疤不可!

就在這千鈞一發(fā)時(shí),一道人影飛快的跑過(guò)來(lái),伸手一把撈起周云珠,在周云珠額頭即將碰觸到石頭時(shí),將她帶到自己的懷中。

眾人定睛一看,這人不是唐七七又是誰(shuí)?

趙春梅的三個(gè)兒子都目不轉睛看的眼前這具火辣辣的身材。

王有財、王有福兩人的媳婦見(jiàn)自家男人直勾勾的盯著(zhù)唐七七的背影看,臉色都陰沉下來(lái)。

這個(gè)唐七七真是個(gè)狐貍精!

趙春梅看到唐七七出現,又羞又惱。

周云野臉上本來(lái)?yè)?zhù)擔心,現在眼中也透出一絲喜色。

周云珠感受到自己被一個(gè)柔軟的身體抱起來(lái),心中的害怕褪去。

她抬頭一看,頓時(shí)驚喜出聲:“嫂子!嫂子,你回來(lái)了!你沒(méi)有不要我們,嗚嗚~真的太好了!”

書(shū)友評價(jià)

  • 帥先森
    帥先森

    《穿書(shū)七零:嬌嬌知青被糙漢寵上天》堪稱(chēng)是一部風(fēng)靡小說(shuō),由作者貓耳朵執筆,小說(shuō)故事情節曲婉,貓耳朵文筆流暢,運墨如飛,成功勾勒出了以唐七七周云野為主角的人物群像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